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高欢抗抵尔朱兆,是五代至北宋时期人物

段韶字孝先、小字铁伐,是南北朝北齐开国功臣,一生征战四方,为北齐立下汗马功劳,出将入相,功勋卓越。段韶年少就善于骑射,深得姨夫高欢的喜爱,将他视若心腹,跟随他消灭尔朱兆、抵御宇文泰、征讨玉壁,又征伐梁国、北周等地,镇守晋阳,随征颍川,功勋卓越。段韶官至太师、左丞相、大都督等,封爵广平郡公,于571年病逝,追赠太尉、使持节等,谥号为忠武。人物生平
将帅之才图片 1段韶
段韶少年时善长骑射,有将帅之才。因母亲娄信相是高欢妻子娄昭君的姐姐,所以高欢对他很是器重,常安排在自己的左右,作为心腹看待。建义初年,为亲信都督。
中兴元年,跟随高欢抗抵尔朱兆,战于广阿。高欢对段韶说:“敌众我寡,怎么办?”段韶答:“所谓众者,是得众人之死;强者,是得天下之心。尔朱兆狂妄奸狡,一路上看到的,是裂冠毁冕,拔本塞源。邙山聚会,搢绅有何罪过?又杀主立君,不过半月,天下思乱,十室有九。王亲行德义,除君侧的恶人,何往而不胜!”高欢说:“我虽是以顺伐逆,奉命讨罪,但弱小处于强大之中,恐怕没有上天的庇佑,你没有听说过吗?”段韶:“我听说过小能敌大。小道大淫,皇天无亲,唯德是辅。尔朱兆外害天下,内失善人,智者不为谋,勇者不为斗。不肖者失职,贤者夺过来,还有什么疑惑的?”于是便同尔朱兆展开交战,尔朱兆军溃败。进攻邺地的刘诞。
韩陵之战,段韶率领自己的部众,首先冲进敌阵。不久随从高欢离开晋阳,将尔朱兆追赶到赤谼岭消灭。因军功封下洛县男。又跟随高欢偷袭、夺取夏州,活捉斛律弥娥突,加龙骧将军、谏议大夫,累迁武卫将军。后又将其父姑臧县侯的爵位授予段韶,其下洛县男的爵位则上表请求转让给继母弟段宁安。
屡次封爵
兴和四年,跟从高欢在邙山抵御西魏宇文泰。高欢在兵卒之中,被西魏将军贺拔胜认出,于是贺拔胜带领精锐逼来。段韶骑马从旁跃过,并回身用箭射击,一箭就将最前面的追敌射下马去,其他追骑害怕,不敢向前。西军撤退,朝廷赏赐段韶马匹、黄金,进爵为公。
武定四年,随高欢征讨玉壁。时高欢身患疾病,城池又没攻下,便召集诸将,讨论行动方案。高欢对大司马斛律金、司徒韩轨、左卫将军刘丰等人说:“我每次同段孝先论兵,都能听到许多高见,如果让他来参谋参谋,就可能没有今日的劳累了。我担心局势危急,恐怕出现不测,准备委托孝先承担邺下的重任,怎么样?”斛律金等人回答说:“知臣莫如君,孝先是最合适的。”高欢又对段韶说:“往昔我和你的父亲冒着危险,同佐王室,建立了大功。眼下病重得厉害,大概不行了,你应该小心辅助朝廷,承担起这一重任。”马上下令段韶随次子高洋镇守邺城,召长子高澄赶赴玉壁军中。高欢病情严重,遗令高澄说:“段孝先忠孝仁厚,智勇双全,亲戚之中,只有此人,军旅大事,应同他商议。”
