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官谢绛建议赠他谥号文节,丁度奏说

丁度的先祖是恩州清河人。后被契丹攻陷,徙居开封。父逢吉,从医为生,喜好藏书,与有学问的人交往。丁度好读《尚书》,曾写《书命》十余篇。大中祥符中,登服勤词学科,为大理评事、通州通判,直集贤院。
丁度曾-言六事:主要有增讲读官;增谏官;选河北、河东役兵补禁军等。章献太后认为很对。
丁度又献《王凤论》于章献太后,用以告戒外戚。又任京西转运使、知制诰,迁翰林学士,纠察在京刑狱。
刘平、石元孙战败,皇上派使臣询问丁度御边之策。丁度奏说:“今士气沮丧,若再追杀到敌人腹地,还要运送粮草到千里之外,用士兵的性命去追求一时的痛快,并非良策。天宝年间,唐朝都城长安距边境不到五百里,由于采取了驻扎重兵,控制烽火台的方法,虽然时有敌军入侵之事发生,但没有造成大的后果。宋太祖时,任用良将,赏赐丰厚,放权让他们赏罚下属,边境也安宁了近二十年。如今的良策,不如加强边境一线堡垒的设防,让侦查兵尽可能去远的地方侦查,控制住要害之地,这才是御敌的良策。”接着又呈上十条计策,名曰《备边要览》。
当时西面边疆不太平,二府三司等职能机构,到了该旬休的时候也不休息。丁度对此言道;“苻坚以百万雄师进犯晋国,谢安请求圣上出游以安人心。所以请让二府三司像往常那样放假,不要使敌人窥探到朝廷的虚实。”皇帝采纳了他的意见。
叶清臣主张铸大钱,以一当十。丁度奏说:“汉代的五铢钱,唐代的开元通宝及国朝钱法,轻重大小,已经挺合适了。历代都有过更改铸法的法律,法虽精密,坚持不了一年,就又改回原铸,同时盗铸风行。昔汉变钱币,盗铸的人有数十万。臣曾经在湖州为官,民间就有抵抗查禁的人,只要给他一千块钱就可以代人受鞭刑。在京西,有强盗杀人,只为谋取其衣裳,价值不过数百钱。而盗铸钱币之利,要超过那些人数倍。何况还有荒僻之地,土匪们聚集一起,造炉冶炼,日胜一日。无人打扰时则铸钱,围剿逼急则为强盗。民间铜铅之器甚多,都能铸造大钱,怎么禁止?”
丁度又言道:“祥符、天圣年间(1008~1032),牧马十余万,后来有人认为天下无事,没必要养那么多马,马逐渐流失了。如今河北、河东、京东西、淮南等地都抽壮丁为兵,请下令民间如养一匹战马,可免去两人当兵,军马会逐渐增多。”
皇帝曾经设问:用人凭资历还是凭才能?丁度回答说:“天下太平时用人凭资历,战事未了时宜用才。”此时丁度在翰林学士院已经七年,而朝廷刚刚用兵,所以丁度这么回答。朝中有人议论:“丁度这样说完全是为了让皇上重用自己。”仁宗皇帝听说此事,便对大臣们说:“丁度在帝周围十五年,多次评论天下事,从来也没有顾及到自己,怎么能得出那样的推论呢?”
不久,丁度又任工部侍郎、枢密副使。说:“契丹曾不遵守盟约,不可不防。”于是献上《庆历兵录》五卷、《赡边录》一卷。过了二年,卫士中有叛变之事,枢密使夏竦与丁度为如何审理此事在皇帝面前争论不休。仁宗采用了夏竦的办法,丁度于是请求辞官,被任命为观文殿学士、知通进银台司、再改任尚书左丞,亡故。赠吏部尚书,谥文简。
丁度性情淳朴,为人讲求诚信。在一间简陋的屋里住了十余年,身边没有姬妾服侍。喜欢议论国事,皇帝每次都用“学士”二字称呼他,从来也不直呼其名。
著有《迩英圣览》十卷、《龟鉴精义》三卷、《编年总录》八卷,奉诏领诸文人辑《武经总要》四十卷,修定《集韵》十卷。

