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哥舒翰升任陇右节度使,王导别无他言

王锷人称王魏公,字昆吾,出生于山西太原,是唐朝时期大臣。王锷曾任江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检校兵部尚书、淮南节度副使、尚书左仆射、太子太傅、同平章事等职;他通过贿赂朝中权贵一路升迁,甚至大肆敛财,家缠万贯。他一生聚敛颇丰怕惹人非议,曾主动献给朝廷两千万钱,此举立马遭来弹劾。公元815年,王锷逝世,追赠太尉,谥号为“魏”。人物生平
王锷年轻时,曾任湖南团练府(治听潭州,在今湖南长沙)营将。唐代宗大历十二年,王锷结识了被贬为道州司马、路经湖南的杨炎,二人一见如故,晤谈甚为投机。
唐德宗即位后,召杨炎入朝,任命为宰相,杨炎推荐嗣曹王李皋为湖南观察使,王锷颇受器重。他曾单枪匹马,只身前往叛将王国良驻地,诱降了王国良,为此,升任邵州刺史。
建中三年,嗣曹王李皋改任江南西道节度使,防御背叛中央的藩镇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南侵,王锷被调守浔阳。他带领三千精兵抢渡长江,袭夺蕲州。王锷因功升任江州刺史,兼御史大夫、都虞侯。
王锷随嗣曹王李皋东征西讨,深得信任。一次,李皋派伊慎围攻被叛军占领的安州,叛军非常惊慌,赶忙乞降,并请求李皋派人进城接洽具体事宜。当时,城中虚实未知,诸将都不敢贸然请求入城,正在众人面面相觎之时,王锷挺身而出,主动请缨担当此重任。李皋批准了他的要求,并把他从城墙缒人城内。王锷见到守城的叛军头目以后,晓之以大义,终于劝说叛军草签献城之约,同时,又坚决镇压了那些散布在城中,造谣惑众、负隅顽抗的死硬分子,于次日顺利打开城门迎接唐政府军进城。
王锷的才干受唐德宗赏识,不久,就被提拔为容管经略使
。王锷任使八年,致力于发展当地生产,加强各民族之间的团结,深得各族人民的拥戴。后来,王锷又调任广州刺史、岭南节度使。广州是唐朝重要的对外贸易港口,每年来自东南亚和波斯、阿拉伯的商船云集港内,当地杂居的各族群众,多以从事商业贸易为生,而国家所征收的土地赋税收入却日益减少。王锷详细考察了他们的经营活动,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出新的纳税标准,使政府的收入与两税基本持平。王锷把上交国库的赋税交足后,还能有所结余,用来补贴军府的庞大开支。
唐代镇守岭南广州的官吏,清廉者极少,许多官吏借机大捞一把,贪污受贿,比比皆是。王锷也不例外,他把没收来的非法收入据为己有,然后,用以经营商贸活动,积累了巨额财富,史载他“日发十余艇,重以犀象珠贝,称商货而出诸境。周以岁时,循环不绝,凡八年,京师权门多富锷之财。”“由是锷家财富于公藏”。
王锷通过贿赂朝中权贵,官职越做越大。淮南节度使杜佑曾多次上表请求辞职,于是朝廷任命王锷为检校兵部尚书、淮南节度副使。淮南为唐后期政府财政收入来源的主要地区,王锷到任后,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深得杜佑赏识。不久,杜佑举荐王锷代替自己正式但任了淮南节度使。
王锷精于财会,“长于部领”,“程作有法”,几过往账目尽皆熟悉,那些妄图在帐簿上搞鬼贪污的奷吏,往往逃不脱王锷的耳目,一经发现,定追究不饶。因此,他理财有方,从不随意浪费。军府所用竹木、碎屑,从不轻易抛弃。一次,椽曹帘破,下吏换以新帘,王锷把替换下来的旧帘交手工坊修补后,继续使用。王锷以节俭持政,为唐政府积累了大批财富,当时王锷所铸的钱流播天下,人们尽皆佩服他办事如神。在职四年,王锷累功被加官至检校司空。
唐宪宗元和二年,王锷入朝,被正式授为尚书左仆射。不久后,改任检校司徒、河中节度使。
元和五年,获兼太子太傅,调任河东节度使。当时,河东自范希朝讨镇州无功而还,军府兵员锐减,兵才三万、骑六百,府库空虚。王锷到任后,首先“补完啬费”,使财用丰足;然后扩充兵员至五万、骑五千。他又注重与少数民族的经济,文化交流,派兵护送回鹘使节与摩尼教士入朝。
元和九年,王锷升任检校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位列使相。他自忖一生聚敛颇丰,易招人诽谤,于是,在功成名就以后,主动给朝廷献上钱两千万。此举,立即招致宰相李绛弹劾,他认为:“锷虽有劳,然佥望不属,恐天下议以为宰相可市而取。”唐宪宗反驳道:“锷当太原残破后,成雄富之治。官爵所以侍功,功之不图,何以为劝?王播所献数万万,亦可以平章政事乎?”
