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有《世宗实录》、《唐会要》、《五代会要》等作品,王凝之与谢道韫生有四子一女

王溥别名王齐物,是后周至北宋两代四朝宰相,历仕周太祖、周世宗、周恭帝、宋太祖四朝。王溥出身官宦世家,以进士第一名的身份入仕,担任过宰相、司空、太子太师等职,封爵祁国公。王溥也是一位出色的史学家,著有《世宗实录》、《唐会要》、《五代会要》等作品,他创出了会要的新体例,深深影响后世。公元982年,王溥去世,追赠侍中,谥号文献。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王溥,后汉乾祐年间考中进士甲科,任秘书郎。当时李守贞占据河中,赵思绾在京兆反叛,王景崇在凤翔反叛,周祖带领部队讨伐他们,任命王溥为从事。河中平定后,得到叛贼的文书,里面有很多朝中大臣及藩镇互相勾结的话。周祖记下他们名字,准备按察审问他们,王溥谏阻说:“鬼魅这些东西,趁夜黑而出,一旦日月光明,就自动消灭。请把这些东西都烧掉,以安君主旁边的反贼之心。”周祖照办。部队回师,王溥升任太常丞。跟随周祖镇守邺地。
辅佐世宗
广顺初年,王溥任左谏议大夫、枢密直学士。广顺二年,迁升为中书舍人、翰林学士。广顺三年,加官户部侍郎,改任端明殿学士。周世祖生病,召学士拟旨,任命王溥为中书侍郎、平章事。宣诏后,周世祖说:“我没有忧虑了。”当日去世。
周世宗准备亲自征讨泽、潞二地,冯道极力谏阻,只有王溥赞成。部队凯旋还师,加任王溥为礼部尚书、监修国史。周世宗曾经从容问王溥说:“后汉丞相李崧用蜡封书信送给契丹,有人还记得书信言辞,这件事可信吗?”王溥说:“李崧是大臣,如果有这事,怎么肯轻易让外人知道?这是苏逢吉诬蔑他罢了。”周世宗才醒悟,诏令追赠李崧官职。周世宗打算讨伐秦、凤二地,向王溥求元帅,王溥推荐向拱。战事平息后,周世宗在宴席上酌酒赐给王溥说:“替我选择元帅成就边疆功业者,是你啊!”后跟从皇帝平定寿春,皇帝诏令给他加阶进爵。
重新起用
显德四年,遭父丧。守丧未满三年,被朝廷重新起用,四次上表,请求守丧满期。周世宗大怒,宰相范质上奏解救他,王溥惧怕,入朝谢罪。显德六年夏天,任命他为参知枢密院事。
周恭帝继承帝位,加王溥为右仆射。这年冬天,王溥上表请求编写《世宗实录》,于是上奏建议史馆修撰、都官郎中、知制诰扈蒙,右司员外郎、知制诰张淡,左拾遗王格,直史馆、左拾遗董淳,共同修纂,诏令照办。
宋初重臣
宋初,进位为司空,罢参知枢密院职。乾德二年,罢去他职任太子太保。旧制,一品官班位在台省官之后,宋太祖因为看见王溥,对身边的人说:“王溥是以往的丞相,应当超常尊宠他。”就下令分台省官班位为东西二向,成为定制。乾德五年,遭母丧。守丧期满,加任太子太傅。
加官进爵
开宝二年,升为太子太师。中谢日,周太祖对身边的人说:“王溥任丞相十年,三次迁升一品,官福之盛,近世没有可与比拟的人。”太平兴国初年,封为祁国公。太平兴国七年八月,去世,终年六十一岁。朝廷停朝两天,赠侍中,谥文献。王溥儿子
子:王贻孙、王贻正、王贻庆、王贻序。
王贻孙字象贤,宋初,升为金部员外郎,赐给紫衣,历升右司郎中。淳化年间,去世。
王贻正官至国子博士。 王贻庆任比部郎中。
王贻序,考中景德二年进士,后改名王贻矩,官至司封员外郎。王溥的故事
王溥任宰相时,王祚以宿州防御使官衔居家,每有公卿到他家,一定先去拜见王家,王祚摆酒宴庆寿,王溥穿着朝服侍奉左右,坐客不敢安坐,都起身回避。王祚说:“这是我养的豚犬而已,不必麻烦诸君起避。”王溥劝王祚请求退休,王祚认为朝廷不会同意,得到朝廷批准后,王祚大骂王溥说:“我体力未衰,你想保固自己的名位,而断我的官路。”举大梃想打王溥,亲戚们劝阻他才作罢。历史评价
元·脱脱等《宋史》:溥性宽厚,美风度,好汲引后进,其所荐至显位者甚众。颇吝啬。…溥好学,手不释卷。赞曰:五季至周之世宗,天下将定之时也。范质、王溥、魏仁浦,世宗之所拔擢,而皆有宰相之器焉。宋祖受命,遂为佐命元臣,天之所置,果非人之所能测欤。质以儒者晓畅军事,及其为相,廉慎守法。溥刀笔家子,而好学终始不倦.

