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使监察御史关衍弹劾陈宜中,布鲁诺在著作和言谈中

陈宜中生于温州永嘉,是南宋末年大臣,人称“六君子”之一。他曾依附贾似道,担任过监察御史、右丞相等职,曾英勇抵抗元兵,进行焦山之战、溧阳之战等,又与与张世杰、文天祥、陆秀夫等人建立宋末行朝,以抗元复宋。崖山海战后宋军全军覆没,陈宜中则带着家眷逃亡越南,最终死于泰国。人物生平
为官之路
陈宜中年少之时,家贫如洗,但他为人“性特俊拔”。曾经有一个商人推算他的生辰,认为他将来必定大富大贵,于是把女儿许配给他。
进入太学之后,陈宜中写的优美文章,得到了许多饱学之士的赞誉。作为太学生员,他为人正直,关心时政。宝祐年间,丁大全和权臣卢永升、董宋臣拉乡邻关系,被宋理宗所宠幸,不久便擢升为殿中侍御史。丁大全上台之后倚仗权势,横行霸道。陈宜中于是和同学黄镛、林则祖等六人联名上书攻击丁大全。丁大全知道后,暗使监察御史关衍弹劾陈宜中,取消他的太学生的资格,并发配到地方。临行那天,太学司业带领十二个学生衣冠整齐地将陈宜中送到桥门之外。丁大全更加恼怒,于是在太学立了一块碑,碑文告诫太学生不要乱议国家政务。许多文人根本不理他这一套,倒是对这六个上书的太学生赞赏有加,誉之为“六君子”,成为南宋朝活跃学生运动的著名学生运动领袖。陈宜中在其后被谪建昌军。丁大全倒台后,丞相吴潜奏请还临安。
当时,贾似道初为丞相。上台伊始,他为了稳住自己的位置,非常注意网罗人才,认为才华横溢且血气方刚的陈宜中很有前途,有意把他当作门生。于是,他请皇帝下诏六人可以免省试而赴考。景定三年廷试,陈宜中名列第二。在这六人中,陈宜中最通时务,因而在贾似道的荫庇下很快升迁,先后任绍兴府推官校书郎。又过了几年,他被迁为监察御史。过了不久,陈元凤再次出任丞相,贾似道害怕他侵占自己的权利,一心想除掉他。陈宜中参陈元凤纵使丁大全肆恶,是他播下了宗社之祸的种子。陈元风被革职,任太府卿。陈宜中考虑到在朝廷积怨太深,而且做地方官也有利于自己建立政绩,于是先后转任浙西提刑、崇政殿说书、福州知府。他在任职期间整顿生产,主张抗战,兴修水利,政绩明显。十年后,
升任同知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该职位相当于副宰相之职。这时,陈宜中已经渐渐跻身于实权人物之列了。
初为丞相
就在陈宜中官运亨通、青云直上时,南宋局势却每况愈下。此时元世祖忽必烈“仁明英睿”,在即位之前便“思有大为于天下”,他把一批汉族地主、官员及知识分子团结在自己的周围,以汉法治汉地。在宋、蒙战争中,蒙军虽占优势,但到宋度宗时南宋王朝还没有受到致命打击。可惜的是南宋朝廷此时没有抓住机遇重新振作起来,宋度宗赵禥软弱无能,荒淫无度,不理朝政,处理政事完全依靠丞相贾似道,而权倾朝野的贾似道却无心抗战,只顾玩乐。他在葛岭湖山建楼台亭榭,贮珍藏宝、蓄娼纳妾,声色犬马,无所不为。
德祐元年三月, 殿前指挥使韩震提议迁都,陈宜中将其骗到自己家中杀害;
陈宜中胆小怕事,在和与战之间摇摆不定。七月,宋军兵败焦山。太学生刘九皋等伏阶上书陈列陈宜中过失数十条。陈宜中知道后,弃职而去。九月,
后由其母亲说服回朝,任右丞相。 晚年事迹
德祐元年十二月,陈宜中派将作监柳岳前往元军大营求和,伯颜不肯,又派正少卿陆秀夫前往,请求称臣纳币,伯颜也不答应。德祐二年正月,元军至臬亭山。德祐二年正月十八日,谢太后派大臣杨应奎向元军献上降表和传国玉玺,元朝要求与宰相会谈,陈宜中当夜撤离临安,逃往温州,漂泊在海上。
