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硕和恪公主是乾隆的第九女,逐渐晋升为杂号将军

和硕和恪公主是乾隆的第九女,人称“九公主”,生母为孝仪纯皇后,也是嘉庆帝的姐姐。生于乾隆二十三年,乾隆三十六年被封为和硕和恪公主,次年下嫁一等武毅谋勇公札兰泰。可惜的是,1780年,23岁的和硕和恪公主和姐姐固伦和静公主一样早逝。人物生平
和硕和恪公主,乾隆帝第九女,母孝仪纯皇后,乾隆二十三年七月十四生。乾隆三十六年十二月封为和硕和恪公主,乾隆三十七年八月嫁札兰泰。乾隆四十五年十一月十九卒,年二十三。和硕和恪公主嫁给了谁
乾隆三十六年十二月被封为和硕和恪公主,乾隆三十七年八月嫁札兰泰。
额驸札兰泰(—1788年),乌雅氏,父为协办大学士,一等武毅谋勇公兆惠。乾隆三十年七月,札兰泰袭父爵,封一等武毅谋勇公。乾隆三十六年授散秩大臣;三十七年尚乾隆帝第九女和硕和恪公主;五十三年三月十七卒。和硕和恪公主为什么不是固伦公主
和硕和恪公主是一位特殊的公主,清规定皇后所生之女称固伦公主,妃子所生之女及皇后的养女,称“和硕公主”。但她未被封为固伦公主,因其生母魏佳氏生前并不是皇后,是由其夫乾隆追封其为孝仪纯皇后,且其原为汉族包衣出身,因此其女未得固伦封号。
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和硕和恪公主的同胞亲弟弟,即嘉庆帝,并未像雍正帝加封胞妹和硕温宪公主为固伦温宪公主一样在其继位后予以加封固伦,有史料认为是因为嘉庆幼年并不是和九公主,即和恪公主亲近,毕竟是帝王家。

刘虞字伯安,是光武帝刘秀的后裔,东汉末年政治家、宗室,被称作是力压曹操、刘备的三国“人气王”。刘虞出生于东海郯,曾任甘陵相国、太傅、幽州牧、大司马等职,封爵襄贲侯;他治理地方政绩卓著、以怀柔政策安抚幽州各族,让百姓安居乐业,深得民心。193年,刘虞进宫公孙瓒兵败而被其杀害,幽州百姓都痛哭流涕。人物生平
政绩卓著图片 1刘虞
刘虞的祖父刘嘉曾任光禄勋,父亲刘舒曾任丹阳太守,刘虞通晓《五经》,最初获举孝廉,担任曹吏,因能履行职务而获升为郡吏,后因累积政绩迁为幽州刺史,刘虞任幽州刺史期间,在鲜卑、乌桓、夫余、濊貊等外族间有崇高威望,随时朝贡,不敢侵扰,百姓传唱歌谣赞颂刘虞的功德。后因公事被免官。
中平元年,黄巾起义爆发,黄巾军攻破冀州诸郡。此后,朝廷任命刘虞为甘陵国相,前去安抚灾荒后的百姓,以俭朴为下属榜样,不久升为宗正。
维城燕北
中平四年,前中山国相张纯、前太山太守张举与乌桓大人连盟,发动叛乱,进攻到蓟下,烧毁城郭,虏略百姓,杀护乌桓校尉箕稠、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守阳终等,部队达到十余万,屯住在肥如。张举自称“天子”,张纯自称“弥天将军安定王”,传书到各州郡,说要代替汉朝。张纯又使乌桓峭王等五万人部队,进入青、冀二州,攻破清河、平原,杀害吏民。