张缉,魏臣,时任光禄大夫,乃张皇后之父,曹芳之皇丈也;
因司马师专权,与夏侯玄、李丰等谋诛司马师,未遂,伏诛

张知白,字用晦。沧州清池人。北宋宰相。
端拱二年进士,历任龙图阁待制、御史中丞、参知政事等。后知剑、邓、青三州等职务。又官河阳节度判官。咸平年间上疏,真宗召试舍人院,权授右正言。仁宗天圣三年,以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性节俭,“自奉养如为河阳掌书记时。天圣六年,卒于任上。赠太傅、中书令,谥文节。
张知白幼年好学,端拱二年登进士第,经屡次升迁担任河南节度判官。咸平年间上疏,说当今要务,真宗认为他与众不同,召他在舍人院考试,代理右正言。张知白献上《凤扆箴》,出任剑州知州。一年后,召试中书,加直史馆,真宗面赐他五品服,掌管三司开拆司。
江南旱灾,张知白与李防分路安抚。回来后,代管勾京东转运使事。周伯星出现,司天按祥瑞事上奏真宗,群臣都恭敬地祝贺。张知白认为国君应当修养德行顺应天意,而周伯星的隐现没有什么关联,借此陈说治理国家政策的关键。皇帝对宰相说:“知白可以说是对朝廷尽心尽力了。”帝王行封禅事,昭告天下太平,升知白为右司谏。
陕西饥荒,真宗命张知白巡视陕西。不久掌管邓州。恰逢关西-在外受人雇佣的人到邓州境内,张知白打开粮仓,又招募百姓拿出来赈济他们。提升为龙图阁待制、知审官院,再提升做尚书工部郎中,出使契丹。张知白认为朝廷设置-,重朝内轻朝外,为了援引唐代李峤的建议调动台阁之臣主持藩郡事务,于是自请补任外官,真宗不应允,就命他纠察在京城的刑狱之事,张知白坚持请求,执掌青州。回到京师,请求领国子监。真宗说:“张知白难道是在处理艰巨繁杂事务上筋疲力尽了吗?”宰相回答说:“张知白任职于朝内朝外,未曾为自身考虑过。”于是升做右谏议大夫、代任御史中丞、授给事中、参知政事。
郊坛奏告礼成,升任尚书工部侍郎。当时王钦若为相,张知白与他论议朝政多,于是称说有病辞掉官位,被罢为刑部侍郎、翰林侍读学士、知大名府。等到王钦若分管南京,宰相丁谓向来憎恶王钦若,调张知白做南京留守,希望他能报复怨恨。到任以后,张知白对待王钦若更为优厚。丁谓恼怒,又调张知白任职亳州,迁兵部。仁宗即位,升任尚书右丞,为枢密副使,以工部尚书的身份同领中书门下平章事、会灵观使、集贤殿大学士。
张知白在宰相位上,慎用车服爵号,没有一点儿私心。常常以骄盛自满为戒,虽然显贵,他清廉节俭如出身低微的读书人。然而他身体一向羸弱,忧虑畏怯日日侵身,在中书省忽感风眩,用车拉到府上。宋仁宗亲自去询问病情,张知白已不能言语,去世。为此,仁宗停了上巳节游宴,赠他太傅、中书令。礼官谢绛建议赠他谥号文节,御史王嘉言说:“张知白遵守道义尽忠于国家,做官不屈于困难与权贵,可以说是正直了,当谥号文正。”王曾说:“文节,是褒美的谥号啊。”便不改谥号。
历史评价 
脱脱等《宋史》:李迪、王曾、张知白、杜衍,皆贤相也。四人风烈,往往相似。方仁宗初立,章献临朝,颇挟其才,将有-之患。迪、曾正色危言,能使宦官近习,不敢窥觎;而仁宗君德日就,章献亦全令名,古人所谓社稷臣,于斯见之。知白、衍劲正清约,皆能靳惜名器,裁抑侥幸,凛然有大臣之概焉。宋之贤相,莫盛于真、仁之世,汉魏相,唐宋璟、杨绾,岂得专美哉!
司马光在《训俭示康》中尊之为“大贤”,中国古代廉吏中著名的代表.

返回目录

返回目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