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清朝立下卓越功勋,曹氏既擅长佛画

惇妃汪氏出身满洲正白旗,是乾隆帝的妃子,比她小36岁。汪氏17岁入宫为常在,后晋封永贵人、惇嫔、惇妃,于乾隆四十年生下弘历最小也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固伦和孝公主,她也母以女贵。后来,汪氏打死宫女被降为惇嫔,第二年又恢复惇妃之位,其中不乏乾隆对和孝公主的喜爱。嘉庆十一年,惇妃逝世,时年61岁,葬于裕陵妃园寝。人物生平
惇妃,汪氏,满洲正白旗包衣,都统四格女。
乾隆十一年三月初六生,比乾隆帝小36岁。
乾隆二十八年十月十八日封为永常在。
乾隆三十六年正月二十七日晋永贵人;十月初十封惇嫔;十一月二十八日行册封礼。
乾隆三十九年九月晋惇妃;十一月行晋封礼。
乾隆四十年正月初三在翊坤宫生皇十女,即固伦和孝公主。
乾隆四十三年十一月初三因殴毙宫女降为惇嫔。
乾隆四十四年腊月之前复为惇妃。 嘉庆十一年正月十七日薨,年六十一。
嘉庆十二年十一月初三日,葬于裕陵妃园寝。惇妃的女儿
固伦和孝公主,清高宗乾隆帝第十女,母惇妃汪氏,自幼最为乾隆所钟爱。公主貌类父亲,乾隆曾说:“你如果是皇子,朕一定立你为储。”公主初封和硕公主,嫁妆视固伦公主,后乾隆晋封爱女为固伦公主,嫁妆又有所加。乾隆五十四年,公主下嫁和珅长子丰绅殷德,妆奁十倍於和嘉公主。道光三年九月初十,公主去世,终年49岁。惇妃毒打宫女事件
惇妃性情凶暴,恃宠而骄,乾隆四十三年活活打死一个宫女,被降为嫔。此年乾隆上谕:““惇妃即著降封为嫔,以示惩儆;并令妃嫔等嗣后当引以为戒,毋蹈覆辙,自干罪戾”。乾隆说:“前此妃嫔内间有气性不好痛殴婢女致令情急轻生者,虽为主位之人不宜过于狠虐,而死者究系窘迫自戕,但从未发生妃嫔将使女毒打立毙之事。今惇妃此案若不从重办理,于情法未为平允,且不足使备位宫闱之人咸知警畏。况满汉大臣官员将家奴不依法决罚,殴责立毙者,皆系按其情事分别议处,重则革职,轻则降调,定例森然,联岂肯稍存歧视?”乾隆同时还斥责惇妃:“:“事关人命,其得罪本属不轻,因念其曾育公主,故从宽处理,如依案情而论,即将伊位号摈黜,也不为过。”乾隆说自己虽为“天下主”,“掌生杀之权”,但也“从未有任一时之气,把太监等立毙杖下”。他举例说从前身边的小太监胡世杰、如意等惹恼了他,“不过予以薄惩,杖责二十,至多不过四十”。因此,乾隆就惇妃殴毙使女事件告诫诸皇子道:“诸皇子各有福晋、格格,家庭之事当法朕于宫闱,不稍溺爱徇情”,“纵性滥刑,虐殴奴婢,不但福晋、格格等不宜有,即诸皇子亦当切戒。”
为处理惇妃殴毙使女事件,与此案有关的本宫首领太监郭进忠、刘良等,受到革去顶戴、并罚钱粮二年的处分;总管太监王忠、王成、王承义、郑玉柱、赵得胜专司内廷,未能预为劝阻,也各罚钱粮一年。但他们是因惇妃被累,乾隆命将应罚钱粮于各太监名下扣罚一半,另一半责成惇妃代为缴完。被殴毙的使唤女子,令惇妃罚出银一百两给其父母殓埋(见《国朝宫史续编》卷二)。乾隆还要求把他的旨意交总管内务府大臣,传谕所属一体知悉;再缮录一通交尚书房、敬事房存记。
