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东晋时期书法家、名士,之后跟随父亲起兵讨伐司马师

文鸯别名文俶、文淑、阿鸯,出生安徽亳州,是魏末晋初的名将。他骁勇善战,又与曹魏一族是同乡,故而深得曹爽喜爱,后来司马懿夺下大权,他也失去靠山,之后跟随父亲起兵讨伐司马师。兵败后,文鸯投奔东吴,驰援诸葛诞,后来还是出降司马昭;西晋建立后他担任平虏护军、东夷校尉,封爵关内侯,因大破秃发树机能而名震天下。八王之乱中,文鸯被诬陷参与谋反而被杀,被灭三族。人物生平
随父勤王
文鸯,本名俶(《魏氏春秋》作文俶,干宝《晋纪》、罗贯中《三国演义》中作文淑,《晋书》中则文俶、文淑两种写法都有),字次骞(《太平御览》卷二百七十五引干宝《晋纪》,另外在《全唐文》的《赠太尉韩允忠神道碑》一文里也有“文次骞智敌万”的说法),小名阿鸯。
文鸯是魏国扬州刺史、前将军文钦之子,排行于诸子中间。文钦骁勇善战,又因为与曹魏一族同乡,特别得到当时得势的大将军曹爽的厚爱,文钦恃著曹爽的权势,行为倨傲。高平陵之变后,曹爽集团被司马懿击垮,文钦顿时失去靠山。《三国志》、《资治通鉴》
并提到,文钦时常虚报战场上的敌获以多求封赏,却被当政的司马师压抑,文钦因此对司马师不满。后来文鸯随其父驻守扬州,以防御吴国。
嘉平六年,大将军司马师废魏帝曹芳。时任镇东大将军的毌丘俭和扬州刺史文钦等被司马师的不臣举动激怒,决定起兵勤王。
正元二年春正月乙丑,文钦与毌丘俭、郑翼、吕宣、张休等修改太后诏书,提出司马师的十一道罪状,在寿春起兵,讨伐司马师。毌丘俭曾约兖州刺史邓艾一同起兵,但邓艾斩杀了送信者,并受命率领万余人急行军到乐嘉城做桴桥迎接司马师。毌丘俭命文钦袭击邓艾。这时,司马师暗中率军自汝阳来到了乐嘉,文钦见到大军忽然到来,错愕得不知如何是好。当时文鸯才十八岁,勇冠三军,告诉父亲:“趁敌人还未站稳脚步,现在袭击,一定可以大败敌军。”于是文钦率兵袭击,与文鸯分兵二路,趁夜夹击司马师。
勇退雄兵
文鸯先率壮士到达寨前,击鼓喧闹,大叫司马师的名字,司马师军震动。当初,司马师新割眼睛上的瘤,有人劝他不宜远行,请太尉司马孚代替。司马师因这是重要一战,决定抱病出征。文鸯突然来攻,司马师大惊,带伤的眼珠从肉瘤疮口内迸出,疼痛难当;但司马师又恐有乱军心,只好咬被头而忍,被头都被咬烂。文鸯鼓噪了一夜,文钦仍没来会合。天明后,文鸯见魏军兵马强大,只好撤退。
据《晋书》记载,文鸯走后,当时已经眼球爆出、血流遍地的司马师命令众将追赶,诸将问:“文钦父子骁勇,并没有受到挫败,必定不会善罢干休。”司马师说:“一鼓作气,再而衰。文鸯鼓噪,却没有得到回应,他们气势已经受挫,不走也不行!”
