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多次入侵大汉帝国边境,加宝文阁学士、京湖安抚制置大使

《宋史》是这样记载贾似道的:“贾似道字师宪,台州人,制置使涉之子也。少落魄,为游博,不事操行。以父荫补嘉兴司仓。会其姊入宫,有宠于理宗,为贵妃,遂诏赴廷对,妃于内中奉汤药以给之。擢太常丞、军器监。益恃宠不检,日纵游诸妓家,至夜即燕游湖上不反。理宗尝夜凭高,望西湖中灯火异常时,语左右曰:‘此必似道也。’明日询之果然,使京尹史岩之戒敕之。岩之曰:‘似道虽有少年气习,然其材可大用也。’寻出知澧州。”大意是说,贾似道虽出身官宦,但家道中落,少年时落拓不羁,游荡博弈,不务正业。因父辈官荫补官为嘉兴管仓库的小官。后又因姐姐入宫得宠,擢升为太常丞、军器监。如此愈发不检点,白天纵游妓家,夜晚宴游湖上而不返回,以至皇帝登高处,都能看到西湖灯火通明。一猜,便知是贾似道,并命京兆尹奉旨训戒他。那么,贾似道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今天历史风云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晁错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今天历史风云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刘启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图片 1

在汉景帝——刘启身边的‘太子智囊’晁错究竟是何许人也中我讲述了汉景帝——刘启太子时代的智囊晁错早期的一些经历,那么,这位晁错在文帝时代,是如何看待匈奴问题的呢?

在直言敢谏的袁盎因何重提“人彘”之事及去藩国任职的原因中我讲述了袁盎在长安城期间对汉文帝刘恒的几次劝谏,此后,袁盎便外放去了地方,在上一篇文章中,我提到了吴王刘濞,那么,这位吴王究竟是个什么人呢?

生于宁宗嘉定六年的贾似道,字师宪,号悦生,南宋晚期权相。浙江天台屯桥松溪人。京湖制置使贾涉之子,生母胡氏是贾涉的小妾。贾涉死时,贾似道年仅十一岁。

我们对晁错这个人的了解,大多停留在七国之乱时期,其主张削藩,最终,却落得身死的阶段,却不知,在文帝时期,曾也对匈奴问题,提出过真知灼见,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这段故事,汉文帝刘恒时期,匈奴是很强大的,曾多次入侵大汉帝国边境。

吴王刘濞是汉高祖刘邦的二哥刘仲的儿子,汉七年,匈奴大军入侵代地,当时的代王,便是刘仲,刘仲见匈奴来势汹汹,选择了弃国而逃,从小道逃回了洛阳,话说这刘家兄弟,在逃跑的这方面,还真的都是天赋异禀啊!

端平元年,贾似道因父辈官荫补官为嘉兴管仓库的小官,后因其姐是理宗的宠妃,贾似道凭此上位,擢升为太常丞和军器监,属于肥差。嘉熙二年,贾似道登第进士,为理宗所看重。

此时,晁错上书论述兵事:“臣听说自从大汉帝国建立以来,匈奴曾多次侵扰边地,其小规模入侵收获小利,大规模入侵收获大利;高后主政时匈奴入侵陇西,抢掠城邑,掠夺畜产;杀害官兵,大肆掠夺。臣听说战胜强敌,可以鼓舞民众,经历战败的士兵,到死也不能再次振奋。

刘仲向刘邦请罪,刘邦感念手足之情,不忍心对其施加刑罚制裁,只是,削去了王爵,贬为郃阳侯。等到汉十一年秋天,淮南王英布谋反,向东吞并了荆王的地盘,收编了荆国的部队,继而向西渡过淮河,攻打楚国,刘邦亲自领军前去征讨英布。

