乾隆第十一子永瑆第四子,鲍超在汉阳小河口、鲇鱼套击败了太平军

爱新觉罗·肃顺是爱新觉罗·济尔哈朗的后裔,清末权臣、宗室。肃顺历任总管内务府大臣、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赞襄政务王大臣等职,他整肃官场政风,重用汉臣曾国藩左宗棠等人,处理“戊午科场案”、户部宝钞案等,深得咸丰帝信任倚重,权倾一时。肃顺与慈禧素来不和,慈禧于1861年发动辛酉政变,将肃顺处死,时年45岁。人物生平
早期经历
肃顺生于嘉庆二十一年十月初八日,郑献亲王济尔哈朗七世孙,郑慎亲王乌尔恭阿子。乌尔恭阿有嫡福晋一人、侧福晋两人、庶福晋五人,共生有八子,肃顺排行老六,三兄端华。肃顺与端华是否同母,史书记载不一,有的认为是同父异母,也有的认为是同父同母。《爱新觉罗宗谱》中也记载肃顺之母为侧福晋瑚佳氏。与端华之母侧福晋瑚佳氏似乎是同一人。其他史书中也有类似记载,如“端华同母弟肃顺”。其实肃顺的母亲是回女,并称“其父诱买回女之事,闻之江宁郑受之部郎,转闻之肃邸中者”。因肃顺是努尔哈赤之父显祖塔克世的直系子孙,成为宗室后裔,但“妾掉所生之子为闲散宗室”,未得封爵。道光十二年肃顺成年出府后,居于西四牌楼劈柴胡同,家底较薄。
肃顺早年长期在侍卫处任职。道光十六年十二月,考封三等辅国将军,委侍卫处散秩大臣,从二品官,食三品傣,“执森亲军以供导从,大阅则按队环卫”。道光二十四年二月肃顺派为乾清门行走。道光二十八年三月署变舆使,“掌供奉乘舆秩序卤簿,辨其名物与其班列。凡祭祀、朝会、时巡、大阅,帅所司供厥事。”道光二十九年二月,授奉衰苑卿,管理各园庭,正三品。
炙手可热
咸丰帝即位,擢内阁学士,兼任副都统、护军统领、銮仪使。咸丰三年正月肃顺授正黄旗蒙古副都统,二月署理蜜舆使,九月署理正红旗护军都统。咸丰四年,授御前侍卫,迁工部侍郎,随后在礼部和户部也曾有过任职。以后几月连得升迁,四月署理正红旗满洲副都统,授工部右侍郎,六月派充练兵翼长,闰七月调补正蓝旗满洲副都统,十月授礼部左侍郎,十二月署理镶白旗护军统领。咸丰五年二月管理向导处事务,即总统大臣,为皇帝出巡作各种准备工作,“周知路径,详记地名,通桥梁,平险阻,计程途之远近”。是月还授左翼监督。四月授前锋营统领,正二品,负责“警哗宿卫”。不久太平天国北伐军失败,五月肃顺以筹办巡防记功,九月受命管理镶蓝旗总族长,十一月调补户部左侍郎兼管三库事务,十二月调补正白旗满洲副都统。
咸丰七年,肃顺被擢升为左都御史,仍然兼任都统职务。面对大清王朝的颓势,肃顺看清了只有汉人才能挽救这一败局,显露出“万人皆睡他独醒”的政治敏感。肃顺认为必须重用有能力的汉族官僚,才有可能度过重重难关。曾国藩、胡林翼等自己组建团练,进而编练出一支新兴的私人武装,自筹军晌养活十多万军队,故肃顺“常心折曾文正公之识量、胡文忠公之才略”。当然,放权汉族官僚以地方实权可能会导致中央集权的衰微,但不让曾国藩等掌握地方实权,不仅湘军似飞蛾扑火,自取一死,清王朝也难逃死劫。肃顺“两害相比取其轻”,决心重用汉士,暗助曾公。尤其是咸丰九年二月借戊午科场案将柏菠处死后,肃顺更尽力放手使用汉人。