宋室二王和杨淑妃、杨亮节、宋理宗驸马都尉、谢道清的侄儿杨镇、赵宋皇室人员赵与择、陆秀夫(在婺州即今浙江金华跟上二王逃跑队伍)到达温州后,
陈宜中等拥立益、广二王为都督天下兵马正、副元帅。
前往福州建立流亡政府后,又 拥立益王赵昰即位,是为宋端宗。
陈宜中主持南宋流亡政府全面工作,陆秀夫、曾渊子、杨亮节、赵与择、杨镇等文臣辅助陈宜中,文天祥则由于和陈宜中、张世杰意见不合,赴南剑州独立开督府牵制蒙元。景炎元年十一月,元军进逼福建,知福州府王刚中投降。陈宜中与张世杰将端宗护送到广东沿海一带。
南宋灭亡之时,他曾去占城,过吴川极浦亭,曾赋诗明志:
颠风吹雨过吴川,极浦亭前望远天。 有路可通外屿外,无山堪并首阳巅。
淡去起处潮细长,夜月高时人入眠。 异人北归须记取,平芜尽处一峰园。
希望可以向占城借兵抗元。
后来到元朝占领占城,陈宜中败走至遥国,并于当地终老。陈宜中后人
陈宜中在大宋倾覆的时刻逃离皇帝一行,携家眷到了占城。后来元军攻占城,他又奔走遥国,后卒于此,成为温籍华侨先驱。
据蕲春《田氏大成宗谱》,蕲春马骅山《田氏七修宗谱序》:我田氏来蕲春之鼻祖曰梦罴公,世传即宋相陈宜中,当端宗舟抵秀山时,由占城迂道逃至江淮间,结忠义之士,谋复宋室,志卒不遂,乃仿陈公子完之先例,易姓为田,匿于蕲北之久长山而隐居焉。陈宜中逃跑
南宋临倾之前,皇帝幼小,太皇太后派陈宜中去与元军谈判议和,元军丞相伯颜也指名要陈宜中去谈。但陈宜中不去,最后不得不去时,陈宜中一出临安,便遁回温州清澳寨,没有去谈判。这是第一次“逃跑”。
第二次所谓的“逃跑”,是在广东“井澳”海战之后,双方各有胜负。宋端宗因溺水生命垂危,宋军内部出现了分歧。陈宜中辞去丞相职位,前往占城借兵。南宋余下尚有20万人马,但又在崖山遭受元军的攻击,宋军全军覆没,陆秀夫抱8岁的卫王跳海而身亡,宋朝灭亡。陈宜中下落不明。崖山之战前,有说陈宜中前往占城借不到兵,转到泰国,现在泰国有他的墓地;有的说他回来带兵前往崖山,半途中知道宋军已败,再遇大风浪翻船落海而亡;也有说从占城回来流浪到湖北省蕲县久长山改姓田,成为田氏的祖先;也有说他曾驻军广东海陵岛,现在海陵岛及其周边有他的裔孙230万。无论怎么说,有的人认为他前往占城借兵的行动是不负责任的,是逃跑的行为。

蔡景历出生河南考城的贫寒之家,是南北朝时期陈朝书法家、名臣。他历任王府僚属及海阳县令、记室、度支尚书等职,封爵新丰县侯;曾密谋营救简文帝萧纲、定计拥立陈文帝,深得陈文帝、陈宣帝的器重。蔡景历擅长草书、隶书,文章长于叙事不崇尚雕凿华丽,代表作有《大行侠御服议》《又议》《答陈征北书》等。公元578年,蔡景历逝世,追赠太常卿、中抚将军等,谥号“忠敬”。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蔡景历的祖父蔡点,于南梁时任尚书左民侍郎;父亲蔡大同,任轻车将军、岳阳王记室参军。蔡景历少时英俊豪爽,有孝行。虽然家境贫困,但他好学不倦,擅写信札。他早年出仕,任诸王的府僚。后改任晋陵郡海阳县令,在任内颇有政绩。
太清二年,侯景之乱爆发。次年,建康被侯景攻破,梁武帝萧衍饿死台城,新即位的简文帝萧纲被侯景幽禁。蔡景历同南康嗣王萧会理谋划,想挟持萧纲出逃,结果事情泄露,被叛军扣执。在侯景的谋士王伟的保护下,蔡景历才得以获免。此后他便客游京口。
委身霸府