王凝之字叔平,出身琅琊王氏,是书圣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的哥哥,才女谢道韫的丈夫。王凝之与谢道韫生有四子一女,夫妇琴瑟和鸣,婚姻生活很幸福,凝之死后谢道韫终生未再嫁。王凝之是东晋时期的书法家、官员、将领,曾任江州刺史、会稽内使等职,在孙恩攻打会稽时遇害。人物生平
名门之后 王凝之何许人?且看《世说新语贤媛第十九》中的一条记载。
王凝之谢夫人既往王氏,大薄凝之①;既还谢家,意大不说。太傅慰释之曰:“王郎,逸少之子,人身亦不恶,汝何以恨乃尔②?”答曰:“一门叔父,则有阿大、中郎③;群从兄弟,则有封、胡、遏、未④。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
谢夫人是何许人?她便是大名鼎鼎的谢道韫。太傅为谁?便是有晋一朝名声最为响亮的谢安。封、胡、遏、末是哪些人?但只一个“遏”,便名震青史,便是淝水之战的统帅谢玄!这里面还有个响亮的名字。逸少。如果晋代只留下两个名字,我想除了谢安之外,便只会有一个人了:王羲之。
有人说,中国没有贵族。这句话说的是现代的中国。循之古代,中国贵族之渊源,那可比欧洲古老多了。历史上最有名的两个贵族,便是晋朝的“王谢”二家。就是现在,从历史的记载中,仍能想见统领文坛仕途如许多年的两族是多么的荣光。
先不说谢家,单说王家。晋朝两大宰相,王导谢安,王羲之是王旷的儿子,王导的侄子,而王凝之是王羲之的次子。天下公子之贵,只怕无过于此的吧?
