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命王玄谟为南蛮行参军、武宁太守,而王晙也被调任渭南县县令

王玄谟出生太原祁县,是南朝宋时期的将领。他早年跟随刘裕,但没有什么出色表现,之后建议宋文帝进行北伐却大败而回;一生屡贬履起,因讨平刘义宣、臧质叛乱而有功,被任命为刘子业的顾命大臣。官至车骑将军、南豫州刺史等,封爵曲江县侯。公元468年,王玄谟去世,时年81岁,谥号为庄。人物生平
早期事迹 王玄谟自幼性格孤傲,被族人比作曹魏时期的本家王凌。
408年,王玄谟在徐州投靠刘裕,被辟为从事史,深受赏识。后来,王玄谟任车骑将军府参军,率兵增援颍川太守李元德,结果在与北魏的交战中大败而回。
424年,谢晦出任荆州刺史,任命王玄谟为南蛮行参军、武宁太守。426年,谢晦兵败被杀,王玄谟却得到赦免。
北伐失利
433年,王玄谟出任镇军将军府中兵参军、领汝阴太守,后又任辅国将军府司马、彭城太守。
448年,王玄谟认为彭城乃是水陆要冲,请求以皇子统领州事,宋文帝遂封武陵王刘骏为安北将军、徐州刺史。
449年,宋文帝打算北伐中原,众大臣争相献策,其中以王玄谟最为积极。宋文帝听了王玄谟的进言,十分振奋,对人道:“听了王玄谟的话,让人有封狼居胥的想法。”
450年七月,宋文帝命王玄谟为宁朔将军,随辅国将军萧斌北伐,并命江夏王刘义恭节度诸军。王玄谟率宋军主力围攻滑台,但却久攻不下。围城期间,王玄谟不听部下劝告,丧失攻城良机,又搜刮民财,大失人心。同年十月,北魏皇帝拓跋焘率兵来救滑台,王玄谟全军覆没,大败而回。萧斌得知后,欲杀王玄谟。后因沈庆之固谏,萧斌也担心杀戮大将引起军心混乱,于是命王玄谟驻守碻磝。
451年正月,刘义恭认为碻磝不易守城,于是命王玄谟撤回历城。王玄谟在撤退途中,遭到魏军追击,大败而回。同年七月,王玄谟因北伐兵败之罪,被罢免官职。
讨伐叛逆
453年,太子刘劭篡位,弑杀文帝,任命王玄谟为冀州刺史。同年三月,孝武帝刘骏传檄四方,讨伐刘劭,王玄谟命济南太守垣护之出兵相助。刘劭被平定后,王玄谟被封为徐州刺史,加都督衔。
454年,荆州刺史南郡王刘义宣、江州刺史臧质等起兵谋反,王玄谟受命讨伐,拜辅国将军、豫州刺史,驻军梁山。王玄谟统帅诸军,大破臧质,因功进前将军,加都督,封曲江县侯。不久,中军司马刘冲之诬陷王玄谟与刘义宣相勾结,孝武帝于是以“多取宝货,虚张战簿”为由,罢免了王玄谟的官职。
整顿侨郡
455年,王玄谟被起复为豫州刺史。当时,豫州有夏侯方进作乱,王玄谟讨斩夏侯方进,被改任为宁蛮校尉、雍州刺史。
457年,王玄谟以雍州境内所统“侨郡县无有境土,新旧错乱,租课不时”为由,上表请求土断,整顿侨郡。郡县流民因不愿属籍,于是散发流言,说王玄谟打算造反。王玄谟上表皇帝,告以真相。孝武帝并不相信王玄谟造反一事,并派吴喜前去抚慰。
后来,王玄谟回朝,担任金紫光禄大夫,领太常。
公元461年,孝武帝命王玄谟以起部尚书职总领修建明堂之事。不久,王玄谟改任平北将军、徐州刺史。当时,徐州一带正闹饥荒,王玄谟拿出自己私家储藏的物资进行赈济。
受命辅政
464年,王玄谟升任领军将军。同年闰五月,孝武帝驾崩,太子刘子业继位,王玄谟为顾命大臣,管理外监事务。后来,王玄谟因性情刚直,被排挤出朝,外任青、冀二州刺史。
465年,刘子业诛杀颜师伯、柳元景等人,征召王玄谟回朝任领军将军。王玄谟的子侄都劝他称病推辞,以保全性命。王玄谟道:“我受先帝厚恩,怎么能害怕灾难”于是毅然回朝,并屡次犯颜直谏,请求缓刑戒杀,以安民心。