侯景之乱平定后,陈霸先镇守朱方。陈霸先素来闻知蔡景历的声名,便写信邀请他。蔡景历当着陈霸先使者的面回信,下笔不停,只字不改。陈霸先得信后,对他的文才倍加赞赏,于是又赐书信报答,授其为征北将军府中记室参军,仍领记室一职。
长城国世子陈昌此时担任吴兴郡太守。陈昌年纪还小,吴兴是他的乡里,父老及故人,都尊卑有别。陈霸先担心陈昌年轻,在接人待物上有失礼节,于是派蔡景历辅助他。
承圣(552年—555年)年间,蔡景历任通直散骑侍郎,又掌陈霸先霸府记室。
承圣四年,陈霸先与大将侯安都等数人谋划讨伐司徒王僧辩,蔡景历并不知情。等到部署完毕后,陈霸先召蔡景历起草檄文,他提笔即成,辞义感人激奋,檄中所述辞意都能符合陈霸先的心意。王僧辩被杀后,陈霸先大权在握,任蔡景历为从事中郎,仍掌记室。旋即改任给事黄门侍郎,兼掌相府记室。其间,蔡景历曾奉命劝说兵败意图投降北齐的江州刺史侯瑱,使其归顺陈霸先。
太平二年,梁敬帝萧方智禅位于陈霸先,陈朝建立。蔡景历改任秘书监、中书通事舍人,掌理起草诏诰的重任。
永定二年,蔡景历因妻弟刘淹接受周宝安所赠马的事情被牵连,遭到御史中丞沈炯弹劾,被降为中书侍郎,仍任中书通事舍人。
迎立文帝
永定三年,陈霸先崩逝。当时外有强敌,而陈霸先之侄陈蒨镇守在南皖,朝中没有重臣,宣皇后章要儿召蔡景历及江大权、杜棱定议,决定秘不发丧,迅速召陈蒨还朝。蔡景历亲自与宦官及宫女秘密准备殡殓的服饰。当时正值夏季,天气炎热,必须治办棺材,蔡景历担心斧凿之声会传到外面,于是以蜡为秘器。相关的文书诏诰,仍旧宣读发布。
同年六月二十九日,陈蒨即位,蔡景历再次担任秘书监,仍任中书通事舍人。因拥立之功,被封为新丰县子,食邑四百户。又改任散骑常侍。
陈蒨对陈霸先在位时期的旧将侯安都多有猜疑,数次派使者去侯安都部下处巡视探查。侯安都得知后,心中不安,便派别驾周弘实向蔡景历打听宫中之事。蔡景历将此事奏知文帝,称侯安都谋反。其后又劝陈蒨赐死侯安都。
天嘉三年,蔡景历因功改任太子左卫率,进爵新丰县侯,增加食邑百户,仍任常侍、舍人等职。
屡遭劾罢
天嘉六年,蔡景历受妻兄刘洽依仗他的权势前后奸淫、讹诈等事牵连,加上他接受了欧阳武威赠予的绢一百匹,于是再次遭免职。
天康元年,陈废帝陈伯宗即位,起用蔡景历为镇东将军、鄱阳王陈伯山的谘议参军,兼太府卿。
光大元年,湘州刺史华皎反叛,朝廷命蔡景历担任武胜将军、吴明彻的军司,协助平叛。同年,华皎之乱平定,吴明彻在军中擅杀安成内史杨文通,同时受降的人、马及兵器分理不明,蔡景历因不能匡正这些事而受连累,被收禁治罪。许久后,才获宽赦,仍任鄱阳王陈伯山的谘议参军。
太建元年正月,陈宣帝陈顼即位,蔡景历改任宣惠将军、豫章王陈叔英的长史,兼任会稽郡太守,代管东扬州府事务。任满后,改任戎昭将军、寻阳郡太守,同时兼任宣毅将军、长沙王陈叔坚的长史,代管江州府事务,他以患病为由辞却,便未就任。后入朝重新担任通直散骑常侍、中书通事舍人,掌诏诰,并被恢复爵位、食邑。又改任太子左卫率,常侍、舍人之职照旧。
太建五年,陈顼命都督吴明彻率军北伐,所向披靡,于吕梁大败北周将领梁士彦,斩首俘获万计,正欲进军彭城。此时,陈顼锐意进取河南,蔡景历以“师老将骄,不宜过穷远略”为由反对。陈顼憎恶他沮丧人心,大怒。但还是看在他是旧臣的份上,未深究罪责,只让他出任宣远将军、豫章内史。蔡景历还未就任,便遭匿名诬告文书弹劾他在官署之时,贪污受贿,名声不检,陈顼命有司按察查问,蔡景历只承认其中一半。于是御史中丞宗元饶上奏建议将蔡景历免职削爵。陈顼同意,蔡景历便移居会稽郡。
晚年逝世
