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送萨师俊舰长及受伤官兵离舰,蒋介石在了解了石家的情况之后

1918年,湖北孝感一个殷实的家庭中出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她就是石家的二小姐石静宜。石静宜的父亲,也就是石家的当家人名叫石凤翔,是民国年间著名的纺织业大王,优渥的家境给石静宜带来了良好的教育,加上她天生美貌,让她变成了无数富家公子追逐的对象。

中山舰“金口血战”幸存之一的枪炮长魏振基的日记,19日由其后人无偿捐赠给武汉中山舰博物馆,这批珍贵史料首次揭秘了舰长萨师俊的殉国经过。

决定性瞬间”(the decisive
moment)是法国摄影大师卡蒂埃-布列松1952年在他的摄影集<决定性瞬间>中提出的摄影美学观念,特指通过抓拍手段,在极短暂的几分之一秒的瞬间中,将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事物加以概括,并用强有力的视觉构图表达出来.这种抓拍的摄影思想同时也被与布列松同时代的德国摄影家爱瑞克·萨洛蒙博士、英国摄影家比尔·布兰特、匈牙利著名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等摄影名家所推崇,并成为新闻摄影最有效的手段.
“经过加工或导演的照片我没有兴趣……相机是素描本,直觉与自发性反应的工具,是我对疑问与决定同时发生的瞬间驾驭。为了赋予影像意义,摄影者必须感觉得到自己有涉入取景器中获取事物……摄影者需凭借极为精简的方法才能达到表现上的单纯……必须永远秉持对被摄者与对自己的最大尊重!”
“在摄影中,最小的事物可以成为伟大的主题”
布列松提出了摄影史上最著名的“决定性瞬间”观点。他认为,世界凡事都有其决定性瞬间,他决定以决定性瞬间的摄影风格捕捉平凡人生的瞬间,用极短的时间抓住事物的表象和内涵,并使其成为永恒。《玛丽莲·梦露》就是如此,布列松在梦露不经意间抓拍了这张照片,从这一凝固的瞬间里,人们看到了梦露的天生丽质和娴雅风度。

图片 1

图片 2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提出的”决定性瞬间”是指被摄事物的形式和内容在这一时刻恰到好处地构成一幅和谐的画面。《决定性瞬间》是第一本摄影著作(1952年),后来成为布氏摄影方法的同义词。书中,他定义摄影为”在几分之一秒内将一个事件的内涵及其表现形式记录下来,并将它们带到生活中去……”

石静宜和蒋纬国邂逅的故事有两个版本,但无论哪一个版本都充满了罗曼蒂克的气息。有人说他们两人是在火车上相遇并一见钟情的,有人说他们是在一次晚宴上相遇,一曲舞罢,暗许终生的。

萨师俊1895年出生于福州,1913年进入中华民国海军服役,曾先后出任“公胜”、“顺胜”和“楚秦”等炮艇艇长。1935年2月萨师俊出任中山舰舰长。

图片 3

虽然当时的蒋纬国还只是胡宗南手下的一位少尉排长,但是他蒋介石二子的身份注定了他日后是一定会飞黄腾达的。这对谁少男少女相识之后,便坠入了爱河,并且在1年后,也就是1944年的年底完成了自己的婚礼。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938年6月12日,日军占领安庆,武汉保卫战拉开序幕。萨师俊舰长率中山舰驻防武汉长江上下游,协同兄弟战舰炸沉、击毁日军舰船19艘。

相伴”徕卡”

他们的婚礼是得到过蒋介石的允许的,蒋纬国当年想娶这位石静宜为太太,他先向自己的父亲蒋介石发函询问过,蒋介石在了解了石家的情况之后,心眼同意了这桩婚事。他们结婚的时候,蒋介石还派了自己的爱将胡宗南给他们去主持了婚礼。

10月22日,中山舰奉令移防金口。10月24日下午2时50分,6架日机突然飞临中山舰上空,疯狂的轮番攻击。萨师俊指挥军舰应对敌机轰炸,一枚炸弹落到舰首,他的双腿被弹片炸断,遍体血肉模糊,他仍疾呼拼杀。官兵无不为之感动,不顾敌机的疯狂扫射,穿行于枪林弹雨之下,继续作战。

