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蒋纬国一见钟情,在黄埔军校时

黄埔军校出了一大批将领。

石静宜是蒋介石次子蒋纬国的第一任夫人,是纺织业大亨石凤翔的女儿,她与蒋纬国一见钟情,结为连理,婚后也恩爱非常,可惜红颜薄命,蒋纬国死后与她合葬。

1933年夏秋之交,国民党政府迫于爱国人士的舆论,从监狱里释放了廖承志,这位铁骨红心的革命家,闯过重重险关,到了川陕革命根据地,担任四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由于他在长征中坚定不移地反对张国焘的反党分裂活动,1934年12月,他被张国焘逮捕,开除了党籍,宣布为“反革命”,由四方面军保卫部门押着,跟随队伍行军。

至于谁是第一大哥呢?有不同的说法,有人说是胡宗南,因为他升官最快;有人说是关麟征,因为他代替蒋介石当过校长;还有说是陈赓,因为他的人缘最好。

图片 1

图片 2

其实,真正的黄埔第一大哥,是一期的曾扩情。

石静宜蒋纬国一生挚爱

廖承志

因为他的年纪最大,是1895年生人。

蒋纬国曾多次对朋友说:“我与小石在西安认识,两人一见钟情,小石的开朗大方,给了我极好的印象。作为一个富家小姐,却具有平民姑娘的思想作风,这正是我喜爱的对象。”

当时,张国焘把中央派到四方面军的干部杀了不少,还把四川省委派进川陕苏区的干部几乎杀尽,廖承志的处境也是朝不保夕。

图片 3

婚后的石静宜挥金如土,一次过生日,仅从法国购衣物一项,就花去黄金700两,连宋美龄都不禁咋舌。蒋纬国官阶不高,俸禄有限,哪来的这些钱呢?原来,石静宜是父亲的掌上明珠,她的一切开销都由娘家支付,从未花过蒋家一个铜板。而信奉“为生活而工作”的蒋纬国,对此也从不干涉。

廖承志虽然身处逆境,跟着队伍翻雪山、过草地,但他始终坚守革命原则,忠于党的利益,洋溢着革命乐观主义。傅钟在《飒爽英姿·永垂军史》里亲切地记载道:

在黄埔军校时,政治部主任周恩来曾经不只一次地开玩笑称他为“况大哥”。因为,曾扩情的“扩”念“况”。

图片 4

“在此期间,使我感动最深的是,承志同志始终保持了对党忠贞不渝的情操,时时处处以革命大局为重。由于他会写会画,有时部队开大会需要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像,他就出来画好;需要大标语,他就出来写好,任务完成又被关起来。这样的事情不知有过多少次,他从未有过怨言。在川西北草地上,在北上行军休息时,一旦有‘自由’的机会,他就和同志们说说笑笑,甚至放开嗓子唱歌,唱军歌,唱民歌,唱法语的《国际歌》;再不就拿出纸和笔画渡船,画山河,画花草。”

尽管是大哥,曾扩情在黄埔同学中地位很高,但在政坛,地位却并不高,当了20多年,还是一个中将。

石静宜挥金如土的背后,是她对自己多年未育的难言之痛。婚后,蒋、石二人的感情一直很好,只是石静宜怀孕8次都流产了。在蒋纬国36岁那年,石静宜第九次怀孕。这次经过精心保胎,终于到了分娩之日。可由于主治医师处置不当,孩子胎死腹中。蒋纬国痛心不已,将死胎带回家中,久久不愿安葬。

周恩来在长征中一直打听廖承志和一些同志的消息。当四方面军同二方面军进入甘肃、宁夏,到了黄河边,周恩来在往豫旺堡的路上看到了廖承志。他若无其事似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说一句话,他只是同他紧紧地握了手。

为什么?

蒋纬国石静宜合葬

当天晚上,周恩来派通讯员找他到司令部去,张国焘也在场。一见他惴惴地进来,周恩来即厉声地问道:“你认识了错误没有?”“认识深刻不深刻?”“改不改?”廖承志一一作了回答,接着便留他吃饭。吃饭时,周恩来只和张国焘说话,也不再理会他了,吃过饭后即叫他回去。周恩来逝世后,廖承志回忆当时获释的情景,感念不已说:“周总理考虑问题很周到,斗争艺术很高超,如果他不这样问我,当天晚上我就可能掉脑袋。自从周总理把我叫去以后,我的待遇明显改善,不久,我就被释放了。”

因为他有点书生气。

图片 5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爆发后,蒋介石被张学良扣押,起初是希望南京方面派重兵包围西安,把他救出去。张学良怕事情扩大,请一起被扣押的曾扩情出面,向南京方面进行广播喊话。曾扩情与张学良的关系很好,更是同意张学良的看法,照张的意思,到广播前发表了一通讲话,呼吁南京方面不要对西安出兵,以免伤害蒋介石。

1977年9月蒋纬国在台北去世,他没有追随父兄暂厝大溪,而是按他生前愿望,与原配夫人石静宜合葬。

谁知西安事变解决后,蒋介石回到南京,却认为曾扩情与张学良是一边的,下令扣押他,关进了监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其实,曾扩情是好心救他。

当时宋美龄也反对使用武力解决西安事变。

图片 6

曾扩情被扣以后,有两个人一直帮助他,一个是黄埔一期生胡宗南,一个就是被黄埔开除的六期肄业生戴笠。在两人的活动下,曾扩情才活着走出监狱,并且不久官复原职。

基于这份救命之恩,曾扩情就跟定了这两个人。但是,戴笠摔死了,他只好跟随胡宗南,当了手下。

1949年12月9日,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通电起义后,蒋介石扔下胡宗南,飞往台湾。树倒猢狲散,曾扩情本来还跟随着胡宗南在一起,眼看形势不妙,为了保命,于是借口有事没参加胡宗南召开的会议,跑到了广汉县一个朋友家暂住。结果令他后悔不已。

12月26日,他就在这个朋友家被逮捕了。

有趣的是,他在被捕时,一身和尚打扮。解放军要把他带走。他问:“你们不是尊重和尚吗?”

“是呀,有什么错吗?”

“没错没错,而且正确!”随即,他说道:“我已经出家了。”

这搞得解放军啼笑皆非,只好说:“你是化装和尚。”

图片 7

曾扩情乖乖地跟着解放军走了,之后进入了战犯改造所。这又使得他很长一段时间陷入了“深深的后悔”之中:“如果当初不离开胡宗南,肯定跟他到了台湾。”

在监狱中,曾扩情闹了不少笑话。

坐牢了,他知道只有表现好,才能提早走出监狱。一次劳动时,有人把铁锹碰坏了。他见状,马上主动地把它修好了。管理员看见,表扬了他。

谁知这竟然使得他很不安,想了很多。

他想什么呢?想得最多的,是那位碰坏了铁锹的同学可能会受到批评。他唉声叹气的,甚至对同室人员说:“这不是把人家卖了吗?不如不修,多管闲事。”

“这是正常损耗,不可能批评那位同学。”

事情应该就结束了。他又担心地说:“那位同学会不会改变对我的看法?以为我是假积极,说不定什么时候找茬整我!”

图片 8

同室忍不住笑起来了:“多余的,你担心太多了。”

事后,大家相处很和睦。他这才相信那位同学确实对他没什么意见。

1959年,曾扩情成为了第一批特赦人员。他见到当年的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时,羞愧地说:“我这个当学生的,有负于老师。”

周恩来风趣地说:“是我这个当老师的没教好,也有责任。”

曾扩情被特赦后,去了沈阳,在辽宁省政协工作,与儿子生活在一起。直到1988年,他才去世,活了93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