这时文钦要率军回寿春,文鸯认为一定要挫一挫司马师军士气,便与骁骑十余人一同杀入敌军阵中,所向披靡,然后才引兵离去。接着司马师派左长史司马班率骁将八千翼来到,文鸯单枪匹马冲入数千骑兵阵中,转眼间便杀伤百余人,进出六七次,追骑不敢逼近。《晋书》上则未提及此事,只说司马师军大破文钦。司马师回军后就死了。
复投魏国
毌丘俭兵败寿春后,文鸯随文钦投降吴国。甘露二年四月,魏国镇东大将军诸葛诞在寿春起兵反司马昭,吴国命令文钦父子及全端、唐咨等人
入寿春支援。甘露三年一月,寿春战况十分不理想,诸葛诞原本就和文钦关系不好,在紧急情况下,又更加猜疑。所以最后,诸葛诞杀了文钦。文鸯和其弟文虎领兵在小城中,听到父亲死讯,率军要赶往寿春城。但众将士不肯服从,二人只好只身穿越城墙,投奔司马昭。
文鸯、文虎投降后,军吏请求诛杀兄弟二人,司马昭说:“文钦罪大恶极,他的儿子当然该杀。只是他兄弟二人是无路可去,才投向我军;况且城池未破,杀了他们,反而会使守军害怕而奋战不肯出降。”于是,司马昭赦免二人死罪,又表荐文鸯、文虎作将军,赐爵关内侯,并让二人率领数百骑兵巡城,对城中守军大喊:“文钦的儿子都不被杀,其他人有什么好怕的!”城内因此士气涣散,不久,寿春城便被攻陷。城破后,司马昭让文鸯兄弟殓葬文钦,
并佩给二人车牛。 名震天下
咸熙二年十二月,西晋代魏,文鸯仍仕晋朝,任平虏护军。泰始六年,秃发鲜卑首领秃发树机能在河西举兵反晋,先后击杀胡烈、苏愉、牵弘、杨欣等封疆大吏,晋武帝司马炎为此寝食难安。咸宁三年三月,文鸯临危受命,都督凉、秦、雍州三州军力大破秃发树机能,胡人部落有二十万人归降,名闻天下。太康年间(280年—289年),文鸯被任命为东夷校尉、假节。他正要上任时,向司马炎告辞,司马炎见了文鸯不喜欢,竟用别的名义把文鸯免官了。
惨遭灭族
司马炎驾崩后,晋惠帝司马衷即位。当时,皇后贾南风发动政变,除去掌控朝政的太傅杨骏及其党羽。东安王司马繇是诸葛诞的外孙,常恨当年文鸯背叛诸葛诞,致使诸葛诞败亡而被屠灭三族。竟在政变后,诬告文鸯与杨骏一同谋反,文鸯因而遇害,并遭夷灭三族。他死时,年五十五岁。文鸯和赵云关系
将三国时期所有的武将堆一块,文鸯是和赵云齐名的人物,只是文鸯登场的时间晚了些。
《三国演义》中赵子龙在曹军丛中杀了个七进七出的情景,令读者十分崇敬赵云这番单枪匹马走天下的武艺,然而,多数读者没有在意,在《三国演义》的后半段,罗贯中还塑造了一位足以匹敌赵云当年之勇的人:“长坂当年独拒曹,子龙从此显英豪。乐嘉城内争锋处,又见文鸯胆气高。”
众所周知,赵云一生最精彩的地方是在长坂坡七进七出。而文鸯一侧,无论时间和数量,都远超赵云。文鸯单骑在敌营七进七出,单人骑马冲开魏兵而走,魏将紧随其后。率部经过了连续一夜的作战,天明之时文鸯遇到了邓艾,最后邓艾自己放弃追杀。仍连续作战一夜,勇武不减,可谈文鸯勇过赵云,甚至连吕布都难比肩。文鸯为什么不出名
首先,文鸯登场太晚,生不逢时。
三国中前期,群星璀璨,纷乱的局势让这些人杰们有了充分展示自己天才绝艳的机会而到了文鸯的三国末期,那些璀璨的将星大都已凋零离世,三国的时代也接近终结。魏蜀吴三国鼎立所带来的相对稳定,也造成了人才的出头比起前辈需要更多的机会和运气。由于《三国演义》亲蜀,极度偏重“姜维线”,所以关系不大的人物基本都没什么戏份。
其次,文鸯三国时期的事迹太少。
