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陈牧农防守广西北大门的第二道防线,但是对于桂军的高级将领白崇禧和夏威来说

谭鑫培(1847年4月23日-1917年5月10日),本名金福,字望重,中国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大师,京剧谭派艺术的创立者,被尊为京剧界鼻祖,亦有伶界大王之赞。其对京剧艺术的革新,起到了继往开来的作用,对后世影响极其深远,行内有”无腔不学谭”之说。

发生在1944年10月的桂柳会战,当日军对桂林和柳州发起进攻时,夏威为了保存新桂系的实力,主张将主力外调,而这些主力就是自己的外甥和白崇禧的外甥的部队,只留两个新兵师由韦云松军长和阚维雍师长守桂林。结果桂林守军孤军奋战全军覆灭,韦云松军长和阚维雍师长纷纷英勇殉国,而夏在知道桂林丢失后又立即命令放弃柳州,实在是罪大恶极,这也直接导致了广西的沦陷。

1944年,蒋介石的嫡系九十三军军长陈牧农,因防守全州失利而退,导致广西北大门洞开,从而导致全州失守、桂林失守、柳州失守、南宁失守,广西先后沦陷73个县和3个市。日军第21师与第22师各一部在绥渌会合。至此,大陆交通线全部打通。陈牧农因为失守全州,又烧毁了美国支援抗战的军火,民愤难平,被枪毙。他的罪名是不战而退。

清道光二十七年三月初九出生于武汉市江夏区(原武昌县)大东门外谭左湾九夫村,籍贯湖北黄陂(今武汉市黄陂区)。主攻老生,曾演武生。因堂号英秀,人又以英秀称之。其父谭志道,主工老旦兼老生,谭鑫培为其独子。

图片 1

1944年,日军为打通纵贯中国大陆到印度支那的陆上交通线,并消除中美空军对日军和日本本土的威胁,在第六方面军司令官岗村宁次指挥下,从华北、华中抽调约20万兵力,于4月到12月发动了豫湘桂战役。为了保卫广西,蒋介石有三个死守:要求陈牧农93军“死守全县三个月”,要求桂系第十六集团军中将副总司令韦云淞“死守桂林三个月”,张发奎率粤军“死守柳州三个月”。

1905年,谭鑫培在丰泰照相馆拍摄了黑白无声影片《定军山》,该片成为了中国第一部电影。

1934年11月,夏威以十五军代军长的身份参与湘江战役,对红军造成较大伤害。期间红军与桂军展开了白刃战,反复争夺山头,但终因力量悬殊,红五师伤亡惨重。十四团政治委员负伤;十五团团长白志文(少将)、政委罗元发(中将)负伤,三名营长中有两名牺牲,全团伤亡五百余人。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日军占领衡阳后,为挽救危机,1944年7月蒋介石下令原驻四川綦江后编入昆明远征军的国民政府军(即国军)93军到广西驻防。这93军,美式装备,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了解陈牧农历史的人都知道,陈牧农抗战前期也是一位铁血汉子。笔者以为,陈牧农来全州后,曾在欢迎大会上向全州百姓发誓死守全州也许是出于真心,但后来放弃死守三个月也是有原因的。他来全州后,就现在笔者掌握的资料来看,他至少构筑了三道防守广西北大门的防线。第一道防线在号称八桂第一镇的黄沙河,历史上有黄沙关,该镇湘江东岸至今仍有不少当年防守的战壕。

程长庚曾预言:”吾死后,鑫培必成大气候。”谭鑫培曾师事程长庚、余三胜,并向张二奎、卢胜奎、王九龄问艺,博采众长化为己有,终成一家,与汪桂芬、孙菊仙被誉为”新三鼎甲”,并成为京剧史上第一个老生流派–谭派创始人。光绪十六年五月二十五日,与孙秀华、陈德霖、罗寿山四人被选入升平署进宫承差,宫内艺名谭金培。1917年5月10日上午8时病逝于京城宣内大街大外郎营1号寓所,享年71岁。葬于戒台寺栗园庄墓地,界桩上刻”英秀堂”。今谭门已是七代梨园世家。

抗战爆发时,已经改称为第48军的原15军奉命开赴上海参战,部队临行时,夏威被提拔为第8军团军团长,部队则由继任军长韦云淞率领,另外的桂系两个第11集团军和第21集团军,分别有李品仙和廖磊率领奔赴淞沪抗日前线,据说,白崇禧是怕48军到上海后不听夏的命令,而将他留在了广西,当时黄旭初任广西省政府主席,主持民政;夏威任十六集团军司令,主持军事。

第一道防线黄沙河镇,为湘桂水、陆要道的咽喉,今与湖南零陵区相邻。古名关黄沙关,即在黄沙河镇境内。在湘江东岸的山上,仍存有当年防守的战壕。

谭派的弟子很少,但私淑者极多,当时几乎”无生(老生)不学谭”,传人分新老两派,老谭派代

1944年10月的桂柳会战,是夏威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中国军队的战败对桂军来说虽然悲壮,但是对于桂军的高级将领白崇禧和夏威来说,实在是难辞其咎。

