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世纪艺术的喧嚣中,真正的实际的样子呈现

乔治·莫兰迪(1890-1964,Giorgio Morandi
)生于意大利波洛尼亚,是意大利着名的版画家、油画家。莫兰迪受过良好的艺术教育。1907年入波洛尼亚美术学院学画,1930年至1956年在该院教授版画。

约瑟夫·门格勒出生于1911年3月16日德国冈兹堡,父母分别是卡尔与渥柏嘉·门格勒。

以几何图形为绘画的基本元素。出生在荷兰的阿姆尔弗特,曾在海牙、鹿特丹、罗伦、巴黎和伦敦等十多处地方居住作画,晚年移居纽约,大幅度扩展创作领域,对建筑、工艺和设计产生很大影响。蒙德里安是几何抽象画派的先驱,与德士堡等组织“风格派”,提倡自己的艺术“新造型主义”。认为艺术应根本脱离自然的外在形式,以表现抽象精神为目的,追求人与神统一的绝对境界,亦即今日我们熟知的“纯粹抽象”。蒙德里安早年画过写实的人物和风景,后来逐渐把树木的形态简化成水平与垂直线的纯粹抽象构成,从内省的深刻观感与洞察里,创造普遍的现象秩序与均衡之美。他崇拜直线美,主张透过直角可以静观万物内部的安宁。

图片 1

1943-1945年期间门格勒在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担任军医期间。他执掌集中营生杀大权,决定送进营区的犹太人是被送进劳动营从事劳动、或是送进毒气室毒杀,因此被人称为“死亡天使”。门格勒尽可能“消灭”不能劳动的人,并惨无人道地用活人进行“改良人种”试验,先后有约四十万人惨死在他手下。

1910年后,蒙德里安开始崇拜立体主义。1911年末,这位年近40岁的艺术家离开祖国来到了巴黎。当时正值立体派从分析阶段走上立体综合阶段,他被分析派所吸引。这时他最喜爱的题材是树木、沙丘、海洋、教堂和风车,所有这些正是与他熟悉的荷兰环境密切相关的。在这一幅《灰色的树》中,他把凡·高的表现性、野兽派色彩的非描述性以及法国新艺术运动的线形图案熔于一炉,使之成为一幅构成型的、造型感强烈的,然而仍是极富独创性的作品。此画作于1912年,有78厘米×107厘米大,现藏荷兰海牙格敏特博物馆。1912年,蒙德里安已陷入立体主义的块面结构之中。他在巴黎的最初几年里,由于受到毕加索、勃拉克的分析性立体主义影响,色彩上仅限于灰、绿、赭三种颜色。尽管如此,即使在他最富立体主义的绘画中,也仍然坚持以纯正面形式来表现。他很少画物体的倾斜面或加上一点雕塑般的投影,只有那种倾斜面或雕塑般的投影才使法国立体派画家的作品产生确切而有限的三度空间的实体感。蒙德里安虽然热衷于立体主义原则,但他已经超规越矩,既不需要主题,也不追求三维视觉的深度感。

莫兰迪在其兄妹中排行老大,至小经历了幼小弟弟约瑟夫及妹妹安娜的夭折。少年时期就对艺术充满了激情,并在1907年说服双亲入波洛尼亚美术学院学画。两年后因为父母的不幸过世,长子的他不得不承当起家庭的重担。在学院的最后两年,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独特艺术风格。虽然他终身几乎没有离开波罗尼亚,但他的画风从安德烈·德兰、塞尚和毕加索的作品中摄取了灵感。他1930年至1956年在该院教授版画。在艺术上有着自己独特的艺术理念,但是没有形成文本。人生中没有光辉的生活记忆。他一生没有娶妻,可以说没有爱情,唯一有的就是他把一生都献给了他挚爱的艺术。他是一个画僧,也是一个苦行僧。艺术是他的亲人,也是他的妻子、情人。他孤寂一生,几乎没有离开过他的家乡波洛尼亚,过着简朴的生活,淡泊名利,仅仅在意大利做过一些旅行。唯一的一次出国是去苏黎世参观塞尚的画展。在20世纪艺术的喧嚣中,当其他的艺术家纷纷前往巴黎的时候,他则静静地在波罗纳的工作室里,用智慧和感觉创造自己的艺术形象。

