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垣出身广东新会一个药商家庭,西兰帕著有《少女西丽亚》《神圣的贫困》《夏夜的人们》等作品

弗兰斯·埃米尔·西兰帕生于芬兰海麦库地区一个贫农家庭,曾在赫尔辛基大学攻读生物学,因家庭贫困被迫辍学,之后从事文学创作,成为芬兰著名作家。西兰帕著有《少女西丽亚》《神圣的贫困》《夏夜的人们》等作品,1939年凭借《少女西丽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人们称之为芬兰的骄傲。1964年,西兰帕逝世。人物经历图片 1西兰帕
西伦佩从小聪明好学,尽管家中生活拮据,父母还是省吃俭用,千方百计送他上学。西伦佩以优异的成绩自坦佩雷中学毕业,考入芬兰最高学府赫尔辛基大学,攻读生物学。到大学最后一年,因家庭日趋贫困,已无力再供他上学,被迫辍学,回到家乡。一九一六年,西伦佩发表了第一部长篇小说《人生与太阳》,但真正为西伦佩在文坛上打下坚实基础的,是他于一九一九年发表的长篇小说《神圣的贫困》。小说以现实主义的手法,通过对主人公尤哈·托沃拉六十年苦难生涯的描述,反映了芬兰贫苦农民的命运,展现了芬兰历史的真实景象。
西兰帕开始建立为他自己和家庭成就称为作家住宅。这代表风格的别墅是西兰帕朋友设计的建,家庭是可以修改它。别墅然而,西兰帕的困难,其建设始于西兰帕债务恶性循环。西兰帕住在别墅的家庭在1920至1925年甚至1927年至1928年。于1929年后西兰帕和他的家人搬到赫尔辛基,主要是在夏季以及在圣诞节。实现西兰帕扣押了出版者的抵押贷款债务。1920年世纪西兰帕出版了一本短篇小说,与此同时,西兰帕的经济问题越来越多,他负债不断增加。他未能出示出版商希望新的小说。1927年,他们返回家乡,并成功地为一些时间来获取足够的钱。在1928年秋季地方电力公司切断的未付帐单,因为电力成就和西兰帕家庭不得不改变地下厂房在坦佩雷,他在那里再住了一年,然后再转到赫尔辛基。
1929年西兰帕图书出版商WSOY交替的北斗七星和同年西兰帕转移到生活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奥塔瓦WSOY支付给西兰帕的债务,赎回的作品,权利和未售出的存货的作品和成就别墅。贸易一直是最昂贵的单一作家的合同,63.3万马克(约合106500欧元)。20世纪30年代末开始时,西兰帕出版了一些重大的小说,1932年《人们在1934年夏天一夜之间》这些小说,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在国内和国外的桥梁开始决定已经在20世纪30年代末从一开始就保持芬兰候选人,诺贝尔文学奖。西兰帕本人试图推动这一问题的经常来访的瑞典和创造的关系。诺贝尔奖的奖金西兰帕在1930年代初已收到。1936年,西兰帕得到了赫尔辛基大学名誉哲学博士学位。西兰帕代表作图片 2西兰帕
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神圣的贫困》、《少女西丽亚》、《夏夜的人们》等。
其他作品还有长篇小说《一个人的道路》、《夏夜的人们》、《八月》、《人生的美和苦恼》,短篇小说集《黑里图和拉纳尔》、《天使保护的人》、《地平线上》、《棚屋山》、《潮流深处》和《第十五》等。西兰帕《少女西丽娅》
《少女西丽亚》主要讲述了一名叫西丽亚的女孩的一生。“由于在描绘两样互相影响的东西——祖国的本质,以及该国农民的生活时——所表现的深刻了解与细腻艺术”,作者西兰帕因此获得1939年诺贝尔文学奖。
在《少女西丽娅》中,西伦佩在寻找和赞美一种人性的美。他摈弃了一切说教,一切心理分析,完全靠单纯、但却意味隽永的描绘制造出了一种极富诗意的氛围。这是一种扣人心弦、催人泪下的诗意氛围。因此,有评论说,《少女西丽娅》的作者像个“不折不扣的诗人,创造出了光彩焕发的纯粹的诗意”。人物评价图片 3西兰帕
