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至偏将军,诃额仑跟着也速该来到了也速该的蒙古包

黄中
(1096-1180)字通老,邵武人,绍兴五年榜眼,除起居郎,累官兵部尚书,端明殿大学士,封江夏郡开国公。中公为南宋主战派大臣,进见辄言边事,决策用兵,防御方略。当江边失守,敌骑南侵时,大臣争遣家逃匿,独中公家留京城,极力反对秦桧投降行径,-陈十要道:用人而不自用,公议进退人员,察邪正,广言路,核事实,节使度,择监司,惩贪吏,陈方略,考兵籍。岳飞遇害,中公当众质问秦桧:”岳飞何罪?”后因桧追捕,徙外二十多年,桧死召用,任礼部尚书,兼国子司业,朱熹极敬慕中公人品才华。卒赠太师,谥简肃,朱熹为公作墓志铭。
《宋史·黄中传》
黄中,字通老,邵武人。幼受书,一再辄成诵。初以族祖荫补官。绍兴五年廷试,言孝弟动上心,擢进士第二人,授保宁军节度推官。二十余年,秦桧死,乃召为校书郎,历迁普安、恩平府教授。中在王府时,龙大渊已亲幸,中未尝与之狎,见则揖而退,后他教授多蒙其力,中独不徙官。
迁司封员外郎兼国子司业。芝草生武成庙,官吏请以闻,中不答,官吏阴画图以献。宰相谓祭酒周绾与中曰:“治世之瑞,抑而不奏,何耶?”绾未对,中曰:“治世何用此为?”绾退,谓人曰:“黄司业之言精切简当,惜不为谏官。”
充贺金生辰使,还,为秘书少监,寻除起居郎,累迁权礼部侍郎。中使金回,言其治汴宫,必徙居见迫,宜早为计。上矍然。宰相顾谓中曰:“沈介归,殊不闻此,何耶?”居数日,中白宰相,请以妄言待罪。汤思退怒,语侵中。已乃除介吏部侍郎,徙中以补其处。中犹以备边为言,又不听,遂请补外,上不许,曰:“黄中恬退有守。”除左史,且锡鞍马。
金使贺天申节,遽以钦宗讣闻,朝论俟使去发丧,中驰白宰相:“此国家大事,臣子至痛,一有失礼,谓天下后世何!”竟得如礼。中自使还,每进;见辄言边事,又独陈御备方略,高宗称善。不数月,金亮已拥众渡淮。中因入谢,论淮西将士不用命,请择大臣督师。既而以殿帅杨存中为御营使,中率同列力论不可遣。敌既临江,朝臣争遣家逃匿,中独晏然。比敌退,唯中与陈康伯家属在城中,众惭服。
天申节上寿,议者以钦宗服除当举乐。中言:“《春秋》君弑贼不讨,虽葬不书,以明臣子之罪,况钦宗实未葬而可遽作乐乎?”事竟寝。兼给事中。内侍迁官不应法,谏官刘度坐论近习龙大渊忤旨补郡,已复罢之,中皆不书读。群小相与媒蘖,中罢去。尹穑希意诋中为张浚党。
乾道改元,中年适七十,即告老,以集英殿修撰致仕,进敷文阁待制。居六年,上御讲筵,顾侍臣曰:“黄中老儒,今居何许?年几许?筋力或未衰耶?”召引对内殿,问劳甚渥,以为兵部尚书兼侍读。
中前在礼部,尝谏止作乐事,中去,卒用之。至是又将锡宴,遂奏申前说。诏遣范成大使金以山陵为请。中言:“陛下圣孝及此,天下幸甚,然钦庙梓宫置不问,有所未尽。”上善其言,不能用。
未满岁,有归志,乃陈十要道:以为用人而不自用;以公议进退人才;察邪正;广言路;核事实;节用度;择监司;惩贪吏;陈方略;考兵籍。上亟称善。中力求去,除显谟阁、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赐犀带、香茗。
除龙图阁学士,致仕。凡邑里后生上谒,必训以孝弟忠信。朱熹裁书以见,有曰:“今日之来,将再拜堂下,惟公坐而受之,俾进于门弟子之列,则某之志也。”其为人敬慕如此。其后,上手书遣使访朝政阙失,进职端明殿学士。属疾,手草遗表,犹以山陵、钦宗梓宫为言,深以人主之职不可假之左右为戒。淳熙七年八月庚寅卒,年八十有五。九月,诏赠正议大夫。中有奏议十卷。谥简肃。

