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铉早年考中进士,崇绮还是慈禧亲自点中的状元

包森原名赵宝森,于1932年加入中共,参加过打治安军战役、在河北兴隆一带开辟抗日游击区,曾任任33大队总支部书记、八路军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等职务。1942年,包森在与日伪的战斗中不幸牺牲,年仅31岁。李运昌曾毫不客气的说“包森在冀东是打天下的”,而叶剑英也赞他是“中国的夏伯阳”。人物生平
1911年7月21日,包森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兄妹6人,排行第三。父亲是个勤劳的农民,母亲是个贤良的农妇,家境虽然贫寒,父母仍勉为其难供他读书。包森幼年读私垫,喜读中国历史的各种演义,特别仰慕各种善谋略、能征战、有作为的历史人物。在这些历史人物影响下,他自幼形成了急公好义、慷慨豪放的性格。1927年,包森入蒲城县第一高小上学。当时正值蒋介石叛变革命,大革命失败,人民陷于深重的灾难之中。在学校共产党员和进步教师的启发下,他开始阅读进步书刊,和同学们讨论社会问题,探讨中国贫穷落后的原因,逐步懂得了只有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反动统治,走俄国十月革命的道路,才能救中国。从此,他积极参加学校的进步活动,同年在学校进步力量召开的追悼李大钊的大会上,他走上讲台作了慷慨激昂的演说,痛斥军阀张作霖的罪行,受到广大进步师生的赞许。
1930年,包森入三原县省立第三中学上学。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制造了九一八事变并侵占中国东北,蒋介石采取了不抵抗的反动政策。包森义愤填膺,联合学校爱国同学组成宣传队,在三原、泾阳等地举行示威游行,带头冲入泾阳县国民党部,要求国民党政府抗日。在遭到拒绝后,他一怒之下将县党部牌子砸碎,回到学校发动学生举行罢课,反对国民党卖国投降政策。当时在国民党黑暗统治下,抗日爱国是有罪的,最后被学校反支当局开除了学籍,后又遭通缉,他激情难遏,立誓“不达最后胜利决不罢休”。
包森被学校开除后回到家乡。结婚后,他不留恋新婚生活,立即四处奔走,寻找革命同志,联络爱国同学,到处宣传抗日救国。1932年2月,在蒲城县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包森入党后不久,进入西安高中上学。
这年4月25日,国民党政府考试院院长戴季陶来西安视察,在陕西省教育厅召开的欢迎大会上,大放厥词,宣传反共,为蒋介石投降卖国政策作辩护。包森带领一些爱国学生当场对戴季陶进行质问,痛斥国民党的卖国政策,把戴问得张口结舌,十分狼狈。在“打倒戴季陶!”“打倒国民党!”的怒吼声中戴季陶匆匆溜走。随后军警赶来镇压,愤怒的学生徒手与军警搏斗,并烧毁了戴季陶乘坐的汽车。
1932年8月1日,在党的领导下,西安各中学学生集会纪念中国工农红军诞生,宣传抗日救国,抨击国民党政府反动政策。西安反动当局派了大批军警包围了会场,逮捕了大会领导人包森等32名学生。在被关押期间,包森与难友互相鼓励,继续宣传抗日救国。后来西安学联发动全市学生进行抗议,才迫使反动当局不得不将包森等人释放。
包森的青少年时代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参加过学生政治运动,领导过农民的游击战争,作过军事工作,又从事过政治工作,经受过两次敌人监狱的磨炼和考验。他始终以炽热的革命热情,党指到哪里就在哪里战斗,无私无畏,勇往直前,这一切,为他在冀东抗日战场上创造出无数英雄业绩打下了甚础。包森在延安抗大毕业后,分配到晋察冀八路军独立一师地方工作队工作。先在涞源、唐县、定县工作,后随军挺进平西开辟平西根据地,以后又担任八路军邓华支队三十三大队总支书记。