他的高雅风格,描写的细腻,白描似的刻画人物,流畅的语言,我很快适应了他的具有独特特色,和高度的表现手法。尤其我能从中学习到他那精娴圆熟和色彩丰富的技巧。西兰帕他的创作深深扎根于芬兰大地,他熟悉芬兰民族历史,人民的心理,祖国的山山水水,乡亲的音容笑貌。他真正是芬兰农民的儿子,他爱农村和农民,尤其是贫苦农民。所以他的著作常取材于真实的农民生活,具有乡土气息,带着浓厚的民族色彩。
总之,尽管西兰帕的作品有不足之处,但仍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革命的优秀作家,他的民族风格,清新刚健,纯朴朴素的笔调,是一般的作家没有的。我见识了西兰帕,他是芬兰的骄傲,也是世界的骄傲。

毕再遇出身将门,父亲毕进曾是岳飞的部下,他亦自小力大惊人、武艺超群,深得宋孝宗赏识。毕再遇担任过武功大夫、京东招抚司事、骁卫大将军、武信军节度等职,在开禧北伐时军功第一,又参与六合大捷、解围楚州,名震金国。约1217年,毕再遇去世,追赠太师,谥号“忠毅”。人物生平
将门之后
毕再遇父亲毕进,在建炎年间跟从岳飞护卫八陵,转战江、淮之间,积官至武义大夫。毕再遇因恩荫补官,隶属侍卫马司,武艺超群,能拉开二石七斗的弓,反手能拉开一石八斗的弓,徒步能射二石,骑马能射二石五斗。宋孝宗召见他,十分高兴,赐给他战袍、金钱。
开禧北伐
开禧二年,朝廷下诏北伐,由殿帅郭倪招抚山东、京东,派毕再遇和统制陈孝庆攻取泗州。毕再遇请求选新招的敢死军为前锋,郭倪给他八十七人。招抚司限定进兵的日期,金人听说后,关闭了榷场,阻塞泗州城门防备。
毕再遇说:“敌人已经知道我们进兵的日期了,兵以奇取胜,应该早一天进兵出其不意。”陈孝庆同意。毕再遇用酒食招待士卒,用忠义激励他们,进兵逼近泗州。泗州有东西两城,毕再遇下令把战旗、舟楫排列在石..下,如果想攻打西城,就亲率部下从陡山直奔东城南角,先登上城墙,杀死数百敌人,金兵大败,守城的人打开北门逃走。西城仍在坚守,毕再遇打出大将旗,大声喊道:“大宋毕将军在此,你们是中原遗民,可速来归降。”不久淮平知县献城投降,于是泗州两城都被宋军占领。
郭倪来犒劳将士,拿出御宝刺史牙牌授予毕再遇,毕再遇推辞说:“国家在黄河以南有八十一州,现在夺回泗州两城就得到一个刺史的官职,以后还用什么来赏赐?况且招抚能得到朝廷几个牙牌前来?”他坚决推辞不接受,不久被任命为环卫官。
名震金国
郭倪调李汝翼、郭倬攻取宿州,又派陈孝庆等接应他们。命令毕再遇率四百八十名骑兵为先锋攻取徐州,毕再遇到虹县,遇到郭倬、李汝翼的兵卒带伤而回,就问他们,他们就说:“宿州城下是大水,我军失利,统制田俊迈已被敌人擒获了。”
毕再遇督军疾驰,驻扎在灵壁,遇到陈孝庆在凤凰山驻兵,陈孝庆将率军撤退,毕再遇说:“宿州虽然没取胜,但兵家胜负不定,怎能自己挫伤自己!我奉招抚的命令攻取徐州,借道到此,我宁死在灵壁的北门外,不死在灵壁的南门外。”恰好郭倪给陈孝庆送来书信,命令他率军回来,毕再遇说:“郭倬、李汝翼军队溃败,敌人一定会尾追而来,我应该自己抵御敌人。”金人果然派五千多骑兵分两路追来,毕再遇令敢死军二十人守灵壁北门,自己率兵冲入敌阵。
金人看见他的将旗,大喊“毕将军来了”,就逃跑。毕再遇手挥双刀,渡水追击,杀死很多金兵,他的铠甲和衣服都被染红,追击敌人三十里。有个持双铁锏的金将跃马上前,毕再遇用左手刀挡住他的锏,用右手刀砍他的肋,金将落马而死。宋军从灵壁出发,毕再遇独自留下没动,他估计宋军已走出二十多里,就火烧灵壁城。众将问:“晚上不烧,现在烧,为什么?”毕再遇说:“晚上点火能照见我们的虚实,白天的烟尘可挡住敌人的视线,敌人已经失败不敢逼近我们,宋军才可以安心行军,没有担忧。你们怎么知道兵易进而难退的道理呢?”