中平五年,朝廷因为刘虞在北方的威信很高,再次任命他为幽州牧。刘虞到达蓟城,精简了部队,广泛布施恩惠,派遣使者告峭王等人朝廷将宽大处理,可以免除他们犯下的罪责,又悬赏通缉张举、张纯二人。二人逃到塞外,其余的也都投降或逃跑了。至中平六年三月,张纯被手下王政杀死,首级被送到刘虞处。汉灵帝刘宏派使者升刘虞为太尉,封容丘侯。刘虞先是推让,并举荐卫尉赵谟、益州牧刘焉、豫州牧黄琬、南阳太守羊续担任此职,但刘宏最终还是拜刘虞为太尉。当时官拜三公的人,都要往西园缴纳巨额礼钱,刘宏因刘虞一贯有清廉的名声,加上平定张纯叛乱有功,便特意免去刘虞的礼钱。
幽州本为穷州,需要青、冀两州补贴官务开支,但当时因战乱交通断绝,无法调度金钱。刘虞在幽州追求宽政,劝导百姓种田,从开放上谷的市场与外族交易及开采渔阳的盐铁矿取得收入,令百余万青州、徐州人流亡至此,安居乐业。刘虞虽为三公级的高官,但天性爱好节约,穿着破旧的衣服,一顿饭都不吃一道以上的荤菜。远近原本作风奢侈的豪族,都被他感化而改变风气。
忠于汉室 永汉元年,董卓专权,派使者授予刘虞大司马,进封襄贲侯。
初平元年,董卓拜刘虞为太傅,召他入朝任职。但因道路阻塞,任命竟不能够到达。
公孙瓒奉命征讨乌桓时,受刘虞的节度。公孙瓒只注重自己的部队强大,放任部曲侵扰百姓,而刘虞注重仁政,很关爱百姓,于是与公孙瓒之间逐渐出现了矛盾。
初平二年,冀州刺史韩馥、勃海太守袁绍以及山东诸将商议,由于皇帝年幼且被董卓控制,想立汉室宗亲的刘虞为新皇帝,刘虞坚决不肯;于是韩馥等人又请刘虞领尚书事,以便按照制度对众人封官,刘虞再次拒绝。被劫至长安的汉献帝想要东归,当时刘虞的儿子刘和在皇帝身边作侍中,于是皇帝派他偷偷地潜出武关,去找刘虞让他带兵来救。刘和途径南阳,被别有用心的袁术扣留,派遣别的使者去找刘虞,说要一起派兵西进去接汉献帝。刘虞于是派遣数千骑兵到袁术那,而袁术竟自己留下不予派遣。
起先,公孙瓒看出袁术耍诈,坚决制止刘虞派兵,而刘虞不听从,公孙瓒就偷偷派人劝袁术扣留刘和,并吞并刘虞派去的部队。刘虞得知后与公孙瓒间的仇怨就更深了。不久,刘和找机会从袁术那逃跑北上,结果又被袁绍扣留。当时,公孙瓒已经多次被袁绍击败,还不断地进攻。刘虞嫌公孙瓒过于穷兵黩武,怕他成功后就不好控制了,于是不许他再次出兵,并稍稍削弱了他的权限。公孙瓒大怒,屡次违反命令,又开始侵犯百姓。刘虞准备赏赐给游牧民族的物品,多次被公孙瓒抢夺,刘虞不能制止,于是上报朝廷诉说公孙瓒掠夺百姓的罪行,公孙瓒也上表告发刘虞办事不利,两人相互指责,朝廷也无力处理。公孙瓒别修城池以防备刘虞。刘虞几次邀请公孙瓒,他都称病不来,于是刘虞密谋征讨他。
战败被杀
初平四年,刘虞自己纠合十万人进攻公孙瓒。临行前,从事程绪劝阻,被刘虞斩首。刘虞告诉士兵:“不要多伤人,只杀公孙瓒一个就行了。”刘虞手下从事公孙纪,因为同姓而被公孙瓒厚待,趁夜跑到公孙瓒处告发刘虞的计划。当时,公孙瓒的部众都散布在外面,公孙瓒自觉不敌,本想逃走。结果刘虞的士兵不擅于作战,又爱惜百姓的房屋,下令不许焚烧城池,一时间竟攻不下来。公孙瓒于是召集精锐勇士数百人,顺风纵火,趁势突袭。刘虞遂大败,向北逃至居庸县。公孙瓒追击,三日城陷,抓住了刘虞,仍让他作傀儡管理州中事务。正赶上朝廷派使者段训来增加刘虞的封邑,让他掌管北方六州的事务。公孙瓒借机拜为前将军,封易侯,假节督幽、并、青、冀四州。公孙瓒还诬陷刘虞之前与袁绍合谋要当皇帝,胁迫使者段训将刘虞斩首,并送首级到京都,半路被刘虞的故吏尾敦劫走安葬。刘虞在北方很得人心,他死后,幽州及流亡至此的百姓都痛哭流涕。