元和十年,王锷逝世,享年七十六岁。朝廷追赠太尉,谥号“魏”,后世称其为“王魏公”。王锷散财货
《王锷散财货》是一篇文言文,文章意义是说明王锷是一个十足的守财奴。
原文:王锷累任大镇,财货积山。有旧客诫锷以积财能散之义。后数日,客复见锷。锷曰:“前所见教,诚如公言,已大散矣。”客曰:“请问所目。”锷曰:“诸男各与万贯,女婿各与千贯矣。”
说的是这么一个故事:王锷多次担任大镇的官职,搜刮的钱财堆积成山。有位老门客用能聚财也应能散财的道理劝诫王锷。过了几天,门客又来见王锷,王锷说:“前承蒙您指教,我的确按您说的已把钱财大大地散掉了。”门客说:“请问如何分散?”王锷说:“儿子们各给了一万贯,女婿各给了一千贯。”王锷的子女后代
儿子:王稷,任德州刺史时为乱军所杀。
孙子:王叔泰,唐文宗时被授为九品官。人物评价
白居易:①卿自领大藩,累彰殊效,惠安百姓,表正一方。(《答王锷陈让淮南节度使表》)②锷诛剥民财,以市恩泽,不可使四方之人谓陛下得王锷进奉,而与之宰相,深无益于圣朝。
李纯:王锷太原功课,朝廷远近备知。宰臣亦数言其事绩为诸镇之最。当残瘁之后,成雄富之实,朕所以悬加官爵,祗奖功劳。
李绛:王锷太原事绩,诚有劳效,人望不至,名器虚损。兼近进家财,似希圣意,后代之所讥。
李昂:王锷累朝宣力。
韦处厚:臣又度当今节制可以处淮西任者,莫若河中节度使王锷,宽厚慎重,练识军情,必能悦慰群心,镇抚疑党。
刘昫:①王锷明可照奸,忠能奉主,此乃垂名于后也。至若竹头木屑,曾无弃遗,作事有程,俭而足用,则又士君子之为也。如贱收贵出,务积珠金,唯利是求,多财为累,则与夫清白遗子孙者远矣!凡百在位,得不鉴之。②惟彼太原,战勋可录。累在多财,子孙不禄。

王思礼是高句丽人,出身将门之家,自小书读兵法,是唐朝中期将领。曾跟随王忠嗣、哥舒翰征战四方,参与攻取石堡城、镇守潼关、参与收复两京等;历任河东节度使、司空等职,封爵霍国公,是初以来身居三公而不居相位的第一人。公元761年,王思礼病逝,追赠太尉,谥号武烈。人物生平
因功升职
王思礼本是高句丽人,后来移居唐朝营州。王思礼出身将门之家,他的父亲王虔威是朔方军将领,以通晓兵法而闻名。王思礼年少时学习军事,跟随河东节度使王忠嗣到河西,与哥舒翰同为押衙。等到哥舒翰升任陇右节度使,王思礼与中郎周泌作为哥舒翰的押衙,由于攻取石堡城有功,升任右金吾卫将军,充任关西兵马使,兼任河源军使。
天宝十一载,王思礼升任云麾将军。 误期获罪
天宝十二载,王思礼跟随哥舒翰征讨九曲,由于王思礼延误时间,因此哥舒翰下令处死王思礼,临刑之时,哥舒翰却下令赦免王思礼。王思礼慢慢地说:“要杀就杀,为何还要赦免?”诸将领都对他的话感到壮烈。
天宝十三载,吐蕃苏毗王来到边塞,归附唐朝,唐玄宗李隆基命令哥舒翰到磨环川接应他。恰逢此时王思礼从马上坠下伤到脚,哥舒翰对中使李大宜说:“王思礼已经伤到脚,想到哪里去呢?”同年,王思礼加任特进。
攻打叛军
天宝十四载六月,王思礼升任金城太守。同年十二月,发生安史之乱,哥舒翰担任平乱元帅,奏请王思礼担任开府仪同三司,兼任太常卿同正员,充当元帅府马军都将,每件事都单独与王思礼商议决定。不久,哥舒翰患病,不能处理军政之事,于是将军政之事全权委托给田良丘。田良丘不敢一人决断,便让王思礼主管骑兵,李承光主管步兵。王思礼、李承光二人争胜,因此军队不能相互统一。
