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过北伐、反围剿斗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的心性思想上

谭玉龄是溥仪的“祥贵人”,原姓他他拉氏,出身满洲贵族,17岁时嫁给溥仪,当时皇后婉容被打入冷宫,溥仪身边缺少这样一个角色。谭玉龄与溥仪生活了5年,两人感情很好,她也很受宠,溥仪为她拍了很多照片,就算谭玉龄死后依然把她的照片戴在身上。1942年8月14日,22岁的谭玉龄逝世,至今死因成谜。人物生平
家世显赫
谭玉玲出身满族贵族,原姓他他拉氏,辛亥革命后按“音转”关系改姓谭。1937年初,被介绍给溥仪时她才17岁,正在北京的中学堂里念书。
从伪满皇宫博物院收藏的照片中,清晰地看到当年谭玉龄少女时的模样:一个满脸稚气的初中女学生站在花园中的“月亮门”前,梳着齐脖短发,穿着上世纪30年代流行的短袖旗袍,白皙的脸上微露笑意。
照片的背面,是溥仪亲笔写下的几个字:我的最亲爱的玉玲。字体工整而秀气。
入宫受封
1937年,溥仪为了表示对婉容的惩罚,也为了有个必不可少的摆设,另选了一名牺牲品谭玉玲。
谭玉玲那年只有17岁,正在北京的中学堂念书。按祖制规定,清朝皇帝的妻妾分为皇后、皇贵妃、贵妃、妃、嫔、贵人、常在、答应等八级。玉玲被“册封”为“祥贵人”,是皇帝的第六等妻子。谭玉玲进宫后,溥仪立命腾出原为召见室的缉熙楼一楼西侧几个房间归她使用。在谭玉玲的卧室中,南窗下摆着一张双人用沙发软床,床前挂着芭蕉叶式的幔帐,靠北墙放着一张赐宴用的小桌。布置典雅、大方。
谭玉玲入宫后与溥仪的关系很好,深受宠爱,溥仪经常叫侄媳等女客陪她散心。谭玉玲聪明能干,温顺贤惠,待人接物十分稳妥,深得溥仪的喜欢。从1937年入宫,到1942年谭玉玲病逝期间,谭玉玲始终和溥仪恩爱有加。
溥仪很喜欢摄影,有人曾根据宫中散落的照片进行统计。据说数千张照片中,皇后婉容露脸的只有8张,而谭玉玲的却有33张之多,可见溥仪爱情之所在。溥仪确实很喜欢谭玉玲,直到这位皇帝成为公民后,还将玉玲的照片贴身携带。
丈夫溥仪
清逊帝爱新觉罗·溥仪(公元1906—1967年),字浩然,取孟子“吾善养吾浩然之气”之意。英文名Henry
Pu
Yi,满族。醇亲王奕譞之孙、载沣长子。光绪死后继位,是清朝的末代皇帝,是清朝入关后的第十位皇帝,患有男性不育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经过改造成为新人,后因患肾癌而去世,享年61岁。骨灰安放于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侧室,总理指示移放于正室,后又移葬华龙皇家陵园。
死因成谜
1942年8月13日,谭玉玲患病,经过治疗没有好转,“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叫来当时长春市市立医院的院长—–日本医生小野寺为她治疗,猝然去世,年仅22岁。她的死,在当时就是一个谜。有说“伤寒”者、有说“膀胱炎”者、有说“感冒”者,还有说是消极治疗所致、有说是错用药毒死的。就此,还生出关于“谋杀者”的动机等等传言。王文锋研究员认为,种种说法只能是猜测,现在看来,已是无法解开的历史悬案!