1932年,陕甘边区在农民游击战争的基础上建立了新苏区。冬季,党派包森到泾阳苗嘉祥游击队大红军,不久又调他到三原武字区领导游击战争。1933年春,又调他到新宇区开辟工作。当时新字区属于白区,环境非常恶劣,党的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他经过短期的艰苦努力,不但迅速恢复和发展了党的组织,成立了游击队,并建立了新的区委,开展了游击战争,扩大了渭北革命根据地。
1933年秋,中共陕西省委机关遭敌人破坏,党组织又派包森赴西安恢复党的工作,他毫无畏惧地接受了这个新的任务。到西安不久又被敌人逮捕,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在监狱中,他受尽各种酷刑,仍然痛斥国民党的反动罪行,组织难友发动绝食斗争,为此被敌人定为“首乱分子”,隔离监押,加以重镣,坐监三年多,直到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才获释出狱。出狱后,正值我党与东北军、西北军密切合作,党派他到西北军任特务营二连指导员,从事政治工作。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党为培养抗日军政干部,又派他赴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1940年2月,包森率部到达盘山,全力开辟盘山抗日根据地。6月下旬设伏白草洼,与日军激战14个小时,全歼日军一个骑兵中队,首开冀东整连全歼日军战斗的先河。秋季冀东军分区13团正式组建,包森任团长。经一年浴血奋战,盘山地区建立了七个联合县政府,境内人口200多万。1941年春包森率部参加反“治安强化运动”。1941年秋,冀东军分区开展打击伪治安军的作战行动开始后,包森多谋善断、英勇果敢,在他的指挥下,部队打了一个又一个漂亮仗。
其中1942年1月燕山口内果河沿一役,包森以七个连的兵力,毙俘敌伪中佐以下官兵近千人,创造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奇迹。当时在冀东一带包森的大名妇孺皆知,人们亲切地称他“包队长”“包司令”“包团长”。而敌人则把他视为克星,伪军们口角,经常以“出门打仗碰上老包”为咒语。
包森上百次地出没在与日伪军短兵相接的战斗厮杀中,不止一次地负伤挂彩,但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每次都坚守在战斗指挥的最前沿。1942年2月17日,包森所部在遵化境内野虎山一带与日伪一部遭遇,指挥战斗中不幸胸部中弹牺牲。包森是谁的部下
包森在延安抗大毕业后,分配到晋察冀八路军独立一师地方工作队工作。先在涞源、唐县、定县工作,后随军挺进平西开辟平西根据地,以后又担任八路军邓华支队三十三大队总支书记。包森后代
包森被学校开除后回到家乡。结婚后,他不留恋新婚生活,立即四处奔走,寻找革命同志,联络爱国同学,到处宣传抗日救国。
1942年,包森牺牲,年仅31岁,网络资料中并没有提及他的子女后代。人物评价
包森在冀东的四年,主要有下列功绩:支援了冀东抗日大暴动;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坚持了冀东游击战争;开辟了以盘山为中心的西部游击根据地;打治安军战役中立下了突出的军功;建立了一支能打能拼的部队——十三团。
战友的评价 “中国的夏伯阳”——叶剑英评价包森