天宝十五载二月,王思礼请求哥舒翰谋杀安思顺的父亲安元贞,并趁机在纸上用密语告诉哥舒翰,请他抗表诛杀杨国忠,哥舒翰不答应。王思礼又请求用三十名骑兵劫持到潼关,将其杀死,哥舒翰说:“如果这样做,就是我哥舒翰谋反,和安禄山有什么区别。”六月,潼关失守,王思礼西行到达安化郡。王思礼与吕崇贲、李承光一起引到军中大旗下,唐肃宗李亨责问他们不能坚守防地,一并处以军法。宰相房琯建议赦免他们,可以取得以后战事效果,于是杀死李承光而释放王思礼和吕崇贲,王思礼和吕崇贲、房琯同任副使。不久在便桥的战斗中,作战不利,王思礼拜任关内行营节度、河西陇右伊西行营兵马使。
至德二载二月,朝廷派遣王思礼率军驻守武功,兵马使郭英乂驻守东原,王难得驻守西原。二月十九日,叛军将领安守忠、李归仁、安太清率军进攻武功,郭英乂与叛军交战不利,中箭受伤逃走,王难得见死不救,也随之败退,王思礼顾及敌方势众而撤退到扶风。叛军分兵至大和关,距离凤翔五十里。唐肃宗在凤翔非常惊骇,于是进行戒严。中官以及朝廷官员都派出自己的儿子出战,唐肃宗派遣左右巡御史虞侯将他的名字写上,这类事情方得到制止。同时命令司徒郭子仪率领朔方的军队击退叛军。
收复两京
至德二载九月,王思礼跟随元帅、广平王李豫收复西京长安,叛军已败,王思礼带领军队率先进入景清宫。后跟随郭子仪赶赴陕城、曲沃、新店作战,连连击败叛军,收复东京洛阳。王思礼接着在绛郡击败叛军六千多人,缴获的器械堆积如山,牛马数以万计。由于王思礼屡立战功,朝廷于是升任他为户部尚书,封霍国公,食邑三百户。不久,兼任潞、沁等州节度使。
乾元二年,王思礼与郭子仪等九位节度使在相州包围安庆绪。王思礼统领关中、潞州的行营步兵三万人、骑兵八千人,大军溃败,惟独王思礼和李光弼两支人马齐全。不久,王思礼在直千岭击败史思明别将一万多人。同年四月初四日,王思礼在潞城东面击败史思明部将杨旻。李光弼镇守河阳时,王思礼代任河东节度副大使。七月二十三日,唐肃宗诏令王思礼担任太原尹、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兼任御史大夫。王思礼在职期间,军队器械精良,存贮军粮达一百万石。
因病去世
上元元年闰三月初七日,唐肃宗加任王思礼为司空。从唐高祖武德年间以来,身为三公而不居相位,只有王思礼一人而已。
上元二年四月,王思礼因病去世。唐肃宗下令辍朝一天,追赠王思礼为太尉,赐谥号武烈,并派遣鸿胪卿负责办理王思礼的丧事。王思礼是汉人吗
王思礼本是高句丽人,后来移居唐朝营州。《王思礼传》记载:“王思礼,营州城傍高丽人也”。王思礼的故事
当初,潼关战败时,王思礼的马中箭而死,这时有一名骑兵张光晟把自己的马给了他,王思礼问他的姓名,他没有告诉就走了。王思礼暗中记住张光晟的相貌,后来多方寻找,但没有找到。乾元二年,王思礼到河东之后,有人进谗言陷害代州刺史辛云京,王思礼十分愤怒,辛云京惧怕,不知道如何办才好。这时张光晟在辛云京的部下,就对辛云京说:“我曾经帮助过王将军,向来不敢提起这件事的原因,是认为以这件事来取赏是耻辱。现在你有危急,请让我去见王将军,一定能为你解除危难。”辛云京就高兴地让他前去。张光晟谒见王思礼,还没有说话,就被王思礼一眼认出来,说:“噫!你难道不是我的救命恩人吗?为什么这样晚才见到你呢!”张光晟就把实情告诉王思礼。王思礼十分高兴,握着张光晟的手,涕泣呜咽地说:“我所以能有今天,都是因为你救我一命的功劳。我一直在寻找你。”于是引张光晟同床而坐,相约结为兄弟。张光晟借机谈到辛云京的冤情。王思礼说:“辛云京罪过也不小,现在为你的情面而饶恕他。”当天,王思礼就提升张光晟为兵马使,并赠送给他许多钱财以及田地宅第。人物评价
王思礼擅长谋略,却不擅长用兵,然而他立法严整,因此士卒不敢违反,受到当时人们所称道。