身后之事
刘虞死后,其旧部鲜于辅、齐周、鲜于银推举阎柔为乌桓司马,与公孙瓒部将邹丹战于潞河之北,斩杀邹丹等四千余人。乌桓峭王及后与刘虞子刘和合袁绍兵于兴平二年破公孙瓒于鲍丘,杀二万余人。刘虞妻妾华衣服图片 2刘虞
当初,刘虞以简朴著称,帽子旧了也不换,打上补丁再戴。等到他遇害时,公孙瓒派兵搜他的家,却发现他的妻妾都穿着很高档的服饰,当时人们因此怀疑他的简朴品质。
估计史官在写刘虞传时也觉得刘虞的传记有问题,但手中资料确实是那样的,最后忍不住还是抖了句刘虞的黑材料:刘虞平时在人前十分节约,帽子破了都打个补丁继续戴,吃饭也基本没肉菜(官至太尉,曹嵩还有上百车货物呢,刘虞岂会穷到这个地步,钱都到哪里去了呢?克扣的公孙瓒的军粮又哪里去了呢?真是有表演的嫌疑),结果发现刘虞家里妻妾真是锦衣玉食啊。
不过,对于英雄人物,最主要的是学习他们的优点,他们的缺点引以为戒就行,去攻击这些小地方,是得不偿失的。比如刘虞,他是因为妻妾穿着华丽而失败吗?比如袁术,他是因为奢侈而失败吗?显然都不是,司马炎以数十倍于他们的奢华而一统天下。刘虞不敢作天子
刘虞不敢作天子这句话出自于唐代文学家元稹的《董逃行》。
刘虞的手下公孙瓒一直以来都是和刘虞对着干的,汉献帝被董卓控制,刘虞前去搭救汉献帝,却在途中被公孙瓒摆了一道,这件事情中,刘虞并没有因此就杀掉公孙瓒,而是将公孙瓒用兵的权利稍加控制,可是公孙瓒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直接和刘虞对着干。
后来刘虞亲自派了十万人前去杀刘虞,但是又怕让老百姓受苦,又命令众军不可以毁掉老百姓的房子,不可以防火烧城池,只能杀公孙瓒,不能杀无辜的人,这样的命令使得将士们无从下手,以至于被公孙瓒反过来将刘虞杀死,刘虞终究死于自己的仁慈,这也说明在战场上,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要是没有刘虞的从中作梗,想必刘虞的理想已经实现了,若是刘虞做了皇帝,恐怕当时的三国也会不复存在。刘虞的手下大将
田畴,掾。受刘虞命令出使长安拜见献帝。
魏攸,东曹掾,右北平人。刘虞欲讨伐公孙瓒时作劝阻,因其认为公孙瓒尚有利用价值。
公孙瓒,奋武将军。以讨乌桓为名累积势力,不听刘虞号令,刘虞本欲讨伐,但反为公孙瓒知悉并杀害。
鲜于银,刘虞从事,骑都尉。受刘虞命令出使长安拜见献帝。刘虞被杀后与刘和向公孙瓒复仇,令公孙瓒元气大伤。
公孙纪,州从事。因公孙瓒以同姓而厚待,在刘虞集结兵马欲讨公孙瓒告密令公孙瓒成功逃脱。历史评价图片 3刘虞
田畴:汉室衰颓,人怀异心,唯刘公不失忠节。
范晔:①自帝室王公之胃,皆生长脂腴,不知稼穑,其能厉行饬身,卓然不群者,或未闻焉。刘虞守道慕名,以忠厚自牧。美哉乎,季汉之名宗子也!若虞、瓒无间,同情共力,纠人完聚,稸保燕、蓟之饶,缮兵昭武,以临群雄之隙,舍诸天运,征乎人文,则古之休烈,何远之有!②襄贲励德,维城燕北。仁能洽下,忠以卫国。
皮日休:刘虞不敢作天子,曹瞒篡乱从此始。
司马光:虞以恩厚得众心,北州百姓流旧莫不痛惜。