而溥仪则始终认为是日本人害死了谭玉玲,这一点溥仪后来远东军事法庭受审时出来举证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对于谭玉玲的离世,他一直不说,忍在心中,不露声色。一直到1946年8月19日,溥仪在日本东京国际军事法庭上第二次出庭做证时才说出来。他当时讲着讲着,突然脸上现出了悲哀的神色,语调也缓和了下来,顿了一下,悲愤地说:“我的爱妻被吉冈中将害死了”。他指的爱妻就是谭玉玲。听到这话,全场都沉静了下来。溥仪说:“我的妻子当时二十三岁,我俩非常和睦,她常常对我说,如今不得已,只好忍耐,等到自由的日子到来,再从日本人手中收回满洲。然而,她竟被日本人害死了!”溥仪讲到这里的时候,语调已从悲哀转为了愤怒,他用手连续地击着台子,吼叫着:“我知道是谁干的,就是吉冈中将。”溥仪的这番话震惊四座。多少年后,溥仪在写《我的前半生》时,同样坚持这样的观点:“她的死因,对我至今还是一个谜。她的病,据中医诊断说是伤寒,但并不认为是个绝症。后来,我的医生黄子正介绍市立医院的日本医生来诊治。吉冈这时说要照顾,破例地搬到宫内府的勤民楼来了,就这样,在吉冈的监督下,日本医生给谭玉玲进行了医治,不料在进行治疗的第二天,她便突然死去。”谭玉龄怀孕过吗
清朝末代皇帝溥仪一生当中娶了五个妻子,而谭玉龄就是溥仪的第三任妻子。根据一些历史资料记载溥仪由于身体原因没有生育能力,他一生当中都没有任何子女。所以按照这个说法,很多人问谭玉龄怀孕过吗?那么答案肯定是没有了。
根据一些资料记载溥仪的不育症是后天因素造成的,由于小时候与宫中太监调戏,后来不小心造成了性功能障碍。甚至后来有人传言,溥仪不仅有性障碍,还有些讨厌女人。所以溥仪的第一任妻子与其结婚十多年还是一个处女。所以对于这种情况下有人问谭玉龄怀孕过吗?这个问题我想不用问了,就连她还是处女都有可能。
至于溥仪是否真的讨厌女人,这种私人事情也只有他自己本人才知道了。但他确实是存在身体原因没有生育能力,所以才有后来清朝末代皇后婉容与下面侍卫私通这样的事情发生。甚至还有传言当时皇后婉容还生下了私生子这一说法,孩子父亲当然就不是溥仪了。历史上谭玉龄十七岁就嫁给了溥仪,而二十二岁就因病去逝了。根据历史记载,谭玉龄并没有留下子嗣并且与溥仪感情一直都很好,所以谭玉龄是没有怀孕过的。谭玉龄给溥仪织毛衣
历史上,谭玉龄给溥仪织了许多件毛衣,直到溥仪逃亡到通化后杨还在一只木箱中装着那么多谭玉龄织的毛衣。如果仅用毛线去织,本用不着谭玉龄动手的,但既然要用深情去织,却又非她不可了。谭玉龄怎么死的
1942年8月13日,谭玉玲患病,经过治疗没有好转,“帝室御用挂”吉冈安直叫来当时长春市市立医院的院长—–日本医生小野寺为她治疗,猝然去世,年仅22岁。她的死,在当时就是一个谜。有说“伤寒”者、有说“膀胱炎”者、有说“感冒”者,还有说是消极治疗所致、有说是错用药毒死的。就此,还生出关于“谋杀者”的动机等等传言。王文锋研究员认为,种种说法只能是猜测,现在看来,已是无法解开的历史悬案!