乾隆对这次打死宫内使唤女子的处理,是力图说明自己公正贤明,不徇私情。他说:“惇嫔平日受朕恩眷较优,今既过犯,即不能复为曲宥。”他用处分惇妃来证明自己“临御四十三年以来,从不肯有溺爱徇情之事”。他还借此引申说:“如大臣等办理事务,今日有善,即从而眷遇;明日有过,即予以训饬,……若为人君,不能见及于此,何以抚御天下?”这番话纯属自我吹嘘。其实,没有多久他就撤销对惇嫔的处分。可见,对这一案件的处理,也是乾隆的一种统治权术。
惇妃的女儿固伦和孝公主,是乾隆最宠爱的小女儿,常随乾隆到各处巡幸游玩。后来乾隆将她下嫁给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贪污之王和珅之子丰绅殷德。惇妃之所以没有被废,与女儿的得宠不无关系。

爱新觉罗·杜度出身满洲正白旗,是努尔哈赤之孙、广略贝勒褚英的儿子,为清朝名将、清朝开国功臣。杜度曾征战朝鲜、攻打明朝、攻打广宁、接应孔有德和耿仲明,为清朝立下卓越功勋,被封为安平贝勒。杜度于公元1642年去世,雍正即位后为他立石碑以纪念其功劳。人物生平
少年从征
安平贝勒杜度,清太祖的长子褚英的第一子。万历四十三年八月二十二日,褚英被努尔哈赤以不思悔改之名下令处死。杜度少年时代被授予台吉的称号。
天命九年,喀尔喀巴约特部台吉恩格德尔请求内附后金,杜度跟从贝勒代善迎接他们归降,被封为贝勒。
天聪元年,跟从贝勒阿敏、岳讬等讨伐朝鲜,是为丁卯虏乱。 征讨明朝
天聪三年十一月,跟从皇太极讨伐明朝,逼近北京,大败明朝的援兵。又与贝勒阿巴泰等一起攻打通州,焚毁明朝的船籍,至张家湾。十二月,班师回军,到蓟州的时候,山海关来的五千明朝援军来到,杜度与代善亲自冲锋陷阵以致足部受伤,驻军于遵化。
天聪四年正月,明军又来攻击被击败,杜度斩其副将,获驼马千计。受伤后仍然力战,歼灭明军主力。
天聪七年,明将孔有德、耿仲明渡海来降,杜度与贝勒济尔哈朗、阿济格一起赴镇江迎接他们归来。皇太极向大臣们询问,打明朝、朝鲜、察哈尔这三个地方,先打哪个,杜度说:“朝鲜已经在我们掌握之中了,可以暂时缓一下;察哈尔逼近可以征讨它,可它距离尚且很远。应该取山西大同边境的地区,厉兵秣马深入进攻明朝。”
天聪八年,杜度率军进攻海州。 崇德时期
崇德元年,杜度进封为安平贝勒。海州河口的守将伊勒慎向清朝禀报明将造巨舰一百余艘截断辽河,皇太极命杜度领兵攻击并打败明军,然后回军。同年冬天,皇太极亲自征讨朝鲜,杜度护辎重在后面,攻略皮岛、云从岛、大花岛、铁山等地。
崇德二年二月,逼近临津江。就在前一天河里的冰都融化,但是傍晚降下大雪,冰又结合,大军全部渡过。皇太极听说之后说:“这是天意啊!”杜度跟从睿亲王多尔衮取朝鲜江华岛,击败朝鲜的水军然后攻克。
崇德三年,多尔衮统率左翼、岳讬统率右翼讨伐明朝,杜度为岳讬的副将。大军到达密云东墙子岭,明军前来迎战,被清军击败。清军进攻墙子岭堡,分军相继攻破黑峪、古北口、黄崖口、马兰峪等地。岳讬死在了军中,所以杜度总领所有军事。适逢多尔衮的大军到了通州河西,越过北京到了涿州,向西到了山西,向南到达济南,攻克城池二十座,招降了两座城池。一共经历了十六战全部大捷,杀明朝总督以下的官员有一百多名,俘虏人数达20多万。出青山口班师回朝,在太平寨夺取关隘行走。
崇德四年四月,大军回到盛京,皇太极赐给他骆驼一匹、马两匹、白银五千两,命他掌管礼部。并且攻略锦州、宁远。