与父亲文钦对抗司马师算是比较精彩的一战了,但是这点英雄事迹偏偏发生在了“魏线”,而且还跟演义剧情主线几乎没啥关系,所以文鸯很悲催,没有得到大家的赏识。人物评价
李贺:“寻常轻宋玉,今日嫁文鸯。戟干横龙簴,刀环倚桂窗。”
杜牧:“念尔跨马事敌,执戈同仇,壮比文鸯,勇同李敢。”
卢弼:“当时勤王诸将,惟文钦父子,粗猛武夫,反复无常。”
蔡景历:“武夫则猛气纷纭,雄心四据,陆拔山岳,水断虬龙,六钧之弓,左右驰射,万人之剑,短兵交接,攻垒若文鸯,焚舰如黄盖,百战百胜,貔貅为群。”
《三国志通俗演义》:“昔日当阳喝断桥,张飞从此显英豪。乐嘉城内应无敌,又见文鸯胆气高。”
干宝《晋纪》:文淑,字次骞,小名鸯,有武力筹策。杨休、胡烈为虏所害,武帝西忧,遣淑出征,所向摧靡,秦凉遂平,名震天下。为东夷校尉,姿器膂力,万人之雄。
《赠太尉韩允忠神道碑》:“文次骞智敌万人。”

王徽之字子猷,出身琅琊王氏,是东晋时期书法家、名士,父亲是书圣王羲之,与王凝之、王献之等人是兄弟。王徽之曾任车骑参军、黄门侍郎等作品,为人高傲、放荡不羁,对做官并不热忱,之后索性辞官。王徽之著有《承嫂病不减帖》《新月帖》等作品,时人称“徽之得其势”,与弟弟王献之感情甚好,王献之去世后不久他也离世了。人物生平
司马参军图片 1
王徽之,字子猷,是东晋时著名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才华出众,却生性落拓,崇尚当时所谓的名士习气,平时不修边幅。他在担任大司马桓温的参军时,经常蓬头散发,衣冠不整,对他自己应负责的事情也不闻不问。但桓温欣赏他的才华,对他十分宽容。
骑曹参军
过了几年,他又到车骑将军桓冲手下担任骑曹参军,负责管理马匹。他不改旧习,还是整天一副落拓模样。桓冲故意问王徽之:“王参军,你在军中管理哪个部门?”王徽之想了想说:“不知是什么部门,时常见人把马牵进牵出,我想不是骑曹,就是马曹吧!”桓冲再问:“那你管理的马匹总数有多少?”王徽之毫不在乎地回答:“这要问我手下饲马的人。我从来不去过问,怎么能知道总数有多少呢?”桓冲又问:“听说最近马匹得病的很多,死掉的马有多少?”王徽之神色如常,说:“我连活马的数字也不知道,怎么会知道死马数呢?”桓冲听了,却也无可奈何,便不再问。
不拘小节
有一次,他骑马随桓冲出外巡视。不料,老天突然下起了暴雨,王徽之见桓冲坐着车,便下马钻入车中,说:“怎么能独自坐一辆车呢?我来陪陪你吧!”桓冲见是王徽之,知他不拘小节,又见外面雨下得很大,便让他同坐。过了一会,雨停了,王徽之说声“打扰”,便下了车,重新骑上马,跟着桓冲前行。
王徽之有一次到外地去,经过吴中,知道一个士大夫家有个很好的竹园。竹园主人已经知道王徽之会去,就洒扫布置一番,在正厅里坐着等他。王徽之却坐着轿子一直来到竹林里,讽诵长啸了很久,主人已经感到失望,还希望他返回时会派人来通报一下,可他竟然要一直出门去。主人特别忍受不了,就叫手下的人去关上大门,不让他出去。王徽之因此更加赏识主人,这才留步坐下,尽情欢乐了一番才走。
随性而为
王徽之住在山阴县时。有一夜下大雪,他一觉醒来,打开房门,叫家人拿酒来喝。眺望四方,一片皎洁,于是起身徘徊,朗诵左思的《招隐》诗。忽然想起戴家道,当时戴安道住在剡县,他立即连夜坐小船到戴家去。船行了一夜才到,到了戴家门口,没有进去,就原路返回。别人问他什么原因,王徽之说:“我本是趁着一时兴致去的,兴致没有了就回来,为什么一定要见到戴安道呢!”