“作战最勇敢,执行任务最坚决,立的战功最大,创造了以少胜多、成营成团消灭敌人的奇迹,充分表现出他的军事指挥才能。”“包森在冀东是打天下的”
——李运昌评价包森 在敌人中的影响
日伪军惧怕他,日军听说包森的军队到了,便会有人摸著脑袋:“死了死了的”;伪军们口角,便常以“出门打仗碰上老包”为咒语。就连冈村宁次也哀叹:“到冀东如入苦海。”

崔铉出身山东聊城博陵崔氏大房,是唐朝宰相。早年进士及第,曾任荆南掌书记、翰林学士承旨、户部侍郎、宰相、同平章事、淮南节度使兼检校司徒等职,封爵魏国公;崔铉著有《咏架上鹰》等作品,曾讨平康全泰叛乱、平庞勋起义、收复宣州、扼守江湘要害,为官颇有政绩。崔铉生卒年不详,最终死在江陵。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崔铉早年考中进士,进入藩镇幕府,历任荆南掌书记、西蜀掌书记、左拾遗、司勋员外郎、知制诰、翰林学士、户部侍郎。他曾针对唐武宗喜好蹴踘、角抵的行为,上表劝谏,得到武宗褒奖。
担任宰相
会昌三年,唐武宗任命崔铉为宰相,授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后又兼任户部尚书。会昌五年,崔铉因与李德裕不和,被免去宰相之职,外放为陕虢观察使。
会昌六年,唐宣宗继位,任命崔铉为检校兵部尚书、河中节度使、河中尹,封博陵县开国子。大中三年,崔铉被召拜为御史大夫,不久再次拜相,担任正议大夫、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大中五年,党项入寇。崔铉欲独掌相权,便趁机排挤右仆射白敏中,建议派大臣前去镇抚。唐宣宗遂将白敏中外放,让他征讨党项。不久,崔铉升任金紫光禄大夫、尚书左仆射、门下侍郎、弘文馆大学士,进封博陵县开国公。
出居淮南
大中九年,崔铉被罢为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淮南节度使,加检校司徒,进封魏国公。唐宣宗亲自在太液亭饯行,并赐诗一首,称他“七载秉钧调四序”,对他执政七年间的政绩表示认可。
大中十二年,宣州都将康全泰发动兵变,驱逐观察使郑薰。唐宣宗命崔铉兼任宣歙观察使,让他征讨叛军。同年十月,崔铉收复宣州,斩杀康全泰等人。宣宗加封他为检校司空,但却免去其兼任的观察使之职。
移镇江陵
咸通元年,崔铉担任山南东道节度使,后改任荆南节度使,出镇江陵。
咸通九年,徐州戍将庞勋在桂林发动叛乱,率戍卒北返中原,沿途大肆劫掠。崔铉召集兵马,扼守江湘要害,想要尽擒叛军。庞勋得知后,不敢进入荆南境内,只得改道江西、淮右。
崔铉最终在江陵去世,但具体时间不详。崔铉后人
崔铉有四子:崔沆、崔汀、崔潭、崔沂。
崔沆曾在唐僖宗年间拜相,官至礼部侍郎、同平章事,黄巢之乱时遇害。
崔沂则历仕唐朝、后梁、后唐三朝,官至尚书左丞、太子少保。崔铉的故事
崔铉年少时曾经跟随父亲崔元略去拜访韩滉,并以其聪明才智得到了韩滉的赏识,赞他“前程万里”!
崔元略对韩滉说崔铉近来在诗道上进步很大,韩滉便让崔铉赋诗,崔铉当场写下:“天边心性架头身,欲拟飞腾未有因。万里碧霄终一去,不知谁是解绦人。”韩滉不禁感叹道“这孩子将来前程万里啊!”果然,崔铉之后中进士,两度拜相,曾权倾朝野。
崔铉担任宰相时,一度位极人臣,任用亲信郑鲁、杨绍复、段瑰、薛蒙等人,使得京师流传“郑杨段薛,炙手可热;欲得命通,鲁绍瑰蒙”这样的谚语。这十六个字甚至传到了唐宣宗的耳中,他将这句谚语写在了屏风上,并将郑鲁外放为河南尹,告诫崔铉:“我将郑鲁外放了,你觉得朝中之事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崔铉听后惶恐不已。人物评价
韩滉:此儿可谓前程万里也。
李忱:崔铉瑞玉凝姿,春林发秀,贞谅实德,谦虚葆光。冲用既臻於化源,达实每宏於理本,擅松桂后凋之色,劲节自高;含金石希代之音,正声特异。