而溥仪则始终认为是日本人害死了谭玉玲,这一点溥仪后来远东军事法庭受审时出来举证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对于谭玉玲的离世,他一直不说,忍在心中,不露声色。一直到1946年8月19日,溥仪在日本东京国际军事法庭上第二次出庭做证时才说出来。他当时讲着讲着,突然脸上现出了悲哀的神色,语调也缓和了下来,顿了一下,悲愤地说:“我的爱妻被吉冈中将害死了”。他指的爱妻就是谭玉玲。听到这话,全场都沉静了下来。溥仪说:“我的妻子当时二十三岁,我俩非常和睦,她常常对我说,如今不得已,只好忍耐,等到自由的日子到来,再从日本人手中收回满洲。然而,她竟被日本人害死了!”溥仪讲到这里的时候,语调已从悲哀转为了愤怒,他用手连续地击着台子,吼叫着:“我知道是谁干的,就是吉冈中将。”溥仪的这番话震惊四座。多少年后,溥仪在写《我的前半生》时,同样坚持这样的观点:“她的死因,对我至今还是一个谜。她的病,据中医诊断说是伤寒,但并不认为是个绝症。后来,我的医生黄子正介绍市立医院的日本医生来诊治。吉冈这时说要照顾,破例地搬到宫内府的勤民楼来了,就这样,在吉冈的监督下,日本医生给谭玉玲进行了医治,不料在进行治疗的第二天,她便突然死去。”相关评价
“宫廷学生”毓之妻杨景竹写的回忆文章中提到对谭玉玲的印象:
祥贵人,1.6米左右的个头,体态苗条,在那五官端正的凸形脸上,只见长长睫毛下,有双不大不小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头发是火剪子烫出的大卷,双耳都戴着玉坠,穿一身苹果绿颜色的丝绒旗袍,这一些更显出她裸露在外的面部以及手臂皮肤的白嫩与细腻。从杨景竹的回忆录中,还可以看出,谭玉玲是一个心地善良、性格温柔的女子,不摆皇妃架子,礼貌待客,对下人十分和气。溥仪有时受了日本主人的气后,回到寝宫心情烦闷而又暴躁,往往无缘无故地对谭玉玲大发脾气,有一次甚至把“祥贵人”身上穿的旗袍撕得粉碎。对此谭玉玲不仅能够忍耐,而且还宽慰丈夫,使他心平气和下来。
溥仪没有想到,过了5年如漆似胶的日子后,22岁的谭玉玲却一命呜呼。关于谭玉玲的死,至今还是个谜。
当时在宫廷中的毓先生的回忆,提供如下情况:
溥仪的第三个妻子叫谭玉玲(初封“祥贵人”,死后封“明贤皇贵妃”),身患膀胱炎,引起症。经吉冈推荐。满铁医院小野寺院长前来治疗。据说,小野寺来时和吉冈在内廷候见室谈了一个小时的话。然后进入内廷“辑熙楼”的玉玲寝室内诊治。不料经注射后不到天明即行死去。人们都说玉玲之死是吉冈所下的毒手。因为早在婉容精神失常以后,吉冈就向溥仪提议选一个日本女人入宫。溥仪推说已在北京选好,不久即将接来,这就是谭玉玲。吉冈当时虽然不满,但也不便过分干涉。恰好玉玲有病,遂下此毒手。

唐延杰出生湖南长沙,是新中国开国中将,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参加过北伐、反围剿斗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建国后担任过华北防空司令员、国防科委副主任、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等职,于1988年7月病逝北京,去世前获得了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人物生平
出生于城市贫民家庭,少年时学徒做工,在党的影响下参加长沙工人运动。
1923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1926年参加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教导队,任副排长,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被派赴苏联,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军事班学习。1929年结业回国。
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在红三军团红八军政治部先后任宣传队队长、保卫股股长。
1931年后历任红三军团政治部保卫科科长、总务处处长、管理主任、红三军团后方办事处主任等职。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斗争。
1934年9月成立红三军团后方部,任部长。10月率所部参加中央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积极克服困难,努力保障部队供应。