不久,蔡兴宗命人劝说王玄谟举兵起事,废黜刘子业。王玄谟思之再三,不敢举事,回复道:“这个现在不宜进行,不过我不会出卖你们。”
同年十一月,湘东王刘彧诛杀刘子业,登基称帝,加王玄谟镇军将军。
晚年生活
466年正月,王玄谟出任车骑将军、江州刺史。同年九月,改任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护军将军。不久,王玄谟又出任车骑将军、南豫州刺史。
467年五月,王玄谟再次担任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此后,王玄谟又加特进,领护军将军,进车骑将军。
468年二月,王玄谟病逝,终年八十一岁,谥号为庄。王玄谟后人 儿子:王深
儿子:王宽,南齐太常,光禄大夫。 儿子:王瞻,南齐永嘉太守。 儿子:王昙善
女儿:王氏,嫁韦希真。王玄谟的故事 老伧
孝武帝经常羞辱群臣,喜欢给他们起外号。王玄谟是北方人,孝武帝就呼其为“老伧”(伧是南方人骂北方人的专用名词),就算在朝廷的公文中也这么写。
眉头不展
王玄谟为人严苛,经常一脸严肃,几乎没有笑容,当时人都说他“眉头未曾伸”。后来,有流言说王玄谟欲造反。孝武帝根本不相信,还让人带话调侃道:“梁山风尘,初不介意,君臣之际,过足相保,聊复为笑,伸卿眉头。”让他多笑笑,伸展一下眉头。
诵经千遍
王玄谟北伐兵败,萧斌欲将其斩杀。王玄谟半夜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告诉他只要诵读《观音经》千遍即可免死。王玄谟醒来之后就开始诵读,一直到绑赴刑场还在那里哆哆嗦嗦地念经。这时,萧斌同意了沈庆之的进谏,让刀下留人,王玄谟这才逃得性命。人物评价
李孝伯:王玄谟亦常才耳,南国何意作如此任使,以致奔败?
沈约:玄谟虽苛克少恩,然观其大节,亦足为美。当少帝失道,多所杀戮,而能冒履不测,倾心辅弼,斯可谓忘身徇国者欤!
李延寿:玄谟封狼之心,虽简帝念;然天方相魏,人岂能支?宋氏以三吴之弱卒,当八州之劲勇,欲以邀胜,不亦难乎!蹙境亡师,固其宜也。观夫庆之言,可谓达于时变。
王夫之:玄谟之勇,大声疾呼之勇也;其谋,鸡鸣而寤、画衾扪腹之谋也;是以可于未事之先,对人主而拄笏掀髯,琅琅惊四筵之众。
王师愈:至王玄谟辈,皆诞谩欺罔。至有闻其言,欲封狼居胥山之意,卒之三大举皆无成。先之以到彦之,次之以王玄谟,三之以萧思话。使二十余年元嘉富庶之盛,淮南赤地千里,人无遗育。

王晙出生河北沧县,是唐朝时期的将领、政治家,他以明经入仕,担任过渭南县令、桂州都督、安北大都护、太仆少卿、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蕲州刺史、户部尚书等职,可谓出将入相。王晙曾击败吐蕃军、平定反叛的突厥降户、讨平康待宾叛乱等,被封为中山郡公。公元732年,王晙逝世,被追赠为尚书左丞相,谥号忠烈。人物生平
早期事迹图片 1
王晙祖籍沧州景城,后迁至河南洛阳,父亲王行果,官至长安县尉。王晙年幼丧父,由祖父王有方抚养长大,生性豪放旷达、勤奋好学。
672年,王晙考中明经科,被授为清苑县尉,后任殿中侍御史。
后来,朔方军元帅魏元忠出征失利,将罪责推给副将韩思忠,奏请将其诛杀。王晙却认为:“韩思忠是副将,兵权不在自己手里,而且他有勇有谋值得爱惜,不该单单处罚他一个人。”于是上表辩解。韩思忠因此得到释放,而王晙也被调任渭南县县令。
