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武公讨三父等杀出子之罪,尽管李莲英圆滑机警

本名:赵曼

是怎么的?身首异处 生前荣华富贵,
后也得以厚葬,其墓前也有「大中至正巩固千秋」的对联,有「饰终之典等于元勋」的碑文,但是,他的头骨被挖出来后,曾被学生当足球踢,最后被扔进了学校茅房的粪坑……直到有一天晚上,那个亲手挖开李莲英墓的人,北京「六一」学校老师赵广智先生拿了一个粪勺,把那颗头颅捞了出来,埋到了一个山坡下,从此无人知晓。
读正史之余,我喜欢野史。
读晚清历史,可见大太监李莲英的影子。他依势弄权,地位却卑微,正史对其是不屑一提的。相反,野史逸闻,各说各话,可谓五花八门。李莲英其人,也就有了更多的神秘色彩。
关于李莲英,野史逸闻着墨最多的地方,无非是三件事。一是身世,二是圆滑,三是

先说出身。一般而论,李莲英是直隶河间(即今河北廊坊市大城县)李贾村人,字灵杰道号乐元,生于1848年。李莲英原名李英泰,其家庭成分,系普通农民。据其墓志铭和有关清宫档案记载,李莲英从小在郑亲王端华府中当太监,然后由端华府进入皇宫。他进宫之初,名叫李进喜,后因讳
太后名,改叫李莲英。据说,李莲英这个名字,也是
太后于同治元年夏天亲自赐予的。事后,
太后还曾经解释,说「莲」是荷花,「英」是花瓣,她自己是老佛爷、活菩萨,当然是要坐在莲花里的。
其意,似乎是希望李莲英伺候她一辈子。李莲英
李莲英从小入宫当太监,是事实。这一点,其墓志铭有说法。当然,墓志铭也是只说好话而讳己之忌的。据说,李莲英早年入宫,也是听信了算命先生的一番话,叫「不入空门入皇门。」然而,野史的记载则不同。《满清外史》说:「李莲英,直隶何间府人也。本一无赖子,会以私贩哨磺系狱,后得脱,改业补皮鞋,是以人呼之为皮硝李。其同乡有沈玉兰者,先为内监,知那拉氏欲梳新髻,而未得其人,会莲英访玉兰,玉兰令其仿梳新髻法,揣摩之,技成,玉兰乃荐与那拉氏,许之。是为莲英入侍之始。」另外,《奴才小传》更有详尽描写。河间这个地方,是著名的太监产地,李莲英入宫,就是一个叫沈玉兰的同乡介绍的。当时,慈禧太后听说北京流行一种新的发髻梳法,但宫中没有人会做。李莲英从沈玉兰处听闻此事,便「周览于妓寮中」,「刻意揣摹,数日技成」,然后求玉兰帮忙,「玉兰竟荐之」。于是,他当了慈禧太后的梳头太监,从此受宠。
这些记载,流传甚广,也广受质疑。质疑之一,便是李莲英入宫年龄相差太远,他入宫之前,小小年纪怎么可能会去贩硝磺而系狱,又怎么可能去做皮匠?然而,野史的东西,一般也会有出处,不会无端生事。依我的判断,合理的解释应该是这样的。其一,贩硝磺做皮匠,不是李莲英而是他的父亲,当年河间府手工业发达,他的家庭可能就是一个半农半手工业的家庭。「皮硝李」的称呼,系指其家庭成分,这就可以理解了。我读小学的时候,我们班就有一个同学,我们称为「小皮匠」,盖因其父是修皮鞋的。其二,学新发髻之技法,当为李莲英入宫之后的事情。野史里有一句话,我是注意到了:「玉兰偶在闼闼房言及」。闼闼房者,内监之公共休息场所也。倘若李莲英系一无赖子,又怎么会跑到警卫森严的宫中去呢?显然不可能。唯一的可能,就是李莲英在宫中听说此事,偷偷地跑出宫去,学习了梳头的技术。也难怪乎,日后有大臣弹劾李莲英,居然还在正式的奏章里把李莲英叫做「小篦李」。这是偶然的吗?再说圆滑。李莲英由梳头房晋为总管,「权倾朝右」,历经几十年不倒,这也是有原因的。野史之中,有关莲英机警圆滑之说,不绝于耳。比如,《述庵秘录》就说「莲英为人机警,能先知后意」,居然能猜出太后想什么,因此可「眷注特隆」。咸丰末年,小小年纪的李莲英,已在慈禧太后和恭亲王奕。之间传话。这一点,野史亦有说法,可见其机警处事之能力。咸丰
后,慈禧太后还曾派李莲英趁倒泔水的机会,从承德跑到北京,向恭亲王奕。传话,结成政治同盟,发动辛酉政变,扳倒了以隶顺为首的「顾命八大臣」。这段故事,纪连海先生曾在央视《百家讲坛》,绘声绘色地说过。
野史还说到,李莲英如何周旋于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之间,两面讨好、八面玲珑。比如,《德宗遗事》记载一事,说慈禧率光绪和文武百官出逃后返京,走到保定住下。太后住处铺陈华美,「供给周备」,「李莲英室次之」,也很不错,光绪皇帝住的地方却很惨,「皇上寝殿极冷落」。李莲英侍太后已睡,他还不忘去看看这位失势的皇上,「潜至皇上寝宫」,见光绪灯前枯坐,小太监无一人值班,一问才知光绪皇帝竟然连铺盖都没有,时值隆冬,根本无法睡觉。李莲英当即跪下抱着光绪的腿痛哭:「奴才们罪该万死也」。随即把自己的被褥抱来让光绪用。「上还京,每追念西巡之苦」,常说一句话:「若无李俺达,我活不到今天。」这一件事说明,李莲英还是有头脑的。他虽然深得太后信任,但是毕竟知道「皇上总是皇上」,万一将来「还政皇上」之时,他还可以给自己留一条后路。野史还提及李莲英不卷入政治,也是保持其生家性命的基本原则。毕竟,他的身份是极其卑微的,经不起政治的折腾。比如,他刻意保持着对袁世凯的疏远等。因此,李莲英虽说「一人昂首蔽朝阳」,也捞钱无数、得罪人无数,却能官至四品,慈禧太后「垂五十载,恩眷弗替」,其原因:「固由机警使然」。
