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闻天在驻苏大使任内曾通过陈云要求改行做经济工作,张裕钊书法艺术造诣极深

1950年,张闻天被调去做外交工作,派驻联合国任首席代表。这一调动不排除有“贬谪”、“外放”之意,毛泽东在张闻天出使前还特别提醒他:“不说话是金,少说话是银”。各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多为大使衔的副部长级,当时苏联东欧国家还没有见到有政治局委员出任此职的。

书法造诣

四步读书法

图片 1

张裕钊书法艺术造诣极深,其源于魏晋,突越唐人。济刚柔俊逸于毫端,创造出一种内圆外方、疏密相间的独特书法。具有劲拔雄奇、气骨兼备的特色。张氏在运笔、转指、用墨、用水等技巧方面,皆有其独到而突出的方法。以中锋运笔,饱墨沉光,精气内敛。“笔画以斜为正,结体似圆实方,匆匆落笔的手稿,更无意为方为圆而方圆自得”。(陈方既《张裕钊书法艺术的主要特征》)故章太炎曾为之赞叹不已:“先生书世传宝,得此真如百斛明珠,尢与他人相绝”。
张氏一生桃李满天下,从学门徒较负时望者有张謇、日本宫岛咏士等多人。

阮元在人才培养上取得这样显著的成就,与他在书院内实行的一套完善的读书训练法密不可分。阮元的读书训练是个完整的工程。文献记载,它由四个部分组成。一个部分算是一个步骤,循此四步建下去,即可学有所成。这四步是:

联合国去不成,张闻天即被改派为驻苏大使,以代替生病的王稼祥。张闻天在驻苏大使任内曾通过陈云要求改行做经济工作。后来陈云写信告诉他,毛主席对他有看法,认为他骄傲,表示不拿下他的政治局委员是不好另行安排工作的。

文学主张

句读

改行不成,张闻天就决心搞一辈子外交工作和国际问题研究了,十年外交工作中,延安整风后所受歧视有增无减,政治局委员的虚位和实际职务间的差距继续拉大。早在东北,非政治局委员的同志如李富春等任东北局副书记时,他就只任常委兼一个小省的省委书记。政治局委员出任驻外大使的,在十多个社会主义国家中他也是罕见其匹。后来周恩来感到工作实在太忙,对他做外交工作也还满意,遂建议调他任外交部副部长协助周主持常务。

论学,继承桐城余绪,认为汉学“枝辞碎义”,“穷末而置其本,识小而遗其大”,宋学“专从事于义理,而一切屏弃考证为不足道”(《复查翼甫书》、《与钟子勤书》等),主张“学问之道,义理尚已。其次若考据、词章,皆学者所不可不究心。斯二者固相须为用,然必以其一者为主而专精焉,更取其一以为辅,斯乃为善学者”(《复查翼甫书》)。张裕钊为文,推尊桐城义法,言“不信桐城诸老绪论,必堕庞杂叫嚣之习”(姚永朴《旧闻随笔》)。又师承曾国藩,力救桐城派古文气弱之失,强调“文章之道,莫要于雅健”(《答刘生书》)。故其行文思力精深,张裕钊也能作诗,多牢骚抑郁语,如《读史》等。亦有忧愤国事之作,如《孤愤》、《与友人夜话》等。

要求学生分清书文的句读,即读通所读诗文。所谓读通,首先要能认字,即认读,把字音读准;其次要掌握断句,即停顿;第三要能读通,即初步了解其字句的含义;第四要能读通顺,不能读起来疙疙瘩瘩。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张闻天十年外交期间一贯谨言慎行,从未表现出对毛的不满。但也使人感到,他对毛是有意见的,缺乏某些领导人那种“主席不离口”的崇拜感情。帮他起草文章或他自己亲笔写,一般都不用查找和引用毛泽东的语录。平时看毛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由于历史关系,张闻天夫人刘英过去同毛较熟,过一段时间总是建议一起去看毛,他多以“主席那么忙,又没什么事,打搅人家干什么”为词推托。他见到毛除谈正事外(或没正事,如参加跳舞),就只是沉默寡言,倒是刘英在旁可以搭上话。

主要作品

评校

毛泽东本来就看不起张闻天,延安整风后就更不在话下了,对张闻天喜欢发议论、提意见,很不以为然。

张裕钊的书法亦名重一时,有《张廉卿先生论学手札》等墨迹多种行世。主要著作有《濂亭文集》8卷,《濂亭遗文》5卷,《濂亭遗诗》2卷。1916年,裕钊后人重刻文集,与遗文、遗诗,合为《濂亭集》

