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帝刘义隆听闻王僧达年纪轻轻就已很聪慧,担任过中奉大夫、开府司仪曹事、知枢密院事、右仆射、少傅等职

武烈皇后吴氏又称孙破虏吴夫人,生于吴郡钱塘县,是孙坚的妻子,孙策、孙权等人的母亲。武烈皇后不仅是一位优秀的母亲,更是一位出色的女政治家,她是孙权统业早期的主要决策者之一,从于吉之争、送任决策等事件中就能体现一二,陈寿也赞他她“助治军国,甚有补益”。公元207年,吴氏去世,与孙坚合葬于“孙王坟”,孙权称帝后追尊其为武烈皇后。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吴氏的父亲名为吴辉,字光修,曾为汉奉车校尉,丹阳太守。吴夫人父母早逝,吴夫人和弟弟吴景居住在吴郡钱塘县。
后来,孙坚听说了吴夫人才貌双全,想要娶她为妻。吴夫人的亲戚们讨厌孙坚,认为孙坚为人轻浮、狡诈,将要拒绝孙坚的要求,孙坚感到非常羞愧和遗憾。吴夫人知道孙坚不好惹,就对亲戚们说:“为什么要为了爱惜我这个小女子而招惹祸事呢?如果他待我不好,也是我命该如此。”
于是吴夫人便嫁给了孙坚。在熹平四年生长子孙策;光和五年生次子孙权;光和七年或中平元年生三子孙翊;又生幼子孙匡以及一个女儿。
辅子迁徙
中平元年,朱儁奏请孙坚担任佐军司马,孙坚将家眷都留在九江郡寿春县,随朱儁南征北战。
中平六年,汉灵帝逝世,时任长沙郡(治所在今湖南省长沙市)太守的孙坚起兵响应讨伐董卓的关东联军,吴夫人一家搬到庐江郡舒县(今安徽省庐江县西南)。
初平二年,孙坚因攻打荆州牧刘表而被刘表的部下黄祖杀死,吴夫人一人抚养年幼的孤儿们,严格地教诲诸子。不久吴夫人一家迁往江都,曾受到张紘的照顾。
初平四年,孙策离开江都准备去寿春投奔袁术,当时吴景任丹杨郡(治所在宛陵县,今安徽省宣城市)太守,但未到任,留在吴郡曲阿县,于是派吕范带家人迁徙到曲阿。
兴平元年,孙策受命为袁术攻打庐江,刘繇深怕为袁术、孙策所吞并,产生误解、猜疑。但孙策的家人都在州中,于是,朱治到曲阿迎接吴夫人及孙权等幼弟,侍候赡养。
后来在孙策征讨江东的时候,吴夫人从曲阿迁往历阳县,又迁往九江的阜陵县(今安徽省全椒县附近)。195年,孙策击破刘繇后,派部下陈宝到阜陵接吴夫人和弟弟们回曲阿。后来孙策驻扎在江东的中心城市吴郡吴县,吴夫人也因此回到了故乡。
救护名士
孙策平定吴郡、会稽郡时,诛杀当地的英雄豪杰。此时吴夫人较为清醒,并利用她特殊的身份,劝导孙策,拯救了一些名士的生命。
当时乌程有邹他、钱铜及从前合浦太守嘉兴王晟等人,各自聚集了一万多或数千人,带领军队讨伐孙策,都被攻破了。吴夫人对孙策说:“王晟曾经与你父亲升堂,现在他的各个子孙兄弟都已被诛戮,只留下他一个老年人,有什么可担心的。”于是放过王晟,其他诸族都被诛杀。
孙策的功曹魏腾,因为违背孙策的主张而遭责备,孙策甚至想要杀了他。士大夫们忧虑惊恐,但想不到办法救魏腾。吴太夫人知道后,靠在一口大井边,说孙策刚征服江南不久,还没有完全成功,应当对贤士以礼相优待,忘却他们的过失而凭他们的功劳加以录用;又说魏腾于公并没有错,如果孙策杀了他,日后众人都会背叛;最后她说,如果孙策不听她的话,她就先投井自尽,以免看见日后众叛亲离的下场。孙策大惊,只好放了魏腾。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
