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罗汉射难当队将及兵二十三人,用卖炭钱买回4支步枪占山为匪

吕罗汉,本东平寿张人。其先,石勒时徙居幽州。祖显,字子明。少好学,性廉直,乡人有分争者皆就而质焉。慕容垂以为河间太守。皇始初,以郡来降,太祖嘉之,赐爵魏昌男,拜钜鹿太守。清身奉公,务存赡恤,妻子不免饥寒。民颂之曰:“时惟府君,克己清明。缉我荒土,民胥乐生。愿寿无疆,以享长龄。”卒官。父温,字晞阳。善书,好施,有文武才略。世祖伐赫连昌,以温为幢将。先登陷陈,每战必捷,以功拜宣威将军、奉车都尉。出为秦州司马,迁上党太守,善劝课,有治名。卒,赠平远将军、豫州刺史、野王侯,谥曰敬。

图片 1近代人物

阴仲达,武威姑臧人。祖训,字处道,仕李暠为武威太守。父华,字季文,姑臧令。仲达少以文学知名。世祖平凉州,内徙代都。司徒崔浩启仲达与段承根云,二人俱凉土才华,同修国史。除秘书著作郎。卒。

罗汉仁笃慎密,弱冠以武干知名。父温之佐秦州,罗汉随侍。陇右氐杨难当率众数万寇上邽,秦民多应之。镇将元意头知罗汉善射,共登西城楼,令罗汉射难当队将及兵二十三人,应弦而殪。贼众转盛,罗汉进计曰:“今若不出战,示敌以弱,众情携贰,大事去矣。”意头善之,即简千余骑,令罗汉出战。罗汉与诸骑策马大呼,直冲难当军,众皆披靡。杀难当左右队骑八人,难当大惊。会世祖赐难当玺书,责其跋扈,难当乃引还仇池。意头具以状闻,世祖嘉之,征为羽林中郎。

徐国材人物简介

华次子周达,徐州平南司马、太山太守。

上邽休官吕丰、屠各王飞廉等八千余家,据险为逆,诏罗汉率骑一千讨擒之。从征悬瓠,罗汉与琅邪王司马楚之驾前招慰,降者九千余户。比至盱眙,频破贼军,擒其将顾俨、李观之等。以功迁羽林中郎、幢将,赐爵乌程子,加建威将军。及南安王余立,罗汉犹典宿卫。高宗之立,罗汉有力焉。迁少卿,仍幢将,进爵野王侯,加龙骧将军。拜司卫监,迁散骑常侍、殿中尚书,进爵山阳公,加镇西将军。及蠕蠕犯塞,显祖讨之,罗汉与右仆射南平公元目振都督中外军事。

徐国材福建省永泰县雁门乡着名匪首。

周达子阴遵和,小名虎头。好音律,尚武事。初为高祖挽郎,拜奉朝请,后广平王怀取为国常侍。遵和便辟善事人,深为怀所亲爱。转司空法曹、太尉中兵参军。又为汝南王悦郎中令,复被爱信。稍迁龙骧将军、骁骑将军、豫州都督,镇悬瓠。孝庄末,除左将军、行豫州刺史。时前行州事元崇礼被征将还,既闻尔朱兆入洛,遂矫杀遵和,擅摄州任。后追赠平南将军、凉州刺史。

出为镇西将军、秦益二州刺史。时仇池氐羌反,攻逼骆谷,镇将吴保元走登百顷,请援于罗汉。罗汉帅步骑随长孙观掩击氐羌,大破之,斩其渠帅,贼众退散。诏罗汉曰:“卿以劳勤获叙,才能致用,内总禁旅,外临方岳,褒宠之隆,可谓备矣。自非尽节竭诚,将何以垂名竹帛?仇池接近边境,兵革屡兴,既劳士卒,亦动民庶,皆由镇将不明,绥禁不理之所致也。卿应机赴击,殄此凶丑。陇右土险,民亦刚悍,若不导之以德,齐之以刑,寇贼莫由可息,百姓无以得静。朕垂心治道,欲使远近清穆。卿可召集豪右,择其事宜,以利民为先,益国为本,随其风俗,以施威惠。其有安土乐业、奉公勤私者,善加劝督,无夺时利。明相宣告,称朕意焉。”

徐国材人物生平

遵和兄子阴道方,性和雅,颇涉书传,深为李神俊所知赏。神俊为前将军、荆州刺史,请道方为其府长流参军。神俊曾使道方诣萧衍雍州刺史萧纲论边事,道方风神沉正,为纲所称。正光末,萧纲遣其军主曹义宗等扰动边蛮,神俊令道方驰传向新野,处分军事。于路为土因村蛮所掠,送于义宗,义宗又传致襄阳,仍送于萧衍,囚之尚方。孝昌中,始得还国。既至,拜奉朝请,转员外散骑侍郎。孝庄初,迁尚书左民郎中,修《起居注》。永安二年,诏道方与仪曹郎中王元旭使于萧衍。至南兗州,有诏追还。转安东将军、光禄大夫,领右民郎中。太昌初卒,年四十二。人士咸嗟惜之。赠抚军将军、荆州刺史。