关于李莲英之死,野史语焉不详,以「病故」,「及死去」言之。1908年10月,慈禧太后去世,据《李氏家谱》载:「百日孝满,出宫养老」,李莲英搬进北京棉花胡同家中,整日吃斋念佛,闭门不出。3年后,李莲英去世。据李家后人之说,李莲英是病死的,病因是痢疾不治,得病后三四天即殁。但是,清史档案和墓志铭,则用了一个「殒」字,模棱两可。直到近几十年,才峰回路转,引出大段公案。
事情的起因,则是1966年初夏,原北京「六一」学校的赵广智等老师,在革命造反派的监督之下,挖开了原
恩济庄太监坟地(恩济庄太监坟地之名为雍正所赐,当年皇帝曾拨银万两修建,据说该坟地所埋太监共有2700余人)中的李莲英墓。令人吃惊的是,李莲英棺椁里,只有一颗骷髅头,却不见尸骨。李莲英的躯干在哪里呢,他又为什么会身首异处?关于这一段往事,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节目曾有上下两集的片子,予以记述。
此处不提。总之,只有头骨而没有尸身的李莲英,不可能是病死的。唯一的原因,他可能死于「他杀」。民间传说,也有大量李莲英被杀的说法。1985年,学者佟洵女士发表《李莲英死因
》,1990年,北京文史研究馆研究员颜仪民在《纵横》杂志发表《李莲英身首异处之谜》,从而引发学界争论。
李莲英究竟为何人所杀,概括起来有三种说法。
一是为革命党人所杀。盖因他在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的争斗之中,支持太后,而打击帝党,甚至有人认为正是他下手毒死了光绪皇帝。但是,也有学者反对,认为李莲英并没有参与朝廷内的党派之争,他也不可能得罪革命党人。关键之点,他临死之时,早已出宫3年,对于政事没有影响,杀他没任何意义。
二是为江朝宗和小德张所杀。此说法,主要是颜仪民先生的观点。他甚至在文章中,引用了江朝宗儿子提供的「细节」,说时任九门提督的江朝宗请李莲英吃饭,然后派人杀其于北京后海。支持该观点的人认为,江朝宗是10袁世凯的亲信,小德张则是李莲英的后任。两个人,出于不同的目的杀了李莲英。李莲英曾得罪袁世凯,这是事实,因此袁有可能授意亲信下手;而小德张则为了争夺其遗产之事,而萌生杀人动机。但是,立即有人反对此说。
有学者考据说,江朝宗宣统二年正在陕西汉中镇总兵任上,直到1912年才回北京担任北洋政府北京卫戍司令。江朝宗远在几千里之外,并不在所谓的「九门提督」任上,怎么可能请李莲英吃饭并设局杀之呢?同时,也有人认为,小德张同李莲英,并没有共过事,两人没有利害冲突,杀人动机不存在。最有意思的是,还有人说,一般杀人,都是提着首级走的,哪有提着身子走的呢?三是在去山东讨债途中被悍匪所杀。这一观点,也被无数专家质疑。以李莲英的财富地位,他怎么可能亲自出门讨要债务呢?但是,支持这一观点的人,另有新说。他们说,李莲英曾有一个侄孙女,嫁到了山东省无棣县。
他曾去山东探望侄孙女,顺便到泰山一游,走到山东和河北交界的地方被人杀死。当时跟随的两个侍从吓得失魂落魄,只把李的头颅用包袱兜回了北京。同这一观点相近的说法,还有人称,李莲英出宫隐居之后,也是要出门的,比如,他对慈禧太后,总是感恩戴德,每年都要去东陵拜谒慈禧陵寝,结果在半路被人杀死。他的首级,被人扔到了北京李莲英家的门口。
从这些传说和观点中,大致可以理出下列头绪。一,李莲英死于他杀,是事实,病死之说,仅仅是其家人说法,不足信。二,李莲英死于仇敌。尽管李莲英圆滑机警,却仍有大量仇家。「权倾朝右」之人,肯定是踩着别人的尸体向上爬的。仇家可以是革命党人,也可以是宫中同道,亦可以是袁世凯授意之人。其实,最有可能杀他的人,则是光绪皇帝的弟弟醇亲王载沣,其时任监国摄政,权倾一时,他杀人的动机也是有的,因为有人说正是李莲英下手毒死了光绪皇帝,报哥哥被杀之仇,顺理成章。至于悍匪劫杀之说,则有点牵强。三,李莲英被杀地点,并无确切之说。因此,极有可能是杀人者扔还了李莲英的首级。李家之人,找不到尸体,只好将其脑袋壳下葬了。
李莲英生前荣华富贵,死后也得以厚葬,其墓前也有「大中至正巩固千秋」的对联,有「饰终之典等于元勋」的碑文,但是,他的头骨被挖出来后,曾被学生当足球踢,最后被扔进了学校茅房的粪坑……直到有一天晚上,那个亲手挖开李莲英墓的人,北京「六一」学校老师赵广智先生拿了一个粪勺,把那颗头颅捞了出来,埋到了一个山坡下,从此无人知晓。
他的想法,也是朴素的:那样对死人,毕竟有点不恭。