他曾强迫受害者接受药物注射,试图改变他们的眼睛的颜色或使他们绝育;他还在活人身上接种病毒和细菌,并在不施予麻醉的情况下对进行截肢和摘除器官手术。残酷的人体解剖实验。这位因受伤而从战场前线退下来的军医,开辟了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另一个时代。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随后,他超越了立体派,画树木或房屋几乎全是用线来构成,形象痕迹消失,留下的只是线条的迷宫,是把骨架显示出来的一种高度分析的作品。他在《造型艺术与纯粹造型艺术》一文中说:“我感到‘纯粹实在’只能通过纯粹造型来表达,而这纯粹造型在本质上是不应该受到主观感情和表象的制约的……”显然,他对立体派是不满意的,因为它不能达到“纯粹实在”。1913年他开始了对色彩的实验。在蒙德里安的理论中所强调的“纯粹实在”和“纯粹造型”,可以说概括了蒙德里安的终身追求。对他来说,造型表现手法简单,意味着形状和色彩的行为的统一。他认为,抒情的、描绘的或歌颂的美是一种游戏或逃避,它所描绘的美与和谐是一种观念的理想。它不可企及,因此它被停留在生活之外。那么,怎样才能使“纯粹造型”达到“纯粹实在”呢?蒙德里安说:“真正的实在的造型表现,要通过平衡里面的力学来达到。新的造型艺术表明:人类的生活,虽然经常屈服于时间和不协调之下,但仍然建基于平衡之上。”若把这一理论具体化,即在造型美术中,只能通过形状和色彩的动势平衡来表达“纯粹实在”。

他以其高度个人化的特点脱颖而出,以娴熟的笔触和精妙的色彩阐释了事物的简约美。莫兰迪选择极其有限而简单的生活用具,以杯子、盘子、瓶子、盒子、罐子以及普通的生活场景作为自己的创作对象。把瓶子置入极其单纯的素描之中,以单纯、简洁的方式营造最和谐的气氛。平中见奇,以小见大。通过捕捉那些简单事物的精髓,捕捉那些熟悉的风景,使自己的作品流溢出一种单纯高雅、清新美妙、令人感到亲近的真诚。在立体派和印象派之间,他以形和色的巧妙妥协,找到了自己独特的画风。

这位在实验室中要孩子们叫他“好叔叔”的医学博士,利用那些无辜的孩子进行惨绝人寰的实验。他用食物和面包引诱孩子们,就为了获得他们的配合。
他的行为是为人所唾弃的,但是,他在人类遗传基因学方面的贡献却是显而易见的。

蒙德里安在1917年与奥特·凡·杜斯堡、巴特·凡·德·莱克三人共同建立了名为“风格派”的社团,并为该社团创办了一份同名杂志,从而构成了以他为首的抽象派美术理论的体系。《造型艺术与纯粹造型艺术》那篇文章正标志着他的抽象派艺术理论的确立,因为他已多次提到:“抽象艺术的首要和基本的规律,是艺术的平衡”。他的抽象画排除了任何曲线。画面上的色块都离不开直角。作于1921年的《构图》帮助我们理解他的这一理论的实质。此画有61厘米×50厘米大,现归布拉里克姆S·B·史里佩氏收藏。蒙德里安自己说:“我一步一步地排除着曲线,直到我的作品最后只由直线和横线构成,形成诸十字形,各自互相分离地隔开,……直线和横线是两相对立的力量的表现;这类对立物的平衡到处存在着,控制着一切。”他从大大小小的原色块和矩形直角形状的组合中寻求所谓“表里平衡、个性和集体平衡、自然与精神、物质与意识的平衡”等等。这一切都为了鼓吹一种极端抽象的精神,宣扬艺术应该完全脱离自然的外在形式,应该追求“绝对的境界”。所以人们又给他这种抽象画特征起了个雅号,叫“冷抽象”,以区别于与他同时代的另位俄国抽象派画家康定斯基的艺术特征。世界上的许多事往往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蒙德里安的这种“平衡”理论,在他的画上并不怎么令人兴奋,可是在家具设计、装饰艺术以及即将引起世界注意的“国际风格”的建筑设计上,却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事实上,“风格派”成员中不少力求革新的建筑家们,在蒙德里安的理论影响下作出了新的探索。其意义在现代建筑史上是不可等闲视之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约瑟夫·门格勒的理论是:“人和狗一样,都有谱系,有人在实验室里培养出了良种犬,我也能在里面培养出优良人种来。”
门格尔的杀人政策很古怪,例如他在距地面150至156厘米的地方划了根线,凡是身高不在这两根线范围内的孩子一律被送进毒气室。

