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帝又命人出京去杀他和郭威等人,宇文护既可以换皇帝

宇文直,宇文泰第六子,母为文宣皇后叱奴氏,北周武帝宇文邕同母弟。阴谋反叛,被处死,谥号为剌。

李冲,原名李思冲,字思顺。陇西狄道人。南北朝时期北魏名臣,镇北将军李宝的幼子。北魏献文帝末年为中书学生。升为秘书中散。后任内秘书令、南部给事中。三长制设立之后,升为中书令,加散骑常侍,仍任给事中。旋即转南部尚书,赐爵顺阳侯。文明太后去世后,升任侍中、吏部尚书、咸阳王师。设立太子后,拜为太子少傅。高祖南征,加辅国大将军,率军跟随左右。官至尚书仆射,改封清渊县开国侯。太和二十二年,李冲去世,年四十九。追赠司空,谥号“文穆”。《全后魏文》录有其文。

由于从小受父亲的影响,王峻的音乐天赋很高,既聪明又善于唱歌,嗓音也非常好听。后梁大臣张筠在做镇州节度使时,很欣赏他的才能,将他留在身边。一次,权臣赵岩到张筠的家里去,张筠设宴招待,酒席间又让王峻出来唱歌助兴,见赵岩喜欢,张筠就将他送给了赵岩。后梁灭后,赵岩也被杀,王峻又寄宿于别人家,不久他又投靠了后唐的三司使张延朗,张延朗是掌管财政的大臣,但对于王峻却一点也不看重。等后唐亡了,由于张延朗也被杀,王峻和张延朗的财产一样归刘知远所有了。没想到因祸得福,王峻从此柳暗花明,命运一下子有了个大转折。

宇文直是武帝宇文邕的同母弟弟,为人浮薄诡诈,贪狠无赖。北周从宇文泰死后,军政大权就一直由宇文护掌握,宇文护既可以换皇帝,也可以要皇帝的命。到了第四任皇帝宇文邕上台以后,权力还是紧紧的掌握在宇文护的手中。

图片 1

开始,王峻在刘知远手下做了一名小军官,但毕竟有了前途,所以王峻做事非常卖力,深得刘知远的喜爱,把他当做心腹提拔。等刘知远做了皇帝,王峻也随着升了官,又从内客省使升任宣徽北院使,专管传达皇帝的诏命,权力很大。

宇文邕很懂得韬光养晦,他整天就在皇宫里呆着,写写象经,弹弹琵琶,不管宇文护和他的党羽在朝廷上怎么兴风作浪,他就是不闻不问。

李冲身居要职而对待自身严厉,不计爱憎,处事公正。当初,李冲的兄长李佐与河南太守来崇一起从凉州来归附魏国,二人平时有些小矛盾,李佐罗织来崇的罪名,把他饿死狱中。后来来崇之子来护又检举李佐的贪污罪,李佐与李冲等人都被囚禁,遇上大赦才被放出,李佐很记恨来护。到李冲受宠显贵统管内外时,来护为南部郎,很担心被李冲陷害,常求退避,而李冲每每安慰他。来护后来因贪赃获罪,担心必定不能免罪。李冲于是详细上奏与来护的矛盾本末,请求原谅他,来护因此没有被处罚。

后汉隐帝继位后,逐渐地不喜欢被大臣们挟制,最后和舅舅李业一起杀掉了几个顾命大臣,当时王峻没有在京城,在驻守邺都的郭威军中做监军,他们俩的家属因为都在京城,被隐帝全部杀害,隐帝又命人出京去杀他和郭威等人。

对北周大臣们来说,大家谁都心知肚明,皇帝只是个摆设,哪天小命丢了都不知道。大多人都选择站在宇文护一边。

李冲的从甥阴始孙孤苦贫穷,往来李冲家就像子侄一样。有人想做官,通过阴始孙送马给李冲,阴始孙接受了马却不向李冲说。后来趁着方便时,借给李冲这匹马,马主见李冲骑他的马,他却没有得到官位,就自己去陈述事情的始末。李冲听到后,大吃一惊,抓起阴始孙,把实情上奏,阴始孙因此被处死。

