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性阴毒也敢于直谏,孔愉十三岁时父亲去世

孔愉别称孔车骑,出生于会稽山阴,是东晋时期的名臣,与张茂、丁潭并称“会稽三康”。孔愉直至50岁才应召担任驸马都尉、中书郎、镇军将军、会稽内史、散骑常侍等职,封爵余不亭侯。孔愉历经东晋三朝,是王敦之乱、苏峻之乱等历史事件的见证者,却能始终保持节操,实属不易。342年,孔愉去世,追赠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谥号为“贞”,温峤赞他“能持古人之节,唯君一人耳”。人物生平
名门出身
孔愉的祖先世代住在梁国,直到孔愉的曾祖孔潜,官至太子少傅,在东汉末年避乱到会稽郡,由此定居于此。孔愉的祖父孔竺,在孙吴官至豫章太守;父亲孔恬,官至湘东太守;堂兄孔偘,官至大司农,都在江左有名声。
孔愉十三岁时父亲去世,奉养祖母以孝闻名,与同郡人张茂字伟康,丁潭字世康齐名,被时人称为“会稽三康”。
回乡隐居
太康元年,西晋灭孙吴,孔愉迁居洛阳。在晋惠帝末年,回归家乡会稽,走到江淮之间,遇上石冰、封云叛乱,封云逼迫孔愉担任自己的参军,孔愉不顺从,封云准备杀了他,靠封云的司马张统营救才获免。向东回到会稽,隐居新安山中,改姓孙,以耕种读书为业,在乡里很有信誉。后来忽然离去,乡人都认为他是神人,而为他立祠。
五旬掾属
永嘉(307年—313年),琅玡王、安东将军司马睿镇守扬州,辟命孔愉为参军。孔愉家乡的亲族寻找他,却没有人知道他在哪。直到建兴元年,孔愉才出来应召,任丞相掾,接连被授任驸马都尉、参丞相军事,孔愉这时已经五十岁了。因为讨伐华轶的功劳,被封为余不亭侯。
守正持节
建武元年,司马睿称晋王,让孔愉长期兼任中书郎。当时刁协、刘隗掌权,受司马睿重用,很是疏远王导。孔愉陈说王导的忠贤,有辅佐创业的功勋,认为事情不论大小都应该向他咨询。因此违背司马睿旨意,外任司徒左长史,屡次升迁为吴兴太守。王敦之乱爆发时,其同党沈充举兵相应,孔愉弃官回到京师建康,被授职御史中丞,调任为侍中、太常。
咸和三年,苏峻叛军攻入建康,孔愉身穿朝服守在宗庙。当初,孔愉任司徒左长史时,因平南将军温峤母亲亡故但遭北方动乱不得归葬,就不提升温峤的品级。到苏峻之乱平定后,而温峤为平乱元勋之一,孔愉前往石头城见温峤,温峤拉着孔愉的手流泪说:“当今天下丧乱,忠孝之道衰废。能保持古人的节操,在艰难的情况下也不改变的,只有您一个人。”时人都称赞温峤身居公卿之位而能推崇孔愉守正的德操。不久后,改拜大尚书,迁任安南将军、江州刺史,但他没有赴任。转任尚书右仆射,兼领东海王师,再调为尚书左仆射。
咸和八年,晋成帝下诏褒奖孔愉与尚书令陆玩,并赐陆玩亲信三十人、孔愉二十人。孔愉上疏再三退让,成帝的诏令褒美嘉奖他但却不同意退让。孔愉又上表说:“臣凭借愚愦的才能,羞愧的充任朝廷要职,但因怠惰无能,无益于辅佐。当今强寇未灭,边境紧张,政务繁杂,徭役繁重,百姓困苦,奸邪官吏作威作福,坏人猖獗。大难之后,国库空虚,有功之人奖赏不足,贫困愁苦之后,没有受到拯救周济,呼号哀叹的声音,人神都有所感触。应当合并亢职减省官员,节省食用,尽力抚慰百姓,周济他们的困难。臣等不能辅助弘扬大化,纠正宣明刑法政令,而苟且安居高位,无缘无故受到宠信赏赐,没有功德而得到俸禄,祸殃一定会降临,不敢无缘无故接受特别的赏赐,来加重臣的罪过。”成帝同意了。丞相王导听说后责难他,在大臣商议政事的地方问他:“您说奸邪的官吏作威作福,坏人猖獗,为患的是谁?”孔愉想要大论一番朝廷为政的得失,被陆玩制止后才作罢。
后来,王导要让自己的亲信赵胤担任护军,孔愉对王导说:“自中兴以来,担任这个官职的,是周顗、应詹。如今即使缺乏人才,怎么能让赵胤来担任这个职务呢?”王导并未听从。他就是这样恪守正道,因而被王导忌恨。