有影响的作品有《重修金山江天寺记》、《屈子祠堂后碑》、《黄孺人墓志铭》、《重修南宫县学记》、《论学手札》、
《滕王阁记》 、《蒯氏墓碑》、《赵充国颂》、《古诗帖》等。

校是校雠、校正,即拿所读书文与其他版本进行对校,勘定正误。评是评点、评说,即在校订的基础上,根据自己对文本的理解,评定其是非正误和优劣长短。中国古代有评点读书法,读者可将阅读感受,以及对所读书文从字句到内容的评价,写在字里行间、文前文后或者天头地角。阮元这里的评即有评点之意。

图片 5

人物评价

抄录

实际上,建国后毛对张已越来越厌烦,有时讲到历史问题也是有意褒王稼祥而贬张闻天(如说“遵义会议王稼祥投了关键的一票”)。在毛看来,延安整风后张闻天内心并未服,思想并未通。因为延安整风树起的一个正确与错误的标准就是以对毛的态度划线。此后,随着个人崇拜的不断升级,这一标准也越来越严。个人崇拜的天然要求是歌功颂德和少提以至不提缺点与批评。张闻天并不是不了解这点,但他从思想上就反对个人崇拜,既不会歌功颂德和顺着来,又喜欢揭露缺点和提意见,所以使毛越来越反感。

曾国藩在《求阙斋日记》中称:“门徒中望有成就者,端推此人。”他的书法艺术受到康有为、章太炎的高度赞扬。

阮元要求在读通读懂文字后,将所读书文的精要加以抄写,以加深对它的理解,巩固对它的记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康有为曾在《广艺舟双楫》中评赞说:“湖北张裕钊,其书高古浑穆,点画转折,皆绝痕迹,而意态逋峭特甚。其神韵皆晋宋得意处。真能甑晋陶魏,孕宋梁而育齐隋,千年以来无与比”。“吾得其书,审其落墨运笔,中笔必折,外墨必连,转必提顿,以方为圆,落必含蓄,以圆为方;故为锐笔而必留,为涨笔而实洁,乃大悟笔法。”

著述

黎庶昌称其“渊雅超逸”,“论醇辞足”(《续古文辞类纂》)。

这是指对阅读所获的迁移运用。它要求学生不但要读通、读懂、熟记所读书文,还要能将阅读所得撰成著作,公之社会,遗教后人,为社会文明建设作出贡献。

图片 6

阮元的四步读书法,是中国古代创造的读书原则——读思结合、读习结合、读行结合的发挥和运用。它把阅读建立在认读基础之上,经过深入思考和熟读记忆,达到形成自己的学术见解和主张,并笔之于纸,形之为文,或与同辈交流,或遗教后世。它不但十分完整,符合人类由简单到复杂、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的认识规律,而且将读用结合起来,从而与八股式读书区分开来,显示出了它的科学性、建设性。应该肯定,阮元的这种读书训练值得我们今天的读书人和阅读教学改革者借鉴。当然,阮元将“运用”局限于钻故纸堆和写诗撰文,远离变革现实的社会实践,这是其读书法的主要缺陷。其次,阮元把读书视为培养封建官吏和良民的主要手段,以巩固、维护封建政权为目的,这是他的严重局限和不足。

吴汝纶更推尊他能“变而后大”,“独得于《史记》之谲怪”,虽“文气雄峻不及曾,而意思之诙诡,辞句之廉劲,亦能自成一家”(《与姚仲实》)。

图片 7

张裕钊自许亦甚高,自称撰《书元后传》,近似西汉人,不下于方苞、姚鼐、梅曾亮诸人(《答李佛笙太守书》)。
所以吴汝纶《依韵奉廉卿》诗说:”张叟用文娱百忧,风涛入笔倒如流。”

半山游历

藏书故事

阮元先后在杭主政十二年,每到清明时节,他总要到郊外踏青,最喜欢去的就是远离尘嚣的半山(皋亭山)。他把半山比成绍兴的兰亭,和文人学士一起饮酒吟诗修禊。嘉庆三年(1798)春天,杭城接连下了二十天的雨,天一放晴,他就邀好友陆耀遹、蒋徵蔚等人,坐着小船到半山看桃花。当船在半山桥靠岸后,半山一带千树万树的桃花绚烂夺目。他们在桃花丛中饮酒吟诗,直到远处传来隐隐的雷声,醉意方醒,才踽踽登舟返回。