王述别名王怀祖、王蓝田,出生太原晋阳,是东晋时期官员。他袭爵蓝田侯,担任过东晋卫将军、尚书令、会稽内史、扬州刺史、散骑常侍等职,在政清正严明,深得王导赏识。王述年轻时性格急躁,后来愈发柔和,人们赞其有涵养,但唯独与王羲之不和。公元368年,王述逝世,追赠侍中、骠骑将军等,谥号为简。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王述年幼丧父,侍奉母亲享有孝子之名。安于贫困,节俭持家,不追求名誉和官爵。性格沉静,宾客们常纵情辩论,异端邪说并起,而王述却静静的不发一言。年少继承父亲的封爵。
年至三十,还未出名,有人说他痴呆。司徒王导以本族门中之人召为中兵属。王述求见时,王导别无他言,只问江东的米价。王述瞪大两眼不予回答。王导说:“王掾不痴,人们为何说他痴呢?”平常见王导发言,满座宾客无不赞美,王述正色道:“人非尧舜,岂能做到事事都对!”王导和悦地向他道歉,对庾亮说:“王怀祖清高尊贵,简朴刚正,不比其祖、父差,只是心胸稍欠开阔而已。”
劝说庾冰
咸和九年,琅琊王司马岳获授骠骑将军,召王述为功曹,出任宛陵县令。太尉、司空频频征召王述,又任命为尚书吏部郎,皆不应召。就任庾冰征虏长史。其时庾翼镇守武昌,因为屡次出现妖怪,又加猛兽闯入府第,便打算迁移驻地以躲避凶兆。
王述给庾冰写信说:“闻说安西将军准备将驻地迁至乐乡,不知这是为国家打算呢,还是个人的感情用事呢?如果说是为国家打算,那么乐乡离武昌千余里路,数万之众仓悴迁徙,重建城堡,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都将受辛劳搅扰之苦。即使乐乡确系要害之地,适宜进驻,仍须考虑迁徙的烦劳,权衡二者的轻重得失,何况乐乡并非今日的要害之地呢!当今强胡猖獗,正该蓄精养锐,而无故迁动,乃是自寻失误。再加上移镇乐乡,从江州逆流而上供给军需,需行数千里,将使劳役倍增,疲惫困顿于路途。武昌实为镇守江东的中心之地,不只是抵御上游之敌而已,遇紧急军情,容易快速赴告京师。如果迁至乐乡,远在西部边缘之地,一旦江东有难,将无法救应。朝廷派得力将佐镇守四方,本当占据要害之地,造成内外有利形势,使伺机而动的强敌无从下手。若是出于厌恶妖异的感情,可天道幽远,鬼神难测,妖祥吉凶,谁知其中的缘由!所以达人君子依正道行事,不因感情上好恶而误事。从前秦朝忌讳‘亡秦者胡也’的预言而大修长城,结果给刘邦、项羽以可乘之机;周宣王厌恶‘厌木弧亡周’的歌谣而焚弃弧矢,结果却造成了褒姒乱国。此事也是如此。纵观古今,考察前人的事情,盲目迷信妖异而招致速败的,大概为数不少。去邪避祸之道,如果不是很清楚,就应该依照事情的至理,考虑国家的大计,这样天下才会幸运平安,美名可保。倘使安西将军决心已定,不能安心镇守武昌,那么也只能就近迁徙到夏口,这实为下策。迁徙乐乡的举动,普遍认为不可。希望将军为国家着想,对此举必须慎重审察。”
其时朝廷的议论也不同意此举,庾翼便停止了移镇。 仕途变迁
王述出任临海太守,升为建威将军、会稽内史。理政严肃公正,终日清静无事。因母亲去世离职守孝。服孝期满,代替殷浩为扬州刺史,加封征虏将军。初上任时,主簿请示避讳事宜。王述回答说:“亡祖和先君,名扬海内,远近皆知,只须亲族内部避讳,其余的人无须避讳。”不久朝廷任命他为中书监,王述坚决辞谢,经年不就职。又加封征虏将军,晋升都督扬州徐州之琅王牙诸军事、卫将军、并冀幽平四州大中正,扬州刺史不变。不久又迁为散骑常侍、尚书令,将军封号如故。