永岁镇双桥洮阳河,曾是英布与刘邦大战的之地,全州古城洮阳城就以此命名。这是陈牧农防守广西北大门的第二道防线。据当年参与工程建设的人说,工事非常坚固。这是防守北大门的重点防线。

表人物是王又宸,还有谭小培(其子)、贾俊卿、孟小茹、罗小宝、贯大元、贾洪林等。言菊朋,余叔岩早期的表演,也严格遵循谭的路子。言、余在继承谭派的基础上创造了新的老生流派。票界学谭者有红豆馆主、夏山楼主、王雨田、王君直、王庾生,乔荩臣、程君谋等,对谭派的研究皆有精深的造诣。后世众多演员受谭派影响极深。其孙谭富英的”新谭派”则基本上是”老谭派”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其他行当的演员如武生杨小楼,旦行梅兰芳、王瑶卿等,也受其启发和影响颇大。

图片 5

第三道防线在全州镇彰甲村一带。从昔日越城岭人民解放军最大的地下医院龙岩洞构建了一道直达全州城附近的防坦克战壕,与各种大小战壕交织成纵横交错的军事防御网。

相比”四大名旦”的家传至今大都不过三代的历史,另一梨园世家–谭家却成为京剧史上的一个传奇。自1863年谭鑫培随父亲谭志道在京城”广和成”搭班演戏算起,这个世所罕见的艺术家族七代都从事同一戏种、同一行当,且一脉相承,整个家族算下来共40多人从事京剧事业,堪称一部”浓缩的中国京剧史”。

而其弟则是一个好的榜样,夏国璋抗战时任桂系48军174师副师长,率部参加淞沪会战,于1937年11月21日阵亡,被国民政府追认为陆军中将。是在可歌可泣,我们说同为一个母亲生的,那就差别这么大咧!

第三道防线在全州镇龙岩村、七一村境内。上图为彰甲村尚存的战壕,尽管岁月的流逝战壕已经浅了许多,但巨大的防坦克战壕仍比人头还深。如果以这三道战壕为防守战线,加上人民与后方的支持,防守三个月也许不是空话。可惜,这位军长与他的参谋人员只注意防守了湘桂边关广西全州的东北方向的关口黄沙关,而忽视了全州西北第一关大西江镇八十山(也称八十三,在今大西江镇八十三自然村)古名关的防守。而历史上的一些朝代,却在这里设有关隘守兵,明代营堡兵就有505名。

梅兰芳之子、著名梅派表演艺术家梅葆玖说道
:”谭鑫培先生是与我曾祖父梅巧玲同一时代、同光十三学的人物。谭鑫培先生念我曾祖父的交情,100年前,65岁的谭鑫培就和19岁的梅兰芳唱《桑园寄子》,直到谭鑫培最后的半年中还提携梅兰芳合作演出《汾河湾》《四郎探母》等,给梅兰芳以后的成名奠定了极为重要的基础。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讲,没有谭鑫培就没有梅兰芳。以后我父亲又和谭富英先生有多次重要合作。谭梅两家的渊源正是中国京剧史的缩影,谭在先、梅在后,这是历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图片 6

被尊为京剧界鼻祖的谭鑫培是其中的最杰出代表,所创唱法世称”谭派”,行内有”无腔不学谭”之说。

从蒋介石发给陈牧农的电报来看,蒋介石也是想防守好广西的北大门的。但陈牧农军长忽视对八十山古关口的防守,直接导致了他原来在全州东北方向的防守阵线失去战略意义。在他布置的兵力来看,他只放了一个搜索营到大西江镇方向,也不是守那个易守难攻的关口。作为军事家来说,这一布置的失误是致命的。恰恰是这个关口没有守好,而一路来自湖南新宁县的日军正是从这里进入广西全州包抄了93军,才让93军陷入危局,如果不撤退,就会被日军围歼。

图片 7

陈牧农的第93军在全州也不是不战而退。1944
年9月10日3时,由零陵来的日本步兵、骑兵100余人,向黄沙河右岸防守粟山的93军守军发起攻击,被击退。5时许,敌人占领纱帽岭,主力由五古岭、黄花岭向93军28团第1营驻守的岩门前、港底村一带阵地发起猛烈攻击。战斗到11日3时许,我守军毙伤敌100余人,但28团第1营也损失惨重,伤亡营长以下官兵250余人,该营阵地基本被日寇摧毁。这可能是第93军在全州损失最大的一次战斗。与此同时,驻守尚礼村的28团官兵也伤亡30余人。28团与29团的第1营,在刀刮金山、武家村、大部上里、永发村、粗瓦窑、小鸡河、太圩岭、杨梅岗之线,与敌激战,也有伤亡。这事实说明与有些书说陈牧农不战而退,或一枪不放还是不一样的。