助治军国
后来等到孙策去世,孙权统业时,年龄尚小。吴夫人担心此事,又引见张昭以及董袭等人,问江东是否可以保全,以观察众人的态度。董袭回答说:“江东地势,有山川之固,昔日讨逆将军对民众有恩,现在讨虏将军继承基业,大小事务由张昭主持,我等为爪牙,现在是地利人和的时机,没有什么好担忧的。”众人都赞赏他。
于是吴夫人又参与孙吴政权的决策,辅佐治理军国大事,特别有帮助吴夫人因为外部多难,深怀忧虑劳苦,多次向张紘与张昭表达感谢,嘱咐他们辅助的大义。每当有秘密的提案、重要的问题、朝廷的上表文以及对下诸郡的命令,以及与近邻势力的外交,实际是吴夫人命令张紘和张昭负责草创撰作的。
去世追尊
建安七年或建安十二年,吴太夫人去世。临终前,召见张昭等人,嘱托后事。吴夫人去世后,与夫君孙坚合葬,两人的合葬墓位于今苏州盘门外青旸地,俗称“孙王坟”。
黄武八年夏四月十三丙申日(公元229年5月23日),孙权称帝,建立吴国,后改孙坚“墓”为“陵”,号“高陵”。追尊父亲孙坚为武烈皇帝,同时追尊母亲吴太夫人为武烈皇后。武烈皇后与孙坚的子女
儿子 孙策,字伯符,孙坚长子,长沙桓王。
孙权,字仲谋,孙坚次子,孙吴开国皇帝,即吴大帝。
孙翊,字叔弼,孙坚三子,官至偏将军,领丹阳太守,后被部下杀害。
孙匡,字季佐,孙坚四子,妻为曹操弟女,早逝。
女儿孙氏。武烈皇后的故事 梦怀日月
东晋时干宝所编的《搜神记》记载了吴夫人怀孕孙策和孙权的传说:吴夫人第一次怀孕时梦见月亮进入自己的肚子,就生下了孙策。第二次怀孕时梦见太阳进入自己的肚子,又生下了孙权。她把她的梦境告诉了丈夫孙坚,孙坚大为高兴,说:“日与月是阴与阳的精华,是极贵的象征,我的子孙何其兴旺啊!
于吉之争
《江表传》记载,孙策在治理江东和吴郡的末期,逮捕了传教行医的道士于吉,想要杀掉他。很多人同情于吉,他们让妇女们拜见孙策的母亲吴太夫人,请她救于吉。吴太夫人便对孙策说,于吉为将士们治病疗伤也是为了帮助孙策的军队,不可以杀。但孙策不听,终于将于吉杀害。人物评价
陈寿:及权少年统业,夫人助治军国,甚有补益。
《会稽典录》:夫人智略权谲,类皆如此。
田余庆:张昭、周瑜共挽危局的这个阶段,太妃吴夫人起了重要作用”,她在筹思军国大事时首先是以确保江东为虑的。

汪伯彦别称汪廷俊,出生于徽州祁门,是南宋时期的官员、奸臣。他进士及第,担任过中奉大夫、开府司仪曹事、知枢密院事、右仆射、少傅等职;曾得到宋徽宗、宋钦宗的赏识,又曾亲自护送赵构出使金营而得到宋高宗信任。然而,他专权自恃,后因扬州失守而被罢相,于公元1141年逝世,追赠少师,谥号“忠定”。人物生平
受召献策
汪伯彦,字廷俊,徽州祁门人。公元1103年,考中进士,授任成安主簿,后以功升任宣教郎、中奉大夫。公元1120年,汪伯彦受宋徽宗赵佶召对(召对,是君主召见臣下令其回答有关政事、经义等方面的问题。),除任开府司仪曹事,后迁任军器将作少监,又提任为虞部郎中。公元1126年,汪伯彦被宋钦宗赵桓召见,他献上《河北边防十策》,因切合帝意,被任命为直龙图阁,知相州。同年十月,金兵攻陷真定,宋钦宗下诏迁真定帅府于相州,由汪伯彦统领。
护卫康王
