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德妃和张婕妤则淫乱后宫,殷海光随《中央日报》到台湾

殷海光原名殷福生,出生于湖北黄冈,是我国著名逻辑学家、哲学家。他毕业于西南联大,师从金岳霖先生,曾任教金陵大学、台湾大学等高校,著有《思想与方法》《论认知的独立》等作品,被誉为台湾自由主义开山人物,是一位富有批判精神的自由主义者。1949年,殷海光去了台湾,于1969年病逝在那里。人物生平
沉浮人生图片 1殷海光
殷海光原名殷福生,1919年12月5日出生在黄冈回龙山镇(今黄冈市团风县回龙山镇)殷家楼村。
7岁随父母搬到本县上巴河镇居住。
13岁那年,他由其伯父、辛亥革命志士殷子衡带到武昌,入武昌中学念书。
16岁那年,他曾在《东方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17岁念高中二年级时,就在正中书局出版了一部长达40万字的译著《逻辑基本》。
1938年秋,在著名哲学家金岳霖的帮助下,殷海光考入西南联大哲学系,4年之后,又考入清华大学哲学研究所,专攻西方哲学。
1944年,他投身抗战,去印度学习军用汽车驾驶技术。
1945年,转业到重庆独立出版社任编辑。
1946年秋,他被同乡陶希圣拉入国民党阵营,先后在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中央日报》任职,走了一段弯路。
1948年11月4日,他在《中央日报》上发表《赶快收拾人心》的社论,猛烈抨击豪门贵族和国民党的内外政策,受到蒋介石的怒斥,并险些丢职。
1949年3月,殷海光随《中央日报》到台湾,仍任该报主笔,代总主笔,同时兼任《民族报》总主笔。同年5月12日,殷海光又因在《中央日报》上发表社论《设防的基础在人心》,说跟随蒋介石逃台的军政人员为“政治垃圾”,又一次触怒了蒋介石,受到国民党的围攻、批判,并被迫离开《中央日报》,去台湾大学哲学系任教。自此,殷海光脱离国民党阵营,并转变成自由主义者。
1949年11月,他与胡适、雷震等人在台北创办影响巨大的综合性半月刊《自由中国》,任编委兼主笔。这个杂志的发行人虽为胡适、雷震,因胡适不在台湾,雷震以负责行政事务为主,真正的灵魂人物却是殷海光。他用言论、思想给《自由中国》杂志导航,使该杂志发行量扶摇直上,热销海内外。
抵达台湾
到台湾后,殷海光极其关注政治和人民大众。他认为,一个学者如不关心民族的前途,不关心人民疾苦,即使受过最好的教育,也不够格称知识分子。一个有血性的读书人,应始终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应有正义感,应敢说真话。
他看到蒋氏父子逃台后,仍用在大陆上的一套办法统治台湾人民,并滥杀无辜,大搞白色恐怖,心中无比愤恨。他以学者的身份,举起民主、科学的两面大旗,与台湾当局进行对抗。他以《自由中国》和香港《祖国》周刊为阵地,奋力揭露台湾的黑暗政治,抨击蒋氏父子的恐怖统治和种种不法行为。
从1949年底起,蒋介石一天到晚叫喊要“反攻大陆”,说“反攻”在某年某月一定能够实现,并将“反攻大陆”定为当局的“基本国策”。当时,整个台湾没有人怀疑,更不用说去碰蒋介石的这一“基本国策”。殷海光研究了蒋介石历次叫喊的“反攻大陆”口号后,感到十分荒谬、可笑,并斗胆在《自由中国》上撰写了《反攻大陆问题》的社论,将蒋介石欺骗台湾人民的这一假把戏予以彻底拆穿,并预言台湾终将与大陆和平统一。又如,蒋介石1960年第二次“任期”届满,为了将来传位于子,他用尽各种卑鄙手段谋求“三连任”。殷海光对此十分愤慨,连连在报刊上撰文反对,揭露蒋氏父子在“三连任”上干的种种行为。
另一方面,殷海光看到台岛知识分子大多处于麻木的“冬眠”状态,便利用开座谈会、写文章、出书等形式,积极引介哈耶克、卡尔巴柏等哲学新思潮,大力宣传罗素哲学和“五四”精神,对广大知识青年及人民大众进行思想启蒙,鼓动人民,特别是青年一代勇敢地起来与专制、独裁的统治作斗争。因而,他成为20世纪五、六十年代台湾人民,特别是青年们最崇拜的精神领袖、抗暴旗手、民主斗士、启蒙大师。