图片 2

图片 3

李冲兄第六人,分别由四母所生,相互之间常发生争斗。到李冲富贵后,封赏爵禄与恩赐都与他们共享,内外和睦。父亲死后,他与兄弟同住二十余年,到洛阳后才分开居住,但更是相互友爱,长期亲密无间。这都是李冲的恩德。

同样的遭遇使王峻和郭威走到了一起,王峻便和郭威一起谋划了兵变,杀回首都,打进了开封。王峻奉皇太后之命任枢密使,和郭威一起主持政局。后来郭威领兵出京,再一次发动兵变,称帝建立后周,而王峻在京城则配合郭威,派出郭崇和马铎两员大将分别开赴宋州和许州,以防意外,使郭威领兵顺利地到达京城控制局势。

作为武帝宇文邕同母弟的宇文直也不列外,他同样竭力的亲近宇文护,以谋求利益最大化。宇文护也一直把宇文直当亲信,宇文直担任襄州总管时,陈国韩子高被杀,他的同伴华皎跑到后梁依附萧岿,陈顼派兵攻打萧岿,宇文护就派宇文直作为总指挥与陈国作战,但是宇文直并非将才,很快就战败了。随后,宇文直为战败负责,论罪被免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王峻对后周的建国立下了头功,郭威封他为枢密使,兼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即宰相。成为后周首屈一指的重臣。王峻辅佐郭威,办事非常认真,任劳任怨,京城日夜加班,在新旧交替的时期为后周政权的稳定又立下了新的功勋。

被免官的宇文直对宇文护很怨恨,就跑到武帝那边请求,希望得到职位。其实宇文邕一直在等待机会,伺机搞掉宇文护,于是与宇文直进行了秘密谋划。

身为后周重臣的王峻开始骄横起来,竟连郭威也不尊重了。他本来就性情急躁,做事草率,以天下为己任,不管什么事都要按照他的意思办,否则就不高兴。郭威尽管是君主,但在王峻的面前却经常迁就他。王峻不知好歹,仍然是随心所欲地做事,如果郭威顺着他,他就高兴地走了,如果不答应,他立刻怒容满面,嘴里不干不净的粗话就出来了。王峻论年龄比郭威大两岁,郭威也很敬重他,经常以兄相称,或者只称呼他的字。称呼一个人的字,标明两个人的关系很好,比如,毛泽东字润之,能这样称呼他的人一般都是关系很好的。郭威这样对待王峻是表示不忘当初的交情,但王峻却得寸进尺,更加肆无忌惮,这让郭威难以忍受。但郭威还是一直忍着,没有发作。

搞死宇文护后,宇文直想要大冢宰的职位,但宇文邕任命齐王宇文宪为大冢宰。宇文直很失望,请求授为大司空,总领兵马。宇文邕猜到他的心思,就对他说:“你们兄弟长幼有序,难道让你反居下列吗?”任命宇文直为大司徒。知弟莫若兄,只不过是事急且用之罢了,凭武帝的脑子,他当然不会很信任这个弟弟。

郭威刚刚称帝,刘知远的弟弟刘崇也称帝建立北汉,然后就像石敬瑭一样请契丹出兵联合进攻后周,围攻晋州,王峻奉命出征,郭威对他还是非常信任,让他督率各路军马,还授他便宜行事之权。军需尽量满足,将吏任他挑选。临行时又超越常规地赏赐给他很多东西,最后还亲自设宴饯行,另赐他御马和玉带,握手而别。

宇文直的另一同父异母哥哥宇文宪,因本事比宇文直大,混的也比宇文直要好,官职也比宇文直要大宇文直很是忌恨,在诛灭宇文护的同时,他曾力劝宇文邕以“宇文护同党”的罪名处死宇文宪,但宇文邕不肯。

