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任命宇文直为大司徒,宇文直之前担任襄州总管

宇文直,字豆罗突,鲜卑族,代郡武川人。北周宗室大臣,宇文泰第六子,母为文宣皇后叱奴氏,北周武帝宇文邕同母弟。

一、史书记载中宇文直造反的原因、经过、结果

孙蔚如,西安市灞桥镇豁口村人,曾追随杨虎城将军多年,参与发动西安事变,是陕军抗日主帅,参加中条山抗战。

初封秦郡公,迁卫国公,食邑一万户。保定初年,任雍州牧,升任柱国,转任大司空,出任襄州总管。协助铲除权臣宇文护,升为大司徒。

1、宇文直之前是怎么到宇文邕阵营的

图片 1

建德三年,晋封卫王。阴谋反叛,被处死,谥号为剌。

《周书 宇文直传》:

1949年拒赴台湾,与中共取得联系,在上海迎接解放。建国后,历任国防委员会委员,陕西省副省长,民革中央常委、陕西省委第一至三届主任委员,陕西省第一、四届政协副主席。是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1979年7月27日逝世。

西魏恭帝三年,封秦郡公,食邑一千户。武成初年,外出镇守蒲州,任大将军,晋封卫国公,食邑一万户。保定初年,任雍州牧,随即升任柱国,转任大司空,出任襄州总管。天和年间,陈国湘州刺史华皎举州前来归附,诏命宇文直督率绥德公陆通、大将军田弘、权景宣、元定等出兵支援,在沌口与陈国将领淳于量、吴明彻等人作战。宇文直失利,元定投奔长江以南。

【保定初,为雍州牧,寻进位柱国,转大司空,出为襄州总管。天和中,陈湘州刺史华皎举州来附。诏直督绥德公陆通、大将军田弘、权景宣、元定等兵赴援,与陈将淳于量、吴明彻等战于沌口。直军不利,元定遂没江南。直坐免官。】

清光绪二十二年县灞桥豁口村。今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豁口村,1913年入西北大学预科。1915年毕业于陕西陆军测量学校,1916年加入中华革命党反袁。1918年参加靖国军反段,靖国军失败后追随杨虎城,1922年任陕北镇守使井岳秀步兵团团附。

图片 2

在宇文邕当傀儡皇帝的时候,宇文直一直是宇文护的亲信。宇文直之前担任襄州总管,陈国韩子高被杀他的同伴华皎跑到后梁依附萧岿,陈顼派兵攻打萧岿,同时宇文护也派宇文直作为总指挥官与陈国交手,但是失败了。

1924年出任杨虎城的第一个军校–安边军事教导队队长,后来在西北红军创建和发展过程中起重要作用的共产党人吴岱峰当时就是军事教导队的第一期学员。后任国民三军三师游击二支队司令。

宇文直论罪免官。宇文直是宇文邕的同母弟弟,为人浮薄诡诈,贪狠无赖。由于晋公宇文护执政,就亲近宇文护,而对哥哥怀有二心。从沌口回来后,宇文直因免官而恼怒,请求皇帝授官,希望得到职位。宇文邕早就有处死宇文护的意思,于是与宇文直谋划。处死宇文护后,宇文邕任命齐王宇文宪为大冢宰。宇文直很失望,请求授为大司马,打算总领兵马,独揽威权。宇文邕猜到他的心意,就对他说:“你们兄弟长幼有序,难道让你反居下列吗?”于是任命宇文直为大司徒。

随后,宇文直作为总指挥官对战败负责,被宇文护免官。宇文直不满,遂投靠亲哥哥宇文邕阵营。与宇文邕合力干掉宇文护,取得北周的实际控制权。

图片 3

建德三年,晋封为王。当初,宇文邕把宇文直的宅第改为东宫,让宇文直自己选择住所。宇文直看遍各处官署,没有中意的,到废弃的陟屺佛寺,打算住进去。齐王宇文宪对他说:“兄弟的儿女们成长,按理说住处应当宽大一些,这个寺院太狭小,不宜居住。”宇文直说:“我这一个身子尚且容不下,还用说儿女们!”宇文宪感到奇怪,也有点怀疑。宇文直曾经跟从宇文邕围猎,在队伍里乱跑,宇文邕发怒,当众鞭打他。宇文直从此更加怨恨。

2、说说宇文邕和宇文直的关系:

