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兴奴听说胡秋娘用一颗慈善的心,第三折写白居易和裴兴奴重逢

《琵琶行》是白居易创作的一首非常有名的叙事长诗,结构严谨缜密,情节曲折,波澜起伏。许多人读过之后总觉着白居易和琵琶女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实上不光现代人这样想,古人也是这样想的,还演绎出两人之间不少的故事来。元曲四大家之一的马致远就根据《琵琶行》敷衍出一部杂剧《江州司马青衫泪》,看过之后不得不佩服他的脑洞真的新奇。

辽沈战役结束后东北野战军秘密入关,12月4日先头部队向密云发起猛攻,傅作义闻报后大为吃惊,急令在张家口的第35军撤回北平,同时电令104军为第一梯队,16军为第二梯队,由怀来和南口地区向西接应35军东撤。按说傅作义的这番部署还是十分明智的,但无奈他碰上了刚愎自用的郭景云。郭景云打仗确实有两下子,但他有一个十分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太狂,除了傅作义和董其武,别人谁都不放在眼里。

裴兴奴(生卒年待考),长安(今陕西西安市)东南曲江人氏。白居易《琵琶行》一文中的歌女。

全剧共四折一楔子,讲述了白居易与裴兴奴两人的爱情故事。全剧主要人物是裴兴奴,白居易,刘一郎三人。裴兴奴不仅才貌出众,而且性格坚毅,忠于爱情。据书中描写“生得颜色出众,聪明过人,吹弹歌舞,诗词书算,无所不通。”此外她还弹得一手好琵琶。刘一郎则猥琐不堪,低俗可笑。在裴兴奴眼里是“吃得来眼脑迷希,口角涎垂”,猥琐丑陋;在哄骗裴兴奴嫁他时“先送白银五十两做见面钱”,“随老妈妈要多少钱,小子出的起。”,“小人奉白银五百两为聘礼”,几乎三句不离一个“钱”字,可见其金钱味之浓重,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和关系都只会拿钱来衡量。

图片 1

裴兴奴的简介

图片 2

不过他也确实有狂的资本,35军是傅作义的头号王牌,全部美械装备,重炮和装甲车一应俱全,光十轮大卡车就有400辆,而且部队老兵居多,战斗力强悍。因此当郭景云接到傅作义要他撤退的命令后,并没有太当回事,认为解放军根本就吃不掉他的35军。所以他在张家口又呆了一天,直到12月6日下午才慢慢蹭蹭地出了城。

裴兴奴曾是长安城著名的琵琶女,
儿时从师学艺,弹得一手好琵琶,是长安城里第一个有名的歌女,不少富贵子弟都曾被她的美貌和歌技所倾倒。

第一折写白居易同友人一起去探访她,二人互相赏识,裴兴奴交托终身。后来白居易因作诗文误政事被贬去江州,二人临别之时裴兴奴对白居易说:“此别之后,妾身再不留人,专等相公早日归来。”

随行的除了张家口的那些达官贵人外,还有不少大地主和大商人,其中一个商人存有400桶汽油,言明只要每辆车捎上一桶,到北平后就送给郭景云一半,举手之劳就可以赚一大笔钱,郭景云当然不会拒绝了。35军就这样上路了,怎么看都不像一支急于逃命的队伍,反倒像观光旅游的。一路上倒也平安,只遇到了小股解放军的阻击。第二天下午6点左右,35军进驻新保安,郭景云不顾众人劝阻,执意在此宿营。

随着年龄的增长,裴兴奴的姿色已不如从前了,不得已只好嫁给一个商人为妇。哪知这个商人却是个只重金钱不重情义的人,竟抛下她外出做生意去了。裴兴奴只落得独守空船,悲对明月,泪湿衣衫,四处漂零。

第二折写白居易走后,刘一郎伺机而入,想娶裴兴奴到江西去,几次三番的纠缠。面对刘一郎的纠缠,裴兴奴坚决不肯,虽委曲求全但仍忠贞不移,隐忍顽强。勇敢地同老鸨和刘一郎的威胁做抗争,面对金钱诱惑连一个眼神都不肯给。于是刘一郎又伙同鸨母造假了一封信,骗裴兴奴白居易已死,断了她对白居易的等待。裴兴奴与白居易的感情,是她的精神依托,而在那份假信面前,她的全部依靠被摧毁。刘一郎阴谋得逞,裴兴奴选择了妥协,将自己的青春和爱情交到了阴谋者手中。

图片 3

裴兴奴听说胡秋娘用一颗慈善的心,拯救了江州穷苦百姓,心里十分感动,便决心去拜访胡秋娘。
裴兴奴从京城长安南下至金陵,乘船溯江而上,一路上弹着琵琶,唱着新编的歌词,赞美胡秋娘的美德。一日,来到江州,把船停泊在浔阳江头,裴兴奴上得岸来,观看了胡秋娘所建的甘露池,听见了人们对胡秋娘的一片赞美之声,心里越发对胡秋娘产生了敬意。正在这时,胡秋娘却来到了她的身边。原来秋娘听说裴兴奴专程从京城来拜访她,心里着实过意不去,特地前来迎接。
两位歌女相逢,只恨相见之晚,好得就象亲姐妹似的,她们手携手进了船舱,促膝谈心。