709年,王晙出任桂州都督。此前,桂州的驻军一直依靠衡州、永州等地提供粮饷。王晙到任后,修筑城郭,撤去驻军,兴修水利,开垦屯田数千顷,使百姓丰衣足食。后来,王晙请求调回家乡,结果桂州百姓一起上书朝廷,请求让他留任。朝廷闻讯后,特下诏表彰王晙的功绩,让他留任一年。王晙离任时,桂州百姓又刻石立碑歌颂他的功德。
击破吐蕃
714年,王晙以鸿胪寺少卿、朔方军副大总管之职兼任安北大都护、朔方道行军大总管,统领丰安、定远(今内蒙古额济纳旗南)、三受降城等地军队。他将安北大都护府治所迁到中受降城,并实行屯田之策。不久,王晙又改任太仆寺少卿、陇右群牧使。
同年,吐蕃兴兵十万入侵临洮军,驻军于大来谷口。王晙率所部两千人与临洮军会师,又挑选精兵七百人换穿吐蕃服装,分为前后两队,乘夜偷袭吐蕃军营。在距离敌军五里时,王晙命前队大声呼喊,后队击鼓响应。吐蕃军以为唐军主力赶到,惊恐之中,自相残杀,死伤惨重。
不久,右羽林将军薛讷也率军赶到,在大来谷二十里外的武阶谷,遭遇吐蕃拦截。吐蕃在王晙与薛讷两军之间,摆开战阵,连绵数十里。王晙趁夜命精兵袭击敌军,再次大败吐蕃。与薛讷会师后,王晙乘胜追杀,一直追到洮水,将吐蕃掠走的牧马全部夺回。
战后,王晙被加封为银青光禄大夫,赐爵清源县男,兼任原州都督。不久,王晙又改任并州大都督府长史。
讨平叛胡
716年,突厥默啜可汗被拔曳固部落袭杀,部下大多都投降唐朝,被安置在河曲地区。不久,毗伽可汗继位,突厥降户都逐渐萌生叛意。
王晙得知后,便上奏朝廷,认为突厥是迫于形势方才归顺唐朝,让他们久居边境会引发祸患,建议胁之以威,诱之以利,并将他们迁徙到黄河以南,使其逐渐汉化。同时,王晙还认为,如果不将突厥降户安置在内地,等到黄河封冻,必将发生变故。结果,朝廷尚未答复,突厥降户便已反叛。
同年十月,唐玄宗诏命王晙率并州军队渡河平叛。王晙抄小路进军,轻骑奔袭,不料夜遇暴风雪,难以行进。王晙担心耽误时间,对神灵祷告道:“如果我不应该出兵讨贼,就惩罚我一个人好了,为什么要连累众将士?如果我是忠心为国,就请上天停止下雪,调转风向,助我讨贼成功。”随即,风停雪止,王晙遂率军急驰。这时,叛军分成两路逃跑,王晙沿东路追击,斩首三千。战后,王晙升任左散骑常侍、朔方行军大总管,又改任御史大夫。
720年,散居在受降城附近的□跌部落与仆固都督勺磨暗中勾结突厥,企图攻占受降城。王晙闻讯后,秘奏玄宗,然后将他们引诱入中受降城,全部诛杀。不久,王晙被授为兵部尚书,充任朔方军大总管。
721年,兰池胡人康待宾发动叛乱,攻陷六胡州(今内蒙古鄂托克旗一带),进逼夏州,唐玄宗诏命王晙与陇右节度使郭知运一同平叛。王晙认为单凭朔方军便能平叛,因此奏请皇帝,要求让郭知运返回陇右。但是,奏疏未报,郭知运便已赶到,并因此对王晙不满。不久,王晙生擒康待宾,进爵清源县公。
同年九月,郭知运纵兵攻打已经被王晙招降的叛军。投降的叛军以为被王晙出卖,纷纷逃走,再次反叛。唐玄宗认为王晙未能平定胡人叛乱,将他贬为梓州刺史。
晚年生活图片 2
722年,王晙被起复为太子詹事,累封中山郡公。
723年正月,唐玄宗北巡,改并州为北都太原府,任命王晙为吏部尚书兼太原府尹。四月,王晙接替张说担任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并加金紫光禄大夫。五月,王晙又兼任朔方军节度大使,统领河西、陇石、河东、河北诸军。
同年十一月,唐玄宗到南郊祭天,让王晙回京参加大典。但王晙恐怕突厥趁机入侵,上表推辞,受到玄宗的嘉勉。这时,许州刺史王乔的家奴状告王乔与王晙暗中勾结,意图谋反,玄宗便命侍中源乾曜、中书令张说进行调查。王晙虽无反意,但玄宗还是以前次违诏为罪名,将他贬为蕲州刺史。
726年,王晙升为户部尚书,再次担任为朔方军节度使。