1935年9月改任红军陕甘支队第二纵队后勤科科长。10月到达陕北后,不久任军委后方办事处第四科科长。1936年3月任陕北红二十八军参谋长,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东征、西征战役。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先后任第八路军总部作战处处长、总部副官长,随总部开赴山西抗日前线。不久调到晋察冀军区先后任教导团团长、军区参谋长、军区副参谋长。
1941年冬担任晋察冀军区参谋长。他协助聂荣臻司令员兼政委创建、巩固和发展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积极开展和坚持敌后抗日游击战争。1945年日本投降后仍任晋察冀军区参谋长。
1947年5月调任冀晋军区司令员,11月改任北岳军区司令员兼第一纵队司令员。1948年8月任华北军区第三兵团第一纵队司令员。
1949年1月任华北军区第二十兵团副司令员兼参谋长。6月担任华北军区参谋长。率部参加石家庄、察绥、平津、太原等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华北军区参谋长兼华北防空司令员,南京军事学院教育长,北京高等军事学院训练部部长、教育长,国防部第六研究院院长,国务院第三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国防科委副主任、中共国防科委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等职。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和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被选为中共第十二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
1988年7月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7月31日因病在北京逝世。唐延杰的夫人
唐延杰夫人续静卿,曾任国防科工委后勤部卫生部副部长。
1942年参加八路军,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任晋察冀边区妇女联校宣传部长,二军分区妇女联合会主任,妇女委员会书记,1942年入晋察冀军区白求恩卫生学校学习三年。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察冀军区白求恩卫生学校医生、所长,华北军区司令部门诊郝副主任。唐延杰与聂荣臻
经侦查,知道清水正夫大队宿营在耿家庄镇,便在深夜率部队悄悄占据了村边高地。九月二十八日清晨,日军集合准备出发。唐延杰大喝一声:“打!”部队一齐开火,当时就将日军打倒一片。唐延杰有大喝一声:“冲!”自己亲自带领警卫连冲下去,敌人猝不及防,一下子被击毙不少。敌人急了,立即组织反扑,攻上山来。掷弹筒、机关枪全用上了,我军也遭受不少损失,伤亡了几十个学兵营的干部,唐延杰也负了伤。
部队撤下来,负伤的参谋长唐延杰打电话向聂荣臻报告战斗情况和伤亡人数。聂荣臻一听伤亡了那么多宝贵干部,一反常态的急躁起来:“你——伤口痛不痛?”
“痛!”唐延杰小声说。 “痛!我还要找你算账呢!”
唐延杰扎着绷带回到司令部,聂荣臻还在生气,他背着手,低着头,闷不出声的在屋里走来走去,房间里空气很紧张。参谋人员和警卫员都吓得多到外面去了。聂荣臻走着走着,突然在唐延杰面前停下:“我就这么点宝贵干部,一下子损失这么多!你一个军区参谋长,高级指挥员,随便离开指挥位置,带人冲杀,只图一时痛快。你要是战死了,敌人轻易搞掉我们一个高级干部,我怎么向中央和总部交代?怎么对得起你老兄?”人物评价
唐延杰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优秀的军事指挥员。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他一贯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革命事业。他党性强,作风正,识大体,顾大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对党赋予的各项工作任务,尽职尽责。他襟怀坦白,坚持原则,光明磊落,谦虚谨慎,团结同志,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他勤勤恳恳地忘我工作,作风深入踏实,生活俭朴,严格要求自己的亲属子女。他极其重视保持革命晚节。他在国防科研组织领导工作中,表现了实事求是,按科学规律办事的严谨作风。他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在政治上思想上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对中国军队的现代化建设和中国的四化建设充满了信心。