贾似道的真正发迹却是在淮西。淳祐元年,改湖广统领,始领军事。淳祐三年,加户部侍郎。淳祐五年,以宝章阁直学士为沿江制置副使,知江州兼江南西路安抚使,再迁京湖制置使兼知江陵府。贾似道在淮西筑城,政绩斐然、名声鹊起。当时的孟珙在了解情况后,认为他是个人才,便向宋理宗建议让贾似道接任京湖安抚制置大使的职务,并把初露头角的李庭芝推荐给了贾似道。淳祐九年,加宝文阁学士、京湖安抚制置大使。淳祐十年,以端明殿学士移镇两淮。宝祐二年加同知枢密院事、临海郡开国公。宝祐四年,加参知政事。宝祐五年,加知枢密院事。宝祐六年,改两淮宣抚大使。

自高后以来,陇西以被劫掠三次,民众饱受摧残伤害,丧失了取胜之心,如今陇西的官吏,仰仗先祖神灵,奉行陛下诏令,和睦团结士卒,激励他们的士气,唤起受伤害的百姓来抵御势头正盛的匈奴。以少击众,只要能杀死匈奴一王,那必将有利于击败匈奴。

图片 2

开庆元年,贾似道于军中拜为右丞相兼枢密使,宋理宗以“师臣”相称,百官都称其为“周公”。

如今的问题,不是陇西民众勇怯之分,而是在于将吏表现得巧妙还是笨拙。兵法上讲:‘有必胜之将,无必胜之民。’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安定边境,建功立业,在于良将,选择上不可不慎重。

这时候,刘仲之子刘濞年方二十,孔武有力,以骑将的身份追随在刘邦身边,英布战败逃跑之后,因为,荆王刘贾已经被英布给杀了,刘贾又没有子嗣,所以,刘邦很担忧吴郡,会稽郡因民风彪悍轻慢。没有一个强壮的诸侯王,是无法镇抚的。

宋理宗驾崩后,立理宗养子赵禥为帝,是为宋度宗。度宗即位后不久,贾似道升任太师、平章军国重事,咸淳九年,襄樊陷落,德祐元年贾似道率领精兵十三万出师,于丁家洲应战元军,结果大败,乘单舟逃奔扬州。群臣请诛,乃贬为高州团练副使,循州安置。行至漳州木棉庵,为监押使臣会稽县尉郑虎臣所杀。

图片 3

自己的几个儿子还都很年幼,所以,便将目光放到了刘濞身上,于是,刘邦便在老家沛县封刘濞为吴王,让他管辖三郡五十三城。举行完封拜仪式后,刘邦召见了刘濞,看了看刘濞的面相,然后,对其说道:“我看你的面相有造反之色。”

蒙古入侵:理宗绍定五年,蒙古向南宋政府提出“联蒙灭金”,与蒙古结成盟友后。于端平元年,宋蒙联军成功灭金,但蒙古却违背之前定下来的条文,把宋应得的土地削减,宋出兵强行要回土地,但无济于事,惨败而归,更被蒙古于宝祐六年以“违约”名义入侵。

臣还听说。临战交锋最紧要的三件事,一占领有利地形;二士兵服从命令,训练有素;三兵器精良,使用便利。兵法有云:

刘邦此时的心中已经开始后悔了,不过,君无戏言,已经封拜完毕了,没有办法,只能拍着刘濞的背告诫他:“汉朝五十年后,东南有造反的人,难道就是你么?可是,天下同姓刘的是一家人,千万不要反叛。“刘濞叩首道:”臣不敢。“

宋理宗令右丞相贾似道领兵出战,驰援鄂州,贾似道根本没有什么军事上的认识,出征后与蒙军私下议和,并向蒙军游说朝廷会向蒙古进贡,第一次议和,蒙军并不愿意。及后,蒙古大汗蒙哥在钓鱼城一战中死于城下,贾似道得知忽必烈会回国夺回汗位,便看准机会,与忽必烈签订和约,表示愿意称臣、岁奉二十万两银、绢二十万匹。

丈五之沟,渐车之水,山林积石,经川丘阜,草木所在,此步兵之地也,车骑二不当一。土山丘陵,曼衍相属,平原广野,此车骑之地,步兵十不当一。

此时,刘邦怀疑刘濞有反心,但是,刘濞此时并无此意,刘邦也不会想到,真正逼反刘濞的,恰恰是自己的孙子——汉景帝刘启,如果,不是刘启杀死了吴王刘濞的儿子刘贤,也许,汉初未必会爆发七国之乱。