同年七月,肃顺授正红旗汉军都统,八月晋理藩院尚书,九月迁礼部尚书管理理藩院事务,十月充大考翻译翰詹阅卷大臣,十二月迁户部尚书。咸丰八年,调礼部尚书,仍管理籓院事,随后又调回户部任职。十月充武乡试监射大臣,十二月调户部尚书。咸丰九年九月充翻译乡试正考官,十月充稽察沟渠河道大臣,并在御前大臣上学习行走。咸丰十年正月授御前大臣,并充经筵直讲,御前大臣主要负责向皇帝奏报要预定召见大臣的人数和名次。“御前大臣,体制最尊,国语谓之`戈什昂邦’。非王公负重望者,罕能任此。”三月肃顺充领侍卫内大臣,五月授总管内务府大臣,“上三旗包衣之政令与宫禁之治,凡府属吏、户、礼、兵、刑、工之事皆掌焉”。十月授镶黄旗汉军都统。
咸丰十年八月,英法联军进攻北京,咸丰帝北逃热河后,肃顺以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署领侍卫内大臣,“行在事一以委之”。十二月授协办大学士。咸丰十一年七月十六日,咸丰帝病死前遗诏肃顺与载垣、端华等八大臣同为“赞襄政务王大臣”,辅佐幼帝载淳,权势煊赫,盛极一时。
临危顾命
咸丰十年,英法联军来犯京师,肃顺随咸丰帝“北狩”,在热河,咸丰帝更加信任肃顺,“文宗最喜肃顺,言无不尽”,肃顺政治地位日隆。被授为授御前大臣、内务府大臣,以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署领侍卫内大臣,统领行在一切事务。咸丰帝到了热河之后,京师大臣多次奏请咸丰帝回蜜京师。肃顺认为“敌情巨测”。”不宜回京”。时京城开始传闻咸丰帝身体不适,肃顺开始提拔重用亲信人员。
咸丰十一年七月十六日,咸丰帝病重,传谕:“皇长子御名现立为皇太子,著派载垣、端华、景寿、肃顺、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尽心辅弼,赞襄一切政务。”赞襄,本意是协助、帮助出谋划策与具体办理,史称“顾命八大臣”。不久之后,咸丰帝驾崩。
政变被杀
咸丰帝驾崩后,皇后无嗣,皇子载淳即位,肃顺深知那拉氏所潜在的政治危险。肃顺以“抑西扬东”的策略,给两宫皇太后相继加封号,而且在礼仪封号上对那拉氏进行贬抑,从而使那拉氏对东宫钮枯禄心怀猜忌。御前大臣载垣、肃顺等八大臣与新皇帝载淳的生母皇太后叶赫那拉氏产生严重矛盾,叶赫那拉氏乃鼓动咸丰帝皇后钮祜禄氏与八大臣争权,授意御史董元醇上朝奏请由皇太后垂帘听政,随即遭到八大臣抵制。另一方面,宗族中比较最近的恭亲王奕?与咸丰朝顾命大臣僧格林沁和军机大臣文祥等人被排斥在最高权力之外,亦极为不满。于是叶赫那拉氏与奕?等人联合,发动政变,史称“辛酉政变”。
咸丰十一年十月二日夜,肃顺在护送咸丰帝梓宫回京途中,于密云被捕,随后下狱。不久后被斩于菜市口,年四十五。史称“祺祥政变”。肃顺被杀后,郭嵩焘、曾国藩等扼腕叹息。曾国藩惨然曰:“此冤狱也,自坏长城矣。”曾国藩深知京城之中能识大体之士除肃顺外,几无他人,恐清政府使用汉人的政策再有波折,如此不仅太平天国起义难以平定,自身亦有被人陷害之危。肃顺和慈禧
咸丰死后,由同治皇帝继位。爱新觉罗肃顺的存在,已经影响到了慈溪太后掌握政权的道路,所以他们之间的矛盾日益严重。慈溪就想尽一些方法要铲除他。于是她联络了恭亲王奕?,在辛酉年,发动政变,把肃顺给捉了起来,以谋反罪将他处死。