公元1126年11月,宋徽宗第九子康王赵构奉命出使金军大营,到达磁州,当时到处都是金国的骑兵,曾有数百名骑兵到磁州城下,追踪赵构的行踪。汪伯彦马上用帛书请赵构回相州,汪伯彦亲自背着装弓箭的袋子,他的部下在黄河边迎接赵构。赵构慰劳他说:“以后见到皇上,一定首先推荐你做京兆尹。”汪伯彦从此成为赵构的心腹,深得赵构信任。
公元1126年闰11月,赵构接到蜡书,设置天下兵马大元帅府,任命汪伯彦为副将。赵构率兵渡河,谋划将去哪里,人人说的都不一样,汪伯彦独自认为非出北城门渡过子城不可。赵构听到汪伯彦的话大为高兴,认为他说的很对,于是从北城门渡过子城。赵构渡过子城后,由大名经过郓州(治所在今山东郓城县东)、济州(治所今山东茌平西南),抵达南京,赵构所部之人都是些乌合之众,形势屡屡危急,依赖汪伯彦的调护才得以安全。赵构回京后,奏请朝廷让汪伯彦担任集英殿修撰。
高宗宠幸
金兵逼近京城汴梁时,宋钦宗下诏说,现金人正想与大宋议和,康王赵构率兵,不可轻举妄动。汪伯彦认为可以。宗泽说,金人狂妄奸诈,议和是缓兵之计;如果相信他们,后悔也来不及,应该立即进兵。汪伯彦等人阻挠他。等到汴梁被攻破,金人俘虏宋徽宗、宋钦宗北去,张邦昌僭位称帝,赵构听到后流涕。
公元1127年春,赵构秉承皇帝旨意任命汪伯彦为显谟阁待制,不久,升任为元帅、直学士。同年五月,赵构即位,是为宋高宗,升任汪伯彦为同知枢密院事。六月,又升任为知枢密院事。公元1128年12月,宋高宗任命汪伯彦为右仆射。
屡遭贬官
宋高宗刚即位时,天下百姓盼望太平。当时,汪伯彦主和,反对抗金,促请宋高宗南迁扬州。公元1129年,汪伯彦与黄潜善担任宰相,专权放任,不能提出任何施政方针。上至御史、谏官,下至百姓、内侍,都弹劾他们。汪伯彦被罢免为观文殿大学士、洪州知州,后改为提举崇福宫。同年二月,金兵攻陷扬州,汪伯彦被贬职居住在永州。
公元1131年,汪伯彦恢复官职,任池州知州、江东安抚大使。台谏官认为不能这样安排汪伯彦,于是诏命汪伯彦仍以旧的官职去管理宫观,不久任广州知州。公元1134年,宋高宗追褒陈东、欧阳澈。舍人王居正不停地论奏汪伯彦、黄潜善,汪伯彦先前的官职也被罢去。
官复原职
公元1137年,宋高宗对辅臣说:“元帅府的旧僚属,往往都谢世了,只剩汪伯彦是共渡难关的。我的故旧,所剩无几,应该恢复汪伯彦的官职。”秦桧、张浚说:“我们已商议在郊外祭天的时候取得圣旨,再得到上天对汪伯彦过去功劳的证明,这样就能使中外信服。”当初汪伯彦没中进士时,在祁门知县王本的馆舍,秦桧曾跟他学习,而张俊也是汪伯彦推荐的,所以他们一起替汪伯彦说好话。
公元1139年,汪伯彦被任命为宣州知州,他上朝拜见宋高宗,宋高宗对秦桧说:“对汪伯彦是随便任命的官职,希望能免去人们的议论。”又说:“汪伯彦是康王府的旧僚,离开京城七年。汉高祖、光武帝不忘丰、沛、南阳的故旧,这都是人之常情。”汪伯彦献上自己写的《中兴日历》五卷,他被任命为检校少傅、保信军节度使。
公元1140年,汪伯彦请求任管祠观的闲职,得到宋高宗的准许。公元1141年五月丙辰日,汪伯彦去世,终年七十三岁。宋高宗甚为哀悼,九天后,除开府仪同三司致仕,追赠为少师,赐其家田地十顷,银千两、帛千匹,丧事由朝廷处理,又赐官其亲属二人于饶州任职,谥号“忠定”。汪伯彦作品
著有《中兴日历》五卷、《春秋大义》十卷,表章、奏义、杂文数十卷,又集三传(春秋公羊传、春秋谷梁传、春秋左氏传)本末为三十卷。汪伯彦的故事