张虎,曹魏名将张辽之子,承袭父爵,官至偏将军。逝世后其子张统嗣任。
简明演义传记
曹魏名将张辽之子,承袭父爵,官至偏将军。诸葛亮北伐时,司马懿常使张虎及乐进之乐綝为将,但却常为蜀军所败。“斗阵辱仲达”一回中,张虎更与戴陵、乐綝陷阵被捉,受辱而回。

诃额仑(?—1207年之后),斡勒忽讷氏,成吉思汗的生母。又作诃额伦、月伦太后。她早年接连遭受新婚遭掳,丈夫被毒,族人抛弃等坎坷。凭借顽强的毅力和超人的才干,她在血雨腥风之中成功抚养大了铁木真兄弟,因其儿子“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得以闻名于世。
新婚遭掳
古代蒙古诗人描写了勇士也速该同一个后来成为成吉思汗生母的妇女结合的过程。诗人在描述这一事件时所使用的语言是非常尖刻的。在描给当时蒙古风俗的粗鲁特点方面,那些诗句简直是入木三分,胜过所有其他的有关插曲。
一天,也速该在斡难河畔鹰猎为乐。忽然,他看见蔑儿乞惕部的也客赤列都骑着马而来。原来,也客赤列都刚刚从斡勒忽讷兀惕部娶妻回来,(斡勒忽讷兀惕部是属于游牧于哈拉哈河注入捕鱼儿湖之河口地区的弘吉剌部的一个氏族)路过此地,也客赤列都娶来的女子名叫诃额仑,恰恰被也速该一眼看见,这对于新郎来说太不幸了。也速该的确目力不凡,他一眼就看出这位少妇是罕有的丽姝。他马上翻身跑回家,叫来了他的哥哥捏坤太石和弟弟答里台斡惕赤斤。看到这三条大汉如狼似虎地扑来,也客赤列都不禁心里一阵发慌,急忙拨马向附近的一座小山上驰去。也速该兄弟三人也催马紧紧追来。围着小山跑了一圈后,也客赤列都又来到他妻子乘坐的车前。诃额仑是一位很有头脑的女人,她非常明智地对丈夫说:“汝见彼三人之面色乎?吾观彼三人颜色,来者不善,似有害汝性命之意。汝若相信吾,可快逃性命。但得保住性命,何愁再娶不着好女美妇?……若再娶得妻室,可以吾名诃额仑名之,算汝未能忘吾。快逃性命!
诃额仑说毕,即脱下一件衣衫,扔给新郎,也客赤列都急忙下马,接住新娘扔来的衣衫。这时,也速该三人也绕山跟踪而来,眼看就要来到车前。也客赤列都急忙上马,快马加鞭,一阵风似地沿斡难河河谷逃去了。也速该三人一看,也打马直追,但追过了七道岭,也没有追上也客赤列都,只好掉转马头,驰回诃额仑车前。也速该得了诃额仑,得意洋洋地带着她返回自家蒙古包。蒙古诗人描给说,也速该当时因夺得这样的“战利品”而乐不可支,亲自给诃额仑赶车。其兄捏坤太石策马扬鞭导于前,其弟答里台斡惕赤斤傍辕而行护于侧。此时,可怜的诃额仑则在车中边哭边说:
“我夫赤列都,未曾逆风吹, 不曾野地受饥寒也! 如今却如何!
彼在奔逃中,其双练椎迎风而动, 忽而搭肩后,忽而披胸前,
爬山过岭,何等艰难。 彼何至落得如此惨境焉!”
据蒙古诗人说,当时诃额仑的哭诉,使斡难河河水荡起怒涛,使森林随之呜咽。但是,傍辕而行的也速该之弟答里台斡惕赤斤则一边行一边酸溜溜地对车内的诃额仑说:“汝欲搂于怀中者已越岭多矣,汝所哭者已涉水去矣,虽呼彼亦不回顾汝矣,汝虽寻踪往追亦不得其路矣,汝其止泣也矣。”答里台斡惕赤斤就这样以挖苦的口吻劝着诃额仑,劝她忍耐顺从,认可眼前的事变。就这样,诃额仑跟着也速该来到了也速该的蒙古包。她明智地顺应了这一变化,从此全心全意地侍奉着也速该。不久之后,诃额仑夫人在斡难河畔生下了其长子帖木真,也就是后来的“一代天骄”成吉思汗。