从承德到北京约500多里,当时行程约需10天,而慈禧一行急着赶路,只走了6天,于11月1日到达北京。次日,大学士贾桢等疏请皇太后垂帘听政,两宫太后随即发布谕旨,要求大臣妥议所奏各事,同时下令将载垣、端华、肃顺三人革去爵位,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等五人退出军机处议罪。载垣、端华起而抗命,被囚于宗人府。这时,肃顺护送咸丰帝的灵榇还刚刚走到密云县境,亦被京城派出的禁军连夜拘捕。几天后肃顺被押赴菜市口斩首示众,载垣、端华赐令自尽,其余五名大臣或被革职,或被革职并充军。发生在辛酉年的这场政变,以慈禧、奕一方大获全胜告终,时慈禧27岁。肃顺与曾国藩
肃顺向朝廷推荐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郭嵩焘等汉族官员,为平定太平天国、同光中兴网罗了人才。
肃顺早听说左宗棠有大才,闻之此事,便联合曾国藩、胡林翼等官员上书力保左宗棠,并邀请深受皇帝信任的吴地才子潘祖荫写下了“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之语。此后又在咸丰帝面前力荐左宗棠,给予重用。
肃顺被杀后,郭嵩焘、曾国藩等扼腕叹息。曾国藩惨然曰:“此冤狱也,自坏长城矣。”曾国藩深知京城之中能识大体之士除肃顺外,几无他人,恐清政府使用汉人的政策再有波折,如此不仅太平天国起义难以平定,自身亦有被人陷害之危。肃顺的后人
众所周知,慈禧太后是心狠手辣闻名的,对于像肃顺这样的政治对手,她又怎么可能让他的后代继续在朝廷中当官呢?那明显是不太可能的。而且试想一下,古时候谋反是多大的罪?就算家族、后人没有被株连,肯定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所以,肃顺的后代,可能在这次政变中有幸存活下来,但有很大可能也是被慈禧发配充军或者流放了。
在史料中找不到任何关于肃顺后代的资料,想必济尔哈朗这一脉的后代,已经消失在滚滚的历史烟尘中了。历史评价
《清史稿》:“肃顺以宗潢疏属,特见倚用,治事严刻。其尤负谤者,杀耆英、柏葰及户部诸狱,以执法论,诸人罪固应得,第持之者不免有私嫌於其间耳。其赞画军事,所见实出在廷诸臣上,削平寇乱,於此肇基,功不可没也。自庚申议和后,恭亲王为中外所系望,肃顺等不图和衷共济,而数阻返跸。文宗既崩,冀怙权位於一时,以此罹罪。赫赫爰书,其能逭乎?”
翁心存:“所谓恶不积不足以灭身也,可悯可戒。”
翁同龢:“种种欺罔跋扈状,真堪发指”。
曾国藩:“古来如李斯、曹操、董卓、杨素,其智力皆横绝一世,而其祸败亦迥异寻常。近世如陆、何、肃、陈亦皆予知自雄,而俱不保其终。故吾辈在自修处求强则可,在胜人处求强则不可。”
薛福成:“肃顺于咸丰年间始为御前大臣,贵宠用事,后遂入值军机,屡兴大狱,窃弄威福,大小臣工,被其贼害,怨毒繁兴,卒以骄横僭似,获罪伏法,其人固无足论矣。”
蔡东藩:“若载垣、端华、肃顺辈,以宗室懿亲,不务安邦,但思擅政,何其跋扈不臣若此?无莽操才,而有莽操之志,卒之弄巧成拙,反受制于妇人之手,宁非可媿?”