汪伯彦生于徽州祁门一个贫寒之家,却年少有名,勤奋好学。据说,汪伯彦在家备战科举的时候,祁门知县王本看中了他,特意建了一座叫“英才馆”的书院请他来当老师,甚至把侄儿秦桧从南京接到祁门,拜汪伯彦为师。而且,传闻,秦桧在英才馆读书时就有人预言“祁山小邑,一书院有二宰相在焉。”果然,这座书院里走出了秦桧和汪伯彦两位宰相。
当年,汪伯彦的儿子汪似被金人抓走,并威胁他割让相州等地,当相州守臣坚守城池,结果汪似就被金人带到了金国,很久才回来。传闻汪似能回国,其实是汪伯彦派人赎回的。历史评价
脱脱:伯彦、潜善逾年在相位,专权自恣,不能有所经画。
赵构:惟汪伯彦实同艰难。朕之故人,所存无几,宜与牵复。

王僧达出身琅琊王氏,是王导玄孙、刘义庆的女婿,南朝宋时期的官员、文学家。王僧达年少好学,善于写文章,曾任护军将军、吴郡太守、宣城太守、中书令等职,封爵宁陵县五等侯,但其无心政事,在官场没有什么作为。他著有《王僧达集》10卷、诗今存五首,自负甚高,因没有得到高位而颇有怨言,加上他看不起皇太后路氏家族,最终被刘骏找了个借口赐死,时年36岁。人物生平
聪慧好学
王僧达少年时就已好学,长于写文章,宋文帝刘义隆听闻王僧达年纪轻轻就已很聪慧,特地召见他,并问他书籍知识及家事。王僧达应对文雅敏捷,甚得宋文帝欣赏,更将临川王刘义庆的女儿嫁给他。王僧达还未够二十岁就任始兴王刘濬的后军参军,后又迁太子舍人。及后又担任太子洗马及宣城太守。
元嘉二十八年,王僧达因北魏大举南侵而求入卫建康,并得允许。北魏退兵后还郡,后又迁义兴太守。
支持刘骏
元嘉三十年,太子刘劭弑宋文帝,刘骏起兵讨伐,并传檄州郡,要郡出兵响应。当时王僧达不知应该支持哪边,有门客建议王僧达最好就是应檄并游说邻近各郡一同响应,否则也可以率领一些支持刘骏的人南返归附刘骏。最终王僧达选了南走,并在鹊头遇上刘骏,加入讨伐的军队,即被任命为长史,加征虏将军,立下战功。
刘骏即位,即宋孝武帝,以王僧达为尚书右仆射,不久外调任使持节、南蛮校尉,加征虏将军,但因荆州刺史、南郡王刘义宣想留任,不肯解任南蛮校尉,故王僧达未能成行,改任护军将军。但王僧达自以才能和地位乃是当时无人能及,且在刘骏即位不久就任尚书仆射要职,故此就望一两年间就身居宰相,更曾答诏称:“亡父亡祖,司徒司空。”但任护军将军后就很不得志,于是自求徐州刺史,但不获允许。王僧达再三陈请,更令宋孝武帝不悦,于是调任征虏将军、吴郡太守。至此王僧达一年中就已经五度迁官,而今外任,更感不得意。
王僧达为人高傲,在因自负才能却未能当上宰相高位后大感失意,但不但上表言辞不逊令刘骏不高兴,在被免去吴郡太守后曾单独获孝武帝召见时仍不发一言,仅望着刘骏。刘骏在王僧达离开后愤愤地说:“王僧达难道不狂妄吗?居然正脸瞪着天子!”颜师伯去拜访他,王僧达仍感慨道:“大丈夫宁当玉碎,怎可以无声无息地只求存活。”,颜师伯不敢回应并退去。
强取豪夺
王僧达爱财,强取豪夺。一是偷哥哥的:他与其兄王锡关系不和,其母去世时,王锡从临海郡罢官回乡,积俸禄百万以上。王僧达趁其不备,命家奴趁夜偷运出来,无所余留。二是抢和尚的:吴郡西台寺有很多有钱的僧人,王僧达因他们未能满足自己的需索,于是派主簿顾旷去劫略西台寺的僧人竺法瑶,得了数百万钱。
孝建元年,王僧达因刘义宣等叛变而加置佐领兵,原本下令置兵一千人,但王僧达却置兵三十队,每队八十人,超出限额。他又在吴郡建宅,以朝廷名义动用了不少人力。王僧达因着种种行为而遭免官。