武定五年春,高欢在晋阳去世,秘不发丧。不久侯景造乱,高澄准备回邺城,留段韶镇守晋阳。高澄回到邺城后,赐给段韶女乐十几人,黄金十斤,还有缯帛,封长乐郡公。高澄征讨颍川,段韶留守晋阳。别封真定县男,行并州刺史事。武定八年,高洋受禅即位,建立北齐,是为文宣帝。别封段韶为朝陵县公,又封霸城县侯,加位特进。段韶上表请求归还朝陵县公,乞请封继母梁氏为郡君。高洋嘉奖他,别封梁氏为安定郡君。又将霸城县侯让给了自己的继母弟段孝言。是时受到舆论的夸赞。
讨敌平乱
天保三年,任冀州刺史、六州大都督,有惠政,深得吏民爱戴。天保四年十二月,南梁将领东方白额偷偷来到宿预,引诱边民,杀害长吏,致使淮、泗骚动。天保五年二月,文宣帝下诏段韶前去讨伐。段韶率军抵达。适逢梁将严超达等围逼泾州;陈霸先又率众将要进攻广陵,刺史王敬宝遣使向朝廷告急;还有尹思令,拥众万人,准备袭击盱眙。三军恐惧。
段韶对诸将说:“自从梁氏丧乱,国无定主,人心离散,强者从之。陈霸先等人智小谋大,政令不一,外虽同德,内实离心,你们不必忧虑,我的计划已思虑周全。”于是留下仪同敬显俊、尧难宗等围守宿预,自己率领数千步骑兵急行军赶赴泾州。路经盱眙,尹思令没有料到大军会从天而降,望风北奔。段韶继续前进,又与严超达交战,大败严超达军,夺取了所有的舟船器械。段韶对诸将道:“吴人浮躁,本无大谋,今天打败严超达,陈霸先肯定会逃走。”旋即回师广陵。陈霸先果然逃走。追至杨子栅,看得见扬州城才回来,并且缴获了许多的军资器物,马上撤退到宿预。六月,段韶派游说之士劝降东方白额,东方白额因此开门请盟。段韶与行台辛术等人议论,同意东方白额的请求。结盟完毕,估计东方白额会脚踩两只船,段韶下令将东方白额抓起来并杀了,连同他的弟弟们的头颅,送到京师。江淮安静,民皆乐业。文宣帝嘉奖他的功劳,诏令赏赐吴人七十,封平原郡王。清河王高岳攻克郢州,活捉司徒陆法和,这次行动,段韶也参加了,筑建鲁城,在新蔡置郭默戍后返回京城。
皇建元年,领太子太师。太宁二年,拜并州刺史。高归彦在冀州作乱时,武成帝高湛诏令段韶与东安王娄睿率众平定。迁太傅,孝昭帝赐其女乐十人和高归彦的果园一千亩。依然任职并州,为政是举大纲,不存小察,所以甚得民心。
晋阳抗周
河清二年十二月,北周武帝宇文邕派将军率领羌夷与突厥合众围攻晋阳,武成帝从邺城出发兼程前往救助。突厥从北组成战阵往前推进,东抵汾河,西达风谷。情况危急,兵马未整,武成帝见此阵势,也想往东逃避。但很快接受了河间王高孝琬的请求,下令赵郡王保护好诸将。此时正是大雪之后,周人用步卒作为前锋,从西山冲下,离城只有二里多路。诸将都想迎击。
段韶说:“步行的人气势必然有限,眼下积雪深厚,交战不便,不如严阵待守。彼劳我逸,打败他们是有把握的。”不久交战,大败周军,周军的前锋全被消灭,无一活口,后边的部众连夜逃走。
武成帝下令段韶率骑兵追击,出塞后没有追上而回。武成帝赏其功,别封段韶怀州武德郡公,进位太师。
解围洛阳
北周大冢宰宇文护的母亲阎氏先配中山王,宇文护听说母亲还在人世,于是就修书北齐,请归还阎氏,并愿通好。此时突厥多次骚扰边地,段韶驻军塞下防御。武成帝派黄门徐世荣乘驿车带着宇文护的信向段韶请教。段韶认为周人反复,不讲信义,其晋阳之役,就是证明。宇文护对外是丞相,在内其实为王。既为母亲请和,却不派一介之使申其情怀。我们则依据一纸之书,就送还其母,这恐怕是在向周示弱。我认为,姑且佯装同意,等些日子再放不迟。武成帝不听,于是派遣使者依礼送还。