732年,王晙去世,终年七十余岁,追赠尚书左丞相,谥号忠烈。王晙后人
儿子:王班,曾被授为朝散大夫。
孙子:王殷任,曾任太原少尹、易州刺史。王晙的故事图片 3
当时,武则天当朝,张易之兄弟为非作歹,陷害魏元忠将他贬职,王晙于是为他申辩。宋璟得知后,赶紧劝他不要这样做,会惹怒陛下,自己也会倒霉。可是王晙却大义凛然的说道:“魏元忠没有过错却被陷害受罚,我因为出于正义才这样做,即使将来被贬职、颠沛流离,也不后悔。”宋璟听后惭愧的说:“我不能为魏元忠伸冤,实在是有负于朝廷。”
当初,刘幽求被发配到封州,广州都督周利贞受宰相崔湜的指使,准备害刘幽求,王晙得知后便将刘幽求扣留在桂州。周利贞因此屡次发公文索要刘幽求都被王晙拒绝了,周利贞便将此事上奏朝廷,崔湜也借机向王晙施压。王晙都不理睬,刘幽求就担心他违抗命令只会让自己受牵连,于是让王晙把他送去广州封州。王晙却说:“你的罪过不至于让朋友与你绝交,我为国家之事而获罪也没有什么遗憾。”最终也没有将刘幽求送到广州。人物评价
李隆基:①
正议大夫行鸿胪少卿上柱国朔方军副大总管王晙,倜傥多智,坚刚竭节,每读前史,思齐古人。辞家而志灭獯戎,报国而躬先将校。②
王晙学综九流,才苞七德,武称敌国,文乃时宗。忧边之诚,所怀必尽。奉上之道,知无不为。出则守於四方,入则式是百辟。
李邕:晙,慷慨英达,激扬忠孝,诵习文忠,昭宣干略,元宰经国,上将示师,申通明之伟方,竭寅亮之诚节。其志如石,其心如丹,五□三连,少籍多得,空始无所逞其计,合散无所用其锋。李牧十年,武侯七纵,尽兵声于河外,扬主威于海滨。
刘昫:①
晙气貌雄壮,时人谓之有熊虎之状。然慕义激励,有古人之风,御下整肃,人吏畏而爱之。②
王孝杰,唐休璟、张仁愿、薛讷、王晙等,皆韬武干,亟立边功。然孝杰失于再擒,休璟亏于余行。先败后胜,薛讷何惭;止雪回风,王晙难掩;仁愿操履,中否相兼。③
拯物之心,不形于色。将相之材,人何以测。臣有始终,功无爽忒。多忌梁公,自招惭德。唐、张、讷、晙,善阵能师。共服戎虏,不忧边陲。
张预:孙子曰:“动如雷震。”晙令士卒大呼,鼓角应之,而敌惊溃。又曰:“卒善而养之。”晙以降虏料以充兵,则皆劲卒。又曰:“上下同欲者,胜。”晙与知运不协而贼叛是也。
蔡东藩:①
唐代文武兼才,自李靖、郭元振、唐休璟、张仁愿外,要算是王晙了。②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岂和亲之策,所得而羁縻之者?微王晙之智足破敌,吐蕃其肯敛迹乎?

韦曜原名韦昭,出生吴郡云阳,是三国东吴时期的史学家、官员,四朝重臣。韦曜曾参与主持编撰《吴书》,著有《汉书音义》《国语注》《三吴郡国志》等作品,是我国古代史上从事史书编纂时间最长的史学家,其中《吴书》为《三国志》提供了主要素材。韦曜历任黄门侍郎、太史令、博士祭酒、侍中、左国史等职,封爵高陵亭侯,于273年被孙皓所杀,时年70岁。人物生平
论说博弈
韦曜,本名韦昭,字弘嗣,吴郡云阳人。年少时喜好学习,善于撰写文章。初任丞相的掾史,外出授任西安县令,回到京城后任尚书郎,升任太子中庶子。当时蔡颖和韦曜同在东宫任职,喜好围棋。太子孙和认为此事没有益处,故让韦曜著文论说此事。
未任侍讲
孙和被废黜皇太子之位后,韦曜转任黄门侍郎。会稽王孙亮即位后,诸葛恪辅佐朝政,上表推荐韦曜担任太史令,撰写《吴书》,华覈、薛莹等于他一起参与此项工作。吴景帝孙休登基后,韦曜被任命为中书郎、博士祭酒。孙休命韦曜依照刘向所创体例,校核审定各类书籍,又打算请韦曜担任侍讲。而左将军张布是孙休亲近的宠臣,做事颇有过错,忌惮韦曜这样的精明又意志坚定的侍讲儒士,唯恐他用古今事例警戒孙休,就坚决争辩说韦曜不能担任此职。孙休因此对张布极为不满。然而韦曜最终也未能得以入宫担任侍讲。