谭鑫培的儿子谭小培不仅继承了全部家学,更培养了他的儿子谭富英。谭富英发展创新了”新谭派”,后被誉为”四大须生”之一。谭派第五代谭元寿少年进入富连成科班,有扎实全面的功底,他将谭氏门风的精华体现无遗,并因主演现代京剧《沙家浜》而驰名全国。谭元寿之子谭孝曾是北京京剧院谭派当家老生,他的儿子谭正岩是谭家第七代,刚30岁出头,其扮相、唱腔颇有谭富英遗风。值得一提的是,谭门七代既保留着谭门艺术中一脉相承的谭派精华,又结合各自的特色发展创新,使谭派艺术
始终葆有时代的活力。

图片 8

“高祖创下谭派艺术不容易,我们顶着光环,责任感很强、社会压力也很大。”如今,谭家上下已把眼光转移到谭正岩身上,为他量体裁衣整理剧目。”日后,如果谭正岩生了儿子,我们也希望他能继承祖上基业。”谭孝曾说。

陈牧农作为一军军长,对防守的布置失策当然是负有重大责任的。如果日军攻他的三条防线,他能死守三个月,问题是日军很精明,他不攻你坚固的防线。他绕道你背后,你的防线就没有用了。就说第二道防守阵线永岁镇的双桥,也没有发挥作用。因为日军以一个大队为前锋,在本设防的梅潭偷渡湘江,配合正面日军从双桥后背向93军阵地发起夹击。
这样,不撤退只有死路一条了!

其弟子有王月芳、贾洪林、刘喜春、李鑫甫、余叔岩5人。

陈牧农烧掉了美国人的军火,当然美国人不高兴,我们也很痛心。
但假若不烧掉美国人冒着生命危险送来的军火,那些军火就可能落入日军的手里,对抗战就更不利了!国民党嫡系防守全州的失利,真是有许多值得反思的地方!

谭鑫培有子女共12人,共有8子4女。其子名以”嘉”字排列,依次为善、瑞、祥、荣、宾、乐、祜、禄。谭鑫培八个儿子中,前五位均从艺梨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长子谭嘉善,小名大锁,习武老生,后专管理家事,妻李氏,有两子一女。长子谭豫仁早夭;次子谭豫礼工武生,有两女一子:长女适武生钱富川;次女早夭;子谭国梁管戏箱,妻马学茹工旦行。嘉善之女适河北梆子演员李吉才,有子李世琦,富连成五科之学生,习老生;有女李玉英适富连成四科学生名净裘盛戎。

图片 9

次子谭嘉瑞,小名七儿,字海清,娶丑角沈庄之妹为妻,原习武丑后操琴,曾在内廷承差,常年为其父伴奏,人称”谭二”,谭鑫培所灌唱盘大部为嘉瑞操琴。嘉瑞妻刘氏,有两子四女。长女谭豫德习老生,未婚即逝;次子谭世英,谱名豫武,习净;长女谭淑诚为武生吴彦衡之续室;次女谭淑瑜,适一刘姓大夫;三女谭凤英适净行演员吴润衡;小女谭淑英适净行演员郭元汾。谭世英妻张瑞英,有三子四女,长子谭韵扬、三子谭少英均习净;次子谭韵龙习老生,小女谭明珠习旦角。
三子谭嘉祥,小名宝儿,习武旦兼青衣,嘉祥之子,长名谭春桐,习武生,在沪多年;次名谭盛英,亦习武生,富连成四科学生。

四子谭嘉荣,小名常明,习文武老生。

五子嘉宾,小名五儿,即谭小培,从许荫棠习老生,有独子谭富英,有女适杨盛春、叶盛长。谭富英,谱名豫升,小名升格,艺名谭富英,习老生,富连成科班三科之学生,有六子三女,长子谭寿颐(谭元寿),习文武老生;次子谭寿丰(谭韵寿),习丑;三子谭寿永(谭喜寿),习武生;四子谭寿昌,习场面;五子谭寿康;六子谭小英。长女谭凤云,次女谭凤霞,三女谭凤珠。

六子谭嘉乐,未从梨园、业丹青,娶妻屠氏,仅生两女。将谭嘉祥次子谭豫智过继为子,豫智娶妻绎氏,生有五子两女。长女、次子均早夭;长子谭世秀,幼入富连成初习旦行后改武场面,为著名鼓师;三子谭世安、四子谭世强均习武场面,世安尤精大锣,被誉为”锣音鉴定师”,响器制造厂家及各剧团常登门求教。谭世秀妻室李秀玲,与丑角演员杨元才妻室李秀英,为亲姐妹。世秀生有两子四女,均不从业梨园。长子谭长友,学冶金专业,因家庭影响,酷爱京剧艺术,且颇有研究,亦擅司鼓,与其爱人李英商定,支持其爱女谭娜习旦行,使其早日成才。世秀长女谭婉华爱女谭晓令,习老旦,为李金泉关门弟子;三女谭秋萍爱女谭小羽,习老生。

七子谭嘉祜早夭。八子谭嘉禄业读书,未从业梨园。

长女适夏月润;二女适王幼宸;三女四女早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