爱新觉罗·永璂是乾隆皇帝第十二子,生母为继皇后辉发那拉氏,继皇后所生的三个子女中只有他成年了。他出生时生母正得宠,乾隆对他的到来相当高兴,然而随着母亲的失宠、去世,他也失去了唯一的依靠,父亲连带着对他也厌弃。永璂曾负责编修《御制满蒙文鉴总纲》,还著有《日课诗稿》一书,于1776年去世,年仅24岁,嘉庆四年才被追封为贝勒。人物生平
乾隆十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寅时出生于翊坤宫,母为继皇后乌拉那拉氏。当天乾隆刚从畅春园回宫,平时都亲自去向太后请安的他在孩子出生这天罕见地派内监去请安。
他的出生让乾隆非常高兴,不仅写诗纪念,还让大臣与他“同喜”。他的名字“璂”,在古汉语里是皮件里镶嵌的玉饰,明代《诸司职掌》云:“皇帝皮弁,用乌纱帽之,前后各十二缝,每缝各缀五彩处十二,以为饰。”天子皮弁饰十二璂。
乾隆三十年闰二月,南巡过程中,其母乌拉那拉氏突然失宠,形同被废。
乾隆三十一年七月十四,继皇后乌拉那拉氏去世,时年四十四岁。
乾隆三十五年四月,永璂成婚,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
乾隆三十六年,负责编纂《御制满蒙文鉴》总纲,时年二十岁。
乾隆四十年,《御制满蒙文鉴》总纲完成,乾隆谕旨:“汝所进书甚好,但有眉目不清数处,改正后再行呈阅。”又奉谕旨:“汝所作之书亦费心矣。”永璂回忆:“闻命之下曷胜感幸。”(《日课诗稿》第25到26页,《蒙古总纲进御览敬志长律一首》)
乾隆四十一年正月二十八日丑时病逝,享年二十五岁,诏用宗室公例治丧。同年,《御制满蒙文鉴》总纲刊行。
永璂在生时无封爵,过继永瑆第四子绵偲为嗣。嘉庆四年三月追封多罗贝勒。
董宝光在《学人卉萃的永璂贝勒府》中写道:“永璂生前未获封号,估计亦未分府。
……
永璂府的末代府主溥胜弟兄三人,遂于1921年1月以洋8千元将此府售于黄集成氏。售府契约上,旧业主属名为:金溥胜、金溥林和金溥榕三人。”永璂的子女
继子多罗贝勒绵偲(1776-1848),乾隆第十一子永瑆第四子,母永瑆之侧福晋李佳氏。生于乾隆四十一年丙申二月廿九日午时,四月奉旨过继为嗣。道光二十八年戊申十一月十二日寅时,年七十四岁。乾隆喜欢永璂吗
幼年时的永璂因为是继皇后的儿子,所以在宫中地位颇高,不管是皇帝还是其他妃嫔应该都对他态度不错。可是随着生母辉发那拉氏的失宠、去世,十四岁的永璂应该也从有天堂跌进了地狱般的感觉,饱尝了宫中冷暖。乾隆四十一年正月,年仅二十四岁的永璂病逝,到死都没能等来父皇的重视。乾隆帝对于追封成年皇子一向是绝不“手软”,而永璂到死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封号。我们也由此可见乾隆帝并不怎么喜欢永璂,大概是他既没有什么专长,又是讨厌的辉发那拉氏之子的缘故。直到嘉庆四年永璂才被追封为多罗贝勒并过继永瑆第四子绵偲为嗣。

鲍超是清朝晚期湘军著名将领,与多隆阿并称为“多龙超虎”。鲍超虽然目不识丁,但作战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他一生参加过五百场以上的战役,负伤108处,曾在镇压太平天国、镇压捻军、中法战争中赴云南备战都有出色表现,被赐予“博通额巴图鲁”名号,封一等子爵加一云骑尉世职。于1886年10月病逝,追谥“忠壮”。人物生平
少年时期
鲍超幼年丧父,后随母刘氏入奉节县城,住五里碑红岩洞。刘氏给人当奶母,鲍超在铁匠街一家豆腐坊当杂工,冬季在碛坝盐场拣煤炭花为生。