王述每尝接受职位,不作假意推辞,如有推辞,一定不会接受某一职位。此次任职时,儿子王坦之劝谏,认为依照常例应该谦让。王述道:“你认为我不胜任吗?”王坦之说:“不是。只是辞让可以传为美谈而已。”王述说:“既然能胜任,为何要辞让!人都说你比我强,肯定比不上我。”王坦之做桓温的长史,桓温打算为儿子向王坦之求婚娶他的女儿。王坦之回家看望父亲,王述宠爱王坦之,虽然已长大成人,仍让他坐在自己的膝盖上。王坦之说明了桓温的意思。王述大怒,猛地推下王坦之,说:“你竟痴呆了吗?岂可害怕桓温的脸色而将女儿嫁给武夫!”王坦之便以别的理由推辞了桓温的求婚。桓温说:“这不过是因为你父亲不肯罢了。”于是婚事告吹。简文帝常说王述才干虽不突出,但凭真诚直率便足以匹敌于人。谢安也十分赞佩王述。
力阻迁都
隆和元年,桓温平定了洛阳,建议朝廷迁都洛阳,朝廷忧惧,准备派遣侍中劝阻桓温。王述说:“桓温不过是想虚张声势威慑朝廷而已,并非真心想迁都。只管依从他,自然不会真去做。”迁都之事果然没有行动。桓温又建议迁移洛阳旧宫里的大钟及钟架,王述道:“永嘉时为强胡所逼,暂时定都江东。如今正要平定天下,返还旧都。即使不还旧都,也理应先改迁先帝园陵,不应先张罗钟..之事。”桓温终因无法驳倒他而作罢。
去世
太和二年,因年近七十,上书请求退职,说:“臣的曾祖父魏司空王昶写信向文皇帝表白说:‘从前与南阳宗世林同为东宫官属。宗世林少负美名,为州里人士所敬重。及至年老,勤奋自勉,惟恐被朝廷废弃不用,时人都讥笑他。若上天垂恩,让臣延寿于人世,愿辞官归隐,不愿效法宗公迷恋仕途的行为。’情辞慷慨,对迷恋仕宦者甚为鄙薄。虽是书笺,实为训诫。臣愧居尚书令,身患疾病,不能再行礼敬之事,怎可以处理公务。日复一日,而年迈体衰,疾病经久难治,永无再瞻仰华幄的期望。恳请朝廷允许我遵奉先人训诫,告老还乡。”朝廷不许。王述竟卧病不能上朝理事,三年后病逝,终年六十六。
王述去世后,朝廷追赠为侍中、骠骑将军、开府,谥号为穆,因避穆帝的讳,改为简。其子王坦之承袭封爵。王述子女
王述王坦之

王坦之,王述长子,嗣子,东晋重臣,曾与谢安在朝中抗衡桓温,桓温死后与谢安一同辅政。历任中书令、徐兖二州刺史等职。
王处之,王述子。 王袆之,王述幼子,中书侍郎,娶寻阳公主。
王荃,王述女,嫁谢万。王述与王羲之王导
王述年轻的时候脾气是比较暴躁,但后来渐渐谦和温顺,也越来越有名气和声誉,但对于素来看不起他的王羲之而言,就不是那么高兴了。后来,王述的母亲去世,当时他离职回家处理丧失,而王羲之则代替他担任会稽内史,虽然声称要去吊唁王述的母亲,但都没有去。有一次,王羲之路过王述家门口,但当王述去迎接他时他却离开了,一次凌辱王述,二人于是矛盾越来越深。之后,王述升任扬州刺史,上任时也没有去拜访王羲之,甚至让人检举王羲之治理不严,逼得王羲之只能辞职。
相比于跟王述关系很差的王羲之,王导倒是很看重王述。
当时,人们聚会都争相拍王导马屁,只有王述坐在角落里感叹道:“王导不是尧、舜这样的圣人,哪里能事事都对啊。”王导听后非常赏识他。
王述家境贫寒,曾收了别人不少馈赠,后来被州司所查出,王导就劝他:“你是名人之子,不用担心没有俸禄,不要做收礼这种事。”但王述却说:“满足了自会罢休。”时人都说他心胸不豁达。人物评价
《晋书》:“怀祖鉴局夷远,冲衿玉粹。”
王导:“怀祖清贞简贵,不灭祖、父,但旷淡微不及耳。” 谢安:“掇皮皆真。”
司马昱:“才既不长,于荣利又不淡;直以真率少许,便足对人多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