晚年,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了新的认识,并着力从中寻找自由民主的精神传统,并与论敌新儒学大师徐复观握手言和,结束了长达数十年的文化论战。是中国现代文化史上的重大精神事件。殷海光妻子后人图片 2殷海光与家人
殷海光的妻子名叫夏君璐,出生1928年,比殷海光小九岁。夏君璐出身名门,父亲夏声追随孙中山,参与辛亥革命。1945年,两人一见钟情,随后分隔两地。1949年6月3日,夏君璐抵台,与殷海光重逢。1953年10月25日两人结婚。
殷海光除了还有几位远房侄孙们外,什么亲人也没有了。他在上巴河的老家,仍有3间旧瓦房,但产权早已收归公有,由公家出租给当地居民住着。殷海光和徐复观图片 3殷海光
他们两人的价值观可谓南辕北辙,分属两个不同的思想阵营,一个是服膺于新儒家的传统,一个遵循于五四的路径。徐复观是激烈地爱传统,而殷海光恰恰是激烈地反传统。他们又都是眼睛里容不得半粒沙子的人,所以两人要么彼此一想起对方,就涌起一股厌恶的情绪,要么便是彼此大谈大笑,谈笑得肆意猖狂。
殷海光与徐复观两人正式的决裂,是由于殷海光在《自由中国》写了一篇攻击牟宗三、唐君毅的文章。这篇文辞激烈的文章痛骂新儒家,让徐复观看后十分生气。徐复观也就在《民主评论》上狠狠地回敬了一篇。徐的文风辛辣尖刻,整个文字里有股咄咄逼人的气势,所以他也对殷海光说了一些过头的话。
殷海光从此与徐复观来往渐少,但他对徐过去的感情还是在的,他常常向别人说:“台湾有两个人死不得,一个是张佛泉,一个是徐复观。”他在看到徐复观的《文化与政治》、《为生民立命》这类短文章时,曾特别鼓励学生阅读,并要学生来看徐复观。
由于胡适说了“东方文化没有灵性”的话,引发了1960年代末台湾文化思想界著名的中西文化论战。殷海光对胡适并没多少敬意,当徐复观与《文星》的李敖骂战时,根本没想到把战火烧到他身上。
后来因胡适意外去世,徐复观想把战火熄掉,但李敖却不肯善罢甘休。因为《文星》作者很多是殷海光的学生,大家怀疑背后总指挥是殷海光,战火由此直接烧到殷海光身上。徐复观由于性格激烈,在论战中一马当先,所以殷以为徐是有意攻击他。两人身处不同的阵营而身不由己,由此结下恩怨,相互成为论敌。
殷海光晚年,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了新的认识,并着力从中寻找自由民主的精神传统,并与论敌新儒学大师徐复观握手言和,结束了长达数十年的文化论战。是中国现代文化史上的重大精神事件。

袁涣字曜卿,出身陈郡袁氏,是东汉末年的官员。袁涣曾任郡功曹,被举高第、秀才,效力袁术、吕布、曹操等人,担任郎中令、谏议大夫、郎中令等职,以敢谏直言闻名。袁涣著有文集五卷,曾帮助曹操安抚民众,治理地方颇有政绩,为人廉洁公正,得世人赞颂。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袁涣出身“陈郡袁氏”,他的父亲袁滂,官至司徒。郡守任命袁涣担任功曹之职,郡中贪赃枉法的官吏闻讯后,都自动离去。后被公府征辟,又被举为高第,授官谯县县令,未去上任。刘备任豫州牧时,推荐袁涣为秀才。后来袁涣避难于江淮之间,被袁术所任用。袁术每次向袁涣咨询探问,袁涣总是正气凛然地论述自己的主张,袁术辩驳不过,但是仍然敬重他,不敢不对他以礼相待。不久,吕布在阜陵攻打袁术,袁涣随袁术一起迎战,于是又被吕布拘留。吕布当初和刘备和睦亲近,后来有了矛盾。吕布想让袁涣写信去大骂羞辱刘备,袁涣认为不能这样做,吕布再三强迫他,都不答应。吕布大怒,用刀剑来威胁袁涣说:“做这件事就能活,不做这件事就死。”袁涣脸色丝毫没有改变,笑着对吕布说:“我听说只有德行可以用来羞辱别人,没听说用污言秽语来羞辱别人的。假使他本来就是个君子,将不会以将军你的话为耻辱,假如他实在是个小人,将用你的话回复你,那么受辱的是你而不是他。再说我先前侍奉刘将军,就像今天侍奉你一样,假如有一天我离开这里,再来痛骂将军,行吗?”吕布自感惭愧而作罢。