咸丰二年,太平天国起义爆发,广西提督向荣在湖北宜昌募兵,组建“川勇营”,鲍超应募入伍。初当伙夫、兵勇。
咸丰四年,鲍超因作战勇猛,被调入曾国藩水师任哨长,随湘军攻陷岳州、武昌、汉阳、田家镇,升守备,赏戴花翎。
咸丰五年,武昌再次失陷,鲍超前去赴援,胡林翼将其提拔为营官。鲍超在汉阳小河口、鲇鱼套击败了太平军,屯驻在沌口,击破了宗关的太平军,被提升为都司。适逢金口的清军陆军溃败下来,太平军大举进攻驻扎在高庙的胡林翼。鲍超回转援救胡林翼。德安、应城的太平军又自涢口方向来犯,鲍超烧掉了他们的战船,救出了胡林翼。进而直捣太平军大营,激战中右肋被炮火所击,鲍超包扎了伤口继续作战,克复了金口。战后论鲍超功劳最大,屡立奇功,胆识过人,忠勇冠军,被提拔为游击,赐号“壮勇巴图鲁”。
镇压太平军
咸丰六年,胡林翼上疏推荐鲍超英勇善战,精通兵法,举荐为水军总兵。这年夏天,鲍超参与汉阳战役,肃清了长江沿线的太平军,晋升为参将。胡林翼收复武昌后,派鲍超去长沙召募了3300人,组成霆军由他统率。十二月,鲍超攻打小池口,乘夜色率军急攻。被滚木击伤左臂,仍指挥进攻更猛,又被击伤右腿,犹不退,后头顶被铅弹击中,鲜血迸流,被救回后休克数日。
咸丰七年一月,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攻占黄梅,各路清军相继挫败。唯霆军独挡太平军,死力相争。七月,太平军败走,鲍超因功升总兵。鲍超率军攻打小池口,在孔垅大败太平军,又率部救援黄梅。当时清军在濯港被太平军打得大败,诸将都主张防守反对出击,只有他力主速战速决,得到多隆阿的赞赏,派出骑兵兵团帮助他攻下亿生寺,此战中他左膝和右臂都负了伤,仍坚持战斗,取得歼敌5000人的重大胜利,被提升为师长。率军驻防宿松,与太平军陈玉成部在枫香驿大战十三场,不分胜负。十二月,鲍超与陈玉成再战于太湖,相持二十五日,因清军势众,终败太平军,清廷加授鲍超提督军衔。后以李续宾部在三河之战中被歼,西退宿松。
咸丰八年,鲍超率部收复黄安,与多隆阿一道进攻太湖。他率军攻入北门,焚烧了太平军的火药库,并在雷公埠大败太平军,取得歼敌10000人巨大胜利,晋升为军长。再率部进攻安庆,在三河镇被陈玉成打得惨败,退守二郎河。不久与多隆阿会师在宿松取得花凉亭大捷,击毙太平军成天侯韦广新,歼敌8000人。
咸丰九年,鲍超与诸军会师围攻太平军占据的太湖,陈玉成率领十万大军前来解围。清廷任命多隆阿为前敌总司令,主持太湖战役。他率部驻守小池驿。十二月,陈玉成大举进攻小池驿,激战二十多天,双方都伤亡惨重。咸丰十年,忠王李秀成攻曾国藩祁门大营,所部由休宁冒死往救,挽回危局。次年春,鲍超被曾国藩派为赣、皖游击之师,转战赣东北饶州等地,机动应急。四月,援助湘军曾国荃部攻安庆,破赤冈岭四座太平军坚垒。六月,赴江西,堵截李秀成部太平军攻南昌,并败之于抚州、贵溪。
同治元年春,由赣北入皖南,占宁国,积极配合湘军曾国荃部进攻太平天国都城天京。升浙江提督,所部扩编到1.3万余人。同治三年夏,因湘军合围天京,外围各路太平军纷纷入赣,鲍超奉命援江西。八月后,以前后夹击、包抄分割的战法连败太平军汪海洋部于抚州,并迫降陈炳文部太平军六万余人。又会同曾国荃攻陷天京,清廷赏鲍超一等轻车都尉世职,赏双眼花翎。后克瑞金,搜获天王洪秀全幼子洪天贵福,清廷赐一等子爵,后赏加一云骑尉世职。这时,鲍超由于镇压起义军达到了他事业上的顶峰。同治四年三月,鲍超所部因不欲远征新疆,于湖北金口哗变。同治五年,清政府积欠霆军铜银200万两,筹补不易,超主动全部报捐,并请求为四川省、夔州府增加乡试名额文武举人14名,永加夔州府秀才12名。
