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则说崇祯是一个刚烈的皇帝,周氏并不是一开始就贵为皇后的

《明史·列传第二》:“庄烈帝愍皇后周氏,其先苏州人,徙居大兴。天启中,选入信邸。时神宗刘昭妃摄太后宝,宫中之政悉禀成于熹宗张皇后。故事:宫中选大婚,一后以二贵人陪;中选,则皇太后幕以青纱帕,取金玉跳脱系其臂;不中,即以年月帖子纳淑女袖,侑以银币遣还。懿安疑后弱,昭妃曰:”今虽弱,后必长大。“因册为信王妃。帝即位,立为皇后。”愍皇后周氏是亡国皇帝崇祯帝的正妻,在崇祯帝还是信王的时候,就被刘太妃看中,成为信王妃。

孝哲毅皇后阿鲁特氏,是清朝同治帝的皇后,同治帝是慈禧的儿子,孝哲毅皇后与慈禧太后的关系,用民间的说法就是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婆媳之间的关系,就是一个永恒的议题。虽然不能一言以概之,但至少大部分的婆媳之间,都存在着很大的沟壑。孝哲毅皇后与慈禧太后这对婆媳之间,也如大部分婆媳一样,关系不穆。不过鉴于慈禧太后是众所周知的猛人,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较一般的婆媳,关系更为恶劣。

愍周皇后,又称孝节烈皇后,是明朝最后一位帝王,明思宗崇祯的皇后。《思陵典礼记》记其:”初为信王妃,晓书画,亦谙药性,在潜邸,与上甚和庄,既册立,协谋去魏逆,称贤功。“

周氏嫁给崇祯之后,就一直伴在崇祯的身边,甚至到最后亡国的时候,也与崇祯一起自尽殉国,贞烈异常。这位皇后,是一个极有自己想法的皇后。她不惧世人眼光,行节俭之风,不仅自己亲自操持家务,而且还带着宫里的宫女,纺纱织布。

孝哲毅皇后与慈禧关系不穆,是从一开始便存在的,从阿鲁特氏成为皇后的那一天起,便惹了慈禧的厌恶。为什么呢?那是因为,阿鲁特氏不是慈禧看中的皇后,她看中的是凤秀之女,也就是后来的慧妃。阿鲁特氏之所以能在慈禧太后不同意的情况下,入主中宫,是因为东宫太后慈安太后与同治帝两方指定。

周氏自幼家贫,父亲周奎迁居北京后,在前门大街闹市,以看相算命谋生。她的母亲是周奎的妾室,在家贫的情况下,周氏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操持家务。所以到了后来她成了皇后,进入皇宫的时候,也经常操持崇祯帝的日常生活。这儿的操持家务,可不仅仅只是指,崇祯吃饭的时候,在一旁夹菜递汤,而是真正的涉及生活的各个方面。不仅亲自洗手作羹汤,而且还带着宫中宫女,裁布制衣。

她不仅在生活上,将崇祯照顾周全,在政事上也多次劝谏崇祯,要善待人民。可惜崇祯性质扭曲,一直保持着天下人都负他的心态。

慈安太后是咸丰帝嫡妻,同治帝继位之后,被册为母后皇太后。而慈禧虽然也共尊为太后,但却是子凭母贵而获封太后,实际上从嫡庶之分上来说,慈禧太后的地位绝没有慈安太后高。而且据传慈安太后手里,还拿着咸丰帝的密诏,这份密诏,是制约慈禧太后的大杀器。在这两重原因之下,慈禧太后只好同意慈安太后的选择。

中国上下五千年,贵为皇后之尊,一国国母,却自己煮饭洗衣,甚至还缝制衣物。不能说周氏这样的皇后绝无仅有,但的确罕见。时人对她的这种做法,多有称赞:”中宫周娘娘质厚少文,以恭俭起关雎之化,宫中翕然从风。“

崇祯帝是明朝最后一位皇帝,他的离世,代表着明朝的灭亡。历史上对这位皇帝,一直都保持着两种看法。一种是崇祯是一个无能的人,却又有挽回颓势的志向,却反而将国家推向了灭亡。另一种则说崇祯是一个刚烈的皇帝,在国破之际,选择了自尽,保留了自己的尊严。

阿鲁特氏身世显赫,是蒙古正蓝旗人,副都统、前任大学士、军机大臣赛尚阿之孙女,咸丰帝顾命八大臣郑亲王端华之外孙女,修撰、翰林院侍讲、封三等承恩公、累部官户尚书崇绮之女。她坐同治帝的皇后,能让开始亲政的同治帝多出不少助力。因此慈安太后和同治帝,对她很是看重。不过慈禧太后却不满意这一结果,虽然最终妥协了,但并不代表她会善待阿鲁特氏。

周皇后自小就长的漂亮,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被人称有贵格。”陈文庄仁锡,尝舍于周皇亲家,后少时出见仁锡,奇其容貌,谓后父曰‘君女,天下贵人!’“,”周皇后年少时,“尝岁时出拜亲故,当之者輙暝眩不自持,贵后始知其异”。“照理来说,周氏就算生的惊为天人,但是她家境却不是很好,她又是怎么坐上皇后之位的呢?

由小编个人看法,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崇祯。朱由检幼时的生活并不怎么好,幼时母亲被父亲下令处死。他被交由庶母照顾,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小时候的他数次更换养母。也许是因为幼时的经历,让朱由检这个人有些神经质,他生性多疑,不具备帝王的胸襟。因此他尽管励志要挽救大明王朝的颓势,但最终还是落了个国破身亡的下场。

图片 1

实际上,周氏并不是一开始就贵为皇后的,因为崇祯当时还不是皇上,只是一个小王”信王“。信王年纪到了,朝廷开始筹措给信王选取王妃。在候选的一干女子中,周氏便在其中。周氏当时年纪最小,而且身体也弱小,所以并不怎么出色。她最后能在一干女子中,杀出头来,还是宣懿太妃刘氏慧眼识珠。明熹宗的张皇后对于这个弱小的姑娘并不看好,但偏偏刘氏作为祖母一辈的人,掌管着皇太后印玺,对选立后妃有极大的发言权。她对张皇后说:”周氏现在虽弱小,以后必然要长大的!“

图片 2

图片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