阿鲁特·崇绮字文山,出身满洲镶黄旗,是晚清大臣,清朝唯一的旗人状元,这个状元还是慈禧太后亲自点的。崇绮原本为蒙古正蓝旗,因女儿嫁给同治帝为孝哲毅皇后,妹妹则是同治的恭肃皇贵妃,他父凭女贵被封为三等承恩公,担任吏部尚书、礼部尚书等职。八国联军侵华时,崇绮跟着荣禄直奔保定,家人通通丧命,他亦自缢而死,谥号“文节”。人物生平
崇绮乃蒙古八旗子弟,最初为廪生,通过捐输军饷,谋得八品笔帖式,不久又被任命为玉牒馆誊录,1848年升任工部主事,一年后中举。
咸丰元年,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爆发。咸丰帝任命赛尚阿为钦差大臣,督师广西,进剿太平军。太平军势如破竹,冲破清军围剿,从广西进入湖南,直逼长沙城下。咸丰帝大怒,将赛尚阿革职,押回北京,定斩监候,籍没家产。崇绮也受其父牵连,被革去工部主事官衔。
家道中落,崇绮备尝“身居闹市无人理”的世态炎凉。他索性闭门读书,研习书法,练成一笔好字,他还擅长丹青,尤喜画雁,以寄寓其“沧州旧隐无人识,正似寒芦落雁边”的感愤。
咸丰三年,太平天国北伐军逼近天津,威胁京师。咸丰帝下令设巡防所,宣布戒严。巡防王大臣调崇绮充任督练旗兵处文案。次年,孤军北上的太平军弹尽粮绝,为清军所败,崇绮因抵御太平军北进有功被授予兵部七品笔帖式,并开复举人。
咸丰十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后被称为第二次鸦片战争),咸丰帝仓皇逃奔热河。崇绮以随办巡防名义守卫内皇城,并协理内城团防昼夜巡行,以备不测。英法联军退去后,因守城有功,崇绮被提升为兵部主事,后迁兵部员外郎。
同治三年,宁夏将军都兴阿奏请让谙熟军事的崇绮随他去西北参与军务,兵部上疏坚请留崇绮在部,获准,遂调充步军统领衙门兼办司员。
这一年,正逢三年一次的礼部会试,崇绮顺利地取得了贡士资格,农历四月二十一日既入保和殿参加殿试。这天,崇绮沉着镇定,文思格外敏捷,下笔有如行云流水,不多时,便洋洋洒洒地写完了上千余字的经史时务策文。次日,8位阅卷大臣在所有密封试卷中圈出前10名,送呈皇帝亲览。可当时同治帝还是个10岁的孩子,此事便由两宫皇太后代行。慈禧太后见一本卷子文辞写得不错,字也挺有功夫,就主张点这本为状元,慈安太后说不出什么意见,就由着慈禧太后做主,把10本卷子的名状安排停当,并用御笔点了。密封试卷拆开,才发现排在一甲一名进士的竟然是蒙古正蓝旗人崇绮,这可是清代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先例。原来,清初为了笼络汉族知识分子,在科举取士上采用“旗不点元”的策略,即一甲前三名——状元、榜眼、探花,不取旗人。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这是从顺治帝开始历朝因循的惯例,怎能破例呢?可是,慈禧太后御笔点中的状元,又不好改换。养心殿上,两宫太后和阅卷大臣们皆颇费周章,慈禧太后斟酌再三,犹豫不决,遂决定交给军机大臣和阅卷大臣商议。众大臣经过反复争论,得出“但凭文字,何论满汉”的结论,奏复两宫。崇绮作为一名旗人,破天荒地当了科举考试的状元,引起了满朝的议论和称羡,成为当时轰动朝野的重大新闻。祟绮也因此有了“小金榜状元”的美称。而整个清代260年间,满、蒙人参加汉文考试最终能夺魁的也只有祟绮一人。崇绮金榜题名后,照例入翰林院为修撰。
同治九年,崇绮升为侍讲,是年秋,又任河南乡试主考官,后来又充当日讲起居注官,侍奉于皇帝左右。
同治十一年,同治皇帝已届成婚之年,需从高级官员的女儿中选一皇后。崇绮之女相貌端庄,文静娴淑,被东宫慈安太后相中,最终获得同治帝首肯,被册封为正宫皇后。作为皇后之父的崇绮,受封为三等承恩公,崇妻瓜尔佳氏为一品夫人,他的直系亲属从蒙古正蓝旗升隶满洲镶黄旗。崇绮一家又惊又喜。做梦也没想到能与当今天子联姻,并受到这样的恩宠。此后,崇绮历任内阁学士、户部侍郎、吏部侍郎等职。