在私下议和后,贾似道又趁蒙军撤退时进攻,杀伤仅一百七十多敌军。可贾似道却视为“空前绝后”的战功,连奉“捷报”,却不报蒙军撤退的真正原因,向理宗报道:“诸路大捷,鄂围始解,汇汉肃清。宗社危而复安,实万世无疆之福。”

平陵相远,川谷居间,仰高临下,此弓弩之地也,短兵百不当一。两陈相近,平地浅草,可前可后,此长戟之地也,剑楯三不当一。萑苇竹萧,草木蒙茏,枝叶茂接,此矛鋋之地也,长戟二不当一。曲道相伏,险厄相薄,此剑楯之地也,弓弩三不当一。

在刘邦死后,汉惠帝刘盈以及吕雉主政时期,因为天下刚刚平定,所以,各诸侯国及其郡县都在尽力地安抚自己的人民。吴国的豫章郡有一座铜矿,刘濞招致天下逃亡的罪犯私自铸钱,又煮海水制盐,因为,这个缘故,吴国并没有向百姓征收赋税,但是,封国内却财用富足充盈。

理宗收到情报后,欢天乐地,赐贾似道卫国公与少师,大力赞扬贾似道,令朝中文武百官恭迎贾似道“凯旋”。之后,宋理宗罢免了丞相丁大全,使贾似道得以专权。贾似道得势后,立即作威作福,并向理宗谗谮在军营中对他“无礼”的曹士雄与向士璧,称其曾在军中贪污及盗取官钱。结果,两人被流放外地。另一位将领高达,曾在军中讽刺贾似道,他又在理宗面前说高达的不是,希望可以除去高达,幸而理宗还有点智慧,没有杀死高达。

士不选练,卒不服习,起居不精,动静不集,趋利弗及,避难不毕,前击后解,与金鼓之指相失,此不习勤卒之过也,百不当十。兵不完利,与空手同;甲不坚密,与袒裼同;弩不可以及远,与短兵同;射不能中,与亡矢同;中不能入,与亡镞同:此将不省兵之祸也,五不当一。故兵法曰:“器械不利,以其卒予敌也;卒不可用,以其将予敌也;将不知兵,以其主矛敌也;君不择将,以其国予敌也。四者,兵之至要也。

等到汉文帝刘恒即位之后,吴王派太子刘贤入京朝见。也正是这一次朝见为日后的七国之乱埋下了伏笔。这一次朝见,刘贤得以有机会与太子刘启一起饮宴下棋,殊不知,这次下棋,就让他断送了年轻的生命。

贾似道与同党编辑《福华编》,“歌颂”他在抗蒙时的“英勇事迹”。

此外臣还听说小与大的形状是不同的,强与弱的力量也是不同的。险与易具有不同的防备,以低微之身去侍奉强者,这是小国的形态;联合小国去攻打大国,是势均力敌之国的形态。以夷制夷,是中原之国的形态。如今,匈奴地形技艺与中原不同。

因为,刘贤得太师太傅都是楚人,因此,受他们的影响刘贤本人性情轻躁彪悍,一向骄横,所以在下棋争子的时候,对太子刘启极为不恭敬,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何况皇太子乎。刘启大怒,握起棋盘就将刘贤给砸死了。

宋度宗登基后五年,贾似道为了测试自己在朝中的地位,便在度宗面前说自己年事已高,需返乡受福,度宗为了不要失去这个“军事奇才”,下旨准许贾似道可六日上朝一次,也不用如百官般的行礼。后来,改为十天上朝一次,贾似道已证明了自己在朝中的地位几乎与皇帝相似。另一种说法认为不必上早朝是南宋“权相现象”,是每任丞相皆有的礼遇。

上下山坡,出入溪涧,中原的战马比不上匈奴的战马;险道倾侧,骑射技艺,中原的骑兵不如匈奴的骑兵;风雨疲劳,忍饥挨饿,中原人不如匈奴人:这些都是匈奴人的长处。如若在平原地带,轻车骁骑,匈奴就容易乱了阵脚;