收复盱眙
毕再遇回到泗州,因军功第一,从武节郎超升为武功大夫,被任命为左骁卫将军。这时丘崈接替邓友龙任宣抚使,传檄文让郭倪回维扬,不久丢弃泗州。命令毕再遇回盱眙,并任盱眙军知军,不久改为镇江中军统制,仍任盱眙军知军。他因为凤凰山的功劳,被授予达州刺史。这年冬,金人以步、骑兵数万,战船五百多艘渡过淮河,停泊在楚州、淮阴之间,宣抚司传檄文让毕再遇援助楚州,派段政、张贵代替他守盱眙。毕再遇离开盱眙后,段政等惊慌溃退,金人进入盱眙;毕再遇又收复盱眙,被任命为镇江副都统制。
激战六合
金兵七万在楚州城下,有三千人在淮阴看护粮草,又有三千艘载粮船停泊在大清河。毕再遇探知后说:“敌人是我们的十倍,我们难以力胜,可用计攻破敌人。”于是派统领许俊从小路奔淮阴,晚上二更时士兵口中含枚,鸦雀无声地到达敌营,他们每人携带火种潜入,埋伏在五十多处粮车之间,听到哨声就放起火,金军惊慌逃窜,乌古伦师勒、蒲察元奴等二十三人被活捉。
金人又从黄狗滩渡过淮河,涡口守将望风而逃,濠、滁二州相继失守,金人攻破安丰。
毕再遇对众将说:“楚州城坚兵多,敌人粮草已空,所担心的只有淮西。六合是最重要的,敌人一定会集全力攻打它。”于是率兵赶赴六合。不久命令他节制淮东军马。金人到竹镇,距六合二十五里。毕再遇登上城墙,偃旗息鼓,在南土门设下伏兵,弓箭手排列在土城上,金军刚接近堑壕,宋军众箭齐发,出城迎敌,听到战鼓声,城上旗帜并举,金人慌忙逃跑,宋兵追击,大败敌人。
金国万户完颜蒲辣都、千户泥庞古等率十万骑兵驻屯在成家桥、马鞍山,进兵围六合城数重,想烧毁堤塘木,决开堑壕的水,毕再遇命令用强弩射退敌人。不久,金国都统纥石烈种塔合兵进攻更急,城中箭已用尽,毕再遇命令人打开青盖往来于城上,金人以为是宋军统帅,争相射箭,一会儿城墙上的箭像刺猬一样,宋军得到二十多万支箭。纥石烈种塔率兵退走,不久又增兵围城,城的四面金军营帐绵延三十里。毕再遇命令在城门口奏乐向金军表明宋军很悠闲,又时常派奇兵袭击金军。金军昼夜不得休息,就退去。毕再遇估计金军将会再来,就亲自领兵夺下城东的野新桥,出现在敌后,金军就逃走,他追军到滁州,赶上大雨雪,就回来了。获得金军骡马一千五百三十一匹、鞍六百套,很多铠甲、旗帜。毕再遇被授予忠州团练使。
解围楚州
开禧三年,毕再遇被任命为镇江都统制兼权山东、京东招抚司事。他回到扬州,被授予骁卫大将军。金兵围楚州已经三个月,列营六十多里。毕再遇派将分道阻击金兵,军威大振,解去楚州之围。
毕再遇兼任扬州知州、淮东安抚使。扬州有北方兵二千五百人,毕再遇请求让他们分别隶属建康、镇江军,每队不超过数人,使他们不能谋反。他又改造出轻便的铠甲,铠甲长不过膝,袖长不过肘,头盔也减轻重量,马甲换成了皮革的,车牌换成木制的并在它下面安转轴,使一个人的力量可推可举,务必使车便捷不使它沉重。敢死军,本是乌合亡命的军队,毕再遇能驾驭使用他们。陈世雄、许俊等都是毕再遇推荐的。张健雄仗自己勇武而桀骜不驯,毕再遇列出他的罪状上奏给朝廷,朝廷下令按军法杀死张健雄,众将都畏服。
生荣死哀
嘉定元年,毕再遇被任命为左骁卫上将军。同年,“嘉定和议”修成,毕再遇多次要求解甲归田,宋宁宗下诏不允,让其任保康军承宣使。不久又让他带职奏事,任提举佑神观。
嘉定四年二月,毕再遇遭到言官弹劾,先“降一官”。继而再遭劾奏,于是被免去提举佑神观之职。
嘉定六年,转为提举太平兴国宫。
嘉定十年,四月,金军再次南犯。年近古稀的毕再遇,已无力效命疆场,升以武信军节度使衔致仕。在湖州霅溪辞官归居。约在此年,毕再遇逝世,享年七十岁。
嘉定十一年,毕再遇被追赠为太尉。其后累赠太师,谥号“忠毅”。毕再遇与岳飞谁厉害
杀掉岳飞不是一件小事。从传统来说,是宋朝抑制武将的体现,从当世来说,是宋高宗怕岳飞迎回钦徽二帝的担忧。杀了岳飞,就是扑灭抗金的火焰,所有的武将都受到严厉的抑制,在民间也形成了一种学武将来不会有出息的风向标,所以,能够继承岳飞衣钵的人,真是非常之少。