孙皓责怒
吴末帝孙皓即位后,封韦曜为高陵亭侯,升任中书仆射,后降职为侍中,长期兼任左国史。
当时孙皓周围的人迎合孙皓旨意,多次说出现祥瑞感应现象。孙皓以此询问韦曜,韦曜回答说:“这只是人家箱匣中的东西而已。”有一次,孙皓想为自己的父亲孙和作“纪”,而韦曜坚持以孙和未登帝位为据,只宜将其历史记载文字定作“传”。就这样几次三番,韦曜逐渐受到孙皓的责怒。韦曜为此深感忧虑,并且当时身患疾病,需服药医治监视护理,于是自称年老体弱,请求辞掉侍讲、左国史二职,希望能够完成所写之书,将他从事的工作交给别人,孙皓没有答应。
以茶代酒
孙皓每次设宴,常常都是一整天,入席之人无论酒量如何都要以七升为最低限,即使自己不能全部喝完,也要被强迫灌完够数。韦曜一向饮酒不过二升之量,起初他受到特殊礼遇时,孙皓常减少他的酒数,或者暗中赐给他茶水代替酒,这也是以茶代酒历史典故的来源。而韦曜渐渐不受孙皓宠幸之后,反而更被强迫喝酒,往往因所饮不足量而受惩罚。另外孙皓在酒后让侍臣侮辱诘责大臣们,以嘲弄相侵,互相揭短作为乐趣。这时谁要有所过失,或者误犯孙皓之讳,就要遭到拘捕,甚至被斩杀诛死。韦曜认为朝臣在公共场合相互谤毁伤害,内心就会相互滋生怨恨,使大家不能和睦共济,这并非好事,故此他只是出示难题,提问经典的辞义理论而已。孙皓认为韦曜不接受皇帝诏命,有意不尽忠主上,于是将他对韦曜前后不满的嫌隙忿恨积累一起,于凤凰二年,将韦曜拘捕入狱。
惨遭杀害
在狱中,韦曜通过狱吏上呈奏章企求赦免,但孙皓对此无动于衷,反怪他的奏章有墨污,又以此诘问韦曜。而华覈也接连上奏营救韦曜,孙皓不准许华覈的请求,于是下令诛杀韦曜,终年七十岁,并将韦曜的家属流放到零陵郡。韦曜以茶代酒
以茶代酒表示那些不胜酒力者又难却盛情,只好用茶来代替酒的行为,出自陈寿《三国志·吴志·韦曜传》。
孙皓继位为帝不久后就沉湎于酒色,时常设宴让群臣作陪,且规定每人以7升为限,不管能不能喝酒都得喝了。而韦曜的酒量也就2升,原本孙皓对他格外照顾,常减少他的酒数,或者暗中赐他茶水代替酒,以茶代酒就是这么来的。
孙皓为何特别照顾韦曜呢?因为韦曜是孙皓的父亲孙和的老师;加上当时韦曜正奉命写孙和传,孙皓自然希望他多写自己好的地方;再者他也不想看韦曜因为喝不下酒而搞得场面很难堪。所以就偷偷准许他“以茶代酒”了。
后来,孙皓常在酒后让侍臣侮辱大臣,以互相揭短为乐,谁要是犯了他的忌讳或者有所过失,就会被处罚甚至处死。韦曜认为朝堂之上群臣相互谤毁伤害并不是什么好事,如此以往,“外相毁伤,内长尤恨”。但孙皓并不听他的劝阻,反而越来越讨厌他,之后更强迫他喝酒,喝不到规定的量就要受罚。日积月累,最终孙皓把韦曜下狱,将其诛杀,时年70岁。韦昭后裔
历史记载韦昭有一个儿子名叫韦隆,生平事迹没有过多记载。历史评价
陈寿:“韦曜笃学好古,博见群籍,有记述之才。”
王安石:“扬雄有前言,韦曜存往牒。”
叶适:“王蕃、楼玄、贺邵、韦昭、华覈,吴之将亡,孙皓酷暴,尚有此人。孔子称‘殷有三仁’,殷圣贤数十世之天下,其亡,有此仁人,固其宜也。悲夫!”
宋庠:“先儒自郑众、贾逵、王肃、虞翻、唐固、韦昭之徒并治其章句,申之以注释,今惟韦氏所解传于世。韦氏以郑、贾、虞、唐为主,而增损之,故其注备而有体,可谓一家之名学。”
黄震:“《国语》文宏衍精洁,韦昭注文亦简切称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