崇德五年,代济尔哈朗在义州屯田,割掉锦州的麦子,遇到明军并击败了他们,攻克锦州九座台、小凌河西两座台。明朝的辽东总督洪承畴领兵四万在杏山城外扎营,杜度与豪格一起击败了洪承畴,歼灭运粮兵三百名。前往锦州引诱明军出战迎战并再次击败他们,缴获大凌河海口的船,追杀侵犯义州的明军。同年冬天,再次围困锦州。
崇德六年,攻打广宁,击败明朝松山、锦州的援兵。因为跟从多尔衮离开并前往远处驻扎,就私自回去,被皇太极削爵,罚银二千两。再次围困锦州,大败明军于松山。这年秋天,再次跟从皇太极讨伐明朝,留下继续攻打锦州。
晚年病逝
崇德七年六月病逝。他病逝的时候,各位贝勒大臣正在笃恭殿同皇太极议论出征的事情,皇太极听说之后为之罢朝。灵柩回来的时候还派遣大臣出迎。
雍正二年,雍正帝为他立碑记述他的功劳。杜度的儿子
杜度有记载的几个儿子分别是:长子杜尔祜、次子穆尔祜、三子特尔祜、四子杜努文和七子萨弼。
长子爱新觉罗·杜尔祜:母为嫡福晋乌喇那拉氏,袭封辅国公,从清太宗围松山、锦州有功,之后降为镇国公,后又加封辅国公,晋封多罗贝勒。曾跟随多铎南征、跟着济尔哈朗徇湖广,于顺治十二年二月病逝。
次子爱新觉罗·穆尔祜:封为辅国公后与杜尔祜共同获罪被罚,后又封三等镇国将军、进一等振国将军,顺治六年晋封贝子。于顺治十一年被削爵,不久后病死。
三子爱新觉罗·特尔祜:封辅国公、进贝子,于顺治十五年逝世,子孙以奉恩将军世袭。
七子爱新觉罗·萨弼:顺治初年封辅国公,受兄长连累被罢黜宗室,因破李自成有功而恢复宗室,封为辅国公。后又从勒克德浑南征、击叛将姜瓖、攻宁武等,晋封贝子,于顺治十二年逝世,谥号怀愍。杜度的故事
在杜度的心中有一笔清清楚楚的个人战功记录……战功如此卓著却备受冷落,杜度自然感觉不能忍受,曾亲口说过这样的话,即自己“如此勤劳置而不论”,岳托虽然被人首告涉嫌谋逆且生前多次获罪,却“犹封郡王”,罗洛宏一介小儿至今“犹袭贝勒爵”。而身为两黄旗大臣的谭泰、图赖尚且各自升职,“似我无罪有功之人”,只因不敬希尔艮(即皇太极派去的劳军使臣),即对我不论战功反而加罪,原因无非是因为我并不是旗主而仅隶属于红旗罢了。皇太极赐诸王衣服时,就连贝子尼堪等都得到赏赐,唯独把我给遗忘了,最后落了个重新补发。我虽然竭力报效国家,“何用之有?”济尔哈朗不过是常常把皇上放在嘴上,就封了个亲王。且待时日,我相信老天自有公断。
如此看来,杜度心中积怨颇深,其不与别人比较而独提济尔哈朗是有深意的。人物评价
爱新觉罗·胤禛:“鸿文焕赫,贲泉壤以增光;宝命辉煌,映松楸而生色。”
《清史稿》:“国初开创,栉风沐雨,以百战定天下,系诸王是庸。”

曹仲达出生乌兹别克斯坦,是南北朝北齐时期的少数名族画家,发明了“曹衣出水”的画法,与吴道子的“吴带当风”相对照,人称“曹家样”。曹仲达生平事迹不多,曾担任过朝散大夫,擅长画人物、肖像、佛教图像等,有《弋猎图》《名马图》等作品,真迹已无存。他的佛画独树一帜,在唐代风靡一时,现存的北朝佛教造像中仍有他的风格。人物生平图片 1曹仲达
曹仲达是南北朝时期北齐的著名少数民族画家。原籍西域曹国,官至朝散大夫。《历代名画记》引国朝宣律师撰《三宝感应痛记》称“北齐最称工,能画梵像”。僧彦悰
《后画录》对曹氏所下评语为“师依周研,竹树山水,外国佛像,无竞于时”。语意有所费解,故《历代名画记》转录为“曹师于袁,冰寒于水。外国佛像,亡竞于时。”这一改动,就比较讲得通了。由此推之第一句