也不能说岳飞的精神就失传了,后世还真出现过一个无论战功气魄和能力都与岳飞有高相似度的战将,他就是出现在韩侂胄开禧北伐中的毕再遇。
传说岳飞能拉三石之弓,堪称有史第一,而毕再遇稍微差点,大概是两石七斗,反手一石八斗,徒步能射两石,骑射能射两石五斗!人物评价
总评
毕再遇容貌魁伟,早就以拳力闻名。那时正值承平罢兵之际,他的才勇无所体现。一旦边事兴起,诸将在金兵面前望风而逃,毕再遇的威名才显现出来,并成为名将。
历代评价
丘崈:泗州有精兵万六千人,守将毕再遇者,新立功,士心畏服,虏兵若来与战,未必不胜。然亦不能保其必胜,则是胜与不胜,未可前知也。
楼钥:①惟卿沈鸷之资,拳勇自夺,身经数载,最多汗马之劳。赏不逾时,亟上廉车之峻,领京口戎旃之寄。镇淮堧制阃之雄,深明保障之图。日讲留屯之策,流民寖复。(《福州观察使镇江府驻劄御前诸军都统制兼知扬州毕再遇乞奉祠不允诏》)②卿以拳勇之资,挟忠毅之气。抚士最为得众,遇敌几于无前。外则营垒之不哗,内则里闾之甚靖。(《镇江府都统制毕再遇乞归田里不允诏》)
真德秀:①卿防自戎行,久董师律,威震夷貊,勇闻江淮。而能慕古人知止之风,察天道亏盈之戒。便朝入对,亟请奉祠,可谓善处功名之间矣。(《赐保康军承宣使左骁卫上将军镇江都统兼知扬州淮东安抚使毕再遇乞畀在外宫观差遣不允诏》)②卿忠勇票锐,为国爪牙。布宣王灵,指授将略。卒荡平于群丑,以绥靖于一方。捷奏踵闻,威声大振。(《赐毕再遇荡平淮防显有劳》)
吴泳:敌之长技,惟在于马。长淮边面,率多平旷,敌马易于驰骤。中国所以制马之具,亦岂无防?……近世毕再遇、扈再兴之徒,犹能募敢死军,用麻扎刀以截其胫。或淤洳其田以为陂塘,或纵横其畆以为沟洫,皆是制马良防宜。
叶绍翁:淳熙间,以勇名于军。精悍短健,盖骁将也。
罗大经:开禧用兵,诸将皆败,唯毕再遇数有功。
脱脱:①再遇姿貌雄杰,早以拳力闻,属时寝兵,无所自见。一旦边事起,诸将望风奔衄,再遇威声始著,遂为名将云。②陈敏善守,毕再遇善战。

陈垣出身广东新会一个药商家庭,是我国近代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宗教史学家。他曾在国立北京大学、北平师范大学等高校任教,曾是京师图书馆馆长、故宫博物院图书馆馆长,任中华民国教育部次长、中央研究院院士等职。陈垣在史学界也有着卓越成就,与陈寅恪并称“史学二陈”,二陈又与吕思勉、钱穆并称“史学四大家”,毛泽东赞其为“国宝”,著有《校勘学释例》《史讳举例》《陈垣学术论文集》等作品。陈垣在文革时被软禁,于1971年自杀而死。人物生平
家庭背景图片 4陈垣
陈垣,出身药商家庭。少年时,他受“学而优则仕”的儒家思想影响,曾参加科举考试,未中。后以经世致用为宗旨治学。1905年,在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主革命影响下,他和几位青年志士在广州创办了《时事画报》,以文学、图画作武器进行反帝反清斗争。继之辛亥革命,他和康仲荦创办《震旦日报》,积极宣传反清。1912年被选为众议院议员。后因政局混乱,潜心于治学和任教。他曾在一段时期内信仰宗教,故从1917年开始,他发奋著述中国基督教史,于是有《元也里可温考》之作。他认为,中国基督教初为唐代的景教,以次为元代的也里可温教、明代的天主教、清以后的耶稣教。所谓“也里可温”,是元代基督教的总称。元亡,也里可温就绝迹于中国。但作为宗教史来说,它又是世界宗教史的一个组成部分。他这一著作不但引起中国文学界的注意,也受到国际学者和宗教史研究专家的重视。此后,他又先后写成专著《火祆教入中国考》、《摩尼教入中国考》、《回回教入中国史略》。
研究多元化
