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于渭桥与贼战,以功除讨夷将军

王德字天恩,代郡武川人也。少善骑射,虽不经师训,而以孝悌见称。魏永安二年,从尔朱荣讨元颢,攻河内,应募先登。以功除讨夷将军,进爵内官县子。又从贺拔岳讨万俟丑奴,平之。别封深泽县男,邑二百户,加龙骧将军、中散大夫。及侯莫陈悦害岳,德与寇洛等定议翊戴太祖。加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平凉郡守。德虽不知书,至于断决处分,良吏无以过也。泾州所部五郡,而德常为最。

李弼字景和,辽东襄平人也。六世祖根,慕容垂黄门侍郎。祖贵丑,平州刺史。父永,太中大夫,赠凉州刺史。

侯莫陈顺,太保、梁国公崇之兄也。少豪侠,有志度。初事尔朱荣为统军,后从贺拔胜镇井陉。武泰初,讨葛荣,平邢杲,征韩娄,皆有功。拜轻车将军、羽林监。又从破元颢,进宁朔将军、越骑校尉。普泰元年,除持节、征西将军,封木门县子,邑三百户。寻加散骑常侍、千牛备身、卫将军、合内大都督。从魏孝武入关。顺与太祖同里闬,素相友善,且其弟崇先在关中,太祖见之甚欢。乃进爵彭城郡公,邑一千户。

及魏孝武西迁,以奉迎功,进封下博县伯,邑五百户,行东雍州事。在州未几,百姓怀之。赐姓乌丸氏。大统元年,拜卫将军、右光禄大夫,进爵为公,增邑一千户,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北雍州刺史。其后常从太祖征伐,累有战功。又从破齐神武于沙苑,加开府、侍中,进爵河间郡公,增邑通前二千七百户。先是河、渭间种羌屡叛,以德有威名,为夷民所附,除河州刺史。德绥抚有方,群羌率服。十三年,授大都督、原灵显三州五原蒲川二镇诸军事。十四年,除泾州刺史。卒于州。谥曰献。

弼少有大志,膂力过人。属魏室丧乱,语所亲曰:“丈夫生世,会须履锋刃,平寇难,安社稷以取功名;安能碌碌依阶资以求荣位乎。”魏永安元年,尔朱天光辟为别将,从天光西讨,破赤水蜀。以功拜征虏将军,封石门县伯,邑五百户。又与贺拔岳讨万俟丑奴、万俟道洛、王庆云,皆破之。弼恒先锋陷阵,所向披靡,贼咸畏之,曰“莫当李将军前也”。

大统元年,拜卫尉卿,授仪同三司。及梁仚定围逼河州,
以顺为大都督,与赵贵讨破之,即行河州事。后从太祖破沙苑,以功增邑千户。

德性厚重廉慎,言行无择。母年几百岁,后德终。

天光赴洛,弼因隶侯莫陈悦,为大都督,加通直散骑常侍。太昌初,授清水郡守,恒州大中正。寻除南秦州刺史。
随悦征讨,屡有克捷。及悦害贺拔岳,军停陇上。太祖自平凉进军讨悦。弼谏悦曰:“岳既无罪而公害之,又不能抚纳其众,使无所归。宇文夏州收而用之,得其死力,咸云为主将报雠,其意固不小也。今宜解兵谢之,不然,恐必受祸。”悦惶惑,计无所出。弼知悦必败,乃谓所亲曰:“宇文夏州才略冠世,德义可宗。侯莫陈公智小谋大,岂能自保。吾等若不为计,恐与之同至族灭。”会太祖军至,悦乃弃秦州南出,据险以自固。翌日,弼密通使太祖,许背悦来降。夜,弼乃勒所部云:“侯莫陈公欲还秦州,汝等何不束装?”弼妻,悦之姨也,特为悦所亲委,众咸信之。人情惊扰,不可复定,皆散走,争趣秦州。弼乃先驰据城门以慰辑之,遂拥众以归太祖。悦由此遂败。太祖谓弼曰:“公与吾同心,天下不足平也。”破悦,得金宝奴婢,悉以好者赐之。仍令弼以本官镇原州。寻拜秦州刺史。

四年,魏文帝东讨,与太尉王盟、仆射周惠达等留镇长安。时赵青雀反,盟及惠达奉魏太子出次渭北。顺于渭桥与贼战,频破之,贼不敢出。魏文帝还,亲执顺手曰:“渭桥之战,卿有殊力。”便解所服金镂玉梁带赐之。