宇文护得到母亲后,依然遣将尉迟迥等袭击洛阳。武成帝诏令兰陵王高长恭、大将军斛律光率部抵御,军队驻扎在邙山下,滞留未进。武成帝召段韶询问:“现在我想派王去解救洛阳之围,但突厥驻军在这里,又要派人防御,王认为该如何处置?”段韶说:“北虏侵扰边地,是容易处理的事情,如今西羌窥视逼近内地,这才是心腹之病,我请求受诏南行。”武成帝说:“我的意思也是这样。”于是便命令段韶督察一千精骑,从晋阳出发。五天后就渡过黄河,段韶与手下大将商议办法。段韶清晨带领二百骑兵与诸军一同登上邙阪,想看看周军的阵势。来到大和谷,就遇上周军,旋即派人驰告各营,集中兵马。段韶马上同诸将摆开阵势以作防备。段韶为左军,高长恭为中军,斛律光为右军,与周军相对。段韶对着周军喊:“你们的宇文护有幸得到母亲,却不怀恩报德,今天之来,究竟是何意思?”周军说:“老天派我们来的,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段韶说:“上天赏善罚恶,大概是派你们来送死的吧?”周军便将步兵摆放在前,向山上冲去。段韶认为敌徒步我骑马,就指挥部众边退边引诱,候其疲惫,一齐下马攻击。短兵相接,周军大溃。其中军所指处,也是迅速瓦解,投坠溪谷而死的就有许多。包围洛阳城的敌人,马上逃遁,弃置营幕而不顾,从邙山到谷水三十里的距离内,到处都是抛撒着的军资器物。武成帝亲自来到洛阳,慰问将士,在河阴摆设宴席,款待众将,又策勋命赏,拜段韶太宰,封灵武县公。天统三年,除左丞相,又封永昌郡公,食沧州干。
力败周军
武平二年正月,段韶由晋州道抵达定陇,筑威敌、平寇二城后返回京师。二月,周军寇掠,后主高纬派段韶与右丞相斛律光、太尉兰陵王高长恭一同抵御。三月底,到达西部边境。柏谷城这个地方,是敌人把守着的天险,石城千仞,诸位将领没有哪个敢于围攻。
段韶说:“汾北、河东若要为国家所有,如不拔除柏谷,就像得了痼疾。估计他们的援兵,当在南道会合,如今截断这一要路,使他的援兵无法赶来。他们的城墙虽高,但是很狭窄,用火弩射击,完全可以攻下。”
诸将认为他的主意好,于是鸣鼓齐攻,城墙坍塌,俘虏其仪同薛敬礼,斩杀许多首级,仍然在华谷筑城,置戍后凯旋,朝廷封段韶广平郡公。
因病去世图片 2
同月,北周又派将军寇掠北齐边境。右丞相斛律光首先率领军队出讨,段韶也请求同行。五月,攻打服秦城。周军在姚襄城南再起城镇,东接定阳,又挖出深堑,断绝大道。段韶就偷偷抽调壮士,从北边发起袭击。又派人秘密地渡过黄河,与姚襄城内联络,请他们作内应,过河来的有一千多人,周军才开始发现。于是交战,周军大败,虏获其仪同若干显宝等人。诸将都想向新城发起进攻。段韶不同意,说:“此城一面临河,三面险地,不能进攻。即使攻了下来,也只不过是一座城池而已。倒不如再作一城雍塞其归路,攻克服秦,齐心协力进击定阳,这是最好的选择。”将士都认为这个主意好。