太建十年,吴明彻兵败被俘,陈顼想到蔡景历之前的进言,当日便将他召还,任命他为征南将军、鄱阳王陈伯山的谘议参军。数日后,改任员外散骑常侍兼御史中丞,恢复原先的封爵。又代理度支尚书一职。按旧例,朝臣拜官一般在午后,蔡景历拜官那天,正值陈顼驾临玄武观,朝臣都侍奉陪宴,陈顼怕蔡景历不能参加,特命令他提早拜官,以此足见陈顼对他的看重。同年,蔡景历病逝于任上,享年六十岁。陈顼追赠他为太常卿,谥号“敬”。
太建十三年,朝廷下诏为蔡景历改葬,重新追赠他为中领军。
祯明元年,蔡景历配享陈高祖庙庭。
祯明二年,陈后主陈叔宝亲自驾临蔡景历的宅第,再重赠他为侍中、中抚将军,改谥“忠敬”,赐鼓吹一部,并在墓所立下碑石以纪念。蔡景历的子女后代
儿子 蔡徵,字希祥,初名蔡览,隋朝时官至给事郎。 蔡悦,唐朝时任临淄县令。
孙子蔡翼,隋朝时官至东宫学士。
孙女蔡氏,蔡悦第四女,嫁予唐蒋王府参军张览。蔡景历的代表作
《全陈文》辑录其文三篇:《大行侠御服议》、《又议》、《答陈征北书》。蔡景历善书法,工于草书、隶书,以善隶书著称于世。窦臮在《述书赋》中列其书法为“翰墨之妙,可入品流者”。北宋《宣和书谱》载有其草书作品《寂然帖》,今已不存。人物评价
宗元饶:因藉多幸,豫奉兴王,皇运权舆,颇参缔构。天嘉之世,赃贿狼藉,圣恩录用,许以更鸣,裂壤崇阶,不远斯复。不能改节自励,以报曲成,遂乃专擅贪污,彰于远近,一则已甚,其可再乎?宜置刑书,以明秋宪。
陈叔宝:然其父景历既有缔构之功,宜且如启,拜讫即追还。
姚思廉:高祖开基创业,克定祸乱,武猛固其立功,文翰亦乃展力。赵知礼、蔡景历早识攀附,预缔构之臣焉。
李延寿:赵知礼、蔡景历属陈武经纶之日,居文房书记之任,此乃宋、齐之初傅亮、王俭之职。若乃校其才用,理不同年,而卒能膺务济时,盖其遇也。
窦臮:翩翩济阳,茂世希祥。任朴无闻,适俗不忘。父轻而迅,子凛而刚。
胡三省:蔡景历为中书舍人,自武帝以来,特蒙亲任,盖陈朝事权皆在书也。
王夫之:陈仅一蔡景历而不能用,一溃而举国之人皆靡,引领以望北师之渡而已矣。

乔尔丹诺·布鲁诺生于意大利那不勒斯市诺拉镇,是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的思想家、自然科学家、哲学家,是西方思想史上重要人物之一。布鲁诺因为宣扬日心说与宇宙无限,被教会视为“异端”,因此颠沛流离,成为了风口浪尖上的人物,最终被罗马教会判处火刑。布鲁诺的代表作有《论无限宇宙和世界》、《诺亚方舟》等,被誉为捍卫真理的殉葬者。人物生平图片 1布鲁诺
1548年,乔尔丹诺·布鲁诺出生在意大利那不勒斯附近诺拉城一个没落的小贵族家庭。在十余岁时,父母将他送到了那不勒斯的一所私立人文主义学校就读。布鲁诺在这所学校学习了六年。1565年,布鲁诺在强烈的求知欲的驱使下,进入了多米尼克僧团的修道院,第二年转为正式僧侣。布鲁诺在修道院学校攻读神学,同时他还刻苦钻研古希腊罗马语言文学和东方哲学。10年后,他获得了神学博士学位,还得到了神甫的教职。
布鲁诺不仅在修道院学校学习,还经常参加当时的一些社会活动和一些人文主义者交往甚密。在当时强大的人文主义思潮影响下,布鲁诺阅读了不少禁书,
其中对他影响最大的是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和当代著名哲学家特列佐(1508 –