王峻领兵到达陕州,就将军队停了下来。京城得到消息,郭威坐不住了,急忙派人火速催他进兵,解晋州之围,否则他就要亲征了。王峻对使者说:”你回去转告陛下,就说晋州城墙坚固,不容易攻下,刘崇兵势正强,不能和他硬拼。我之所以驻兵不进,是要等他士气衰落时再攻击,并非畏怯惧敌。陛下刚继位,也不宜轻举妄动。现在朝中听命的将领只有李谷和范质几个人,陛下如果亲征一出,那慕容彦超便会乘虚攻进开封,到时候大事去矣。”王峻在当时就能看出慕容彦超反叛迹象,确实谋略过人。使者回去告诉了郭威,郭威猛醒,自己揪着自己的耳朵说:”差一点坏我大事。”

文宣皇后驾崩时,宇文直又秘报武帝:“齐王与平时没有什么区别,仍在喝酒吃肉。”武帝说:“我同齐王不是一母所生,都不是嫡子,他为了我,能够特别的自我约束。你是太后最喜欢的儿子,承蒙慈爱,如今更应当自勉,有点度量,不要老是背后挑唆,这样做你不感到惭愧吗?”宇文直才不敢再说。我们可以看出,宇文直的人品真的不咋的。这种无德无智之辈,在权力这艘船上,如不老老实实,安分守己,肯定是死路一条。

王峻等了一段时间,觉得时机成熟,就突发奇兵猛扑进攻晋州的北汉军队。攻城久而不下,北汉军队早已疲惫不堪了,士气也很低落,一听说王峻的部队来了。没等交战,就先吓跑了。开进晋州后,众将都要求乘胜追击歼敌,但王峻这时却迟疑起来,不敢发兵,等第二天他才命令追击,军机早以错过。如果当时急追,全歼的可能都有,王峻觉得没有什么战绩,就修了修平阳旧城,然后班师回来。

建德三年,宇文邕把宇文直的宅第改为东宫,让宇文直另行选择住所。宇文直看遍各处官署,没有中意的,他就赌气到被废弃的陟屺佛寺,要住进去。齐王宇文宪对他说:“你的儿女们都长大了,寺院太狭小了,不好居住,应当住的宽大一些的地方。”宇文直说:“我自己都顾不了自己了,哪里管得了儿女们!”其实,我们不难看出,武帝宇文邕有激怒这个弟弟的意图,看能不能逼他反,好师出有名拿下他。

不管怎样,王峻退敌解了晋州之围毕竟立下一功。不久慕容彦超真的在兖州反叛,郭威先派曹英和向训去镇压。王峻则想自己领兵去讨伐,几次对郭威说:”慕容是巨贼,曹英不好战胜他。”郭威没有说什么,没多久郭威就御驾亲征了。王峻也随同出征,他率领的部队率先在南城攻入,又为破慕容彦超立下大功。

有一次,宇文邕和众臣围猎,宇文直很放纵自己,在队伍横冲直撞,宇文邕大怒,当众鞭打他。宇文直很是怨恨。其实,武帝早就想处理几个弟弟了,没想到宇文直很快就把头伸过去了。

功劳很大,但王峻却不懂得功成身退的道理,也不知道不能居功自傲。而且他又有嫉妒的缺点,在郭威任命他以前的功臣要职时,王峻非常忌恨,就想出了一个下策,即用辞职的办法来试探郭威的用意,他以为郭威要剥夺他的权力了。

宇文邕驾幸云阳宫时,宇文直留在京师,决定起兵造反,带兵进攻肃章门。司武尉迟运关门抵抗,宇文直根本无法进入。宇文直于是逃走,宇文邕听到消息,就派宇文宪和宇文招带兵捉拿宇文直,在荆州被追上捉住带回京师。

他先想在外的将领们发出书信,让他们保举自己,然后就向郭威提出退职。王峻躲在家里不出,公务也不管了。不久各地将领们的奏折也纷纷送到郭威的手上,大臣们和郭威一样惊讶,没想到王峻会这么做。郭威一面派人去劝说,一面又严厉地说自己要亲自去他府上请他,王峻赶忙骑马去间郭威,郭威好言安慰了他一番。王峻总算一颗心落了地。

在杀宇文直之前,武帝宇文邕还是做足了文章,可见武帝也确实是人中龙凤,他说:”管蔡为戮,周公作辅,人心不同,有如其面。但愧兄弟亲寻干戈,于我为不足耳。”