图片 5

偶尔门格尔也亲自开开杀戒,他天生有洁癖,而且还是个完美主义者。他将那些皮肤上有斑点和小疤痕的人统统送进毒气室。这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头发总是梳得一丝不苟,深绿色的纳粹制服也总是烫得平平整整,军靴擦得锃亮,鹰隼一般的眼睛盯着他的“猎物”。戴着白手套的手里权杖不停地挥舞着。“猎物”们由此分成左右两个行列,左边的处死,右边的留下。

另外,蒙德里安于1916年,结识了荷兰哲学家苏恩梅克尔。此人在哲学上推崇新柏拉图体系,自称为“积极的神秘主义”,或叫做“造型数学”。苏氏曾对这两个互不相关的名词作了如下的解释:“造型数学从创造者的观点来看,意味着真正的有条不紊的思想;至于所谓积极的神秘主义的‘创作法则’是:我们现在研究着把我们想象中的现实转变成可以为理性所控制的结构,以便随后在‘一定的’自然现实中重新发现这些相同的结构,从而凭借造型视觉去洞察自然。”苏氏这种“造型数学”理论,有许多细节正中蒙德里安的下怀,故对他也十分崇拜。而且苏氏的理论几乎可以直接用来说明蒙德里安的造型结构。足见蒙德里安与苏氏的交往,对艺术家后来的构成主义绘画发生了决定性作用。20世纪中叶的西欧现代建筑完全从古典建筑观念中摆脱出来,便得益于蒙德里安这种平衡理论。

图片 6

此后,他已完全不画眼睛看见的实物,而把绘画语言限制在最基本的因素:直线、直角、三原色上,称这种画为新造型主义。从1917年起,他画了大量这种作品,题目彼此差不多。《红、蓝、黄构图》也是如此,它作于1930年,有51厘米见方,现归纽约私人(MrandMrs,ArmandP,Bartos)收藏。

他最为着名的试验是关于眼球的试验。门格勒将颜料注入孩子们没有麻醉过的眼球,孩子的眼睛大多因此失明,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自不必说。据另一位集中营医生说:“1943年9月,当我来到吉普赛营地时,看到一张木桌上摆满了眼球。所有这些眼球都被贴上标签、编上号码。眼球的颜色有淡黄色、淡蓝色、绿色和紫罗兰色。

图片 7


更令人恐怖的是压力舱试验。犯人被关进一个压力舱,他们的呼吸情况被详细记录下来,直到断气为止。压力舱内巨大的压力常常使犯人的身体紧贴到舱壁上,要么窒息而死,要么肺部爆裂而死。
幸存者回忆起当年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笑容可掬的“门格勒叔叔”给他们带来糖果和衣服。然后他们就被带上了涂有红十字标志的大卡车或者他的私人汽车,并被直接送往医学实验室。

蒙德里安及其荷兰“风格派”,作为一种艺术运动,并不局限于绘画。它对当时的建筑、家具、装饰艺术以及印刷业都有一定的影响。事实上,“风格派”内的许多成员正是各艺术领域的积极活动家。提到蒙德里安,我们马上会想到那些规格不同的矩形方格子。某些美术评论家认为蒙的作品只适用于广告设计、家具、印刷品和建筑装潢,根本谈不上“绘画”二字。这种批评其实是抽象的,因它离开了时代特征,当时蒙德里安不这样认为,他一步一步地走上绘画几何学的抽象构图道路,是沿着立体派和未来派的单纯化结构而来的。