隆安三年孙恩造反,兵临会稽城下,王凝之不出兵也不设备,白天在道室祷告。官署请求出兵,凝之说:我已经向大仙请示,借了数万鬼兵驻守各个要塞,不用担心反贼。十一月甲寅,孙恩陷会稽,被杀,其子女全部遇难。
王凝之的妻子谢道韫,听说反贼已经杀到城下,镇定自若,命令婢女抬着自己的轿子,在家门外自己亲自用刀杀掉几个贼兵,后被俘。
才女娇妻
若仅此一点,王凝之并不能称得上幸福,但他娶的,却是号称才女之最的谢道韫。所谓“咏絮之才”,便是说的谢道韫。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诉出了多少风流蕴藉?叹杀了多少才子佳人?但与她举案齐眉的,却是王凝之。
于是这个王凝之,便成了天下最幸福的人,出生于最有名的世家,有个最有名的老爹,还娶了个最有名的老婆,恰好,还生长在最有名的那个风流时代。而《世说新语》这部著名的志人之书,也由此有了他浓墨重彩的一笔,让他身后之名,到今天依然闪烁着。他若不幸福,还有谁是幸福的?有人会说,这篇选自《世说新语·言语篇》的记载,说的是王凝之的坏话,是说谢道韫很瞧不上王凝之,在谢安面前说他的坏话呢!不错,“天壤之中,乃有王郎!”,是说想不到天地之间,还有王凝之这样差劲的人,的确是“大薄凝之”,但细读这八个字,所蕴含的究竟是厌恶之情,还是小儿女那娇嗔之意味?谢道韫是恨不得杀了王凝之呢,还是仅仅只是若有憾焉?我想是后者而非前者。
夫妇相守
王凝之并非一个才华高妙的人,也不是个魏晋风流的代表者。就算跟他的弟兄相比,也只能算是平庸者,考其一生,更是迂腐无比。不过,作为书圣王羲之的儿子,虽然政治上很失败,但书法却得到父亲指授,工草隶,颇有可观之处。黄长睿云:“王氏凝、操、徽、涣之四子书,与子敬书具传,皆得家范而体各不同。凝之得其韵,操之得其体,徽之得其势,涣之得其貌,献之得其源。”还记载王凝之善“草隶”。
他的诗文,说不上佳,在这些大名鼎鼎的人物中,更是毫无出色。
但他却跟谢道韫一生相守,死后谢道韫寡居终老。我无法说那是为王凝之守节,我也无法再找出他们夫妻感情的记载来,有可能谢道韫对王凝之是有感情的,因为魏晋两朝,礼教不为名士而设,凭着谢家之声势,谢道韫之名声,她未必必须为王凝之守节;也有可能是毕竟当世无知心之人,与其再去勉强维持一段婚姻,倒不如独身来得惬意自在,这也很符合魏晋名士的洒脱之风。
王凝之与谢道韫有四子一女,四子是蕴之,平之,亨之,恩之;女儿成人后嫁给庾氏。
献之之痛
不要以为王谢这样的贵族就不会有婚姻的悲剧。王凝之的弟弟王献之,这个名气书法仅次于王羲之的才子,也是当时著名的美男子,《晋书》中记载他“少有盛名,而高迈不羁,虽闲居终日,容止不怠,风流为一时之冠。”他娶的是青梅竹马的表姐郗道茂,两人感情极深,但新安公主却对他一见钟情,逼着他跟表姐离婚,再娶公主。王献之一生郁郁,病重将死的时候,别人问他对自己这一辈子有什么看法,他说:“不觉有余事,惟忆与郗家离婚。”
这句话,令人泪流满面。与庄子“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相较,堪称情深比拟,不相上下。那是承载了一生的痴情,读此未尝不心痛。
这,记载在《世说新语》德行篇,第三十九。才高许多的王献之,却没有哥哥王凝之那么幸福的感情生活,娶的是才女,厮守的是终生。
糊涂幸福 然而王凝之的幸福总有些糊里糊涂。