称病引退
太平天国失败以后,北方的捻军重整旗鼓,日渐壮大。鲍超与捻军战于河南、湖北等地。同治六年,鲍超会同淮军刘铭传在湖北尹隆河夹攻东捻军。刘铭传抢功先行攻击,反而被围,总兵唐殿魁、田履安被击毙,刘铭传及其部属坐以待毙。这时鲍超的霆军如期而至,猛攻东捻军之背,东捻军损失万余人,刘铭传得以逃走。后李鸿章袒护刘铭传,反而诬告鲍超以失机冒功罪请斩,清廷改为严旨斥责。鲍超见有功反被严饬,一怒之下,坚决称病辞职引退,霆军30营遂被李鸿章遣散。鲍超返回奉节之后,仿苏杭园林建筑风格,大修公馆,其面积占夔州府旧城的四分之一。
同治九年,奉节县城几乎全部被特大洪水所吞没,水刚入城时,城中秩序大乱,一些人趁机打劫。鲍超派出家丁数十名维持治安,人心大定。洪水退后,超又捐资清除街道淤泥。
同治十年,鲍超捐资修复文峰塔、府学、报恩寺、府城隍庙等。 对外作战
光绪六年,鲍超被清廷授湖南提督,当时因伊犁事件中沙俄无理滋事,鲍超奉命召集旧部,驻守直隶乐亭,加强防务。光绪七年《中俄伊犁条约》签订,鲍超又称病辞职。
光绪十一年春,中法战争进入关键时期,鲍超奉旨去云南边境作战,当时鲍超虽年老多病,但仍奋不顾身,星夜调集旧部,招募兵勇,驰奔云南,驻守云南马白关外,后清政府与法国议和,鲍超闻后,愤怒已极,大呼:“圣上昏聩,有负天朝。”不久撤防回籍。光绪十三年十月病逝。鲍超后人在哪?
儿子:鲍祖龄,官至浙江金衢严道。鲍超背叛曾国藩?
曾国藩素有知人之明,所以,在他的周围多是些英贤之士。当时,曾国藩所力荐的人中,就有多隆阿和鲍超二人。多隆阿熟习军事,有勇有谋,攻守有方。鲍超是后起之秀,勇猛绝伦,能战能胜,功勋显赫,二人可谓不相上下。曾国藩扬长补短,使二人各自发挥作用。
鲍超曾被太平军包围,请求曾国藩急派援兵救助却苦于不识字;只会写自己名字,急忙写一鲍字,再以毛笔圈一圆圈于上,飞信给曾国藩;曾国藩收信呵呵笑言:“鲍超需要我们去救他!”,派援兵出,遂得救。
鲍超虽作战勇猛,但军纪败坏,郭嵩焘说他“所过残灭如项羽”。陕西巡抚刘蓉曾写信给曾国藩,庆幸“霆军”不入陕:“鲍军无意西来,所过又多残暴,诚不愿其复至,恐如梳如篦,遂至如剃,则困苦尤所难堪。”曾国藩的好友王柏心之子王家仕更痛斥鲍超“军无纪律,旌旗所过,仅存焦土”,“至若一时将帅,使东南数千里民之肝脑涂地,而诸将之黄金填库,民之妻孥亡散,而诸将之美女盈门。
1867年正月15日,淮军主将刘铭传与鲍超的霆军约定于巳时会师湖北尹隆河,进击捻军,未料刘军争功提前于弗晓卯时即朝战场开拔,途中遇伏,总兵唐殿魁、田履安阵亡,刘铭传本人几乎被俘虏。随后,鲍超的援军即时出现拯救了淮军,清军反败为胜。此役清军歼灭捻军部众近万人,捻军共约八千人,军马五千匹被俘,史称尹隆河之战。经此战后霆军遭朝廷不公遣散,鲍超愤极去职,退出军队十一年之久。
鲍超负气辞职,曾国藩即主张裁撤鲍超所部霆字营。鲍超是怎么死的
光绪十三年十月病逝。人物评价 总评
鲍超以镇压农民起义军发迹,一生经历大小战斗500余次,身负轻重伤108处,成为清军中屈指可数的名将,与湘军勇将多隆阿并称为“多龙超虎”。
历代评价
《清史稿》:①曾国籓湘军初起,赖塔齐布为助,及规江宁,清江、皖后路,则鲍超之力为多。②鲍超攻战无敌,动招众忌,功成身退,亦以保全之。③超治军信赏必罚,不事苛细,得士卒死力。
曾国藩:汝真善战者。 陈玉成:官军名将堪为敌者,一鲍二李而已。
官文:非超勇鸷坚强,以二千人独御前敌,血战兼旬,则援应各师,必有缓不济急之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