昔日王僧达为太子洗马时留在东宫,但心中却想着将领朱灵宝。在任宣城太守时,因着朱灵宝已长大,王僧达就假称朱灵宝死了,用了宣城人左永之户籍,改易朱灵宝为左永之子,并更名左元序。其后此人就屡任官职。事情一直到了孝建元年春才遭揭发,王僧达因而再加禁锢。但王僧达还上表道:“不能因因为左右的话,奉承权贵。”刘骏更是愤怒。
孝建三年,王僧达出任太常,但他还是不高兴,后又上表辞职,不过就因上表被指言辞不逊而遭免官。不久,王僧达任太傅、江夏王刘义恭的长史,临淮太守。随后刘义恭进为太宰,王僧朗亦随之转任太宰长史。大明元年,
王僧达迁左卫将军,领太子中庶子。又以昔日归顺刘骏之功,封宁陵县五等侯。
大明二年,迁中书令。 狂妄身死
刘骏的母亲路太后出身微贱,其兄路庆之曾做过琅邪王氏门下的马车夫。路庆之的孙子路琼之和王僧达做邻居。次,路琼之盛装并带着大批随从去访问王僧达,王僧达不理他,半晌轻蔑地说:“当年我家有个马车夫叫路庆之的,是你什么亲戚?”路琼之羞惭地颓然告辞。王僧达又让人将路琼之坐过的床用火烧掉,引起路太后震怒。路太后想要宋孝武帝为路琼之出头。不过当时刘骏就说:“琼之年轻,无故去访问王僧达家,被辱是理所当然呀。僧达是高贵的公子,怎可以因此事而加罪于他呀?”不过路太后仍然很愤怒。
至大明二年八月,高阇等人图谋作乱,但失败被杀。刘骏以王僧达屡次言辞忤逆,不会悔改的了,于是就诬王僧达与高闇是同谋,将其收付廷尉。王僧达于狱中被赐死,享年三十六岁。王僧达子孙后代
子:王道琰,因父涉及谋反而流放到新安郡,后在宋前废帝登位时得返京师,官至庐陵内史。
孙:王融,王道琰子,竟陵八友之一。南齐中书郎,因拥护竟陵王萧子良争帝位而遭萧昭业赐死。王僧达爱侄子
关于王僧达的八卦是他好男色,喜欢的是他的侄子王确。王确是个美男子,开始是同王僧达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后来不想继续,就跑到别的地方想要避开。王僧达知道后,特别生气,就在屋后面挖了一个大坑,约了王确说是要作别,却把王确给杀了,埋在了坑里。王僧达的故事
表里不一
王僧达爱亲近动物的活动,曾经托病在杨列桥看斗鸭,因而遭弹劾。年轻时又爱与乡里少年喜欢追逐鹰犬,更曾亲手屠宰牛只。他又喜欢打猎,在宣城太守时会在郡中无事时骑马肆意驰骋,可以三五天都不回家,还常在出猎时听百姓的讼案。
老狗归来
何尚之致仕后再度接受任命为官,在家中设八关斋,大会朝士,并亲自行香。
有次,何尚之盛宴宾客。席间,何尚之向王僧达敬酒,他对王僧达说:“愿郎且放鹰犬,勿复游猎。”王僧达回答:“里养了一只老狗,放了它没处去,已经回来了。”何尚之当即气得面目失色。历史评价
王弘:“僧达俊爽,当不减人;然亡吾家者,终此子也。”
庾炳:“王弘子既不宜作秦郡,僧达亦不堪莅民。”
沈约:“世祖弱岁监蕃,涵道未广,披胸解带,义止宾僚。及运钟倾陂,身危虑切,擢胆抽肝,犹患言未尽也。至于冯玉负扆,威行万物,欲有必从,事无暂失。既而忧欢异日,甘苦变心,主挟今情,臣追昔款,宋昌之报,上赏已行;同舟之虑,下望愈结。嫌怨既萌,诛责自起。竣之取衅于世,盖由此乎?为人臣者,若能事主而捐其私,立功而忘其报,虽求颠陷,不可得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