在研究宗教史的同时,他还注意研究元史,从事《元典章》的校补工作,并采用了两百种以上的有关资料,写成《元西域人华化考》一文,在国内外史学界获得高度评价。在研究《元典章》的过程中,他曾用元刻本对校沈刻本,再以其他诸本互校,查出沈刻本中伪误、衍脱、颠倒者共一万二千多条,于是分门别类,加以分析,指出致误的原因,1931年写成《元典章校补释例》一书,又名《校勘学释例》。
经历事件
他在校勘学、考古学的成果还有《旧五代史辑本发覆》、《二十史朔闰表》和《中西回史日历》等书。他阅读了大量宋人、清人有关避讳的述作,并广泛收集引用了一百种以上的古籍材料,写成《史讳举例》一书,“意欲为避讳史作一总结,而便考史者多一门路、一钥匙也”。
“七七”事变爆发后,北平被日军侵占。他身处危境,坚决与敌斗争。在大学讲坛上,他讲抗清不仕的顾炎武《日知录》,讲表彰抗清民族英雄的全祖望《鲒埼亭集》,以此自励,亦以此勉励学生爱国。同时,他还利用史学研究作为武器,连续发表史学论著,抨击敌伪汉奸,显示不屈不挠的民族气节。在八年抗战期间,他连续写成《南宋河北新兴道教考》《明季滇黔佛教考》《清初僧诤记》《中国佛教典籍概论》等宗教史论文及《通鉴胡注表微》,都含有讽今喻世、抒志表微的用意。
1948年3月,当选中央研究院院士。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他已经六十九岁。在掌握了丰富的历史知识并曾深入研究、著作等身的基础上,他很快接受了新事物。之后的十年间,先后写了二十多篇短文。但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被软禁,到1971年6月,饮恨以殁。
1951年11月,全国政协一届三次会议后,毛泽东在怀仁堂举行国宴时,与陈垣同席。毛泽东向别人介绍说:“这是陈垣,读书很多,是我们国家的国宝。”陈垣后人图片 5陈垣
陈垣先生先后结婚两次,有子女十一人,其中长子陈乐素先生(1902-1990),也是颇有成就的历史学家。陈垣与陈寅恪
学界二陈之说由来已久。若就籍贯而论,陈寅恪是江西修水,在北,陈垣是广东新会,在南。之所以反而称陈寅恪为南陈,陈垣为北陈,是因为抗日战争以后,陈寅恪除去1946年10月至1948年12月间一度重返清华园外,长期避地南方;陈垣则始终居留北方。
二陈同为中国新史学的巨擘,二陈是1926年定交的。初晤长达三个半小时,应该说是两心相契的。
自初晤后,二陈保持着极其亲密的学术交往和私人友谊。到抗日战争爆发前的十年间,陈寅恪向陈垣介绍过钢和泰、伯希和等西方著名的汉学家;推荐过吴世昌、汤涤等弟子、友人或同事。从陈寅恪径请陈垣代查史料,陈垣一再向陈寅恪索序,可以推断二陈私交之亲近融洽。
二陈在学术上的切磋砥砺,更是史坛的一段佳话。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陈寅恪先生题写在《清华大学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中的十个大字,而他始终也在坚持知识分子的自由与良知。面对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陈寅恪显然不属於三叉路口的任何一类知识分子,他依旧傲然保持着自己所崇尚的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对迫使知识分子放棄自我的思想改造运动,他从一开始就是反感和抵制的。陈垣与陈寅恪分别视毛泽东为圣人与教主,姑且不论二陈见解的是与非,他们在心态上对领袖人物的自由独立度还是区别明显的。陈垣晚年被软禁