入曾国藩幕府,与吴汝纶、薛福成、黎庶昌并称为“曾门四弟子”,被曾国藩推许为“可期有成者”。

嘉庆五年(1800),阮元升任浙江巡抚,这年的三月上巳日,阮元邀了陈文述、吴文溥、孙韶、程邦宪、许珩、黄文旸等好友,坐着画舫到半山,他们观赏桃花后又作画题诗,陈文述还在《皋亭山修禊作图纪事》上,写了一首“迎眸山色一痕清,修禊人来画舫停;一种桃花与修竹,皋亭原不让兰亭”的诗句。

生平淡于仕宦,自言“于人世都无所嗜好,独自幼酷喜文事”。曾主讲江宁、湖北、直隶、陕西各书院,培养学生甚众。能作诗,有忧愤国事之作,如《孤愤》、《与友人夜话》等。书法艺术造诣极深,亦名重一时,其书体称为“张字体”,有《张廉卿先生论学手札》等墨迹多种行世。喜收藏图籍,与藏书大家如杨守敬多有往来,和江浙藏书家蒋光焴甚为密切,他曾记载:“蒋君寅昉好读书,藏图籍数十万卷。遭粤贼陷浙东西,出走海上,沂江以至於楚,转徙江汉之间,然必以其藏书自随,不少时委去,盖好之至也。”《古逸丛书序目》称,影宋蜀大字本《尚书释义》为武昌张廉卿所藏。收藏到名本亦亲加校勘,经他校刻之本,时称精善。编撰《高淳县志》28卷,著《濂亭文集》、《濂亭遗文》、《濂亭遗诗》等。1916年,裕钊后人重刻文集,与遗文、遗诗,合为《濂亭集》。

图片 8

图片 9

嘉庆八年(1803)闰二月,阮元到海宁一带检查海塘,回舟时特意从临平过半山看桃花,他屈指一算这天是冬至后的第一百零二天,再过四天就是清明节了。他看到半山的桃花开得无比艳丽,漫山遍野都是黄灿灿的油菜花,便随口吟出“江南江北花孰多,花多花少皆当歌,千红万紫不来看,花自春风人奈何”的诗句来,关照世人,切莫辜负这大自然赐予的美好春光呀!

作品选摘

嘉庆九年(1804)春,他和侄子阮常生等人乘船出城,沿着桃红柳绿的河道,听到了黄莺婉转的叫声,看到了油菜花丛中飞舞的蝴蝶……舟行春色里,身在明镜中。当船行至石桥时,他走到桥上四处眺望,只见一朵五色彩云向半山方向飘然而去,他脱口而出:“春花何处来,消息甚轻捷;一夜皋亭山,绿遍新柳叶……”的诗句。

诗作

翌年,嘉庆十年
(1805)二月,半山的桃花又开了,阮元由于公事在身,不能亲赴一年一度的半山修禊之会,便托其弟阮亨邀同人前往踏青观桃,嗣后大家都作了诗给阮元看。

【咏史】

十年后的嘉庆二十年(1815)春三月,此时阮元已离杭赴他处任职去了,其弟阮亨仍然每年到半山来观桃修禊。当他来到佛日寺,寺僧出示《皋亭云隐图》给他看,阮亨看后赞不绝口:大有黄鹤山人笔意。他在寺中小住数日,将自己和友人在半山观桃修禊之诗,一首首地笔录下来,辑成《皋亭唱和集》传世。

功名富贵尽危机,烹狗藏弓剧可悲。

代表诗作

范蠡浮家子胥死,可怜吴越两鸱夷!

《吴兴杂诗》

书法

交流四水抱城斜,散作千溪遍万家。深处种菱浅种稻,不深不浅种荷花。

书法作品依次为行书立轴、行书七言联、韩愈新修滕王阁序、楷书立轴、行书五言联、楷书九言对联

《三鸦岗谢公墓》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阮元在浙江巡抚任内,对恩师谢墉的家属非常照顾,而且亲自修缮在位于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林城镇太傅村三鸦冈的谢安墓,并且作诗《三鸦岗谢公墓》:

六朝数伟人,谢傅名独震,笑谈尘尾清,门第乌衣峻,丝竹写中年,围棋供静镇,破贼付儿辈,风鹤走敌阵,高卧东山东,勋名峙两晋,梅岭始卜茔,鸦村旋迁榇,落日翁仲眠,荒榛狐兔隐,卓者刑明府,吊古资前闻,功烈被生民,苹蘩讵无分,老树扶松阴,古碣剔苔晕,秋樵禁晓苏,春觞荐朝酝,嗟我驱车去,古迹不能瞬,会当列祀典,俎豆延余韵。