据说,谢安为他这个珍爱的侄女选婿的时候,起初看中的并不是王凝之,而是王徽之。王徽之也是大名鼎鼎,最脍炙人口的便是他夜读左思招隐诗,忽然想起了戴安道,便趁着大雪前去拜访。但到其门口而不入,只留下几乎堪称魏晋风流之典范的一句话: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但不知为什么,最终谢安选中的,并不是风流已天下闻名的王徽之,而是这个有些浑浑噩噩、平常平庸的王凝之。是以王凝之娶到这么才情无双的妻子,本就有些糊涂。
一如他生为王谢子弟,更因此而莅临兰亭盛会而幸福着一样。他的一生的幸福,几乎都是糊涂的。
身死非命
他的死也同样的糊涂。那是在他任会稽太守时,孙恩贼乱,王凝之居然死活都不相信跟他一样信仰五斗米教的孙恩会谋反!等叛军逼近时,他才不得不相信,却不组织军队抵御,而是踏星步斗,拜神起乩,说是请下鬼兵守住各路要津,贼兵不能犯。结果当然是城被攻破,王凝之却仍然不相信同一教派的孙恩会杀他,并不逃走。结果那也是显然的,被一刀枭首。死得糊里糊涂,让人哭笑不得。
而此时的谢道韫,面对虎狼叛军,竟然镇定自若,手持利刃而前,凛然面对杀人魔王孙恩。孙恩也不由得为之心折,竟不敢伤她。孙恩要杀她的外孙刘涛,谢道韫亢声而辩:“事在王门,何关他族?此小儿是外孙刘涛,如必欲加诛,宁先杀我!”掷地有声,孙恩为其所慑,放走两人。王凝之妻子
谢道韫,字令姜,东晋时女诗人,是宰相谢安的侄女,安西将军谢奕的女儿,也是著名书法家王羲之次子王凝之的妻子。
她与汉代的班昭、蔡琰等人成为中国古代才女的代表人,而“咏絮之才”也成为后来人称许有文才的女性的常用的词语,这段事迹亦为《三字经》“蔡文姬,能辨琴。谢道韫,能咏吟。”所提及。
在卢循孙恩之乱时,丈夫王凝之为会稽内史,但守备不力,逃出被抓后杀害。谢道韫听闻敌至,举措自若,拿刀出门杀敌数人才被抓。孙恩因感其节义,故赦免道韫及其族人。王凝之死后,谢道韫在会稽独居,终生未改嫁。
王凝之与谢道韫有四子一女,四子是蕴之,平之,亨之,恩之;女儿成人后嫁给庾氏。王凝之书法
作为书圣王羲之的儿子,书法得到父亲指授,工草隶,颇有可观之处。
其结字大多斜向右上方取势,在字形上则表现为左低右高,比较明显的如:“廿九、女、思、说、安、冷、更、次”等,另一特点是谨严与潇散同在,前者如“远、书”,后者如“深、似”,前者形密,后者意密。

王辅臣原本姓李,出生山西大同一个官宦人家仆佣的孩子,绰号“西路马鹞子”,是明末清初时期的军阀。他早年参加农民军,后又跟随姜瓖反清复明,之后投降阿济格,成了辛者库的奴隶。多尔衮死后,他得到了顺治帝的器重,担任总兵、陕西提督、太子太保、靖寇将军等职,就连吴三桂都极力拉拢他,康熙帝也同样争取。三藩之乱时,王辅臣畏罪自杀。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图片 1
王辅臣本是明朝一官宦人家仆佣的孩子。时值天下大乱,追随姐夫刘某参加农民军,王辅臣生性好赌,曾一夜输掉银子六百两,刘某知道后,打算杀了他,在房内拉着弓箭等王辅臣进来,一发没射中,王辅臣反杀了刘某逃亡。后来流窜到明朝同总兵姜瓖麾下,姜瓖手下有个将领叫王进朝,没有子嗣,并领王辅臣做了干儿子,王辅臣也就此改姓王。王辅臣面孔白皙,长身玉立而眉如卧蚕,酷似世上流传的吕布画像,得了个“活吕布”的名号。