六月,转围定阳,但定阳城主帅开府仪同杨范闭城固守,段韶军未能攻下。段韶登山观看城中的情势,之后便纵兵猛攻。七月,夺取外城,斩获许多敌军首级。这时段韶突然在军中病倒,由于内城还未攻下,他对兰陵王高长恭说:“此城三面是深涧,没有退路,只有东南一处可以与外面沟通。贼如果突围,必须走东南这条路,我们挑选精兵把守,自然可以捉住逃敌。”高长恭便下令一千多壮士在东南涧口埋伏。这天深夜果然像段韶预计的那样,周军弃城而逃,伏兵一拥而上,周军大溃,杨范两手反绑投降,其众全被俘虏。
此时,段韶病情更加严重,因而提前回到了京师,以功别封乐陵郡公。同年八月己未日,段韶因病去世。后主在东堂为段韶举哀,赠帛千段及温明秘器、辒辌车,出殡之日,军士们列成仪仗一直送到平恩墓地,后主又征调民夫为其起冢。赠假黄钺、使持节、都督朔并定赵翼沧齐兖梁洛晋建十二州诸军事、相国、太尉、录尚书事、朔州刺史,谥号忠武。段韶之子
长子:段懿,字德猷,娶颍川长公主,拜驸马都尉,袭封平原王,历任行台右仆射、殿中尚书、兖州刺史。
次子:段深,字德深。天保年间,因父功封姑臧县公。大宁初年,拜通直散骑侍郎。大宁二年,娶永昌公主,公主未婚而卒。河清三年,又娶东安公主。后历任侍中、将军、源州大中正,其父死后受封济北王,武平末年,任徐州行台左仆射、徐州刺史。入周,拜大将军,郡公,后坐事而死。
三子:段德举,武平末年,官仪同三司。北周建德七年,在邺城与高元海谋逆被杀。
四子:段德衡,武平末年,官开府仪同三司,隆化年间,任济州刺史。入北周,授仪同大将军。
七子:段亮,字德堪,武平年间,官仪同三司。隋大业初年,任汴州刺史,卒于汝南郡守的任上。
段德操,排行不详,唐武德年间将领,右武卫将军。
段德濬,排行不详,陇州刺史。段韶好色的故事
段韶的生母娄信相是父亲的原配,也是高欢妻子娄昭君的姐姐,故而他从小就得到高欢的赏识器重。母亲去世后,父亲娶了继母梁令春,他服侍后母十分孝顺,时人皆赞颂不已。段韶的原配元渠姨是北魏宗室女,侍妾皇甫氏原本是元瑀之妻,为高澄所赐。说起这个这位侍妾,其中还有一段故事。
段韶虽然出将入相,家中有一位出身高贵的妻子,但其为人好色,常常微服间行,寻找貌美女子。当时,东魏黄门郎元瑀的妻子皇甫氏因其弟谋反而被没入宫中,段韶看她长得漂亮,请求高澄将其赐予他,高澄于是将皇甫氏赏赐给了他。人物评价图片 3
段韶外统军旅,内参朝政,又建有高功,加之婚姻,名望极高。他擅长计谋,善于御众,因此深得将士的爱戴。与敌交战,人人奋勇当先。他的性情温文尔雅,极有宰相的风度。教训子弟,闺门雍肃,服侍后母十分孝顺,北齐勋贵之家没有比得上他的。
《资治通鉴》:“韶有谋略,得将士死力,出总军旅,入参帏幄,功高望重,而雅性温慎,得宰相体。事后母孝,闺门雍肃,齐勋贵之家,无能及者。”
《北史》论曰:“韶光辅七君,克隆门业,每出当阃外,或任处留台。以猜忌之朝,终其眉寿;属亭候多警,为有齐上将,岂其然乎!当以志谢矜功,名不渝实,不以威权御物,不以智数要时,欲求覆餗,其可得也。《礼》云‘率性之谓道’,此其效欤!”