这一著名的插曲可以告诉我们许多情况。首先,它告诉我们,在当时的蒙古人中,异族通婚是组成家庭的准则。这一准则迫使人们为得到妻室而大肆抢掠妇女,而掳掠妇女又常常导致各部落之间以兵戎相见。读者从本书后文就会了解到,篾儿乞惕人和居住在斡难河上游的蒙古人就经常掳掠对方的妇女,这种掳掠对方妇女的行动导致这两个部落之间彼此仇恨,而且这种仇恨一代又一代的传下去,久而久之则又进一步导致一方吃掉另一方。其次,我们由此可以看出,蒙古第一个王国的覆灭在各部落之间引起了多么严重的混乱,上述抢掠妇女的情景又一次证明了这一点。这种混乱已经超出了政治范畴,进而搅乱了所有的社会关系。因为,读者从本书后文就可以看出,当蒙古确定了成吉思汗家族的秩序时,蒙古男人就可以通过和平协商的途径而不必通过掳掠妇女的手段实践异族通婚制,从而在本部落以外求得妻室。
族人抛弃
铁木真9岁那年,按照蒙古习俗,也速该带领铁木真到弘吉剌部求亲。返回途中,也速该·把阿秃儿走到扯客彻儿山附近的失剌草原上,遇见塔塔儿部人正在举行宴会。塔塔儿人想起以前族人被他俘掳的仇恨,便阴谋毒杀了他。随后,乞颜部内部反对也速该的势力蜂起。在斡儿伯、莎合台等人的操纵下,泰亦赤兀惕兀氏掌权,全部落迁走。诃额伦夫人和她幼小的孩子们遭到了抛弃。
人们把诃额仑夫人抛弃迁走时,她亲自手持大纛,骑上马前去,追回来一半百姓。但追回来的那些百姓,安顿不住,他们仍随从泰亦赤兀惕人之后迁走了。
孤儿寡母
诃额仑夫人具有顽强的毅力和超人的才干。被部众抛弃之后,她沿着斡难河上下奔走,采食野果野菜以维持生计。在这样的环境中,铁木真和他的兄弟们日渐成长,练就了日后面对各种困难时超人的忍耐力。
铁木真与他的异母弟弟别克帖儿不和。一天两人发生争斗,帖木真便约大弟拙赤合撒儿来到山上,两人一前一后射杀了别克帖儿。帖木真、合撒尔刚一进家门,诃额仑夫人就察觉了两个儿子的脸色,她引用旧辞古语,非常生气训斥了她的儿子们。
当铁木真日渐长大时,曾经抛弃他的泰亦赤兀惕人感到了威胁,于是将他抓走,并差一点杀掉。铁木真娶亲之后,曾经被也速该掳走新娘的篾儿乞部前来0,攻击营地并掳走了铁木真的新婚妻子孛儿帖等人。在这些危难时刻,诃额仑夫人总是能站出来做出恰当的安排,最终化险为夷。
收留养子
铁木真逐渐摆脱了困厄的处境,并在征战之中一步步壮大起来。连年的战争之中产生了不少孤儿。铁木真在战场上捡到无家可归的孩子。按照蒙古人的习俗,捡到这样的孩子都要视为家人,所以成吉思汗就将他们带回来交给母亲诃额仑,作为养子。诃额仑夫人收养了失吉忽秃忽、博尔忽、曲出、阔阔出等人。这些养子,后来大部分成为了立下卓著功勋的人物。
大国太后
凭借多年的征战中的英勇,智慧和忍耐,铁木真摆脱了困厄的处境,一步步壮大起来。1206年,铁木真大会蒙古诸部,成为蒙古共主,并获得从此名扬中外的尊号“成吉思汗”。诃额仑夫人也由此成为了蒙古帝国的太后。
大蒙古国建国后不久,萨满教巫师帖卜·腾格里试图利用自己的宗教影响力与成吉思汗的王权竞争。为了挑起王室内部的争端,帖卜·腾格里利用自己在宗教上的绝对权威,蛊惑成吉思汗,使成吉思汗对胞弟合撒儿起了猜疑之心,最终决定抓捕并审讯合撒儿。
诃额仑母亲得知后,连夜赶去。第二天清晨太阳刚出来时,她赶到了现场,对已经是成吉思汗的儿子当众愤怒的训斥了一番。等到母亲怒气平息后,成吉思汗说:“受到母亲的怒责,儿子很害怕,很惭愧,儿子先回去了。”
于是成吉思汗回去了,在诃额仑和孛儿帖的提醒下,他幡然醒悟,果断除掉了帖卜·腾格里,稳固了王权。但他对合撒儿仍心存戒意,他背着母亲,暗中夺取了分给合撒儿的大部分百姓,只给合撒儿剩下一千四百户百姓。
诃额仑母亲知道这件事后,心里忧闷,不久就去世了。

返回目录

返回目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