1927年后任第二集团军10军参谋长,暂21师参谋长。杨投蒋后,部队扩编,孙升任7军17师长。曾主持17路军与红四方面军的秘密联络。“雷马事件”爆发,杨虎城派孙蔚如进甘救援,赶走了吴佩孚、雷中田。杨向蒋保举孙任甘肃省主席,想趁机囊括陕甘两省,蒋不同意,只任孙为甘肃宣慰使,而以邵力子为主席,孙甚不满。西安事变时,孙蔚如任戒严司令。事变后,杨虎城出洋,西安绥署及17路军被撤消,改编为38军,孙任陕西省主席兼38军长。辖17师。抗战期间,38军升格为31军团和第四集团军,孙任军团长和总司令,兼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曾指挥中条山西段战斗。1945年接替孙连仲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

宇文邕驾幸云阳宫时,宇文直留在京师,起兵反叛,进攻肃章门。司武尉迟运关门抵抗,宇文直无法进入。宇文直于是逃走,在荆州被追上捉住,废为平民,囚禁在另一处宫殿里。不久,图谋反叛,被处死。

虽然两个人是同母兄弟,但是宇文邕和宇文直的关系不是很亲近。

1945年7月,孙蔚如调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授上将衔。日寇投降时,他为第六战区受降主官,在武汉接受日本第六方面军投降并全权处理六战区受降事宜。武汉中山公园内至今还有一座受降碑,碑上镌刻的草书铭文是孙蔚如将军亲自撰写的:“民国三四年九月十八日,蔚如奉命接受日本第六方面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大将率二十一万人签降于此。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题。”

《周书·卷十三·列传第五》 有传

图片 4

抗日战争胜利后,孙蔚如将军眼见蒋介石极力准备内战,营私独裁,祸国殃民,多年来他屡谏蒋介石释放杨虎城将军又连遭训斥;积愤已久,不愿再事敷衍,便连电辞职,但均未获准。于是他不理事务,消极度日。1946年春,孙蔚如将军任武汉行辕副主任,当时的主任程潜也是一个位高权不重的人物,更不要说他了。后调任战略顾问委员。1948年秋,蒋介石威逼他去台湾,他决心脱离蒋氏,于是举家避居杭州。1949年春,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前夕,蒋介石安排好飞机逼令孙蔚如迁居台湾,孙蔚如将军一面派人大肆张扬去台湾购买了住所,一面潜居上海,暗中指示他带往南方的太原第四集团军的一个加强团为底子组建的国民党232师参加湖南和平起义。另外,他本人又与中共地下工作者取得联系,终于在中共组织的掩护下,安全到达北京,投入了人民共和国的怀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宇文邕从小和宇文宪一起被送到原州由大臣李贤家抚养,【高祖及齐王宪之在襁褓也,以避忌,不利居宫中。太祖令于贤家处之,六载乃还宫。】。可见宇文邕和宇文直从小没有生活在一起。宇文直从小应该由叱奴太后抚养长大,而宇文邕没有在叱奴太后的身边。因为从小没有在一起生活,自然感情就差一点。

图片 5

在叱奴太后去世以后,宇文直跑到宇文宪家里看到宇文宪在太后丧期向往常一样吃肉喝酒,这种行为对宇文直来说,是一个告状的好机会。因为以前在宇文护执政时期,宇文宪和宇文直同在宇文护手下工作,宇文宪比宇文直混的要好,官职也比宇文直要大,但是引起宇文直的忌恨,在宇文护去世以后,他曾经劝宇文邕以“宇文护同党”的罪名判宇文宪死刑,但被宇文邕一口否决。

建国后孙蔚如将军长期担任陕西省副省长、国防委员会委员、民革中央常委兼陕西省主委、全国政协委员等。积极为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做贡献,光明磊落、刚正耿直。1979年,孙蔚如将军病逝前致书中共中央,客观综述自己的一生,衷心表达他对中国共产党的真诚信服,以及祝愿祖国日益繁荣昌盛的心愿。其情感真挚,言辞恳切,感人至深。

宇文直这次认为抓到宇文宪的把柄可以告状了,殊不知宇文邕说了这么一句话:“吾与齐王异生,俱非正嫡,特为吾意,今袒括是同。汝当愧之,何论得失。汝亲太后之子,偏荷慈爱。今但须自勖,无假说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汝亲太后之子,偏荷慈爱。今但须自勖,无假说人。”大意是:你是太后的亲生子,得到了她特别的慈爱,你只是应该勉励自己,不要评论别人。这说明,宇文邕对于宇文直比他得到更多的母爱而表达的一种不满吧。