斯特凡妮和安妮塔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她们有幸从门格尔的屠刀下活着走了出来,但回忆过去,一切都还是那么触目惊心。斯特凡妮姐妹于1924年出生在前南斯拉夫,后来移居布拉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1941年,她们的父母和姐姐被纳粹送到了集中营;第二年,斯特凡妮和她新婚的丈夫埃贡·昆纳沃特,还有她的妹妹安妮塔也被送到了集中营。除了妹妹安妮塔外,斯特凡妮从此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的亲人。

由于是双胞胎,斯特凡妮姐妹就成了门格勒的实验对象。她们像其他“实验品”一样,身体的每个部位被仔细丈量。门格勒往她们的眼睛里注射化学药剂,以观察她们的眼睛是否会变成和雅利安人一样的蓝色。她们的很多器官被相互移植。门格勒还经常往她们身体里注射各种细菌,比较她们是否会有不同的反应。

图片 8

斯特凡妮姐妹至今还记得那最恐怖的一幕:她们被带到门格勒和其他党卫军面前,赤身站着;门格勒告诉她们,她们将和一对双胞胎男子发生关系,然后怀孕。而作为怀孕的前提条件,她们身上的血被全部替换成另一对双胞胎的。

试验的后果是,她们变得极度虚弱,高烧不退。比大多数人幸运的是,斯特凡妮姐妹最终熬到了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的那天。现在她们都生活在澳大利亚。斯特凡妮有两个孩子、7个孙子孙女;安妮塔有3个孩子、8个孙子孙女。

和斯特凡妮经历同样悲惨的还有很多人,在6月7日的座谈会上,与会的埃娃·莫泽什·科尔女士讲述了自己的可怕经历。埃娃也是犹太人后裔,德国占领罗马尼亚后,她们一家随即被送往奥斯威辛集中营,从此她也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的父母——他们都被送进了纳粹的毒气室。

此时,埃娃才10岁,由于是双胞胎,她和妹妹米丽娅姆也成了门格勒的实验对象。埃娃就和其他被实验的孩子关在老鼠肆虐的牢房里,每隔一段时间,她们就被送到门格尔的实验室,在那里被抽血,注射细菌。

图片 9

有一次,埃娃发高烧持续不退,她认为自己就要死了。
“如果我死了,门格勒将会立刻处死米丽娅姆,然后对我们进行解剖。大多数双胞胎就是这样死去的。”埃娃说。埃娃现在住在美国,她领导着一个搜寻纳粹幸存者的组织。据她统计,纳粹德国时期,共有1500对双胞胎被送到了门格勒的实验室,只有不到200人最后活着走了出来。

图片 10

在幸存者的聚会中,人们回忆起30多年前那令人毛骨悚然的集中营生活,谈到奥斯威辛——比克瑙集中营中臭名昭着的约瑟夫·门格勒医生,人们称他“死亡使者”。

当时,这个党卫军医生每天亲自接收那些从各地运来的犹太人,阴森森地挥舞着一根小棍,把这些可怜人分成两行,一行直接走向焚尸炉,一行暂时留下来。据估计,从1943年到1945年,经门格勒之手就有38万人死于非命。

这个恶鬼作为人种生物学家,还负责执行一项大规模的种族灭绝计划。他希望能发现一种遗传学上的秘密,来培养出纯种的雅利安人。为此,他在实验室里对二百对孪生儿做了试验,通过这种试验,门格勒认为他可以使德国妇女生多胞胎,从而较快地为第三帝国提供公民。他还用孪生儿和两千名儿童做试验,试图把他们的眼睛变成蓝色,头发变成亚麻色。他和助手把颜料注入他们的眼睛,把三氯甲烷注入他们的心脏,拿刀和针刺他们的头盖骨和脊柱。他还给一些人做了绝育或阉割手术。经过一系列试验,这些被他称之为“豚鼠”的孩子就一个个消失了。

时至今日,从门格勒手中侥幸活下来的孪生子只有二十对左右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