1588)的著作。他被哥白尼的学说所吸引,开始对自然科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逐渐对宗教神学发生了怀疑。他对经院哲学家们所宣传的教义持否定态度,写了一些批判《圣经》的论文,并从日常行为上表现出对基督教圣徒的厌恶。布鲁诺的言行触怒了教廷,他被革除教籍。宗教裁判所指控他为“异端”。但布鲁诺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毫不动摇。为了逃避审判,他离开了修道院,逃往罗马,后来又转移到威尼斯。由于宗教法庭到处通缉他,整个意大利没有一块他立足的地方。1578年,他越过海拔4000米高的阿尔卑斯山流亡瑞士。在日内瓦由于他激烈反对加尔文教派,遭到了逮捕和监禁。1579年,布鲁诺获释后来到法国南部重镇土鲁斯,在当地一所大学任教,他在一次辩论会上,发表了新奇大胆的言论,抨击传统看法,引起了该校一部分反动教授和学生的反对,他被迫离开了土鲁斯。1581年,布鲁诺来到巴黎,在巴黎大学宣传唯物主义和新的天文学观点,遭到法国天主教和加尔文教的围攻。1583年,他逃往伦敦。这个时期是他思想完全成熟和创作高峰的年代。这些年他发表了数部用意大利文写的作品:《灰堆上的华宴》、《论原因、本原与太一》、《论无限、宇宙、与众世界》、《驱逐趾高气扬的野兽》、《飞马和野驴的秘密》、《论英雄热情》等等。这些著作语言丰富生动,论述尖锐泼辣,结构严谨无隙,既可见当时哲学论战之尖锐激烈,又体现出他宣传新思想的满腔热情。在牛津大学的一次辩论会上,布鲁诺为捍卫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发表演说批判了被教会奉为神圣不可侵犯的托勒密地心说,同经院哲学家门展开了激烈的论战,于是布鲁诺又被禁止讲课。1585年,布鲁诺返回巴黎。第二年春天,在巴黎最古老的著名学府索尔蓬纳大学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辩论会,他在演说中再次论证了他的宇宙观。由于他反对被教会奉为绝对权威的亚里士多德和托勒密,被再次驱逐出法国。后来布鲁诺又去德国、捷克讲学,漂泊了六年。在侨居法兰克福期间,他又发表了三部用拉丁文撰写的著作:《论三种极小和限度》、《论单子、数和形》和《论无量和无数》。
由于布鲁诺在欧洲广泛宣传他的新宇宙观,反对经院哲学,进一步引起了罗马宗教裁判所的恐惧和仇恨。1592年,罗马教徒将他诱骗回国,并逮捕了他。刽子手们用尽种种刑罚仍无法令布鲁诺屈服。他说:”高加索的冰川,也不会冷却我心头的火焰,即使像塞尔维特那样被烧死也不反悔。”他还说:”为真理而斗争是人生最大的乐趣”。经过8年的残酷折磨后,布鲁诺被处以火刑。
1600年2月17日凌晨,罗马塔楼上的悲壮钟声划破夜空,传进千家万户。这是施行火刑的信号。通往鲜花广场的街道上站满了群众。布鲁诺被绑在广场中央的火刑柱上,他向围观的人们庄严的宣布:”黑暗即将过去,黎明即将来临,真理终将战胜邪恶!”最后,他高呼”火,不能征服我,未来的世界会了解我,会知道我的价值。”刽子手用木塞堵上了他的嘴,然后点燃了烈火。布鲁诺在熊熊烈火中英勇就义。布鲁诺的故事图片 2布鲁诺