晚年生活
其后,朝廷撤销左右仆射职务,专任孔愉为尚书仆射。孔愉当时已年过七十,多次请求辞职,不被允许。又转任护军将军,加职散骑常侍。又调任领军将军,加职金紫光禄大夫,兼领国子祭酒。
不久后,外任镇军将军、会稽内史,加职散骑常侍。他在任三年,就在会稽郡山阴鉴湖南侯山下购地数亩建造住宅,有几间草屋,孔愉弃官前往居住。受赠数百万钱,都不收取。
孔愉病重时,遗令用普通的衣服入殓,乡里赠送的助丧用品,一样也不准接受。于咸康八年去世,享年七十五岁,朝廷追赠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谥号贞。孔愉放龟
有一次,孔愉经过余不亭,看到有人用笼子在捉龟,他就把被捉住的龟买下来放回溪水中。这龟游入水中还向左边看了好几次。后来,孔愉被封为余不亭侯,他要铸侯印时,龟形的印纽向左偏了,铸了几次都是这样。工匠无法,只好将实情告知孔愉,孔愉听后立刻就明白了,也随即佩戴上了这个侯印。孔愉后人
儿子: 孔訚,世袭余不亭侯,官至建安太守。
孔汪,字德泽。官至假节、都督交广二州诸军事、征虏将军、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
孔安国,字安国。官至尚书左、右仆射,卒赠左光禄大夫。
孙子:孔静,孔訚之子,字季恭。官至尚书左仆射,加后将军。人物评价
蔡谟:孔愉、诸葛恢并以清节令才,少著名望。
司马衍:尚书令玩、左仆射愉并恪居官次,禄不代耕。端右任重,先朝所崇。
温峤:天下丧乱,忠孝道废。能持古人之节,岁寒不凋者,唯君一人耳。
王导:孔愉有公才而无公望,丁潭有公望而无公才。
窦臮:敬思、敬康,二孔殊芳。思行则轻利峭峻,类惊虬逸骏;康草则古质郁纡,如落翮摧枯。
房玄龄:①
孔愉父子暨丁潭等,咸以筱簜之材,邀缔构之运,策名霸府,骋足高衢,历试清阶,遂登显要,外宣政绩,内尽谋猷,罄心力以佐时,竭股肱以卫主,并能保全名节,善始令终。而愉高谢百万之赀,辞荣数亩之宅,弘止足之分,有廉让之风者矣。②
愉既公才,潭唯公望。

李继迁本名拓跋继迁,宋朝赐名赵保吉,是北魏鲜卑后裔,出身党项族平夏部。他年少时就善于骑射,12岁担任管内都知蕃落使,之后依辽附宋、取得辽的支持,多次与北宋交战,不仅收复故地,还夺下灵州;历任定难节度使、特进检校太师,都督夏州诸军事等职,后即位为夏国王。1004年,李继迁重伤而死,时年42岁,其子李德明追封其为武宗,其孙李元昊追尊他为夏太祖。人物生平
家世背景
李继迁是北魏鲜卑后裔,《宋史》记载。李元昊上宋仁宗表章说:“臣的先祖本是帝胄之后,在东晋衰亡之时,创立北魏基业。”《辽史》记载西夏本是北魏皇族拓跋氏的后裔。《金史》称西夏的建国历程非常长,党项大臣罗世昌列出西夏世系,自称北魏末年,皇统衰微。故而西夏皇帝的祖先居住松州,延续了皇族旧姓拓跋氏。
李继迁是北魏鲜卑后裔。在唐太宗贞观初年时,李继迁的祖先拓跋赤辞归唐,被唐太宗赐姓为李氏。唐僖宗时,李继迁的高祖父李思忠,与从兄李思恭征讨黄巢时阵亡。自此党项李氏得世据以夏州为中心的五州之地,号定难军。历唐末五代交替而不变。其曾祖父李仁颜,仕后唐,为银州防御使。李继迁祖父李彝景仕后晋,父亲李光俨仕后周。
出奔自立
963年(北宋建隆四年、辽应历十三年),李继迁出生于银州无定河,据说李继迁生下来就有牙齿。李继迁长大后勇悍有谋,“擅骑射,饶智数”而闻名乡里。975年(北宋开宝八年、辽保宁七年),定难军节度使李光睿爱其才,授年仅十二岁的李继迁为管内都知蕃落使。