步骘人物生平简介

别称:秦出子

步骘,字子山。临淮淮阴人。三国时期孙吴重臣。

www.lishixinzhi.com

最初避难至江东,孙权统事,召为主记。后游历吴地,又任海盐长,还任东曹掾,出领鄱阳太守。徙交州刺史、立武中郎将往交州,追拜使持节、征南中郎将。以平定交州功,加平戎将军,封广信侯。后迁右将军、左护军,改封临湘侯。孙权称帝,拜骠骑将军,领冀州牧,后因冀州分与蜀汉而解牧职。又都督西陵。

所处时代:春秋

步骘驻守西陵二十年,曹魏的边境将士都敬仰他的威信。他性情宽弘,很得人心,喜怒不形与声色,无论对内还是对外总是表现得十分恭敬。

民族族群:华夏族

步骘的祖先为周代晋国大夫杨食,因其采邑在步这个地方,遂以步为氏。后步氏族人中有名步叔的人,是孔子七十弟子之一。根据史记记载此人为步叔乘,字子车。秦汉之际步氏族人有为将军者,以功封淮阴侯,步氏于是成为淮阴大族。步骘是淮阴士族步氏的后人,孙权的步夫人与其同族。

秦出子——复立旧太子武公

汉末扰攘,步骘迁居到江东避乱,到江东后生活困苦。后与同龄的广陵人卫旌相识交好,二人白天靠种瓜自给自足,在晚间则努力研习书籍。步骘广泛地学习各种学问和技艺,各种书籍无不通读博览,他性格宽雅深沉,能够折节降志,屈己辱身。

秦出子(公元前708年―公元前698年),公元前703年―公元前698年在位,秦宪公(《史记》中称秦宁公)的幼子,五岁即位,共在位六年。大庶长三父等令贼人杀之,葬于西山墓区,复立旧太子武公。武公是秦出子的大哥,秦武公讨三父等杀出子之罪,夷全族。

会稽人焦矫(曾担任过征羌令,人称焦征羌)是郡中的豪族,其门客放纵无理、霸道胡为。步骘与卫旌在其地盘上谋生,担心被他们所侵凌,于是共同带着名帖和瓜果,前往献给焦矫。到其府邸后,焦矫正在室内睡觉,两人只得在外面等待。

过了一段时间,卫旌等得不耐烦了,想要就此离去,步骘制止道:“我们来的初衷就是畏惧他势力强大,如今到来拜访未果又擅自离去,想以此来表示清高,只会与他结怨而已,过了很久,焦矫开窗看见了他们,于是命人在外面铺上座席,让他们坐在室外,而自己却在室中帷幄端坐。卫旌越发觉得耻辱,但步骘神色言谈自若。焦矫安排他们就餐,自己的大案上堆满了佳肴美味,却以小盘盛饭给步骘。卫旌,只有少许蔬菜而已。卫旌心中郁闷,难以下咽,而步骘却把饭菜全部吃光。其后才与卫旌告辞而去。卫旌怒骂步骘:“你怎么能忍受这种侮辱?”步骘答道:“我等本是卑微低贱之人。主人以低贱之礼招待我等,本来就很恰当,有什么可耻辱的?”

步骘最后是怎么死的

赤乌九年代陆逊为丞相,次年去世。

赤乌十年,步骘逝世。由其子步协继承其爵位,继续统领步骘的军队,加为抚军将军。步阐,继任为西陵督,任昭武将军,封西亭侯,
后来叛吴被斩。
步璇,步阐叛吴降晋时被送往洛阳,任给事中、宣威将军,封都乡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