范廷召出生冀州枣强,是五代至北宋时期人物,北宋初年名将。他年少时父亲被杀,18岁手刃仇人而闻名,跟随后周世宗战高平、征淮南;又参与宋灭北汉之战、雍熙北伐、徐河之战、追破辽军,屡从征伐,连战契丹,官至殿前都指挥使、河西节度使、检校太傅等职。公元1001年,范廷召去世,追赠侍中,时年75岁。人物生平
手刃父仇
范廷召的父亲范铎,被乡中品行恶劣的年轻无赖杀害。范廷召十八岁时,手刃杀父仇人,剖取出他的心,放在父亲的墓前祭奠。范廷召弱冠时,身高七尺多,膂力过人。年轻时沦为盗贼,因勇猛强壮而闻名。
行伍起家 后周广顺(951年—953年)初年,范廷召应募任北面招收指挥使。
显德元年,周世宗柴荣即位,范廷召入宫补任卫士。同年,范廷召参与高平之战,作战有力且迅速,于战后担任殿前指挥使。显德三年,范廷召随柴荣出征南唐,在紫金山与南唐军交战,激战间,流矢射中范廷召的左腿。
北宋初年,范廷召随从讨伐李筠、李重进,转任本班都知。又随从出征太原,再转任散都头、都虞候,兼领费州刺史。
太平兴国(976年—984年)年间,范廷召以日骑军都指挥使职随从宋太宗赵光义攻陷太原、征讨范阳。魏王赵廷美曾经派亲信阎怀忠、赵琼犒劳禁军将官,范廷召参与其中,其后赵廷美因谋划篡位而被外贬,范廷召也受牵连外出任唐州马步军都指挥使。
屡抗契丹
雍熙三年,太宗正筹划北伐,召范廷召入朝任马步军都军头,兼领平州刺史、幽州道前军先锋都指挥使,隶属曹彬一路。与辽在固安城南交战,击破辽兵三千人,斩首一千多级,攻克固安、新城二县,乘胜攻克涿州。范廷召在交战时被流矢射中,血渍沾染穿结甲叶之绳,但他神色自若,督战更加急迫,太宗下诏褒奖他。回军后,范廷召调任日骑右厢都指挥使,兼领本州围练使,又转任日骑右厢都指挥使,移领高州围练使。
端拱元年,范廷召出任齐州防御使。几个月后,获授捧日四厢都指挥使,兼领澄州防御使。
端拱二年,范廷召转任殿前都虞候,兼领凉州观察使、镇州副都部署。同年,辽军名将耶律休哥率军南下,欲截取由定州都部署李继隆护送的数千辆粮车。但宋军早有防备,猛将尹继伦率步骑千余人巡护交通,发现辽军行踪后,即跟踪而追,至徐河,与李继隆等前后夹击,大败辽军。尹继伦又与范廷召率军追逾徐河十余里,斩首数千级,俘获甚众。
淳化二年,范廷召任平虏桥砦都部署,先后担任并代、环庆两路副部署。
西征回镇
至道二年,太宗令李继隆、丁罕、范廷召、王超、张守恩五路出击李继迁,直趋平夏。其中范廷召为环庆灵都部署,辅助李继隆。范廷召出延州路后,与王超一同在乌、白池击败李继迁军,斩首五千级,生擒两千多人,俘获米募军主、吃啰指挥使等二十七人、马二千匹、兵器及铠甲数万。此战中,诸将耽误规定的期限,只有范廷召与王超历经大小数十次交战,多次获胜,得到太宗嘉奖。不久后,范廷召任并、代两路都部署。
至道三年,范廷召转任侍卫马军都指挥使,并领河西节度使,任定州行营都部署。
瀛莫交锋
咸平二年,辽圣宗率军亲自南征,宋真宗也亲往河朔,派马步军都虞候傅潜统兵八万迎敌。傅潜怯战固守,使得辽兵长驱直下。当时范廷召与都监秦翰、大将桑赞等人多次催促傅潜发兵,傅潜都未听从。范廷召大怒,因而辱骂傅潜说:“你性情胆小,竟不如一个妇人。”傅潜无法回答。后因范廷召催促不已,傅潜才分出骑兵八千人、步兵两千人交付范廷召,命他在高阳关迎击辽军,并许诺要派兵支援,但最终还是逗留不出。