982年(北宋太平兴国七年、辽乾亨四年),族兄李继捧入朝,与李克文不和,李克文在宋太宗面前进言不能让李继捧继任节度使之位。于是定难军留后李继捧献地朝宋,宋太宗派使者要求将李继捧五服之内的宗族入质汴京。这时候李继迁始知五州之地尽归宋朝廷。宋朝接收西夏五州之地时,李继迁才二十岁,留居银州。宋朝的使臣到了之后,李继迁与亲信张浦披麻戴孝,假称乳母亡故,外出下葬。实则李继迁将兵器藏在丧车与棺材内,出城之后出奔距离夏州三百里的地斤泽(今内蒙古伊金霍洛旗西南),联结党项豪族,抗宋自立。当时豪族因为李继迁势单力薄,不肯与他一起起事。李继迁将远祖拓跋思忠的画像悬挂出来,显示众人。众人看到画像,泣涕跪拜,于是归附李继迁的部落越来越多。同年十二月,李继迁攻打夏州,自此走上了与宋朝分庭抗礼的道路。
983年(北宋太平兴国八年、辽统和元年)三月,李继迁听说李继捧等人都接受了宋太宗的恩惠,于是遣使入贡宋朝。上表说明,不愿进汴京,但愿长久镇守边陲。宋太宗回信李继迁,信中表彰了李继迁祖上效忠于中原王朝的业绩,同时也说明了归顺的好处以及继续顽抗的后果,可谓是软硬兼施。但是李继迁始终不为宋太宗所动。
创业受挫
983年(北宋太平兴国八年、辽统和元年)五月,由于李继迁继续侵扰宋朝河西诸州,银、夏各地无宁日。宋太宗令银、夏、绥、宥都巡检使田钦祚与西上閤门副使袁继忠率兵巡护河西诸地。李继迁从柞岭率领部众侵袭宋军,两军战于葭芦川,李继迁大败,丢盔弃甲逃走。
九月,李继迁听说田钦祚、袁继忠屯兵三岔,控制了通往夏州的要害,暗地里率兵攻打,没能取胜,于是退入狐狢谷,田钦祚率军出万井口追杀李继迁。李继迁出来请战,率领大军在后面围困雄武军千余人。袁继忠命龙卫指挥荆嗣前去救援,两军展开厮杀。李继迁开始有些招架不住,损失人马七百余。之后,田钦祚大军回军,依山扎营,李继迁也驻营在山下。田钦祚与荆嗣招募了劲卒五十人,乘夜纵火攻打李继迁的大营。李继迁没有防备,营房都被宋军烧毁,军士死者一千余人。十二月,宋太宗诏绥、银、夏等州官吏,招揽逃到边界以外的农民回到家园继续耕作,实则是为了招揽李继迁辖地的农民,以对李继迁釜底抽薪。李继迁见部下将士都有回到宋朝的心思,对谋臣张浦说:“我宗社长久以来都得不到修缮,而且民众在这荒芜之地都食不果腹。如今宋朝以雄厚的财力和丰饶的物产招抚境外的流民,使我们亲离众散,以后势将不能支撑。”张浦对李继迁说:“宋军驻扎在银、夏的军队十分多,我们很难与他们争锋。但是宥州(今内蒙古鄂托克前旗东)土地十分丰饶,而且依托横山为界,如果以此引诱诸部并力图之,遏制险要的城池以观局势的发展,也是一条图谋复兴的大计。”李继迁深以为然,于是纠合西戎部众力图攻打,合兵二万人攻打宥州。宋巡检使李询率所部蕃汉兵马将李继迁击退。
984年(北宋雍熙元年、辽统和二年),李继迁因为攻打宥州不胜,故而仍驻军地斤泽。地斤水草丰茂,有利于部众放牧,于是部众和牛羊渐渐多了。五月,李继迁令其弟李继冲前去煽动引诱河西诸蕃部。党项咩嵬族酋领魔病人乜崖一直以来就与南山诸族结党为乱,被李继冲招降,率其部请降,李继迁派重臣张浦前去接纳。王庭镇在夏州西北,是众蕃部所聚居的地方。李继迁率兵大军前去袭扰,俘掳人口数以万计。宋将尹宪自夏州前往救援,李继迁劫掠过后撤退,宋军救援不及。
984年(北宋雍熙元年、辽统和二年)九月(《宋史》作北宋太平兴国八年,即983年),宋朝夏州知事尹宪与都巡检曹光实侦察得知李继迁的宿营之地,在夜里偷袭,李继迁遭受到很大的挫折。宋军斩首五百级,焚烧党项军大帐四百余帐。李继迁与其弟趁乱逃走,宋军曹光实抓获李继迁的母亲与妻子。李继迁之后求取党项豪族之女为妻,转战各地,不断强大起来,河西之地的大族都因为李氏家族在当地的善行,前去归附他们。李继迁失败之后,害怕宋军来追,于是转徙无常。西北民众因为李氏在这里素来有名望,非常怜悯他们,于是开始接济他们。于是李继迁对当地豪族说:“我们李氏一族世代统治这里,如今落到此地步,你们还不忘我先人的恩泽,如今能和我一起恢复先祖的业绩吗?”众人都表示愿意追随。于是与李继迁一起驻扎在黄羊平。招来蕃众,于是兵势复振。羌人豪族野利等部族皆都将女儿献给李继迁为妻子。