泾州民张羌郎扇惑陇东,聚众千余人,州军讨之不能制。罗汉率步骑一千击羌郎,擒之。仇池氐羌叛逆遂甚,所在锋起,道路断绝。其贼帅蛩廉、符祈等皆受刘昱官爵、铁券。略阳公伏阿奴为都将,与罗汉赴讨,所在破之,生擒廉、祈等。秦益阻远,南连仇池,西接赤水,诸羌恃险,数为叛逆。自罗汉莅州,抚以威惠,西戎怀德,土境怗然。高祖诏罗汉曰:“朕总摄万几,统临四海,思隆古道,光显风教。故内委群司,外任方牧,正是志士建节之秋,忠臣立功之会。然赤水诸羌居边土,非卿善诱,何以招辑?卿所得口马,表求贡奉,朕嘉乃诚,便敕领纳。其马印付都牧,口以赐卿。”

徐20岁时带四人到塘前官烈山烧炭,用卖炭钱买回4支步枪占山为匪。当年秋,他纠集匪徒在闽侯南通上洋造船厂附近抢劫一艘小汽船,劫得800块银元和一批衣物,又到福清海口买回步枪7支,扩充匪部,自封首领,流窜永边境,打家劫舍,拦途抢掠。不久,队伍发展到60多人,以官烈兔耳山为匪巢。由于群众不断告发,省长陈仪令省保安六团围剿,六团派一个营星夜赶到兔耳山,团团围住。徐得到消息,率匪众从后山羊肠小道冲出包围圈,奔向河边夺船渡江到闽侯浦口,抄山路回永泰。路经三十六湾漈上村时,遭到当地许海波为首的民团截击,打死二个匪徒,因此,他对漈上村民怀恨在心。

史臣曰:赵逸等皆通涉经史,才志不群,价重四州,有闻东国,故于流播之中,拔泥滓之上。人之不可以无能,信也。胡叟显晦之间,优游无闷,亦一世之异人乎?

征拜内都大官,听讼察狱,多得其情。太和六年,卒于官。高祖深悼惜之,赐命服一袭,赠以本官,谥曰庄公。

回乡后隐蔽在闽清、永泰、闽侯交界的后门坪,强占民妻,残害百姓,雇工制造枪支弹药,先后又拉进白云吴草孟匪部20多人及苏朝朝匪部30多人,成为盘据永泰北区的大匪首。

长子兴祖,袭爵山阳公,后例降为侯。景明元年卒。

民国26年秋,徐亲率百余匪徒,进驻漈上村边的三香炉山上,向漈上、白岩、溪狮、下院等村派饷摊粮,乡人不堪其扰,集资购枪,公推与他作战过的许海波为自卫队长,集中百余人进剿。徐凭借有利地形打死民团2人,攻进漈上,许海波儿子许鸟肯被徐活捉砍头示众。村民被迫退入土堡继续抵抗,暗中派人赶往闽侯浦口求援,双方激战一昼夜,徐匪抢劫该村耕牛37头,猪40头,羊12头,300多担粮食及金银财物,杀死6位农民,纵火烧毁全村100余间房屋。并把十几床棉被浇上煤油,焚烧土堡大门。正当危急关头,浦口村援兵到达,匪徒才从山路逃走。过了三日,他们又洗劫白岩村,烧毁房屋82间。

兴祖弟伯庆,为中散,咸阳王禧郎中令。

徐于1934年向县府自新,后被任为县保安队副队长,后任侦缉队长。民国34年秋,日本投降,又被任为县特务队长。翌年7月的一夜,他把关押在县城大圣庙的共产党员黄和龙等7人押至孤老湾活埋。其他“通共”嫌疑犯,也被他捆绑吊打折磨得死去活来,勒索银元取赎。

伯庆弟世兴,校书郎。

他对政治犯多施以酷刑,如:金鸡背翅,指甲刺针,椒汤灌鼻,吊绑悬空,棍桶肛门,画眉上架,蚊香焚背,大石压腿等。曾把许多“嫌疑犯”秘密押到外县活埋。

罗汉弟大檀,为中散、恆农太守。

1949年4月,徐带60多人到白云樟江,借搜查嫌疑犯挨户洗劫,据守土堡农民忍无可忍开了一枪,他愤而纵火烧堡,烧死3人,烧毁房屋37间,打伤村民6人,抓走7人,并强令该村赔偿谷200担,猪20头,羊10头作为“慰问费”。

大檀弟豹子,东莱镇将。后改镇为州,行光州事。

解放后,徐不甘灭亡,率匪100余人上山,坚决与人民为敌。1949年农历7月20日,在白云北山摊派粮草时遭革鞘湾农民抵制,徐即率部攻打该村,打死农民谢开学等5人,焚烧房屋数百间,摔死刚出生的婴儿。

豹子弟七宝,侍御中散。迁少卿,出为假节、龙骧将军、东雍州刺史。

当年9月,徐匪带领300多人,分6股流窜白云、杉洋、溪南、仙峰、丹洋等乡村抢劫勒索。12月19日被剿匪部队生擒。1950年10月29日县人民政府在城关召开万人公审大会,将徐匪枪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