崇祯十七年,李自成所率领的大顺军直捣北京,明朝大应时势举城而降,王辅臣由此拨划到姜瓖属下。转瞬间,吴三桂引清军入关,大顺军一溃千里,异军突起的清军势如旋风席卷中原。姜瓖遂杀掉大顺将领张天琳,又举城投靠清兵,王辅臣亦随之降清。
大同拒清
投清后不久,姜瓖认为满人兵不刃血而占据大同要冲之地,却对他有功不赏,还屡受训斥,心怀愤懑。未几,故明投清的一些军事将领纷纷反正,声势甚大,见此,姜瓖又自称兴汉大将军,以大同为根据地,联合三省十余支地武装力量,打起反清复明的旗帜,王辅臣始终追随鞍前马后。
在此战中,王辅臣声名鹊,经常黄马白袍,于乱军中冲突奔驰,十荡十决,勇猛无俦。阿济格麾下八旗劲旅都是自关外打到关内的百战精锐,遇到此人竟纷纷辟易,“莫有撄其锋者”,清军直呼:“马鹞子至矣。”
摄政王多尔衮两次亲征未能奏效,王辅臣因而一战成名。不久投降于阿济格,免于被诛,没入辛者库为奴。由是,王辅臣武勇之名播于京城,北京的满人都以认识马鹞子为荣。
平步青云
顺治七年,多尔衮去世,顺治帝亲政,爱惜王辅臣的才干,任命他为御前一等侍卫,委以重任。
顺治十年,顺治帝命令洪承畴出征西南,并叫王辅臣随军出征,当洪承畴的贴身侍卫,当时去洪承畴军中的有两位御前侍卫,一个是张大元,一个是王辅臣,张大元自恃是大内派出的,所以不把洪承畴放在眼里,而王辅臣则尽心侍候洪承畴,让洪承畴很满意,战争结束后就保举王辅臣做了总兵官。
当时,平西王吴三桂极力笼络著名武将,王辅臣当然在他的视野之中,吴三桂请示了顺治帝后,授给王辅臣援剿右镇总兵官隶属于自己的部下。
顺治十八年,王辅臣跟随吴三桂入缅甸,擒获南明朱由榔,吴三桂对王辅臣像子侄那样重视。
专镇一方
王辅臣和吴三桂一直称兄道弟,一次喝酒时,吴三桂之子吴应麒说了重话,大抵是戏弄王辅臣,问王辅臣能不能把一碗带着苍蝇的饭菜吃下去,王辅臣好胜,就说我连死人都吃过还怕苍蝇,就是亲贵的脑髓我也敢吃

后来,此事传入了吴三桂的耳朵中,而且也走了样子,说王辅臣讲连老王爷的脑子都敢吃何况苍蝇。吴三桂很不高兴,就让人给王辅臣带话说,你们这些小孩子开玩笑可以,但是不要把老夫也扯进去,容易让外人看笑话。在王辅臣来看,这本来是个笑话,就是因为吴应麒是王爷的侄子所以王爷就要偏袒,因而很气愤,花钱走了辅政大臣的路子请调到甘肃固原做了提督。
不仅,朝廷下旨将王辅臣调离云南,担任平凉提督。吴三桂怅然若失,说:“王辅臣这小子花了多少钱胆子如何这么大呢?”临行前,吴三桂送了一程又一程,拉着他的手流出眼泪:“我知道你从不吃空饷,可是你家人口多,云南到平凉万里迢迢,何堪路途艰苦?”拿出白银二万两,送他以为川资。”
王辅臣到京城陛见,康熙帝亲自让钦天监给王辅臣选日子,还让他一起过了上元节后再走,康熙把一把豹尾枪赠给王辅臣,康熙帝说:这把枪是先帝世祖章皇帝留下来的,一共是两只,朕每次出猎都一定把他们悬挂于马前,现在你远去平凉代表朝廷镇守边镇,为了宣扬你的威名和表示朕对你的信任,把这把枪送给你,朕是先帝的儿子,你是先帝的臣子,其他的物品不足以表示珍贵,唯有这把枪可以让你经常想到先帝对你的托付和朕对你期望
。”王辅臣伏地谢恩称:“臣怎么敢不尽忠贞之节、竭犬马之力,粉身碎骨报答陛下的大恩。”哭拜而出。
王辅臣就此告别寄人篱下的境遇,开始成为专镇一方的大将了。 首鼠两端