愈挫愈勇
985年(北宋雍熙二年、辽统和三年)二月,李继迁遣使至银州,假装与宋都巡检曹光实约降,实则伏兵于葭芦川,诱杀曹光实等,冒用他们的旗帜,袭据银州。随后自称都知蕃落使、权知定难军留后。各部落长如折八军、折罗遇、嵬悉咩、折遇乜(niè)等都加号州刺史。同年三月,李继迁进攻会州,焚会州。宋太宗得知后派知秦州田仁朗与李继隆等出兵讨伐李继迁。党项部落长折罗遇及弟乞埋战死,折遇乜被宋朝俘虏处死。
四月,田仁朗的军队靠近绥州。听说李继迁率大军攻打抚宁,高兴地说:“以往党项人常常带领乌合之众袭扰我边境,他们胜则进,败则走,找不到他们的巢穴。如今李继迁聚集了数万人,气势汹汹而来,用尽所有的兵力攻打一个孤城。抚宁很小但是十分坚固,不用半个月的时间不可攻破。我等到李继迁大军疲乏之时,派大军前去攻杀,分别派遣三百强驽,截住李继迁军的归路,李继迁肯定被我们擒住。”田仁朗部署完成之后,故意向李继迁显示松懈,军中纵酒赌博。但是宋军副将王侁等故意诬陷田仁朗,向太宗进谗。宋太宗听说河西三族寨已经失陷,于是召田仁朗回京下狱,并进行审问。田仁朗说:“臣已定下了擒拿李继迁的策略,正在这时皇上召回了我,导致计划没有来得及实现。”于是进言宋太宗说:“李继迁深知西北的情况,在当地十分得民心,希望皇上下诏给予优厚待遇招他前来;或者给予当地部落酋长厚利,要求他们捉拿李继迁。如若不然,他日必为大的边患。”宋太宗宽免他的死罪,流放商州。命王侁等进兵李继迁。王侁率领他的部众,由绥州到达浊轮川。李继迁闻讯撤回围困抚宁的军队,与宋军激战,丧失军队五千余;部下阵亡严重,各部族都被攻杀,于是李继迁率领蕃部放弃银州逃走。
李继迁败退之后,王侁收复了银州,率兵出州北,到达悉利诸族。王侁再由开光谷向西到达杏子坪,击败了保寺、保香诸族首领埋乜已等军队。又破保、洗两族,俘三千人,降五十五族。于是,党项三族豪酋折八军等三千余众都表示投降宋朝。六月,宋兵乘胜进击,党项部落多败破。李继迁浊轮川之败后,蕃族虽然破败但是本土没有被破坏。夏州盐城镇岌伽罗腻十四族都和党项是一个种落,李继迁用计引诱他们与之合并,于是与吴移、越移等族结党应援。986年(北宋雍熙三年、辽统和四年),李继迁见部落败溃,宋兵势盛,于是依附辽朝以图抗宋。辽由是封之为定难军节度使、都督夏州诸军事,李继冲为副,又以宗室女义成公主嫁李继迁。
依辽附宋
987年(北宋雍熙四年、辽统和五年)二月,李继迁再攻夏州。李继迁的兵马逼近夏州,徘徊不敢前进。宋朝知州事安守忠率众三万迎战李继迁。至王庭镇,李继迁设伏诱宋军交战,大败安守忠,追到城门而止。四月,李继迁趁势进兵围困夏州,两个月没有解围。宋朝知麟州韩崇训率大军前往增援,李继迁见状退军。八月,李继迁居住于沙漠,逐水草而居,便于攻掠。当时屯驻在黑水河一侧,据险自固。宋将石保兴正在巡按罨子寨,李继迁以数千人攻打石保兴,见石保兴所部不过两千人,于是渡河决战。石保兴在河对岸埋下伏兵,等到李继迁渡到一半出兵攻打,李继迁的军队大乱,于是失败。十一月,因为李继迁素来凶忍,虐用党项咩兀等族的部属,宥州党项咩兀等族首领,都指挥遇乜布九人图谋诛杀李继迁。当时李继迁正谋划攻打银州,在无定河畔会盟诸部族。遇乜布等以暗箭射李继迁,射中了李继迁的鼻子,伤口很长时间不愈合,于是进攻银州的日期晚了很多。
988年(北宋端拱元年、辽统和六年)二月,宋太宗见李继迁附辽,利用李继捧回夏州牵制李继迁。三月,李继迁派遣牙校李知白前往契丹辽朝入贡。五月,宋太宗赐李继捧姓赵,改名保忠,授夏州刺史、定难军节度使及夏、银、绥、宥、静等五州观察处置押蕃落等使,入守夏州。十二月,李继捧为了向宋太宗邀功,假言李继迁归顺,宋太宗授李继迁为银州刺史,充洛苑使。李继迁拒绝不受。