刘恒得知此事,并没有怎么处置自己的儿子,而是派人将刘贤的尸体送回吴国安葬,吴王刘濞见到爱子的尸体,不由得老泪纵横,大怒道:”天下同是一家,儿子在长安死了就葬在长安,何必送回吴国安葬。“

咸淳三年至九年,襄阳城被元军围攻之时,战况文书接二连三地传来,贾似道却以玩乐为首、国事次之,一律不上朝。《宋史》这样记载:“襄阳围已急,似道日坐葛岭,起楼台亭榭,取宫人娼尼有美色者为妾,日淫乐其中。唯故博徒日至纵博,人无敢窥其第者。其妾有兄来,立府门,若将入者。似道见之,缚投火中。尝与群妾踞地斗蟋蟀,所狎客入,戏之曰:此军国大事耶?”

强弩长戟,弩箭攻击距离宽远,这是匈奴之弓所不能比拟的;坚硬铠甲,锋利兵器,长短相配合,游努往来支应,列队士兵一起向前,匈奴士兵将不能够抵挡;骑射手在同时同地整齐地将箭射向同一目标。匈奴的兽皮衣物是抵挡不了的;

后来,吴王刘濞又将太子刘贤尸身送回来长安安葬,从此,便不再遵守藩臣的礼节,称病不再前往京师朝拜。刘恒也知道吴王是因为儿子的缘故,才称病不来朝见的,所以,在查明刘濞无病之后,便将吴国派来的一批批使臣都给扣押治罪了。

咸淳八年,宋度宗前往祭祀式时,天落大雨,度宗接受爱妃胡贵妃之父提出归宫之建议。此举令贾似道不满,装出要离宫归家,度宗苦苦哀求,后听从贾似道的话,把心爱的胡贵妃送去当尼姑才得到贾似道的“原谅”。

马下肉搏,剑戟相斗,脚步前后移动,匈奴人的脚不能快速相连;这都是中原人的长处。由此看来,匈奴的长处有三,中原的长处有五。陛下发兵数十万之众,用来诛杀数万匈奴人,计算众寡,这就是以一击十之术了。

刘濞知道后,很是惶恐,于是,便开始加紧谋划自保的计划,不久之后,刘濞再次派人代行秋季的朝见礼仪,刘恒再次斥责吴王使臣,吴国使者回答道:”吴王的确没病,但是,朝廷扣押了几批吴国使臣,所以,吴王才称病不敢前来京师。

更荒唐者,贾似道还带蟋蟀上朝议政,庭上不时传出虫鸣声,甚至发生蟋蟀自水袖内跳出,跳黏到皇帝胡须上的闹剧,而襄阳被元军围困一事,却被贾似道一一隐瞒。又一次,皇帝准备派遣贾出征,贾似道买通大臣,向度宗“说明”他应留在中央控制大局,而不该上前线抗敌。

尽管如此,兵器依旧是凶器;战争还是危险的事情。不懂用兵之道和方法,就会以大为小,由强变弱,这种变化就如同俯仰之间那般容易。用人的死亡换取胜利,必然失足而不振,悔之晚矣。帝王的成功之道,其根本在于万全之策。

俗话说‘察见渊中鱼,不祥。‘如今吴王诈称有病被朝廷发现,又眼见追查紧迫,所以,就会行为更加隐秘,害怕被皇上处死,无可奈何之下才想出来此无聊的计谋,希望皇上能够既往不咎,让吴王改过自新。“刘恒听后,赦免了吴国的使者。

宋度宗离世后,元军已攻占了鄂州,南宋太学生提议贾似道亲自出战,在群众压力下,贾似道不得不上阵。但他贪生怕死,根本不思抗击,只是一味求和。他给元丞相伯颜送上礼品,请求割地赔款,但伯颜责他不守信义,拒绝议和。

如今,义渠的民众下属前来投降,是投诚归义的,部众有几千人,他们的饮食,长技与匈奴人一般,可以赐给他们坚硬的铠甲棉衣,强弓利矢,再增加边郡的良骑。让名将了解他们的习俗,从而和睦相处,这就要依靠陛下的明智去节制统帅了。