宇文直最先投靠的是宇文护,因为宇文护掌权而宇文邕无权,只是他在宇文护面前不吃香的时候才投靠宇文邕的。周书记载宇文直典型的墙头草的性格。很难说他对于宇文邕这种傀儡的处境带有多少同情,但是他投靠宇文邕的目的就是杀掉宇文护,然后借宇文邕之手得到宇文护的职位和相应的权力。

所以,宇文直投靠宇文邕是带有个人目的。

在随后的加功进爵的环节上,宇文邕和宇文直开始产生矛盾。

宇文直的目的就是在宇文护死后当上大冢宰,但是宇文邕把大冢宰一职给了宇文宪(虽然此时的大冢宰已经没有实权,宇文宪是“明升暗降”被架空了)

宇文直一看大冢宰已经有了人选,就琢磨当大司马,大司马主管军队有军权,也是一个美差。但是宇文邕因为深知宇文直的性格,心想这么重要的职位怎么能交到宇文直的手里呢,一是宇文直的能力不行,二是宇文直就是为了权力而来,宇文邕也不能不防备宇文直以后要是有了军权会不会造反。大司马最后给了陆通,陆通死后又到了宇文招的手中。

最终,在宇文邕的劝说下,宇文直接受了大司徒一职。但是大司徒毕竟比不上大冢宰和大司马,宇文直难免心里会有落差和不满。

矛盾被激化源于两件事。

一件是:宇文邕看上宇文直的王府,把宇文直的王府给了太子当东宫。宇文直很不满,在宇文宪陪他找房子的途中,宇文直气愤的说:“一身尚不自容,何论儿女!”表达了他对宇文邕霸占他的王府的不满。

另一件是:在宇文邕打猎的时候,宇文直在队伍里乱走而被宇文邕看到,宇文邕发火用鞭子当着众人的面抽打宇文直。

宇文直先是为了职位不满,又是房子被宇文邕霸占,然后又挨了宇文邕的鞭子。心里十分不好受。

新仇添旧恨,宇文直决定反抗宇文邕,他走上一条不归路:造反!

其实这两件事,宇文邕也有一定的责任,霸占弟弟的房子差点让宇文直一家睡大街,又当众鞭打弟弟,这种行为不能说有多不好,但是宇文邕作为一个哥哥,这么对弟弟,换谁也无法忍受。

也许宇文直逆来顺受可能也不会走到造反这一步,偏偏宇文直性格使然,从小受到母亲的溺爱而不能受委屈,只有站到哥哥的对立面才能熄灭他心中的怒火。我认为,宇文直造反一是他贪恋权力,为了权力而战,二是他不能容忍宇文邕这么对待他,然后头脑一发热,就造反了。

宇文直趁着宇文邕到云阳宫不在皇宫的时期,起兵造反。他想攻入皇宫,但是被当时在皇宫守卫的尉迟运和其他人给挡了下来。

《周书
尉迟运传》:三年,帝幸云阳宫,又令运以本官兼司武,与长孙览辅皇太子居守。俄而卫刺王直作乱,率其党袭肃章门。览惧,走行在所。运时偶在门中,直兵奄至,不暇命左右,乃手自阖门。直党与运争门,斫伤运手指,仅而得闭。直既不得入,乃纵火烧门。运惧火尽,直党得进,乃取宫中材木及床等以益火,更以膏油灌之,火势转炽。久之,直不得进,乃退。运率留守兵,因其退以击之,直大败而走。是日微运,宫中已不守矣。

《隋书
李询传》:建德三年,武帝幸云阳宫,拜司卫上士,委以留府事。周卫王直作乱,焚肃章门,询于内益火,故贼不得入。帝闻而善之,拜仪同三司,迁长安令。

宇文直进不了宫,又被尉迟运击败,就逃走了。宇文邕听到消息派宇文宪和宇文招带兵捉拿宇文直。

《周书
宇文宪传》:其秋,高祖幸云阳宫,遂寝疾。卫王直于京师举兵反。高祖召宪谓曰:”卫王构逆,汝知之乎?”宪曰:”臣初不知,今始奉诏。直若逆天犯顺,此则自取灭亡。”高祖曰:”汝即为前军,吾亦续发。”直寻败走。高祖至京师,宪与赵王招俱入拜谢。高祖曰:”管蔡为戮,周公作辅,人心不同,有如其面。但愧兄弟亲寻干戈,于我为不足耳。”

他们带兵追宇文直一直追到荆州才把宇文直抓住,然后把他带回长安。宇文邕把宇文直贬为庶人囚禁在别宫里。宇文邕以为宇文直能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但是宇文直还是老样子,宇文邕觉得留着他是个后患,就连同宇文直的儿子们一起送他们上西天了。

到此,宇文直造反就全部结束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