989年(北宋端拱二年、辽统和七年)正月,李继迁因为不受宋朝官职,得罪族兄李继捧。于是前去辽朝,说明自己与李继捧有怨,并向辽朝乞和。辽圣宗知道李继迁并非诚心,于是不许。三月,李继迁又向辽朝乞和,辽圣宗封王子帐节度耶律襄之女为义成公主,下嫁李继迁,并赐马三千匹。四月,李继捧出兵击败宥州御泥、布啰树两部。990年(北宋淳化元年、辽统和八年)四月,李继捧与李继迁战于安庆泽,李继迁中流矢败退。十月,李继迁派破丑重遇贵至夏州诈降李继捧。李继迁率领部落攻城,破丑重遇贵在城中接应,李继捧大败。同年十二月,辽国进封李继迁为夏国王。
991年(北宋淳化二年、辽统和九年)年初,李继迁再攻夏州,宋朝派兵来援。七月,李继迁占领银、绥二州。同年,李继迁又归附于宋。宋朝被迫授给李继迁“银州观察使”的封号,赐姓名赵保吉。但李继迁旋又附契丹,并联结契丹军,多次袭击宋西北边境。九月,王庭镇作为夏州外部的屏障,连接着大漠,一直有寨栅可守,李继迁在雍熙年间将其烧毁了。之后,李继迁占据着王庭镇的旧地,以预谋着夏州。李继捧见状向宋太宗进言,率军可在夜里偷袭李继迁,熟户貌奴、猥才两族的兵马趁夜袭击,夺李继迁牛畜两万余,李继迁再次放弃银州,逃走到铁斤泽。
收复故地
992年(北宋淳化三年、辽统和十年)正月,李继迁引诱之前降宋的李继捧归附辽朝,再次引兵进入并占据银州城,派遣李继捧去辽朝请命入贡。辽圣宗听说他怀有二心,派遣西南招讨使韩德威率兵持诏前去银州询问李继迁。韩德威到了银州之后,李继迁以西征为借口不见辽使。韩德威大怒,纵兵大掠银州之后撤回。四月,李继迁自从接受辽朝的赐婚之后,每一年的进贡礼品都是在蕃族之间征用的,境内的财产越来越贫乏。当时宋夏边境的陕西地段还处于边禁的状态,宋朝的商旅进不去西北,李继迁上书宋太宗说:“自古中原君主都主张王者无外,我们西戎之人难道就不是皇帝的臣民吗?如今请允许两方的商旅相互往来,以满足边境民众的生活。”宋太宗下诏允许双方互市。十月,李继迁因为辽使韩德威大掠银州,于是入告辽圣宗,辽圣宗下诏允许李继迁归附,于是李继迁再次遣使入辽都。
993年(北宋淳化四年、辽统和十一年)四月,李继迁虽然收复了绥、银二州,但是还没有恢复宥、夏等州。李继迁遣使进入宋朝请求赐还,宋太宗不准许。李继迁生气地说:“五州故地,是先祖遗留给我们的,如今开疆拓土、收回旧地,就是我们的责任了。”于是下令给部众说:“我自己虽然德行浅薄,但是承继了先祖的业绩与德行,安抚诸族的世家大族,即使这样就能够守住地盘,在西北立足吗?希望大家一定要团结努力。”于是以李大信为蕃部都指挥使,率众攻打庆州。庆州之北直接沙漠,地形非常坦荡,无险可恃。当时因为李继迁向宋朝称臣纳款,所以宋朝没有防备。李继迁大军一到,宋军都不知所措。知州刘文质拿出自己私人的二百万两赏赐给军队,于是宋朝军队士气昂扬,李大信没有成功。
994年(北宋淳化五年、辽统和十二年)初,李继迁攻掠灵州,掳掠居民。又至夏州袭击李继捧,李继捧败逃。四月,宋朝堕毁夏州城,李继迁攻夏州不胜,退居沙漠。次年,派张浦到宋朝谈和,宋太宗扣留张浦。996年(北宋至道二年、辽统和十四年)三月,宋洛苑使白守荣护送辎重至灵州,李继迁设伏浦洛河,佯弱诱敌,大败宋军,获粮40万石。四月,李继迁侵袭吐蕃折平族,首领握散上表宋朝请求会师讨伐李继迁。五月,李继迁纠合党项诸族,发兵围困灵州。意图索回被扣留的谋臣张浦。宋太宗,赐敕书招谕诸族,命十州都部署李继隆出环州,容州观察使丁罕出庆州,殿前都虞候范廷召出延州,殿前都指挥使王超出夏州,西京作坊使张守恩出麟州,五路进援灵武。八月,李继迁回师援平夏,与宋军战于乌白池,李继迁大败。997年(北宋至道三年、辽统和十五年)十二月,复上表归宋,授夏州刺史、定难军节度使。李继迁受任夏州刺史后,仍在边地掳掠,不断与宋朝发生局部的战争。1001年(北宋咸平四年、辽统和十九年)四月,吐蕃六谷部长潘罗支接受宋朝的封授,统治西凉,出兵助宋攻李继迁。九月,李继迁攻陷宋清远军,乘胜进围灵州。