,小名公奴,性谨厚。官至开府仪同三司。初德丧父,家贫无以葬,乃卖公奴并一女以营葬事。因遭兵乱,不复相知。及德在平凉始得之,遂名曰庆。

太祖率兵东下,征弼为大都督,领右军,攻潼关及回洛城,克之。大统初,进位仪同三司、雍州刺史。寻又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从平窦泰,先锋陷敌,斩获居多。太祖以所乘骓马及窦泰所着牟甲赐弼。又从平弘农。与齐神武战于沙苑,弼率军居右,而左军为敌所乘。弼呼其麾下六十骑,身先士卒,横截之,贼遂为二,因大破。以功拜特进,爵赵郡公,增邑一千户。又与贺拔胜攻克河东,略定汾、绛。四年,从太祖东讨洛阳,弼为前驱。东魏将莫多娄贷文率众数千,奄至谷城。弼倍道而前,遣军士鼓噪,曳柴扬尘。贷文以为大军至,遂遁走。弼追蹑之,虏其众,斩贷文,传首大军所。翌日,又从太祖与齐神武战于河桥,每入深陷阵,身被七创,遂为所获,围守数重。弼佯若创重,殒绝于地。守者稍懈,弼睨其旁有马,因跃上西驰,得免。五年,迁司空。六年,侯景据荆州,弼与独孤信御之,景乃退走。九年,从战邙山,转太尉。十三年,侯景率河南六州来附,东魏遣其将韩轨围景于颍川。太祖遣弼率军援景,诸将咸受弼节度。弼至,轨退。王思政又进据颍川,弼乃引还。十四年,北稽胡反,弼讨平之。迁太保,加柱国大将军。魏废帝元年,赐姓徒河氏。太祖西巡,令弼居守,后事皆谘禀焉。六官建,拜太傅、大司徒。属茹茹为突厥所逼,举国请降,弼率前军迎之。给前后部羽葆鼓吹,赐杂彩六千段。及晋公护执政,朝之大事,皆与于谨及弼等参议。孝闵帝践阼,除太师,进封赵国公,邑万户。前后赏赐累巨万。

南岐州氐苻安寿自号太白王,攻破武都,州郡骚动。复以顺为大都督,往讨之。而贼屯兵要险,军不得进。顺乃设反间,离其腹心;立信赏,诱其徒属。安寿知势穷迫,遂率部落一千家,赴军款附。时顺弟崇又封彭城郡公,封顺河间郡公。明年,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行西夏州事、安平郡公。十六年,拜大将军,出为荆州总管、山南道五十二州诸军事、荆州刺史。孝闵帝践阼,拜少师,进位柱国。其年薨。

史臣曰:梁禦等负将率之材,蕴骁锐之气,遭逢丧乱,驰骛干戈,艰难险阻备尝,而功名未立。及殷忧启圣,豫奉兴王,参谋缔构之初,宣力经纶之始,遂得连衡灌、郦,方驾张、徐,可谓遇其时也。并中年即世,远志未申,惜哉!惠、德本以果毅知名,而能率由孝道,难矣。图史所叹,何以加焉。勇者不必有仁,斯不然矣。

弼每率兵征讨,朝受令,夕便引路,不问私事,亦未尝宿于家。其忧国忘身,类皆如此。兼复性沉雄,有深识,故能以功名终。元年十月,薨于位,年六十四。世宗即日举哀,比葬,三临其丧。发卒穿冢,给大辂、龙旗,陈军至于墓所。谥曰武。寻追封魏国公,配食太祖庙庭。

耀。次子,尚太祖女义安长公主,遂以为嗣。

李辉大统中,起家员外散骑侍郎,赐爵义城郡公,历抚军将军、大都督、镇南将军、散骑常侍。辉常卧疾期年,太祖忧之,日赐钱一千,供其药石之费。及魏废帝有异谋,太祖乃授辉武卫将军,总宿卫事。寻而帝废,除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魏恭帝二年,加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出为岐州刺史。从太祖西巡,率公卿子弟,别为一军。孝闵帝践阼,除荆州刺史。寻袭爵赵国公,改魏国公。保定中年,加将军。天和六年,进位柱国。建德元年,出为总管梁洋等十州诸军事、梁州刺史。时渠、蓬二州生獠,积年侵暴,辉至州绥抚,并来归附。玺书劳之。

李耀既不得为嗣,朝廷以弼功重,乃封耀邢国公,位至开府。子,大象末,上大将军蒲山郡公。辉弟衍,大象末,大将军、真乡郡公。衍弟纶,最知名,有文武才
用。以功臣子,少居显职,历吏部、内史下大夫,并获当官之誉。位至司会中大夫、开府仪同三司,封河阳郡公。为聘齐使主。早卒。子长雅嗣。纶弟晏,建德中,开府仪同三司、大将军、赵郡公。从高祖平齐,殁于并州。子璟以晏死王事,即袭其爵。弼弟标。

李标字灵杰。长不盈五尺,性果决,有胆气。少事尔朱荣。魏永安元年,以兼别将从荣破元颢,拜讨逆将军。及荣被害,标从尔朱世隆奉荣妻奔河北。又随尔朱兆入洛。赐爵淝城郡男,迁都督。普泰元年,元树自梁入据谯城,标从行台樊子鹄击破之,迁右将军。

魏孝武西迁,标从大都督元斌之与齐神武战于成皋。兵败,遂与斌之奔梁。梁主待以宾礼,后得逃归。大统元年,授抚军将军,进封晋阳县子,邑四百户。寻为太祖帐内都督。从复弘农,破沙苑。标跨马运矛,冲锋陷阵,隐身鞍甲之中。敌人见之,皆曰“避此小儿”。不知标之形貌,正自如是。太祖初亦闻标骁悍,未见其能,至是方嗟叹之。谓标曰:“但使胆决如此,何必须要八尺之躯也。”以功进爵为公,增邑四百户。寻从宇文贵与东魏将任祥、尧雄等战于颍川,皆破之。征为太子中庶子。九年,从战邙山,迁持节、大都督。十三年,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又从弼讨稽胡,标功居多,除幽州刺史,增邑三百户。十五年,拜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魏废帝初,从赵贵征茹茹,论功为最,改封封山县公,增邑并前二千一百户。孝闵帝践阼,进位大将军。武成初,又从豆卢宁征稽胡,大获而还。进爵汝南郡公。出为总管延绥丹三州诸军事、延州刺史。四年,卒于镇。赠恒朔等五州刺史。

标无子,以弼子椿嗣。先以标勋功,封魏平县子。大象末,开府仪同三司、大将军、右宫伯,改封河东郡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