《暮登西台,看碧鸡山色》

夕阳山外沈,暮色起山内,似有烟氤氲,亦非云叆叇,初见青山蓝,继复螺染黱,凝碧已诧奇,生翠亦可爱

更如紫电光,剑锋著霜淬,碧鸡玉案边,隐隐有关塞,天成巨屏障,浓色畴能绘,坐待明星止,岩穴共昏晦

《登西台观栽秧毕》

水木共明瑟,岩岫交清苍,独有平畴中,清浅含轻皇,知是滇池边,农户皆分秧,耕种亦已毕,稼穑兹为良

怀新足雨气,餐秀浮风光,时见戴笠人,牵牛茅屋旁,岂知登台者,凭槛遥相望,民情静如此,吾意亦徜徉

《古哀牢》

万里哀牢外,高秋驻马时

彩云连百濮(蜀都赋东有已賨云绵亘百濮),黑水下三危

元老曾经略,神功屡创垂

漫元平定易,轻视此西陲

《霜降登碧鸡台看西山》

霜气初严雨气衰,碧鸡峰色碧参差,况当落日余霜后,正是涂金刷翠时,堆起佛头见华顶,磨开铜镜照昆池

子安山紫潭清句,赋此方成绝妙辞。

《巡西边晓发》

西风晓起拓边楼(省城西楼名),霜气初来雨气收,绕过昆池三十里,碧鸡关外万山秋。

《漾濞合江上看月》

点苍山背乱峰堆,漾濞双流转百回,云水万重山万里,一轮明月总追来。

阮元藏书

阮元一生广引学者,普及文化,以整理、刊刻、收藏图书、振兴学术为己任。主编《石渠宝籍》2编,所见内府秘藏书画,遂记题跋并辨别真伪,作《石渠随笔》,为鉴赏家所推重。抚浙时,在杭州创立“诂经精舍”,纂辑《经辑纂诂》一书,集我国训诂学资料之大成。又搜集图书。藏于灵隐寺,设“灵隐书藏”。后又于镇江设“焦山书藏”。作《杭州灵隐书藏记》、《焦山书藏记》、《焦山书藏书目》,并亲自参与修订《书藏条例》,具有近代图书馆之性质,然而仍偏重保藏。在广州创立“学海堂”,汇刻《学海堂经解》1
400卷。刊刻有《宋本十三经注疏》。精于鉴别,工金石考证,编著《山左金石志》、《两浙金石志》、《两浙輶轩录》、《皇清碑版录》、《淮海英灵集》、《积古斋钟鼎彝器款识》、《经籍纂诂》等。主修《浙江通志》、《广东通志》等。家藏书极富,藏书楼名“文选楼”、“石墨书楼”、“琅环仙馆”、“积古斋”、“揅经室”、“唐宋旧经楼”、“节性斋”等。藏书印有“雷塘盫主”、“亮功锡祜”、“墨庄藏书印”、“体仁阁大学士”、“五云多处是仙台”、“积古斋藏研处”、“扬州阮氏琅环仙馆藏书印”、“谱研斋著书处”、“泰华双碑之馆”、“家住扬州文选楼隋曹宪故里”、“阮氏伯元”等数十枚。晚年编《文选楼丛书》,收书30余种,大半为自著书。著《揅经室集》、《畴人传》、《广陵诗事》、《定香亭笔谈》、《十三经校勘记》、《小沧浪笔谈》等。

图片 10

阮氏祖茔

地理位置

阮元墓系祖茔,位于扬州市邗江区槐泗镇永胜村。阮元祖茔始建于明朝天启年间,距今已有370多年。墓葬在永胜村北的老坝山,当地人称阮家大山。

墓冢前,见一块约两米宽的墓碑横嵌在墓冢的中间,碑面异常光洁完整,上首第一行书:“皇清诏授光禄大夫太傅体仁阁大学士阮元文达公墓表。”阮元墓,封土高2.2米,周长24米,系清咸丰元年(1851)立石刻墓表,墓表由兵部侍郎杨文定撰,记载了阮元生平事迹及儿孙简况。

墓碑特点

阮元于道光二十九年六月十三日去世。他是乾隆、嘉庆、道光三朝重臣,道光帝旻宁在祭文中称他:“极三朝之宠遇,为一代之完人”。

阮元去世后,归葬雷塘祖墓,在墓南约半华里奉旨建石碑坊一座,坊三门四柱,柱两截,下端方形,上端圆形,并雕以龙纹,高约一丈五尺,柱周围皆以耳形巨石作砥,坊上端有石刻“圣旨”二字,下端有横长方形玉石一块,上镌“太子太保仁阁大学士阮文达公墓道”十六字,石坊极壮观。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