追随曹操 建安三年,吕布败于曹操,为其所杀。袁涣转而跟随曹操。
袁涣曾对曹操说“武器,是一种凶祸之器,万不得已才使用。用高尚的品行来影响他人,用仁义的思想来感化他人,同时安抚那里的百姓,替他们扫除危害。这样,百姓才可以和他们同生共死。您洞明事理举世罕见,古人用来争得民众的方法,您已经勤勉地实行了;当今官府失去民众的弊政,您也已经引以为戒了,四海之内依靠您得以免于危亡的灾祸,然而百姓还不懂得仁义,希望您教导他们,那么真是天下的福分了。”曹操很欣赏地采纳了他的建议。后担任沛南部都尉。
当时刚刚招募百姓去开垦荒地,百姓都不愿意,纷纷逃离。袁涣对曹操说:“百姓安于乡土,不愿轻易迁移,千万不能突然让他们离开故土,顺着他们的意愿容易,违背他们的意愿困难,应该顺着他们的心意,愿意去垦荒的就让他们去,不愿意去的不应勉强。”曹操采纳了他的意见,百姓非常高兴。
治理地方
后来袁涣升任梁相,他为政重视教育引导,本着宽恕的原则思考后再去实行,外表温和而内心果断。
袁涣每每告诫各县:“务必要抚恤鳏夫、寡妇、高龄老人,表彰孝顺的子孙和贞节的妇女。常言说‘世道安定礼仪就周详,世道动乱礼仪就简略’,这个分寸全在于临事斟酌。现今虽然仍不太平,难以推广礼仪,然而这也在于我们怎样做了。”袁涣为政崇尚教化训育,凡事宽容思虑以后才行动,外表温和柔顺而内心能够决断。
袁涣因病辞官后,深受百姓思念。后被任为谏议大夫、丞相军祭酒。
建安十八年,曹操称魏公,建立魏国,袁涣任郎中令,代行御史大夫之职。袁涣对曹操说:“现今天下大难已除,文武并用,才是长治久安的途径。我认为可以广泛地收集文章典籍,阐明先代圣人的教诲,用以改变民众的所见所闻,使全国形成文明的风气,那样,对于偏远地区的异族人,虽不能用武力征服,却可以用文明的道德使他们向往而来。”曹操认为他的话正确。
在职数年后,袁涣去世。曹操为袁涣的死流下眼泪,赏赐谷物两千斛,一份叫“以太仓谷一千斛赐与郎中令家”,一份叫“用垣下谷一千斛送给曜卿家”,外人不明白他的意思。曹操下教令说:“用太仓谷,是依据官法;用垣下谷,是因为他是我亲密的老部下啊。”
魏文帝曹丕即位后,听说袁涣过去抗拒吕布的事情,问袁涣的堂弟袁敏:“袁涣在勇敢怯懦方面是怎样的?”袁敏回答说:“袁涣貌似平和柔顺,但他在大节面前,处于危难当中时,即使是孟贲、夏育也比不过他。”袁涣后人
儿子: 袁侃,字公然,有袁涣之风,历任黄门选部郎和郡守尚书。早卒。
袁宇,精于辩论,喜好道家学说,但自幼多病,还未任官就逝世。
袁奥,字公荣,行足以厉俗,言约而理当,官至光禄勋。
袁准,字孝尼,忠信公正,不耻下问,因为世事多险而不敢求进,著书甚多,谈论治世的事。曾任西晋给事中。袁涣与袁绍什么关系
袁涣的父亲叫袁滂,是汉司徒,三公,也是很厉害,但他们这一支是属于楚灭陈后迁徙避世,直到西汉初年袁生重振家门回到祖籍地太康。这一支叫陈郡袁氏。
袁绍家的四世三公,在东汉可以说达到了顶峰,这一支叫汝南袁氏,不过到最后被袁绍两兄弟玩到灭族为止了。
所以,两人除了同姓袁以外,应该没有什么关系。袁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袁涣为人清静,行为都必定守礼让很多人感到敬佩。袁涣曾获不少赏赐,但都赠送了给别人,家中没有储下什么财物产业,物资有不足就向人求助,但从不苛求,当时的人都佩服他的清廉。
有传言刘备己死,群臣皆向曹操庆贺,但因为袁涣曾被刘备举为茂才,所以不祝贺。
陈寿:涣为政崇教训,恕思而后行,外温柔而内能断。以病去官,百姓思之。家无所储,终不问产业,乏则取之於人,不为皦察之行,然时人服其清。袁涣躬履清蹈,进退以道,盖是贡禹、两龚之匹。
曹丕:故尚书仆射毛玠、奉常王修、凉茂、郎中令袁涣、少府谢奂、万潜、中尉徐奕、国渊等,皆忠直在朝,履蹈仁义。
陈亮:此皆汉末守志行义之儒也,而尽为曹公用,彼其心岂有所利哉!始涣尝慨然叹曰:“汉室凌迟,乱无日矣。苟天下扰扰,逃将安之?若天未丧道,民以义存,惟强而有礼可以庇身乎!”凡诸儒之所以自处者,审矣。而曹公亦可谓盛哉!