为曹氏以袁倩父子为师,第二句用古成语,意思是冰出于水,而寒于水,就是说弟子学自老师,本事反而超过老师。至于作天竺佛画,是他的看家本事,别人无法与之竞争而超过他的。
曹氏既擅长佛画,又擅长泥塑。他自辟蹊径,独树一帜,所做佛画,到唐代有“曹家样”之美称。同时与张僧繇的“张家样”都是唐人总结出来的。此外还有吴道子的“吴家样”和周昉的“周家样”,在唐代风靡一时,唐代壁画中往往可窥见其影响,研究者可以从中探索。唐人把曹家样的特点概括为“曹衣出水”,颇得其形象。如以之与“吴带当风”的吴家样相对照,两者的面貌相当明白易晓。由此而去理解“曹之笔,其体稠叠,而衣服紧窄”,和“吴之笔,其势圆转,而衣服飘举”,二者风貌判然有别。我们从历代的人物、宗教画和雕塑中,都能看到这两种技法。曹仲达作品
据记载,他还画过卢思道、斛律明月、慕容绍宗等人的肖像,又画过《齐神武临轩对武骑图》、《弋猎图》及《名马图》,这些作品皆早已不存,但可知他也擅长肖像画及描绘贵族生活等题材。曹仲达曹衣出水图片 2曹衣出水
曹氏既擅长佛画,又擅长泥塑。他自辟蹊径,独树一帜,所做佛画,到唐代有“曹家样”之美称。同时与张僧繇的“张家样”都是唐人总结出来的。此外还有吴道子的“吴家样”和周昉的“周家样”,在唐代风靡一时,唐代壁画中往往可窥见其影响,研究者可以从中探索。唐人把曹家样的特点概括为“曹衣出水”,颇得其形象。如以之与“吴带当风”的吴家样相对照,两者的面貌相当明白易晓。由此而去理解“曹之笔,其体稠叠,而衣服紧窄”,和“吴之笔,其势圆转,而衣服飘举”,二者风貌判然有别。我们从历代的人物、宗教画和雕塑中,都能看到这两种技法。
曹衣出水是由中亚曹国的北齐曹仲达创造的中国古代人物衣服褶纹画法之一。《图画见闻志》说曹仲达的人物画,衣服褶纹多用细笔紧束,似衣披薄纱,又如刚从水中捞出之感,后人就以“曹衣出水”命名。
曹仲达的“曹衣出水”画法,与唐代吴道子的“吴带当风”并称。唐代又将曹仲达的佛画风格称为曹家样,与张僧繇的张家样、吴道子的吴家样、周昉的周家样并列,奉为典范,对佛教绘画及雕塑都具有重大影响。他来自西域,绘画风格带有异邦色彩,但到中原后又受到汉族美术的熏染,相互融合,受到当时人的赞许和肯定。曹仲达曹不兴图片 3曹不兴
曹不兴和曹仲达不是一个人。
曹不兴是三国吴人。曾临摹康僧会带来的佛像,被称为佛画第一人。曹不兴最擅长的是人物画。据《建康实录》载,他曾在宽五十尺的素绢上作画,所画人物的头面、手足、肩背、前胸等皆不失尺度。
曹仲达是北齐画家,来自中亚曹国。其独创的佛像画法,喜欢用线条表现出紧质贴身的衣纹。人物评价
唐彦悰:“曹师于袁,冰寒于水。外国佛像,无竞于时。”“周昙研。沙门彦悰云,师塞北勤,授曹仲达,比曹不足,方塞有余。塞北勤未详。”
郭若虚
《图画见闻志》卷一“论曹吴体法”条:“曹之笔,其体稠叠而衣服紧窄。古后背称之曰:……曹衣出水……雕塑铸像,亦本曹吴。”
释道宣《集神州三宝感通录》卷中《隋释明宪五十菩萨像缘》:“时有北齐画工曹仲达者,本曹国人,善于丹青,妙尽梵迹,传摩西瑞,京邑所推,故今寺壁正阳皆其真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