悲恸而亡
后为黄门侍郎,弃官东归,王徽之和王献之都病得很重,王献之先去世。一天王徽之问侍候的人说:“为什么一点也没有听到子敬的音讯?这是已经去世了!”说话时一点也不悲伤。于是就要车去奔丧,一点也没有哭。王献之平时喜欢弹琴,王徽之便一直进去坐在灵座上,拿过王献之的琴来弹,琴弦怎么也调不好,就把琴扔到地上说:“子敬,子敬,人和琴都不在了!”说完就悲痛得昏了过去,很久才醒过来。因为王徽之早有背疾,也在这次崩裂,过了一个多月他也去世了。王徽之的妻子儿女图片 2王献之
王徽之墓志铭记载:“妻汝南梅氏”。由此推断,他的妻子应该出身汝南梅氏,但没有过多记载。
王徽之与妻子生有三个儿子:
长子王桢之,是隋朝书法家释智永的先祖,历任侍中、大司马长史。
次子王宣之,过继给弟弟王操之,是如今兰亭王氏的先祖。
三次王靖之,过继给弟弟王献之,是如今新昌王氏的先祖。王徽之与王献之
王徽之和王献之都是王羲之的儿子,二人难免被比较一番,似乎弟弟王献之各方面都略胜一筹,但兄弟二人感情深厚,并不被世俗闲言所影响。
王献之身患重病,一病不起,不久先于哥哥徽之离开了人世。王徽之的家人怕他接受不了这个令人痛心的消息,就没有把王献之病死的事告诉他。可王徽之时时刻刻都在惦念着病中的弟弟,不久他就从家人的表情中猜到了事情的真相,随即泣不成声,自言自语道:“看来子敬已经先我而去了!”于是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了王献之的家,在王献之的灵床上坐了下来。王徽之知道弟弟生前喜欢弹琴,便要献之的家人把子敬的琴拿来给他,王徽之坐在灵床上一边弹琴,一边回忆着兄弟两人的深情厚谊。他越想越痛心,弹了几次都难以成曲,于是高举起手中的琴向地上掷去。琴被摔碎了,他长叹道:“子敬呀!子敬呀!如今人琴俱亡啊!”说完便昏倒在灵床上。过了大约个把月,王徽之随着弟弟也驾鹤西去了。他们兄弟间的深情厚谊,因此成为千古美谈。王徽之雪夜访戴图片 3雪夜访戴
有一天夜晚,忽然下起了大雪,王徽之一觉醒来,已是子夜时分。他命仆人打开窗户,端上酒菜,一边喝酒,一边眺望远处,只见白茫茫一片。王徽之心中有些彷徨,于是口中念起了左思的《招隐》诗,念着念着,忽然又想起了剡溪的好朋友,当时的一代名贤戴逵,于是立刻决定去拜访他。戴逵徙居会稽剡县,山阴与剡县相隔百余里,王徽之乘着酒兴,不顾天寒地冻和路途遥远,连夜乘船溯江而上,到第二天中午才来到戴逵的家门口,但却没有进门去拜访戴逵,而是吩咐仆人掉转船头又回到了山阴家中。有人问王徽之,你不辞辛苦远道拜访朋友,为什么到了朋友家门口,又不进而返呢?王徽之坦然回答道:“吾本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王子猷这种不讲实务效果、但凭兴之所至的惊俗行为,十分鲜明地体现出当时士人所崇尚的“魏晋风度”的任诞放浪、不拘形迹,有窥一斑而见全豹之效。从文中可以看出,王子猷是一位性情豪放的人。历史评价
房玄龄等《晋书》:性卓荦不羁,为大司马桓温参军,蓬首散带,不综府事。
黄伯思《东观徐论》:王氏凝、操、徽、涣之四子书,与子敬书俱传,皆得家范,而体各不同。凝之得其韵,操之得其体,徽之得其势,焕之得其貌,献之得其源。

文同字与可,自号笑笑居士、笑笑先生,人称石室先生、文湖州,是北宋著名画家、诗人。文同与苏轼是从表兄弟,宋仁宗年间考中进士,出任太常博士、集贤校理、大邑知县等职,在就任湖州途中病逝,时年61岁。文同的诗文书画都有很高成就,他善画竹,开创“湖州竹派”,有“墨竹大师”之称,代表作有《丹渊集》、《墨竹图》等。人物生平图片 4文同