图片 4

就在这天夜里,华北第2兵团所属的第3、第4和第8纵队赶到了新保安,将敌35军团团包围。郭景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身陷重围,急忙向傅作义求救。35军是傅作义的起家部队,也是他赖以安身立命的本钱。接报后他急电袁庆荣的105军和安春山的104军向新保安急进,以解郭景云之围。105军刚出张家口就遭到杨成武部阻击,损失惨重,被迫缩了回去。傅作义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安春山的第104军了。

图片 5

第三折写白居易和裴兴奴重逢。刘一郎与裴兴奴夜泊江州,裴兴奴知道这本是白居易的任所,于是月下弹拨琵琶寄托哀思,恰好白居易与好友元稹泛舟江中,听到琵琶声疑心兴奴所弹,便上船探访。裴兴奴哭诉情由,白居易感慨不已,作《琵琶行》长诗一首。趁刘一郎醉卧之时,元稹让白居易携兴奴乘舟离开。

104军是傅作义三支王牌部队之一,安春山也是出了名的悍将,但他和郭景云素有嫌隙,谁也瞧不上谁,为此傅作义没少伤脑子,但始终没能想出好的解决办法。这次解围,为了调动安春山的积极性,特意给了他一个“西部地区总指挥”的头衔。这样一来安春山就不能不卖命了,他带着104军一直打到马圈附近,此地距新保安已不足4公里,但这时他却遇到了郑维山3纵的强力阻击,再也无法前进。安春山见状就给郭景云发了一封电报,让他率35军突围到马圈和自己汇合。然而郭景云却并不领情,坚持要安春山到新保安城下接自己,否则他和35军就不走。

裴兴奴说:“秋妹这样年轻美貌,又有一副菩萨心肠,街头巷尾人人赞扬,实在可敬!”秋娘说:“姐姐说哪里话来,我们卖唱之人,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低三下四地过生活,成天泪水往肚里吞,只要能为乡亲们做点好事,留得清白在人间,就死而无怨了啊!”
裴兴奴叹了口气说:“唉!妹妹说得是啊!”
裴兴奴和胡秋娘两位歌女,越谈越投机,她们从白日谈到黄昏,从月出谈到黎明,整整谈了三天三夜。

第四折写元稹回到京城,奏明白居易之罪可恕,又奏刘一郎作假信骗娶裴兴奴。皇帝下诏,白居易复起用为侍郎,兴奴归白居易,刘一郎受到惩罚。白居易携裴兴奴回京之后,皇帝让裴兴奴进宫讲述事情经过的,裴兴奴连唱十支曲子交代前事。至此故事以白居易和裴兴奴的大团圆而终。

图片 6

她们互吐衷肠,谈到朝政腐败,生灵涂炭;谈到自己的悲惨身世,不禁声泪俱下,感伤不已。裴兴奴抱起琵琶,面对茫茫月色,拨动琴弦,伴着呜咽低泣的江水声,弹起了催人泪下的曲调。秋娘也情不自禁地和着音韵,歌喉宛啭,如清泉滴石,唱起了凄凉悲伤的歌词,控诉着人间的不平。
裴兴奴正弹到悲伤怨恨之处,只听“砰”的一声,琴弦断了。裴兴奴愤愤地说:“这苦日子实在难熬。秋妹呀,我再也不愿过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了。”
胡秋娘也泪眼凄凄,说:“姐姐呀,我也早有这个打算,只是我们到哪儿去安身呢?”
裴兴奴说:“天下之大,难道就没有你我姐妹立足之地吗?天涯海角,我们姐妹二人离开这里吧!””
裴兴奴说着,忽地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到船头,把琵琶向岸上一抛,那琵琶“噗通”一声,正巧落进胡秋娘修建的水池里……

图片 7

那么郭景云为何不愿意配合安春山呢?原来第35军的译电员在翻译电报时将安春山的职务“西部地区总指挥”误译为“西部收容总指挥”,难怪郭景云如此光火,他堂堂的35军军长,傅作义的第一王牌,怎么能被安春山“容”呢?所以他坚持要安春山来新保安城下接自己,安春山也觉得自己很委屈,双方为此争吵起来,最终错失了突围的良机。结果郭景云在新保安自杀身亡,安春山则逃回了北平,后来和傅作义一起起义,当过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厅副厅长和全国政协委员等职。

待到金鸡报晓,天色微亮时,裴兴奴和胡秋娘的船只已经不见踪影了
。唯独浔阳江头的水池里却升起了一座飞檐亭阁。因为是歌女的琵琶化成的,故而叫做“琵琶亭”。
据说那天夜里江州司马白居易正好送客来到江边,听见了凄婉的琵琶声。他有感于琵琶歌女的身世,写出了著名的诗篇《琵琶行》。

从主题上来看,《江州司马青衫泪》这部作品写士子,妓女和商人的婚姻纠葛,将商人同士子文人、妓女放置在了绝对相反的两面,借强烈的对比赞扬士子与妓女单纯而感人的恋情,批判以利取色的商人。
一直以来都有人认为《青衫泪》对《琵琶行》的改编是相当失败的,它抛弃了白居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精髓,而走了一条士子,妓女和商人的老套的三角恋的故事。然而,这样的改编其实是跟当时的时代背景有密不可分的联系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琵琶行》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虾蟆(há má)陵]
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
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 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
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 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 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
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 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白居易《琵琶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