康熙十二年,三藩之乱兵起,吴三桂派汪士荣给王辅臣信,请他出任总管大将军,当时康熙帝嘱咐王辅臣和张勇统领陕西军务,王辅臣没有和张勇打招呼,就让儿子王吉贞把汪士荣和吴三桂的招降书送给了康熙,康熙帝见信后大喜,将汪士荣处于极刑,封王吉贞为太仆卿。张勇的军功本来在王辅臣之上,就此和王辅臣心生嫌隙。四川提督郑蛟麟因为响应吴三桂的叛乱,康熙遣重臣莫洛出京担任大学士管理经略事宜,莫洛是原来的鳌拜一党,康熙赋予他全权调动山西陕西的兵马,王辅臣之前和莫洛有过节,而莫洛和张勇关系又好,莫洛一开始对王辅臣就很不友好,处处掣肘。
康熙十三年十二月,因为粮饷马匹分配不公,王辅臣的副将邵苓芝怨气冲天,领兵冲击八旗军营,仓促中莫洛咽喉中箭身亡。而《八旗通志·莫洛传》的记载是,王辅臣亲自鼓噪上阵,攻击莫洛军营。萧一山的《清代通史》也沿用这种说法。
莫洛死后,其部为王辅臣所并,王辅臣旋派使持书往见吴三桂,表示愿随其部反清,接着引兵北返,至沔县,闻洞鄂率满营骑兵至,巩势孤难敌,便与总兵蔡元、副将白光勇等率部进入陇右,洞鄂闻莫洛死,不知其详,亦不敢战,率部北返西安。
占据平凉图片 2
王辅臣率部自沔县,经略阳,进入陇南,阶州、徽县及所属成县、文县等皆依附。后来在北达秦州后,知州巴山刚也归附,王辅臣决定以位处陕甘要冲的平凉为根据地,北控宁夏,南接巴蜀,东拒清军。于是又率部北抵平凉,驻平凉游击李师膺开城迎降。不久,庆阳、平凉各州尽附于王辅臣。当时吴三桂已封王辅臣为平远大将军、陕西东路总管,并助饷银二十万两,还令王屏藩、吴之茂率部北进,援助王辅臣攻取整个陇右。
康熙十四年正月,王辅臣派部将白光勇克清水,秦州知州巴山刚率秦州守军克巩昌。陇右其余府、州、县,包括伏羌、宁远皆为王辅臣攻据。
康熙帝让王吉贞回去给他父亲说朝廷既往不咎,希望王辅臣迷途知返。王辅臣先后攻破兰州等地,陕甘危急。豫亲王多铎之子董额用兵无方,攻平凉八个月不下,康熙后请图海出前往陕西平叛。
康熙十五年,康熙帝正式任命图海为抚远大将军,率兵急赴陕西。三月,图海抵达平凉,诸将请乘势攻城,图海说:“仁义之师,先招降然后才攻打。我凭借皇上的天威,讨伐这些凶残的逆贼,不用担心无法攻克。顾念到城中数十万生灵,他们没有一个不是朝廷的赤子,如今惨遭叛贼劫掠到这种地步,覆巢之下,杀戮一定很多。等待他们主动投降归诚,用来体现圣主好生之德,不是更加美化吗?”城中军民听说后,莫不感泣,多有自相出城者,因此人心动摇。
不久,平凉孤城断了粮草,杀马为食,人心惊惶。清军又占据城北山墩,居高临下以红衣大将军炮轰击,守军骇然气夺。图海曾经对王辅臣有提携之恩,此刻攻心为上,反复传达康熙既往不咎的政策。于是,王辅臣再次降清,康熙帝仍命王辅臣为平凉提督,加太子太保头衔。
畏罪自尽
康熙帝命令王辅臣和图海一起镇守汉中,王辅臣内不自安,曾经自杀了一次。康熙严令图海看护王辅臣。
康熙二十年七月,王辅臣突然将新娶的夫人叫来,无故一顿拳脚,将她鼻青脸肿地逐出家门。随后数日不问军务,率同部属痛饮高歌,某日,饮酒正酣,突然掷杯于地,吩咐道:“你们多年来随我东西南北奔走,犯霜露,冒矢石,惭愧我没能给过什么。今天我和大家作最后之诀别,且请一醉方休!酒醒后各奔前程,自此永无相见之日。以后休要提起曾在王辅臣麾下,以免受到牵连!”说罢,遣散家财,分发给部下。
酒醒后,部属已遵照他的话洒泪星散,只有一个亲兵还在帐下,给他倒了碗水。他抚摩着这只碗沉吟:“我发放财产,忘记给你留一份,你伺候我多年,也没有家。以后谁会管你呢?这个银碗重达数斤,你拿了它去,安个家室好生过日子吧!”