范廷召出兵后,向高阳关都部署康保裔去信求援,约定第二天合击辽军。此时,辽梁王耶律隆庆至瀛州,范廷召于中山分兵御敌,结成方阵来出师,被辽御前侍卫萧柳冲乱阵型。此时,康保裔率军来援,在瀛州西南的裴村与辽军激战,但范廷召已于约定日期的前一夜遁走,致使康保裔孤军被围,力战而亡。其后,范廷召与蔚昭敏、秦翰等引兵追击辽军,于莫州城东三十里处击破辽军,捷报中称此役斩首一万多级,夺回被掳去的老幼数千人,获得众多鞍马、兵仗。战后,范廷召因功加官检校太傅,增加租赋食邑,又改任殿前都指挥使。
病重去世
咸平四年正月,范廷召病重。同月初八,真宗亲临慰问。不久后,范廷召去世,享年七十五岁,获赠侍中。范廷召的后代
范廷召有四个儿子,分别是: 范守均,官至散员都虞候、演州刺史;
范守信,官至内殿承制、阁门祗候; 范守宣,官至内殿崇班;
范守庆,后改名珪,官至西京作坊副使、淮南江浙荆湖制置发运副使。范廷召的故事
范廷召擅长骑射,一次出猎时,有一群鸟飞过,范廷召发箭射击,一次射穿三只鸟,旁观者都感到惊异。
范廷召厌恶飞禽,他所在的地方一定将飞禽弹射殆尽;他尤其讨厌驴鸣,听到驴叫一定将其击杀。人物评价
李焘:廷召善骑射,在军中逾四十年,由显德以来,凡亲征,未尝不从也。
脱脱:真宗澶渊之役,高琼之功亦盛矣。范廷召年十八,能手刃父仇;琼将磔于市,幸以逃免;葛霸善击刺马射,给事藩邸:皆非素习韬略者也。及其出身戎行,迭居节镇,而卓有可观,由所遇之得其时也。或谓琼颇自用,谋议不及参佐,而洞晓军政;霸虽失于巽懦,而能谨直自持;廷召性虽癖,在军中四十年,累从征讨,所至有功:皆不害其为骁果也。
谢肇淛:范廷召所至,鸟雀皆绝,射之酷者也。
柯维骐:高琼、范廷召并少年无赖,意命异日脱蟠乘运,功显而身荣。
蔡东藩:李继迁一狡虏耳。待狡虏之法,只宜用威,不应用恩……为宋廷计,应简择良将,假以便宜,俾得联络蕃酋,一鼓擒渠,此为最上之良策。乃不加挞伐,专务羁縻,彼势稍蹙则托词归阵,力转强即乘机叛去,至若至道二年之五路出师,李继隆等不战即还,王超、范廷召,虽战退继迁,亦即回镇,彼殆视庙谟之无成算,姑为是因循推诿,聊作壁上观乎?然威日堕而寇且日深矣!

富察·明瑞隶属满洲镶黄旗,出身名门,是富察·傅恒、孝贤纯皇后的侄儿,清朝中期名将、外戚。明瑞曾任云贵总督兼兵部尚书、伊犁将军、参赞大臣等职,封爵等诚嘉毅勇公;曾平定回乱、进军缅甸,从征阿睦尔撒纳,平定阿睦尔撒纳等,功勋卓越。公元1768年,明瑞出征缅甸被缅军包围,自缢而死,乾隆赐谥号果烈,亲临其府奠酒。人物生平
出身名门
富察·明瑞出身于名门,其先祖旺吉努在努尔哈赤起兵时,便率族人归附。明瑞之父富文,官至一等公。明瑞的叔叔一等忠勇公傅恒,官至保和殿大学士。而傅恒的姐姐,即孝贤纯皇后,是乾隆帝的第一任皇后,因其生性恭俭,颇受乾隆帝钟爱,夫妻感情极深。良好的家庭出身在一定程度上促使明瑞能够成为乾隆朝独当一面的优秀将领。
平步青云
明瑞以官学生的身份袭其父富文的一等公公爵。乾隆二十一年,明瑞以副都统衔担任领队大臣,师征阿睦尔撒纳,后因平定有功,被擢升为户部侍郎,随后授予参赞大臣一职,并于其公爵前加“毅勇”二字。乾隆二十四年,明瑞师征霍集占,因功赏戴双眼花翎,并加赠云骑尉世职。班师回朝后,乾隆帝将其画像陈列于紫光阁,随后不久又将明瑞擢升为正白旗汉军都统。乾隆二十七年,明瑞出任伊犁将军,加赠并骑都尉世职。不可否认的是,在不到十年间,明瑞升迁迅速,屡屡担任要职,也屡因战功受到乾隆帝赏赐与嘉奖,其升迁速度相当之快。