然而好景不长。虽然同治帝与皇后十分恩爱,可慈禧太后却不喜欢这位皇后,经常强迫同治疏远她。同治十二年,同治帝亲政,慈禧太后仍然干涉朝政,大权独揽。同治帝心中不悦,便经常微服出宫,同治十四年1月,因患天花驾崩,年仅20岁。
同治帝死后,照理应该立同治帝下一辈中的皇族为君,但这样一来,慈禧太后就成了太皇太后,不能再垂帘听政,因此她自作主张,立同治帝载淳的同辈,醇亲王奕譞之子载恬为咸丰皇帝之嗣,继承皇位。因载恬年仅3岁,自然仍由两宫皇太后临朝垂帘听政。
同治帝和皇后相继去世,崇绮曾上书称疾告退,朝廷不准。
光绪二年,祟绮任会试副考官,镶黄旗汉军副都统等职。
光绪三年,河南干旱无雨,灾情严重,民不聊生,而地方官吏夸大灾情,从中渔利。崇绮上奏朝廷,说明“河南饥民遮道,呈诉蒙蔽勒捐并恳求蠲缓等节”,请求对废驰的吏治加以整肃。朝廷命祟绮偕同侍郎邵亨豫查核地方官吏贪赃枉法之事,祟绮揭露了藩司刘齐衔贻害地方、巡抚李庆翱玩视民瘼等情况,交由吏部议处。
光绪四年,崇绮奉命与侍郎冯誉骥查办吉林驻防侍卫倭兴额(钮祜禄·阿里衮之子)被控抢劫栽赃案,并署吉林将军,办案不力,自提辞呈,被赦免。次年,崇绮出任热河驻防都统,主持修挖旱河工程。御史孔宪瑴上疏称其忠直,适合留京,没有得到批准。
光绪七年,崇绮调任盛京将军,驻奉天城。崇绮到任之后,即整饬吏治,充实营伍,练兵筹饷,并严定边民交易的限额。光绪八年,法国谋据越南,并企图入侵中国。崇绮针对边境不断告警的情况,及时调整财务税收,添练步兵,分驻盛京各个重要海口,以防备法国兵舰北上骚扰。
光绪十年,任户部尚书,内阁学士周德润上疏弹劾安徽风颖六泗道任兰生盘距利津,营私肥己,致使安徽税务积弊丛生。清廷派崇绮偕内阁学士廖寿恒前往查核。他们严查密访,获得了充足可靠的证据,上奏朝廷将任兰生议处。
光绪十一年,崇绮调离盛京,担任武英殿总裁。此后,崇绮又被委以吏部尚书等职。但崇绮患有严重的腹泻之症,只好上书请求回家养病,获准。从此,崇绮闭门谢客,每日在家中读书写字作画,倒也怡然自得,但每当念及女儿之死,仍不免老泪纵横。
1898年,慈禧太后发动戊戌政变,诛逐维新党人,将光绪帝幽禁于中南海瀛台。荣禄向慈禧太后献计立“大阿哥”,作为同治帝嗣子,借以废黜光绪帝。次年,慈禧太后召集王公大臣会议,决定立端郡王载漪之子溥俊为穆宗毅皇帝的继承人,接进宫中,准备将来承继大统。崇绮闻知,心中暗喜。当年同治帝和皇后相继去世,没有留下继承人,却让载恬继了帝位,崇绮一直耿耿于怀。如今机会难得,祟绮便与大学士徐桐、尚书启秀等往来筹议,积极策划废立之事。此举颇合太后心思,崇绮因此被授与翰林院掌院学士,入值弘德殿,充大阿哥师傅。慈禧太后对崇绮恩宠有加,特下谕旨:“命管理礼部事务崇绮,在西苑门内乘坐二人肩舆。崇绮又是国丈,又是太子师傅,身价陡增,众人羡艳,这是他生平第二次鸿运高升的得意之事。
1900年,义和团运动蓬勃开展起来,团民大批进入北京城。朝中不少大臣都崇信义和团宣扬的可避刀枪的法术,幻想着凭借这支农民武装把洋鬼子赶走,重振大清国威。崇绮当时正是积极附和者之一。一次,有人来拜访崇绮,谈话中称义和团为“拳匪”,崇绮大为恼怒,曰:“君何将我中国义士以匪目之?”立即端茶送客。在一次御前会议上,崇绮与徐桐一致称道:“义和团民气可用。”内阁学士联元则针锋相对地指出:。民气可用,匪气不可用。”当时慈禧太后听说列强支持光绪皇帝,要她归政,大为恼恨,也想利用义和团来对付一下洋鬼子,因此改剿为抚,企图欺骗利用义和团。以渡过这一难关。
义和团的反帝斗争,引起了帝国主义的恐惧,1900年6月,英、法、日、俄、德、美、意、奥八国组成联军,由天津出发,进犯北京。8月14日,北京城被攻破,慈禧太后携带光绪帝、大阿哥和一些王公大臣逃往西安,命崇绮和荣禄等为留京办事大臣。