《宋史》传记:
文同,字与可,梓州盐亭县人,汉文翁之后,蜀人犹以“石室”名其家。同方口秀眉,以学名世,操韵高洁,自号笑笑先生。善诗、文、篆、隶、行、草、飞白。文彦博守成都,奇之,致书同曰:“与可襟韵洒落,如晴云秋月,尘埃不到。”司马光、苏轼尤敬重之。轼,同之从表弟也。同又善画竹,初不自贵重,四方之人持缣素请者,足相蹑于门。同厌之,投缣于地,骂曰:“吾将以为袜。”好事者传之以为口实。初举进士,稍迁太常博士、集贤校理,知陵州,又知洋州。元丰初,知湖州,明
年,至陈州宛丘驿,忽留不行,沐浴衣冠,正坐而卒。
文同/文与可(1018~1079年),字与可,号笑笑居士、笑笑先生,人称石室先生。北宋梓州梓潼郡永泰县(今属四川省绵阳市盐亭县)人。著名画家、诗人。宋仁宗皇祐元年进士,迁太常博士、集贤校理,历官邛州、大邑、陵州、洋州等知州或知县。元丰初年,文同赴湖州就任,世人称文湖州。元丰二年正月二十日,文同在陈州病逝,未到任而卒,享年61岁。他与苏轼是表兄弟,以学名世,擅诗文书画,深为文彦博、司马光等人赞许,尤受其从表弟苏轼敬重。文同的作品图片 5文同
文同著有《丹渊集》40卷、《拾遗》
2卷等;其传世画作极少,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墨竹图》是其真迹。
此图以倒竹为主体,枝叶甚密,交相间错,其茎多新枝,竿、节、枝、叶均以水墨单色一笔画出,生趣蓬勃。寓屈伏中隐有劲拔之生意。作者作画的目的是宣泄情感和抒发胸怀。文同的主要成就
文同以善画竹著称。他注重体验,主张胸有成竹而后动笔。他画竹叶,创浓墨为面、淡墨为背之法,学者多效之,形成墨竹一派,有“墨竹大师”之称,又称之为“文湖州竹派”。“胸有成竹”这个成语就是起源于他画竹的思想。
看到了文同墨竹画中所具有的特质。可以说文同这类作品的出现,是文人画开始兴起的标志之一。文同主张画竹必先“胸有成竹”。所写竹叶,自创深墨为面、淡墨为背之法。
墨竹于北宋仍属初兴之画艺,与当时尚工笔写实之花卉犹有时代性之相关,故未见“介”、“爪”式的撇叶,也未见竹节间的书法连笔。通幅画法在“画”、“写”之间,与元代及此后的文人写竹相异其趣。
文同在诗歌创作上很推崇梅尧臣,他的写景诗更有特色。文同和苏轼的关系图片 6苏轼
文同和苏轼应该是表兄弟关系,苏轼自称是文同的从表弟,两人关系非常要好。此外,二人都非常爱竹。文同善画竹,苏轼则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据说,苏东坡画竹的技法还是文同教授的。
文同任洋州太守时,满山满谷都是竹林,有时候晚饭只有竹笋下饭。有一次,在吃饭时收到了苏轼的来信,除了照例寒暄问暖外,还写了一首诗:“汉刀修竹贱如蓬,斤斧何曾赦箨龙。料得清贫馋太守,渭川千亩在胸中。”文同看后哈哈大笑,饭都喷了满桌,坦言:世无知己者,唯子瞻识吾妙处。
公元1079年,文同调任湖州太守,结果却病逝途中。苏轼得知后,抚摸着文同送给他的一帧墨竹册页,泪流不止。人物评价
米芾曾评价文同的画:“以墨深为面,淡墨为背,自与可始也。”
此外,文彦博、司马光、苏轼等人都对他赞许有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