唐甄原名大陶,生于四川省达县,是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政论家,与遂宁吕潜、新都费密并称“清初蜀中三杰”,又和黄宗羲、王夫之、顾炎武并为四大著名启蒙思想家。唐甄生平事迹不详,《潜书》是他的代表作;他批判封建专制,提倡社会平等,大胆批判专制君主,是清初经世致用之学的积极倡导者。唐甄于康熙四十三年逝世,享年75岁。人物生平
唐甄原名大陶,字铸万;後更名甄,号圃亭,四川达州人,生於明崇祯三年,卒於清康熙四十三年,得年七十五岁。生平事迹颇隐晦,《四库总目》至将《衡书》著者「唐大陶」及《潜书》著者唐甄别为二人。幼年随父宦游,历吴江、北京、南京。顺治二年南京城破,父子避难浙江绍兴。顺治十四年丁酉举人,曾任山西长子县知县十月,遍游河北、河南、湖北、浙江、江苏等地二十馀年,後困於江苏,仍志在天下,冀为王者师,著述不辍。1962年北京中华书局出版《潜书》,後附编者李之勤〈唐甄事迹丛考〉一文,最称详实。生平及著述:唐甄原名大陶,字铸万;後更名甄,号圃亭,四川达州人,生於明崇祯三年,卒於清康熙四十三年,得年七十五岁。生平事迹颇隐晦,《四库总目》至将《衡书》著者「唐大陶」及《潜书》著者唐甄别为二人。幼年随父宦游,历吴江、北京、南京。顺治二年南京城破,父子避难浙江绍兴。顺治十四年丁酉举人,曾任山西长子县知县十月,遍游河北、河南、湖北、浙江、江苏等地二十馀年,後困於江苏,仍志在天下,冀为王者师,著述不辍。1962年北京中华书局出版《潜书》,後附编者李之勤〈唐甄事迹丛考〉一文,最称详实。唐甄的主要观点
政治主张
第一,封建君主没有推行富民政策,而实行的是忘民、虐发、害民之政,因而“四海之内,日益困穷,农空、工空、市空、仕空”(《潜书·存言》)。
第二,封建官吏横行掠夺民众财产,他们坐视民众疾苦不救,贪婪谋取一己私利。
第三,沉重繁多的赋税,加重了民众生活的困苦。
第四,财源枯竭,贷币量少,导致了财贷无法流通,“当今之世,无人不穷,非穷于财,穷于银也”。
他的社会政治启蒙思想,集中反映在他历30年而成的《潜书》中。是书不仅奠定了唐甄在清初启蒙思潮中的历史地位,而且对当时的儒学思想发展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心性学说
他继承发扬了从孟子到王守仁的尽性事功的心学思想,尖锐批判了程朱理学末流只谈心性、不重事功的空疏陋习。
唐甄最为推崇孟子的思想,孟子的思想具体地涵盖了“圣人之治天下”的理论。他又认为,自孟子以后,最能领悟圣人之学的人,当推陆九渊、王守仁二人。因此,他在继承了孟子的“尽心知性”和王守仁的“致良知”的心性思想上,又进一步阐发了他的心性理论。
经济思想
唐甄在经济生活方面,原有土地七十亩,可收租四十一石,江南税重,要纳赋税二十石,去其收入一半,不足维持家计。遂卖去土地,以所入款项六十多两银,从事商贩,遂得粗安。同时,由于其祖父唐自踩“居官廉,多惠政,尤振兴文教”,父亲唐阶泰,刚毅明达,“当是时,朋党附势相倾”,而“参议独立无所与”,唐甄出身于这样的家庭环境的教养下,他的做人,出处进退,如凤皇芝草,他的为文,提出了许多进步的经济政治观点和主张,这当然不是偶然的了。唐甄怎么死的
唐甄卒於清康熙四十三年,得年七十五岁。生平事迹颇隐晦。人物评价
唐甄对君主专制制度进行大胆的揭露和批判。他认为皇帝也是人,没有什么神秘,并指出皇帝是一切罪恶的根源,他认为“自秦以来,凡帝王者皆贼也”,“杀一人而取其匹布斗粟,尤谓之贼,杀天下之人,而尽有其不布粟之富,而反不谓之贼乎?”,他们为了夺取皇位常常无故杀人,残害百姓。提出了“抑尊”,即限制君权的主张,要求提高大臣的地位,使他们具有同皇帝及其他权贵作斗争的权力,以
“攻君之过”,“攻宫闱之过”,“攻帝族、攻后族、攻宠贵”之过,使皇帝有所顾忌。唐甄还发展了产生于先秦的民本思想,强调民是国家的根本,离开了民,便没有国家的政治。他认为儒学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它能定乱、除暴、安百姓。如果儒者不言功,只顾自己,那就同一个匹夫匹妇没有什么区别。
唐甄的民本思想对后世有较大影响。
在唐甄思想深处,仍把国泰民安的希望寄托在贤明君主身上。他说:“天下之主在君,君之主在心。”唐甄提出的为君之道仍然没有跳出儒家的思想圈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