西拓去世
李继迁对宋作战胜利,又把攻掠的目标转向西部的回鹘和吐蕃部落。回鹘和吐蕃部落依附宋朝以对抗党项。1002年(北宋咸平五年、辽统和二十年)三月,李继迁破灵州,改名西平府。1003年(北宋咸平六年、辽统和二十一年)正月,李继迁建都西平府。宋遣使议和,宋真宗妥协退让,授李继迁夏州刺史,定难军节度使,夏、银、绥、宥、静等五州观察处置押蕃落等使。李继迁夺回五州地数千里。党项族以此为基地,又迅速地向前发展了。二月,潘罗支派遣咩逋族蕃官成逋到镇戎军,向宋朝请求会兵讨伐李继迁。宋朝边臣因为他没有官方文牒,担心他是假冒的,就护送部署司,成逋很担心就逃走了,马跌倒坠崖而死,宋真宗令渭州以礼葬之。李继迁听说此事,率领大军自灵州出城驻扎在鏊子山,放还六谷部归降的蕃部,派人再次送铁箭给潘罗支,称已经向宋朝称臣,愿与其结好,潘罗支没有回应。
三月,潘罗支数次与李继迁作战,侵夺了很多人口和牛羊。当时因为灵州没有守备,潘罗支派遣吴福圣腊入贡宋朝,奏言对李继迁的桀骜不驯十分恼怒,已集中骑兵六万,请求宋朝发兵与之合力收复灵州。宋真宗深以为然,加疯潘罗支为朔方军节度、灵州西面都巡检使。又以吴福圣腊为安远将军,次首领兀佐等七人为怀化将军,使出兵共图李继迁。吴福圣腊回去的时候,路过西平,李继迁派人袭击他的车队,尽夺宋朝赐给潘罗支的牌印、官告及所赐衣服、器械,吴福圣腊仅以身免。
1004年(北宋景德元年、辽统和二十二年)正月二日,李继迁因伤去世,时年四十二岁,死后其子李德明嗣位。1012年(北宋大中祥符五年、辽统和三十年),李德明追尊李继迁为“应运法天神智仁圣至道广德孝光皇帝”。其孙李元昊称帝后,追谥为神武皇帝,庙号太祖,陵墓裕陵。李继迁的老婆
妻妾 罔氏:正妻,被宋朝俘虏,安置在延州并最终病死在那里。
野利氏:孙子李元昊正式建立西夏之后,追封她为顺成懿孝皇后。
耶律汀:又是辽国的义成公主。李继迁后人 儿子
李德明:即夏太宗,母罔氏。
李德昭:一说他就是李德明,“昭”字是“明”字的误抄;一说他是李德明的弟弟,后来被宋朝封为西平王。
孙子 李元昊:李德明长子 李成遇:李德明次子
李成嵬:李德明三子李继迁和宋太宗
在党项首领李继迁的带领下,他们频频向大宋王朝叫板。虽然在太宗的全力攻击下,暂时打退了李继迁,但李继迁不死,必将成为帝国一个隐患。伐辽失败,西夏闹事,这两件事情成为宋太宗心中永远的痛。但不可否认的是,宋太宗意欲收复长城的壮举,以及兼并西夏的事情,依然可嘉可赞,并将在史书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宋朝最高统治集团在消除西夏叛乱的决策问题上,意见并不一致,始终未能制定出符合实际的战略方针,使李继迁得以保存实力,即使暂时失利,也很容易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宋王朝始终没有给李继迁以歼灭性的打击,对于他赖以起兵的巢穴也没有给予重创。至道二年,太宗派五路大军讨伐李继迁,然而各路统帅大多各行其是,违背统一的战略布置,不能协同作战,导致了讨伐的失败。灵武重镇的丧失,也暴露了宋王朝在决策和用人上都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太祖时虽然削弱将帅的权力,但对于防备辽朝、西夏和北汉的边防将帅,依然委付重任,发挥他们的主动性,而不多加干预而太宗进一步轻视武将,限制他们的权力,束缚他们的行动,尤其是对于边防将帅,太宗一反太祖的做法,更加不予信任,而是严加防犯剥夺他们的财权,摧辱边将的权威。人物评价
《宋史》:虽尝受封册于宋,宋亦称有岁币之赐、誓诏之答,要皆出于一时之言,其心未尝有臣顺之实也。
《辽史》:虽尝请婚下嫁,乌足以得其固志哉?