布列松使用的照相器材是最少的,这与他现实主义的风格有关,他不希望拍摄引人注意。其照片不依赖于专门的设备和技术。他通常使用35mm平视取景小型相机,使用50mmf2的镜头拍摄,拍摄方法仍然是以自然和真实为宗旨。

图片 4

图片 5

他从不使用闪光灯等附加光源。当光线不足时,他宁可使用高速胶片。他总是力图最大限度减少主观性,把客观存在的瞬间展现给人们。

两人婚后的感情是很良好的,在49年离开大陆之后,他们在岛上的生活也并没有出现什么裂隙。这得益于石静宜天生豪爽,好打交道的性格,蒋纬国手下的那些官兵都很钦佩她,因为她没有架子,每次去蒋纬国的装甲部队时,都脚着马靴,亲自开车,一副巾帼英雄的样子。

战至1小时后,中山舰锅炉舱及机器舱等重要部位相继被炸,舰体开始急剧下沉,副舰长吕叔奋见中山舰将面临“灭顶之灾”,于是命令部下放下舰上1号及3号舢板,护送萨师俊舰长及受伤官兵离舰。

结缘”马格南”

但是到了1952年,蒋纬国因为有任务去了美国,在美国蒋纬国接到消息,说石静宜死了。蒋纬国奔回她的身边,看到的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萨师俊舰长悲愤地说,“我身为舰长,受国家所赋予重任,革命军人临危受难应以身殉职报国,不能率先离舰。”他坚持要与舰共存亡,官兵们在劝说无效后,强行将他抬到3号舢板。离舰时,他仍然振臂高呼“杀敌”不止。

1947年,布列松与著名战地摄影师卡帕等人成立了马格南图片社,该图片社在二次大战之后真正引人注目。战争时期,卡帕在前线与死亡斗争,创作出许多震惊世界的名作。二次大战开始,布列松从军后成为德军的俘虏。三年中,他两次试图逃走,第三次终于成功。他返回巴黎,参加了抵抗组织。这一时期,他拍下了许多文化界、艺术界人士的肖像。毕加索、马蒂斯、布拉克、鲁欧、撒尔托尔等人的肖像都收集在他的《决定性瞬间》中。

关于石静宜的死因,当时的说法是她死于难产,也有另一种说法认为,她是被蒋经国派人杀死的。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真相似乎越来越明朗了。在石静宜去世40多年后,她生前的学生陈亨向外界公开了当年他目睹的那个恐怖场景,当年他只有15岁。

此时,日机全然置国际法于不顾,惨无人道地扫射舢板上的受伤官兵,萨师俊舰长头部中弹,当场殉难,尸体沉入长江中,没有被打捞上来。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决定性瞬间

陈亨说,当时是星期天,他和同学去石老师的家里玩,还没进门,远远地就看见老师的家里亮着灯火,他们透过玻璃窗,看见了有四个大汉在强迫石静宜吃掉一包什么东西。他们慌忙逃走了,第二天就得知石静宜死了。

作为中山舰“金口血战”后19名幸存者之一,魏振基用了半生的时间回忆,并写下了十多万字的金口血战回忆日记,详尽记述了中山舰最后战斗过程及萨师俊舰长殉国经过。1996年魏振基在福州逝世。

《决定性瞬间》是布列松的摄影理论,同时也是他在1952年出版的第一本摄影著作。收录了他本人选择的600张图片,其中包括了他在绘画、电影摄影、个人生活方面的图片,其中最早的照片可以追溯到1902年。有许多少见或从没有出版过的作品。还有许多抓拍的作家、艺术家、科学家的个人肖像,包括那张1938年的家庭野餐的照片,1932年在巴黎拍摄的跳过水坑的男子照片等。

根据陈亨的说法,石静宜卷入了一次蒋家内部的“宫廷斗争”,他被蒋经国以涉嫌“军用品掉包案”为名,并且假传了蒋介石的“圣旨”,以维护蒋氏尊严为由,给“赐死”了。

中山舰博物馆馆长王瑞华说,魏振基先生的日记是目前国内发现最详尽完整,忠实全貌记录萨师俊舰长的文字记载,这对研究中山舰的战史有着极其重要的研究价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