在布鲁诺的故乡意大利基督教的统治根深蒂固,民间流行着各种宗教迷信,当时信徒崇拜圣像、干尸极为普遍。但接受了现代人文主义思潮洗礼的布鲁诺对这一切轻蔑待之。他是基督教会最顽固的敌人。布鲁诺认为天主教会提出的关于上帝具有“三位一体”性的教义是错误的,他对经院哲学家宣扬的“变体说”、“圣母洁净怀胎说”和“上帝创世说”等教义持否定态度。对圣者像,布鲁诺连瞧都不瞧,有一次还把基督圣徒的画像从自己僧房中仍了出去,从而激怒了教会,遭到了教会的迫害。他斥责路德、加尔文等宗教领袖为“世上最愚蠢的人”,并说他们“毫无头脑,没有知识,远远离开了文化与生活,而在永恒的迂腐中发霉腐烂”。他们的所作所为只是“给烂透了的宗教医治溃疡”,“给宗教的外衣修补破洞而已”。布鲁诺在著作和言谈中,历数宗教对科学、哲学、道德、社会关系的危害。他认为是宗教愚昧了人们的思想,阻碍了科学和哲学的发展。对宗教的弊端与危害深恶痛绝,对各级僧侣恨之入骨。他甚至疾呼:不仅有必要把教会财产收归国有,消灭教会经济势力,停建教堂,关闭修道院,而且还应剥夺僧侣特权,迫使他们从事社会公益劳动。布鲁诺对世界的影响
布鲁诺认为人类历史是不断变化和前进的。他反对那种把远古社会美化为“黄金时代”的观点。他主张社会变革,但反对用暴力手段去改造社会,他把理性和智慧看成是改造社会,战胜一切的决定力量。但是他却看不到人民群众实践的社会作用。
布鲁诺的哲学是刚刚启蒙的资产阶级哲学,是文艺复兴时期哲学发展的一个高峰。由于受历史和阶级的局限,他的哲学思想还有很多不彻底的地方,但却对以后资产阶级革命和近代资产阶级唯物论的发展起到了重大的推动作用。
布鲁诺的一生是与旧观念决裂,同反动宗教势力搏斗,百折不挠地追求真理的一生。他赞扬哥白尼学说如同一道霞光,它的出现应当使数百年埋藏在盲目、无耻和嫉妒愚昧的黑山洞里的古代真正科学的太阳也放射光明。布鲁诺以生命捍卫并发展了哥白尼的日心说,并使人类对天体对宇宙有了新的认识。人物评价图片 3布鲁诺
欧洲各地不论是正统的天主教,还是打着宗教改革旗号的新教,都竞相迫害布鲁诺。然而这丝毫没有动摇他的信念。他到处热情宣传唯物主义和无神论思想,把哥白尼的学说传遍了整个欧洲。他成为反教会、反经院哲学最坚决、最勇敢的战士。由于他到处宣传新宇宙观,反对经院哲学,引起了罗马教皇的恐惧和仇恨,把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伟大的科学家就义了,但真理是不死的。随着科学的不断发展,到了1889年,罗马宗教法庭不得不亲自出马,为布鲁诺平反并恢复名誉。同年的6月9日,在布鲁诺殉难的罗马鲜花广场上,人们树立起他的铜像,以作为对这位为真理而斗争,宁死不屈的伟大科学家的永久纪念。这座雄伟的塑像象征着为科学和真理而献身的不屈战士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一派观点认为布鲁诺虽然在客观上推动了研究工作,但其支持哥白尼的日心说并非因为它是科学真理,而是因为它可以支持自己的多神论哲学;而被处决也并非因为他坚持科学真理,而是因为他公开宣扬与基督教不同的神学观(包括泛神论,多神论,赫尔墨斯法统,神秘主义等)。
由于时代的原因,尽管布鲁诺有着这样那样的局限性,但用历史的眼光看,他不仅是科学史上的巨人,同时也不失为哲学史上的一位巨人。他的哲学在哲学史上的地位,和文艺复兴运动在人类历史上的地位是完全一致的。他的哲学继承了古代哲学的成果,倡导理性认识,否定了中世纪宗教神学,标志着哲学摆脱神学而重新得到独立的地位,并包含了以后哲学全面发展的萌芽,其哲学体系的继承和发展是哲学史上一个必然阶段。作为捍卫真理道路上的科学家和哲学家,布鲁诺无疑是最为出色和最值得推崇的一位继承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