李元昊:祖继迁,心知兵要,手握乾符,大举义旗,悉降诸部。临河五郡,不旋踵而归;沿边七州,悉差肩而克。
吴广成:继迁生而英奇,长而剽悍。方其任司蕃落,地据银州,当继捧入觐之初,鲜引义力争之举,盖怼其兄也素矣。迨诏使护送诸父昆弟连袂归朝,方始奋其雄才,策其群力,激羌戎以先烈,约契丹为强援。遂使关右震惊,中朝旰食。控弦灵武,扼平夏之要冲;驱马凉州,成河西之右臂。于是五州尽复,诸族慑从,逆者攻以兵,顺者役其众。卒之暴戾速亡,骄盈致败,不死于天讨而死于流矢,“佳兵不祥”,理固然耶!然夏、绥倾覆,沙碛流离,田少一成,卒无一旅,终能恢万里之基,创累世之业,亦可谓“有志者事竟成”也。

吉顼出生河南洛阳,是唐朝时期大臣,生性阴毒也敢于直谏。他进士出身,曾任右肃政台御史中丞、控鹤监内供奉、天官侍郎、同平章事、宰相等职,成为武则天的心腹之臣,另一方面他也相当拥护李氏,李显能被立为太子也少不了他的功劳。吉顼曾告发綦连耀、奏请武则天诛杀来俊臣,最终因受到武氏嫉妒陷害而被贬,于公元700年左右逝世,后追赠御史大夫。人物生平
早期事迹
吉顼早年参加科举,以进士及第,累迁至明堂尉。他生性阴毒,但敢于进谏。
谏杀来贼
神功元年,箕州刺史刘思礼自称善于相术,称洛州录事参军綦连耀有天子之命。而这历来都被视为禁忌。吉顼得知消息,心中不安,便告知酷吏来俊臣,让他向朝廷告发。但来俊臣不但将功劳据为己有,还罗织罪名,准备加害吉顼。吉顼忙向朝廷告变,得到武则天的召见,面禀实情,这才幸免于难。
是年六月,来俊臣下狱,被法司判处死罪。但武则天却认为来俊臣有功于国,始终犹豫不决,迟迟不肯批复。当时,吉顼正担任右肃政台御史中丞。他随武则天游园,趁机进谏道:“天下臣民皆对陛下不肯处死来俊臣感到疑惑。来俊臣诬杀忠良,罪恶如山,乃是一个国贼,杀之何惜!”武则天遂下定决心,命处斩来俊臣。
升任宰相
圣历元年,突厥入寇,攻陷赵州、定州等地。武则天任命吉顼为相州刺史,让他招募士卒,抵御突厥南侵。吉顼虽以不通武事相推辞,但未得到武则天的批准,只得到相州赴任,却招募不到士卒。不久,武则天命太子遥领元帅之职,当即便有数千人应募。吉顼回朝后,在朝堂上当众讲述此事。武氏诸王都对他非常憎恶。
圣历二年,武则天成立控鹤府,任命男宠张易之为控鹤监。吉顼因与张易之交好,也被引入控鹤府,与银青光禄大夫张昌宗、殿中少监田归道、凤阁舍人薛稷、正谏大夫员半千、夏官侍郎李迥秀一同担任控鹤内供奉。他为人干练,被武则天倚为心腹。是年腊月,吉顼升任天官侍郎,加授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成为宰相。
获罪被贬
久视元年,吉顼因拥护太子李显,受到武氏诸王的嫉恨,被揭发出其弟冒官一事。他也因此受到牵连,被贬为琰川尉,又改任安固尉(《新唐书》作始丰尉)。不久,吉顼去世,但具体时间不详。
景龙四年,唐睿宗继位,追论吉顼之功,追赠为左御史台大夫。吉顼来俊臣
吉顼担任御史中丞时,曾劝谏武则天,使得武则天下定决心,诛杀来俊臣,结束了酷吏政治。
神功元年,箕州刺史刘思礼自称善于相术,称洛州录事参军綦连耀有天子之命。而这历来都被视为禁忌。吉顼得知消息,心中不安,便告知酷吏来俊臣,让他向朝廷告发。但来俊臣不但将功劳据为己有,还罗织罪名,准备加害吉顼。吉顼忙向朝廷告变,得到武则天的召见,面禀实情,这才幸免于难。