当时慈禧西行路线是取道居庸关,经大同以达太原。崇绮担心八国联军以轻骑尾追其后,袭击慈禧乘舆,于是与荣禄等伪装成皇驾乘舆,从南路直奔保定。想以此作为掩护,以防意外。到达保定后,崇绮等人住进莲池书院,每日派人打听北京局势。不久,噩耗传来,崇绮之妻瓜尔佳氏在崇绮走后,指挥仆人在屋内掘了两个大坑,男女老幼,按昭穆为序,分别左右坑内,然后命仆人填土掩埋.仆人不应命。惊慌逃出,儿子葆初便自己点燃了窗棂,全家人巍坐不动,以身殉国。崇绮闻知,如五雷轰顶,五内俱焚,又听说列强扬言要杀掉一切支持义和团的官员。崇绮自忖在劫难进,唯有以死殉忠,宁可同家人九泉相聚,也不能被洋鬼子擒拿受辱。当晚,这位年近古稀的满蒙状元便自书了绝命辞:“圣驾西幸,未敢即死,恢复无力,以身殉之。”自缢于莲池书院。此后,清廷以崇绮洵能舍生取义,大节无亏。著照尚书例赐恤,任内一切处分悉予开复,寻赐祭葬,谥文节,入祀昭忠祠。崇绮和慈禧的关系
崇绮的同父异母妹妹恭肃皇贵妃、女儿孝哲毅皇后都嫁给了慈禧太后的儿子同治皇帝,所以两人是亲家关系。
此外,慈禧是太后、同治帝生母,而崇绮是大臣,崇绮还是慈禧亲自点中的状元。
治三年,崇绮顺利地取得了贡士资格,农历四月二十一日既入保和殿参加殿试。次日,8位阅卷大臣在所有密封试卷中圈出前10名,送呈皇帝亲览。可当时同治帝还是个10岁的孩子,此事便由两宫皇太后代行。
慈禧太后见一本卷子文辞写得不错,字也挺有功夫,就主张点这本为状元,慈安太后说不出什么意见,就由着慈禧太后做主,把10本卷子的名状安排停当,并用御笔点了。密封试卷拆开,才发现排在一甲一名进士的竟然是蒙古正蓝旗人崇绮,这可是清代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先例。原来,清初为了笼络汉族知识分子,在科举取士上采用“旗不点元”的策略,即一甲前三名——状元、榜眼、探花,不取旗人。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这是从顺治帝开始历朝因循的惯例,怎能破例呢?可是,慈禧太后御笔点中的状元,又不好改换。养心殿上,两宫太后和阅卷大臣们皆颇费周章,慈禧太后斟酌再三,犹豫不决,遂决定交给军机大臣和阅卷大臣商议。众大臣经过反复争论,得出“但凭文字,何论满汉”的结论,奏复两宫。崇绮作为一名旗人,破天荒地当了科举考试的状元,引起了满朝的议论和称羡,成为当时轰动朝野的重大新闻。祟绮也因此有了“小金榜状元”的美称。而整个清代260年间,满、蒙人参加汉文考试最终能夺魁的也只有祟绮一人。崇绮福晋子女
原配嫡妻:郑亲王爱新觉罗·端华之女 继妻:瓜尔佳氏,八国联军入京时殉节。
子:阿鲁特·葆初,散秩大臣,八国联军入京时殉节。 女:孝哲毅皇后。
八国联军攻破北京后,慈禧仓皇西逃,命崇绮和荣禄等为留京办事大臣。崇绮担心八国联军以轻骑尾追其后,袭击慈禧乘舆,于是与荣禄等伪装成皇驾乘舆,从南路直奔保定。想以此作为掩护,以防意外。到达保定后,崇绮等人住进莲池书院,每日派人打听北京局势。不久,噩耗传来,崇绮之妻瓜尔佳氏在崇绮走后,指挥仆人在屋内掘了两个大坑,男女老幼,按昭穆为序,分别左右坑内,然后命仆人填土掩埋.仆人不应命。惊慌逃出,儿子葆初便自己点燃了窗棂,全家人巍坐不动,以身殉国。崇绮闻知,如五雷轰顶,五内俱焚,又听说列强扬言要杀掉一切支持义和团的官员。崇绮自忖在劫难进,唯有以死殉忠,宁可同家人九泉相聚,也不能被洋鬼子擒拿受辱。
另有说法是,八国联军在北京城抓住了崇绮的妻子和另外一个女儿,并强行将她们押往天坛扣押。在这期间,崇绮的妻女先后遭到几十名八国联军士兵的强行侮辱。直到八国联军撤退之后,才被放回家中。回到家中之后母女二人先后自尽而死,崇绮也悲愤自缢而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