让他们回到了吴国,并赏赐了吴王一张几案和一根拐杖,并特许吴王年高不必到京朝拜。刘濞见朝廷赦免了自己,阴谋也就逐渐停止了。因为,吴国境内既产铜又产盐,所以,百姓被没有被征收赋税,朝廷征发的服役士兵,刘濞也发放了与雇工等价的代役钱。

德祐元年,在安徽芜湖鲁港一带,贾似道几乎未加抵抗,和几个属下一起,抛弃其统领的十三万精兵,乘小船逃走。南宋军队大败,军士死伤逃亡不计其数,天下舆论大哗。元兵直逼临安,朝野一片震恐,要求杀贾似道以谢天下。在强大的压力下,谢太皇太后被迫将他免职,但此举无法平众怒,朝廷内外都坚决要求处死贾似道。谢太皇太后无奈,只得把他贬到偏远的广东一带。

遇到险阻,就应用这些人前去对付,等到平地通道,在应用轻车骑手应对。两军之间相互配合,协同作战,各用长技,横向上在使用众多的士兵,这就是万全之策了。《传》上说:’狂夫之言,明主选择。’臣晁错愚钝鄙陋,冒死上言,望陛下裁择。“

逢年过节,刘濞也会慰问有德之士,并给予百姓赏赐,每当别的郡国,有罪犯逃到吴国,刘濞都为他们提供庇护,这样的政策在吴国执行了四十多年,因此,刘濞才可以随意调遣他的臣民,为日后的七国之乱奠定了基础。

县尉郑虎臣家里曾受过贾似道的迫害,为了报仇,他主动要求押贾似道去贬所。在押解的路上,郑虎臣多次提醒,让贾似道自尽,但他不愿就死。郑虎臣想尽办法,勒逼折磨,到了木棉庵时,贾似道自知再也活不下去,就服冰片自杀。怎奈一时并不得死,只是肚泄,郑虎臣气愤不过,在厕所内处死了贾似道。

刘恒听后,十分赞扬晁错的陈述,便赐他玺书回答:”皇帝问太子家令,上书所讲兵事三章,听到了。书曰:‘狂夫之言,而明主择焉’。如今不是这样,言者不狂,而择取之人却不明智,国家的大患,就在于此。要是让不明智的人去选择不狂,就是听一万条上书也是有一万次对付不了。

其实,吴王刘濞的一事,其封国内物产的确助长了他的野心,但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汉景帝刘启杀了他的儿子,以及汉文帝刘恒处置不当的原因,在刘贤死后,刘恒对刘濞不是安抚,反而是猜忌,这不就是在逼刘濞造反么。

明朝抗倭名将俞大猷在木棉庵前的石亭中立下石碑,并亲书“宋郑虎臣诛贾似道于此”。清乾隆年间的龙溪知县袁本濂,又用一块石碑将这十个大字重述一遍。旁边有公元1936年诸暨人陈琪撰文、汉寿人朱熙写的《木棉亭记》碑刻。

从班固在《汉书·袁盎晁错》中对晁错上书陈论兵事的这段记载,我们可以看出,晁错并非只是擅长法家学说。其在军事能力上也是有着一定的建树的,其对中原人与匈奴人,长短处对比,也是形容的简明意骇,当然,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汉文帝刘恒的谦逊。

而且,刘恒这个人也是护短,这件事从他对淮南王刘长,车骑将军薄昭以及太子刘启的纵容就可以看得出来,当然因为他的纵容也不得不自己买单,那就是刘长之死,以及逼杀舅父,当然七国之乱刘恒本人也难以置身事外。没错他是一个好皇帝,但这些也实实在在是他人性上的弱点了。

另一说是元军已攻入临安混乱时,宋室王爷愤贾似道误国,于逃亡途中,提尚方宝剑斩杀贾似道。

相关Tags:历史名将选择如何名将击败

相关Tags:历史朝廷选择汉朝征讨大军兄弟

相关Tags:驾崩朝廷明朝名将名将群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