1951年11月,全国政协一届三次会议后,毛泽东在怀仁堂举行国宴时,与陈垣同席。毛泽东向别人介绍说:“这是陈垣,读书很多,是我们国家的国宝。”但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被软禁,到1971年6月,饮恨以殁。人物评价图片 6陈垣
总体评价
走过北京师范大学东门,有一座大厦,叫励耘学苑。“励耘”二字取自北师大原校长陈垣先生的“励耘书屋”。
陈垣没有受过正规的史学教育,全靠自己的勤奋,著作宏富,成就斐然。在中国宗教史、元史、中西交通史及历史文献学等领域的研究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成为世界闻名的史学大师。20世纪20年代,在中国国际地位还很低的时期,他就被中外学者公认为世界级学者之一,与王国维齐名。上世纪30年代以后,又与陈寅恪并称为“史学二陈”。他的许多著作,成为史学领域的经典,有些被翻译为英、日文,在美国、德国、日本出版。毛泽东主席称他是国宝。
他也是一位大教育家,一生从事教学74年,教过私塾、小学、中学、大学。他任大学校长46年,为祖国培养了大批栋梁之才,桃李满天下。他对教学极端负责,有先进的教育理念,创立了不少新课程,沿用至今。
他是一位在政治上与时俱进的人物,青年时代就投身反清斗争,一生与时俱进,1959年,以79岁的高龄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学界评价
《元西域人华化考》公开发表之后,在中外学术界引起巨大的轰动。蔡元培称此书为“石破天惊”之作。
1922年胡适曾断言:“南方史学勤苦而太信古,北方史学能疑古而学问太简陋,将来中国的新史学须有北方的疑古精神和南方的勤学工夫。”“能够融南北之长而去其短者,首推王国维与陈垣。”
1933年4月15日,伯希和离开北京时,对前来送行的陈垣、胡适等人说:“中国近代之世界学者,惟王国维及陈先生两人。”“……不幸国维死矣,鲁殿灵光,长受士人之爱护者,独吾陈君也。”“伯氏在平四月,遍见故国遗老及当代胜流,而少所许可,乃心悦诚服,矢口不移,必以执事为首屈一指。”据梁宗岱说,他在一次聚集了旧都名流学者和欧美人士的欢迎伯希和宴会上担任口译,席上有人问伯希和:“当今中国的历史学界,你以为谁是最高的权威?”伯希和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以为应推陈垣先生。”
日本学者桑原骘藏评介陈垣《元西域人华化考》说:“陈垣氏为现在支那史学者中,尤为有价值之学者也。支那虽有如柯劭之老大家,及许多之史学者,然能如陈垣氏之足惹吾人注意者,殆未之见也。”
陈寅恪在序文中评论说:“近二十年来,国人内感民族文化之衰颓,外感世界思潮之激荡,其论史之作,渐能脱除清代经师之旧染,有以合于今日史学之真谛,而新会陈援庵先生之书尤为中外学人所推服。”又说:“盖先生之精思博识,吾国学者,自钱晓徵以来,未之有也。”
傅斯年说:“幸中国遗训不绝,经典犹在,静庵先生驰誉海东于前,先生鹰扬河朔于后。”
黄侃、朱希祖、尹言武等“偶谈及当世史学钜子,近百年来横绝一世者,实为门下一人,闻者无异辞。”
黄现璠回忆说:“解放前,日本学者,特别是名牌大学如东京、京都、帝大教授……对于陈垣先生推崇备至。”
孙楷第和余嘉锡、王重民等人议论时贤,“以为今之享大名者名虽偶同,而所以名者在大家径庭,多为名浮于实的一时之俊”,“而鲜实浮于名的百代之英,后者惟陈垣足以当之。”
《陈垣先生遗墨》:陈垣先生的《通鉴胡注表微》,使我懂得了胡三省隐藏在《通鉴》注释背后的爱国情怀,感到史学研究如开矿,深入地表后,才能有创获;读《明季滇黔佛教考》《清初僧诤记》,知道了禅林深处的政治风云,那些披着袈裟的抗清志士的史迹,经陈垣先生钩沉抉微,再现人世,令我辈感奋者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