平定回乱
乾隆三十年二月,乌什回为乱,驻乌什副都统素诚自戕,叛军推举维吾尔族乌什首领小伯克赖黑木图为帅,同清军相抗衡。明瑞派副都统观音保前往讨伐,后方由明瑞坐镇。乌什首领小伯克赖黑木图出兵两千与清兵作战,明瑞和副都统观音保将其合围,并最终将其打败。
进军缅甸
乾隆三十年,缅甸军队多次侵扰西南边陲云南。刘藻、杨应琚前后两任云贵总督,因征缅战争不力或自杀或被赐自尽。乾隆三十二年二月,明瑞以云贵总督兼任兵部尚书,出征缅甸。明瑞率领大军主力部队从永昌、腾越进攻宛顶、木邦,同时派参赞额尔登额为北路军,自猛密攻打老官屯,并会师于阿瓦。
十一月,大军到达宛顶,随后向木邦发动进攻,缅军逃之夭夭。明瑞令参赞珠鲁讷、按察使杨重英原地镇守,随后率领上万人马横渡锡箔江,进而进攻蛮结。缅军以两万兵力囤兵寨内,寨外设沟,沟外还布有木栅,并以象阵为伏兵。明瑞将大军分为三路,自己统兵中路,命令领队大臣紥拉丰阿、李全守东山梁,令副都统观音保、长青守西山梁。缅军突然从西路杀出,观音保、长青奋力相战,明瑞率领中路军进攻,斩敌二百有余,缅军后退。明瑞将自己所统辖的清军,分为十二队,并身先士卒,虽眼部受伤,仍奋力拼杀,敌军溃败。最终斩敌首级二十有余,俘获俘虏三十四人。乾隆帝得知此事,大喜,晋封明瑞为一等诚嘉毅勇公,并赏赐黄带、宝石顶、四团龙补服。
十二月,大军到达革龙,缅军占据山巅。明瑞令部分军队从小路进攻,敌军受惊,溃败而逃。这一役,俘获俘虏两千余人。
力战自杀
乾隆三十三年正月,敌军进攻木邦,副都统珠鲁讷兵败自戕,参赞额尔登额兵出猛密,被阻于老官屯长达数月。明瑞向福建巡抚鄂宁求援,鄂宁拒绝发兵援助。于是明瑞只得孤军奋战,而敌军分别从木邦、老官屯一路夹击。二月,缅军聚集五万兵力,将明瑞军队重重包围,此时的清军,粮草、弹药皆已用尽。明瑞命令达兴阿、云南提督本进忠分别突围,而自己与数十倍于己缅军血战,明瑞力战,受重伤,随后不久自缢身亡。
乾隆帝闻之大惊,为明瑞等死去的将领在京建立祠堂,并亲临其府奠酒,谥果烈。明瑞的子孙
子:富察·惠伦,官至一等诚嘉毅勇公、镶蓝旗护军统领。
孙:富察·博启图,官至一等诚嘉毅勇公、领侍卫内大臣、理藩院尚书。历史评价
《清史稿》:明瑞深入,度敌不可胜,遣诸军徐出,而躬自血战,誓死不反顾,功虽不成,忠义凛烈,足以詟敌矣!
乾隆帝:凡经百余战,战必先众军。不谓世胄家,而有如此人。读书知大义,挽劲鲜与伦。短身既精悍,谋略兼出群。功难偻指数,嘉赍匪因亲。征缅次孟腊,独入克捷频。恨遇忌功者,逍遥河上陈。力战绝后继,终焉捐其身。于尔无悔怨,于我增悲辛。不须读杜牧,谓过赵使君。
郑观应:国初海寇内犯,而姚启圣、施琅、蓝理、李之芳之将才出;三藩同叛,而岳乐,穆占、赵良栋、梁化凤、王进宝之将才出;准噶内闯,而超勇亲王策凌之将才出;四部犂庭,而兆惠、明瑞之将才出;金种捣穴,而阿萨、海兰察之将才出;川楚征剿,而额勒登保、德楞泰、杨遇春、杨芳之将才出;发,捻等逆纵横扰乱,而向、张、江、塔、罗、李诸帅之将才出。
蔡东藩:明瑞猛将,孤军征缅,徒自丧躯,可为太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