郝经:①刘虞独能饬身厉行,忠厚恭俭,化行幽朔,夙夜忧勤,志存王室;至使董卓畏服,群策见推,却尊号而不受,奉章表以自通。振振哉!汉家贤宗子,卫武公、东平宪王之俦也。②懿哉幽州,乃心帝室。奔命奉章,陨身碎璧。气躔箕尾,大津尚赤。
王夫之:①韩馥、袁绍奉刘虞为主,是项羽立怀王心、唐高祖立越王侑之术也;虞秉正而明于计,岂徇之哉?……刘虞之贤必不受,操知之矣。②进与卓为敌,而退受术之掣,刘虞怀忠义而死于公孙瓒,职此繇也。③绍、术、瓒、表虽怀异志,而朱儁、曹操、刘虞、孙策,夫岂不可激厉入援以解天子之困厄。④若当董卓初诛之日,廷犹有老成之臣,人犹坚戴汉之心,刘虞怀忠于北陲,孙坚立功于雒阳,相制相持,而允之忠勋非董承从乱之比,操亦何敢遽睥睨神器、效董卓之狂愚乎?⑤刘虞贤矣,袁绍弗能惑也。
蔡东藩:刘虞为汉室名裔,恩信夙孚,乃以战略之未娴,谬思讨瓒,卒至身死家亡,为天下笑!盖以楚得臣之忿,兼宋襄公之愚,其不至为人禽戮者几希,区区小惠,不足道焉。

郝昭别名郝伯道,出生太原,是东汉末年至曹魏时期的名将。他年少从军,担任过杂号将军、镇西将军等职,封爵关内侯;他镇守河西十余年、民夷畏服,镇守陈仓、成功抵御诸葛亮北伐,屡立战功,为曹魏江山立下汗马功劳。陈仓攻防战后不久,郝昭就得病去世了。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郝昭为人雄壮,少年从军,屡立战功,逐渐晋升为杂号将军。
河西建功
延康元年五月,西平的麴演勾结附近几郡制造动乱,抗拒邹岐;张掖郡的张进把太守杜通抓了起来,酒泉郡的黄华则拒绝太守辛机赴郡就任,他们都自称太守响应麴演。武威郡的三个部落的胡人也再度反叛。武威太守毌丘兴,向金城太守、护羌校尉扶风人苏则告急,苏则要率兵相救,郡中官员认为叛军的势力正盛,救援武威需要大批军队。
当时将军郝昭、魏平,原来即驻扎在金城,但奉令不得西渡。苏则召集郡中主要官员以及郝昭等人计议说:“如今叛军气焰虽盛,然而都是刚刚拼凑起来的,其中有些人被元凶裹胁,未必和贼人一条心;应该利用贼人的内部矛盾,乘机进攻,他们中的善良之辈必然脱离叛军,归附我们,这样,我们增强了力量,叛军的势力也就减弱了。我们既获得增加兵员的实力,又使气势倍增,率兵进讨,一定能够将叛军击溃。如果等待大军到来,需要很长时间,敌军中善良的人没有归宿,必然与邪恶之徒同流合污,善、恶两种人混合在一起,在短期内很难分开。虽然有命令不得西渡,为权宜之计而暂时违背,自己作决定也是可以的。”
郝昭等人同意了,于是调集军队救援武威,三个部落的胡人被降服了。苏则、郝昭等人又和毌丘兴一起进攻张掖郡的张进。麴演听说这一消息,率领步、骑兵三千人来迎苏则,声称前来助战,实际上是准备发动突然袭击,苏则借机引诱麴演会面,将其斩首,并把尸体拖出来展示给他的部属,麴演的党羽便都散走了。于是,苏则率兵和各路军队包围了张掖,攻克张掖城,杀了张进。黄华恐惧,请求设降。河西各郡全部平定了。之后,郝昭镇守河以西地区十余年,当地人民和外族都服从他。
太和元年,麴英叛乱,杀临羌县县令和西都县县长,郝昭与鹿磐前往讨伐,斩杀麴英。
陈仓攻防
太和二年年初,张郃在街亭之战中获胜与此同时曹真与郭淮率军在箕谷打败赵云、邓芝的偏师,诸葛亮撤军后,曹真认为诸葛亮不久必进攻陈仓,于是派郝昭和王双守陈仓,并修筑陈仓城。