但王峻没有一点收敛,反而觉得郭威离不开他,因而更加狂妄了,对郭威也不留一点情面。自己做不好的事还要说别人。他在枢密院建了一座很大的公署,装饰得极其华丽,落成时还请郭威来看,郭威没说什么,又赏赐了他不少东西。不久,郭威在内园也建了一个小殿,王峻见了,很严肃地奏道:”宫室已经很多了,建这个有何用?”郭威不紧不慢地说:”枢密院的房子也不少了,你为什么还要造那个公署呢?”王峻惭愧地闭上了嘴,灰溜溜地走了。

武帝宇文邕把宇文直贬为庶人,囚禁在别宫里。他想让宇文直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但是宇文直被囚禁了还死不悔改,竟还图谋反叛,宇文邕觉得留着是个后患,就把宇文直连同他的儿子们一起处死。

王峻居功自傲,以为备受君主宠信,竟想请郭威为自己封荣誉性高官,立碑褒扬。有人就劝他说:”原来赵岩要立碑是因为他靠谗媚侍君,得到了高官,后来败坏了后梁,到今天人们谈起来还无不切齿痛恨,假如像你想的那样去做,必招致非议。”王峻只好做罢。

被囚禁了还谋反,这个不大可信。不过,武帝杀宇文直和汉文帝刘恒杀皇弟淮南王刘长有些相似。

此事不成,王峻又要做别的事,他极力扩大自己的权势,孤立郭威。他要兼任青州节度使,郭威只好答应。他又借机借国库绫绢万匹,郭威又给了他。他和郭威的养子柴荣关系不好,畏忌柴荣的聪明果断,嫉妒柴荣的威望。郭威因为儿子们都被隐帝杀死,只有这个养子,但每当郭威让柴荣进京时,王峻都横加阻拦,即使进了京城,也不让柴荣过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王峻的度量很小,一点小恩怨也耿耿于怀。有一年,户部侍郎赵上交负责当年的科举考试。赵上交曾去找王峻议事,王峻就请他照顾一个人,赵上交没有给他办,结果那人名落孙山,王峻于是就怀恨在心。等赵上交领新进士们来的时候,王峻竟高声喝道:”今年选士不公,必须复试。”大家都来劝阻,王峻更加恼怒,大声斥责赵上交,声音传出很远。不久,他竟找茬罢免了赵上交,要将他贬为商州司马,由于众人反对,说处罚太重,没等王峻再处理赵上交,他自己却被贬为了商州司马。

王峻的跋扈到了最后,到将自己搭进去了。郭威喜欢用文臣做宰相治理国家,而且对他们也很满意,但王峻却看不惯,认为他们不巴结自己就是和自己做对,而且他选中的官吏人选被刷下去三十多个,更让他不满。他为了让自己喜欢的人当上宰相,扩充势力,就要郭威撤掉这些文臣,而且要郭威当场恩准。郭威很不高兴,推辞说:”宰辅之臣的进退,怎么能这么仓促呢?应该慢慢商量再做决定。”王峻不依不饶,快到中午了还纠缠不走,嘴里的脏话也出来了。郭威只好说等过完节日再商议,因为过节时不便于找大臣们议事,王峻这才回去。

郭威这次实在忍不下去了,等再次临朝时,他便将王峻拘押起来,郭威流着眼泪对冯道等大臣们说:”王峻欺凌朕也太过分了,也太无礼,他是要除尽朕的左右僚臣,去掉朕的羽翼。朕的儿子在外,他总是阻挠不让进京,暂时来一次他也怨恨不已,哪有既总枢机,又兼宰相。强要重镇做节度使,不久也给他了,随他意愿,但他还不满足,如此目无君主的人,你们说谁能忍受!”

王峻虽然功高盖世,但却居功自傲,排斥异己,连皇帝也不放在眼里,终于咎由自取,落得个贬官的下场,而且是他要贬赵上交去做的商州司马,赵上交没有去,他却自己去了。郭威还算照顾他,让他的妻子去探望,不久,王峻就死在了商州。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