入夜,王辅臣吩咐亲兵在他睡熟后,用桑皮纸喷酒,一层一层蒙住口鼻。笑道:“斧钺加身,砍头落地,不过忍片时之痛,大丈夫何所惧哉!不过图海军门是我恩人,蒙他在皇上面前为我担保。我如死于兵械,必以畏罪自杀故连累图海。这般窒息而死了无痕迹,你明天上报,只说我路途中患病暴毙。”是夜,王辅臣饮毒酒自尽。
康熙帝听到王辅臣死讯,默然良久。后来,果然没有株连他的家人、部属,仅仅将王吉贞革职了事。王辅臣和吴三桂
王辅臣和吴应麟酒后失和,但两人第二天就和解了,可是吴三桂得知后却也还是讲王辅臣好一阵责骂。
王辅臣心里认为,吴三桂只说自己却不责骂吴应麟,还不是因为吴应麟是王府之人,亲疏远近有所偏袒。所以后来王辅臣选择了请求调离,出任平凉提督。
吴三桂虽然对王辅臣调离云南不满,但是到底还是欣赏王辅臣个人的。所以王辅臣离开之时,吴三桂亲自相送,还赠以白银二万两作为路上的资费。
所以总的来说,王辅臣和吴三桂的关系是不错的!但是因为中间有吴应麟这件事情,到底是没有深交。所以后来吴三桂在起兵反清之初,写信劝王辅臣投奔自己,王辅臣并没有答应!王辅臣吃苍蝇图片 3吴三桂
有一次,王辅臣带兵出征云南乌撒蛮族,众人在一个马姓总兵军营中聚餐,吃着吃着,他就看见自己碗里有只死苍蝇。因为想到这个马总兵对待下人很严苛,如果生长此事可能伙夫就要受罚,王辅臣于是放下碗筷,默默不出声。可知,一位将领瞧见了,王辅臣只好笑着说:“我战场上九死一生都没在怕,区区苍蝇而已,照样吃得下去。”谁知这将领非要打赌看他是不是真的能吃下苍蝇,王辅臣话已出口只好硬着头皮连蝇带饭一口吞下。
这是,一旁的吴三桂之子吴应麒讥笑道:“别人跟你打赌吃死苍蝇你就吃,如果人家跟你打赌吃粪便,你也吃吗?”王辅臣听后勃然大怒,骂道:“你以为是平西王的儿子就了不起,敢当众羞辱我,别人怕你吴家,我可不怕,看我不把你们吴家子孙的脑袋啃了,心肝吃了,眼睛挖出来!”虽然起身怒砸酒桌,众人都愣住了,吴应麒也溜之大吉。
第二天,王辅臣酒醒后就去找吴应麒和解了,本来此事已解决了,谁知传到了吴三桂耳中且越传越离谱。吴三桂对此怀恨在心,跟王辅臣的关系也冷淡下来,让人传话给王辅臣:“你和吴应麒兄弟之间喝酒吵架没什么要紧,只是何必牵扯上我呢?别人都在背后笑话我平时对你视如珍宝,而你却恨不得吃我的脑髓,岂不让人心寒?”历史评价
顺治帝:闻有马鹞子者,勇士,今不知何在,安得其人而用之。
康熙帝:有武臣如此,朕复何忧!
刘献廷:①辅臣长七尺余,面白皙,无多须,髯眉如卧蚕,如世所图吕温侯像。勇冠三军,所向不可当,号曰马鹞子。②辅臣为人,恭以事上,信以处友,宽以待人,而严以御下,然有功必赏,虽严,士亦乐为之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