十二月,诸葛亮果然率领大军从散关出发,包围陈仓,没能攻下。据《魏略》记载,诸葛亮本来就听说过陈仓坚固,等到了之后,看陈仓早已有准备,又听说郝昭就在城中,大为吃惊。
诸葛亮素闻郝昭在河西时的威名,考虑到难以攻下,便让郝昭同乡人靳详在城外远远地劝降,郝昭在城楼上对靳详说:“魏国的律法,你是熟悉的,我的为人,你是了解的。我深受国恩而且门第崇高,你不必多说,只有一死而已。你回去告诉诸葛亮,就来攻打吧。”靳详把郝昭的话告诉了诸葛亮,诸葛亮又让靳详再次劝告郝昭,说:“兵众悬殊,抵挡不住,何必白白自取毁灭。”郝昭对靳详说:“前面已说定了,我认识你,箭可不认识你。”靳详只好返回。
诸葛亮自以为几万兵马,而郝昭才有一千多兵众,又估计东来的救兵未必就能赶到,于是进军攻打郝昭,架起云梯,云梯燃烧起来,梯上的人都被烧死,郝昭又用绳子系上石磨,掷击汉军的冲车,冲车被击毁。诸葛亮就又制做了百尺高的井字形木栏,以向城中射箭,用土块填塞护城的壕沟,想直接攀登城墙;郝昭又在城内修筑一道城墙。诸葛亮又挖地道,想从地道进入城里,郝昭又在城内挖横向地道进行拦截。诸葛亮又用冲车,但被打折。昼夜攻守相持了二十多天,诸葛亮仍无法攻下,此时曹真派遣费曜领援军到来,诸葛亮唯有退军。这场战争是中国历史上记载的第一次使用点火的箭的记录,关于这场战争的记载,也成了汉语“火箭”一词在历史上的首次出现。
去世
战后,魏明帝下诏褒奖郝昭善于守城,并赐爵关内侯,回到洛阳后,魏明帝亲自接见了他,对中书令孙资说:“你的乡里居然有这般豪爽的人,为将灼如此,朕还有什么可忧虑的呢?”更打算重用他。但郝昭不久病重,魏明帝甚为忧虑,下诏减损大官肴馔,司马懿上书劝谏。
郝昭临终前留下遗令告诫其子郝凯说:“我作为将领,知道将领是不能做的。我数次挖掘冢墓,取其木做为攻战的器械,又知到厚葬对于死者是无益的。你一定要用平时的服饰敛葬我。况且人活着的时候有处所去,死后又何在呢?如今离本墓的远近,东西南北,在你而已啊。”历史评价
曹叡:“卿乡里乃有尔曹快人,为将灼如此,朕复何忧乎? ”
鱼豢:“镇守河西十余年,民夷畏服。”“亮本闻陈仓城恶。及至,怪其整顿。闻知昭在其中,大惊愕。孔明素闻昭在西有威名,念攻之不易。”
夕妤公:“孔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其志也’,昭刚毅忠直,不徇私谊,其志不可移。更兼文资勇烈,纵数万人临于前,岂可夺乎?圣贤所言,亦不过于此。”
郝经:“心为气城,兵为城城,心固则气固,兵固则城固。静密专安,内外如一,无隙无瑕,以主待客,虽画地守之可也。况于城乎!又必兵械备具,薪粮足馀。进有郭围,退有停障。远有救援,迩有间侯。啬力多暇,明慎罚赏,申饬教戒,禁绝讹妄。血视肉薄,示之必死。曹仁之守樊,郝昭之守陈仓,张特之守新城,皆是也。”
解缙:“若墨翟之制公输,郝昭之拒葛亮,或萦带而连堞,或射火而重炉,可谓善守城矣。”
曾国藩:“孙仲谋之攻合肥,受创于张辽;诸葛武侯之攻陈仓,受创于郝昭;皆初气过锐,渐就衰竭之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