叶适:袁涣举动节度,言议政干,皆近儒者,然特其粗尔。

尹德妃尹氏是唐高祖李渊晚年最宠爱的妃子,为他生下儿子酆王李元亨。尹德妃恃宠而骄,父亲则仗势欺人,殴打朝廷大臣,为非作歹。尹德妃和张婕妤则淫乱后宫,勾结李建成、李元吉,陷害李世民,玄武门之变时尹德妃和张婕妤都不知所踪,她的儿子李元亨则被唐太宗优待。人物生平
尹德妃因姿色明艳,为高祖晚年最受宠的妃子,尹德妃怀孕,生下儿子酆王李元亨,更深得唐高祖宠爱。在政治上,尹德妃与张婕妤为了巩固地位及自身利益,勾结太子李建成、李元吉,而且背地里与他们勾搭成奸,恣意淫乐,诟谤谋害李世民,而且李建成、李元吉都善于曲意侍奉,贿赂献媚尹德妃与张婕妤两位庶母,使她们在高祖面前替自己说好话。如《旧唐书》称李建成、李元吉与庶母尹德妃和张婕妤通奸偷情,淫乱后宫,而唐高祖立即对他们四人私通乱伦一事进行查验。
尹德妃的父亲尹阿鼠骄横跋扈,秦王李世民的属官杜如晦,路过尹阿鼠的府门,尹阿鼠的仆人把杜如晦拉下马,说:“汝何人,敢过我门而不下马!”打了一顿,杜如晦一个手指被打折,但是尹阿鼠恶人先告状,让尹德妃向唐高祖诬告杜如晦欺侮他的家仆,高祖怒责李世民:“我的妃嫔都受你身边的人欺凌,何况是普通百姓!”李世民反复为自己辩解,但高祖始终不信。之后李建成、李元吉、尹德妃、张婕妤甚至狼狈为奸,设下毒计,阴谋杀害李世民。玄武门之变后,尹德妃和张婕妤不知所终。只知她的儿子李元亨在贞观二年,授散骑常侍,拜金州刺史。唐高祖与尹德妃的子女
酆悼王李元亨(?-632年7月9日),唐高祖李渊第八子,母尹德妃。高祖武德三年六月,封为酆王。唐太宗贞观二年,授金州刺史,之藩。太宗怜其幼,思之,数次遣使为劳问,赐金盏以娱乐之。贞观六年逝世,因无子嗣,国除。张婕妤和尹德妃
张妃子,名艳雪,尹妃子,名琴瑟,多是文帝时,与宣华同辈的人,年纪与宣华相仿,而颜色次之。此时正当三九之期,炀帝因钟情与宣华、便不放二妃在心上。况团宣华死后,接踵就是杨素撞倒金阶,口里说出许多冤仇,文帝阴灵,白日显现,故此炀帝也觉寒心,不敢复蹈前辙。长安又混带到这里,许廷辅两番点选,张、尹二妃因自恃文帝幸过,那里肯送东西与他?遂致抑郁长门,到也心情如同死灰。萧后是最小气,爱人奉承的,因见张、尹二妃平日不肯下气趋承,故此捏造这几句止不过要拔去萝卜,也觉地皮宽的意思,岂知炀帝竟认了真。
裴寂把这两妃子献给李渊。但是史书只是说裴寂把晋阳宫的宫人献给李渊,并没有说她们就是张婕妤、尹德妃。
历史记载,李建成、李元吉、尹德妃、张婕妤甚至狼狈为奸,设下毒计,阴谋杀害李世民。
玄武门之变后,尹德妃和张婕妤不知所终。但估计两人结局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