是年六月,来俊臣下狱,被法司判处死罪。但武则天却认为来俊臣有功于国,始终犹豫不决,迟迟不肯批复。当时,吉顼正担任右肃政台御史中丞。他随武则天游园,趁机进谏道:“天下臣民皆对陛下不肯处死来俊臣感到疑惑。来俊臣诬杀忠良,罪恶如山,乃是一个国贼,杀之何惜!”武则天遂下定决心,命处斩来俊臣。
但据《旧唐书·来俊臣传》记载,吉顼是将刘思礼谋反一事告知来俊臣,由来俊臣向朝廷揭发的。武则天命张网穷织,杀数十族。来俊臣欲将功劳全部据为己有,还罗织罪名准备加害吉顼。而《新唐书》、《资治通鉴》在记载此事时,都只记为武则天命武懿宗亲讯,而吉顼只是告密者,并未参与审理。吉顼的故事
激怒女皇
吉顼拜相后,曾与河内王武懿宗在御前争功。吉顼体格魁梧,且又能言善辩。他怒视着矮小驼背的武懿宗,声色俱厉,毫不相让。武则天勃然大怒,道:“吉顼在朕的面前,尚且如此轻视我武氏子弟,这种人以后岂可依靠?”
几日后,吉顼又到御前奏事,援引古今例证,还没说完便被武则天打断。武则天怒道:“你所说的,朕已经听够了,你就不要再多说了。昔年太宗皇帝有一匹狮子骢,性烈无比,无人能够驯服。朕当时侍奉御前,曾对太宗说:‘我能驯服此马,但需铁鞭、铁楇、匕首三物。先用铁鞭抽打,不服便用铁棍敲击它的脑袋,再不服便用匕首割断它的喉管。’如今你是不是也想试一试朕的匕首啊?”吉顼恐惧不已,汗流浃背。
献妹救父
吉顼的父亲吉哲曾因受赇获罪,依律当判死刑。吉顼便去求见魏王武承嗣,表示愿意把两个妹妹献给武承嗣为妾。武承嗣非常高兴,用牛车将二女接入府中。但二女接连三天都不说话,武承嗣非常奇怪。二女道:“父亲犯法要被处死,所以心中忧虑。”武承嗣便奏请皇帝,免除吉哲的死罪,还升了吉顼的官职。
规劝二张
吉顼曾对武则天的男宠张易之、张昌宗兄弟道:“你们兄弟并不曾建有大功,只因皇帝宠信,便有如今的地位。天下人侧目已久,你们当如何自全呢?”二张忙问他可有良策。吉顼道:“天下人都未忘记李唐恩德。如今庐陵王被贬在外,相王幽闭宫中,皇帝年事已高,武氏诸王并不被天下所认同。你们何不劝皇帝迎复庐陵王、相王,以顺天下之心,如此一来,不但可以免祸,还能长保富贵。”二张便多次劝说武则天。武则天遂命人迎回庐陵王李显,后立为皇太子。人物评价
李旦:吉顼体识宏远,风规久大。尝以经纬之才,允膺匡佐之委。曩时王命中圯,人谋未辑,首陈反正之议,克创祈天之业。(《赠吉顼御史大夫诏》)
康尧臣:①
相国挺其杰,故能伟望成扬,大略清朝,列岳而郡国式瞻,佐时而社稷与在。②
武后称制,皇纲不维,先相国扶护二宗,协规大象。 宋祁:①
中宗之立,顼实倡之。②
昭德、顼进不以道,君子耻之。虽然,一情区区,抑武兴唐,其助有端,则贤炎远矣。
司马光:张吉非能为唐社稷谋也,欲求己利耳。若仍立皇嗣,则己有何功,故劝太后立庐陵为太子,而太后从之。然则欲召还庐陵者,仁杰之志也;立为太子者,张吉之谋也。
郑玉:李昭德虽有姑侄相篡之言,不过诡计以夺武承嗣之权;吉顼虽有请还庐陵王之语,不过为二张长保富贵之策。
王夫之:武、韦之世,其宣力中外者,则刘仁轨、裴行俭、王方翼、吉顼、唐休璟、郭元振、姚元之、张仁愿悉无所掣曳以立功名。
蔡东藩:鹦鹉入梦,讽谏有人,狄公以外,复有吉顼,天之有意扶唐,于此益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