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担任翰林院检讨一职,表现出他相当广博的学识基础和各方面的意趣爱好

纳兰性德(1655年-1685年),叶赫那拉氏,字容若。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修,十八岁考中举人。拜徐乾学为师,他的词以“真”取胜:写景逼真传神。词风“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独具特色”。著有《通志堂集》、《侧帽集》、《饮水词》等。清代享有盛名的大词人之一,与阳羡派代表陈维崧、浙西派掌门朱彝尊鼎足而立,并称“清词三大家”。
人物生平
纳兰性德于顺治十一年(公元1655年1月19日)生于北京,因生于腊月,小时称冬郎,自幼天资聪颖,读书过目不忘,数岁时即习骑射,17岁入太学读书,为国子监祭酒徐文元赏识,推荐给其兄内阁学士,礼部侍郎徐乾学。
纳兰成德18岁参加顺天府乡试,考中举人,19岁准备参加会试,但因病没能参加殿试。而后数年中他更发奋研读,并拜徐乾学为师。在名师的指导下,他在两年中,主持编纂了一部1792卷编的儒学汇编—《通志堂经解》,受到皇上的赏识,也为今后发展打下了基础。他又把熟读经史过程中的见闻和学友传述记录整理成文,用三四年时间,编成四卷集《渌水亭杂识》,其中包含历史、地理、天文、历算、佛学、音乐、文学、考证等方面知识。表现出他相当广博的学识基础和各方面的意趣爱好。
康熙十五年中进士,授乾清门三等侍卫,后循迁至一等,正三品。随扈出巡南北,并曾出使梭龙考察沙俄侵扰东北情况。
康熙二十四年患急病去世,年仅三十一岁。纳兰性德去世后,被埋葬在北京海淀区上庄皂甲屯。
纳兰性德长相思
《长相思·山一程》是清代词人纳兰性德的作品。词中描写将士在外对故乡的思念,抒露着情思深苦的绵长心境。全词纯用自然真切、简朴清爽的白描语句,写得天然浑成,毫无雕琢之处,却格外真切感人。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上片“山一程,水一程”,写出旅程的艰难曲折,遥远漫长。词人翻山越岭,登舟涉水,一程又一程,愈走离家乡愈远。这两句运用反复的修辞方法,将“一程”二字重复使用,突出了路途的漫漫修远。“身向榆关那畔行”,点明了行旅的方向。词人在这里强调的是“身”向榆关,那也就暗示出“心”向京师,它使我们想到词人留恋家园,频频回首,步履蹒跚的情况。“那畔”一词颇含疏远的感情色彩,表现了词人这次奉命出行“榆关”是无可奈何的。
这里借描述周围的情况而写心情,实际是表达纳兰对故乡的深深依恋和怀念。二十几岁的年轻人,风华正茂,出身于书香豪门世家,又有皇帝贴身侍卫的优越地位,本应春风得意,却恰好也是因为这重身份,以及本身心思慎微,导致纳兰并不能够安稳享受那种男儿征战似的生活,他往往思及家人,眷恋故土。严迪昌《清词史》:“夜深千帐灯’是壮丽的,但千帐灯下照着无眠的万颗乡心,又是怎样情味?一暖一寒,两相对照,写尽了自己厌于扈从的情怀。”“夜深千帐灯”既是上片感情酝酿的高潮,也是上、下片之间的自然转换,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经过日间长途跋涉,到了夜晚人们在旷野上搭起帐篷准备就寝;然而夜深了,“千帐”内却灯光熠熠,为什么羁旅劳顿之后深夜不寐呢?
下片开头“风一更,雪一更”描写荒寒的塞外,暴风雪彻夜不停。紧承上片,交代了“夜深千帐灯”,深夜不寐的原因。“山一程,水一程”与“风一更,雪一更”的两相映照,又暗示出词人对风雨兼程人生路的深深厌倦的心态。首先山长水阔,路途本就漫长而艰辛,再加上塞上恶劣的天气,就算在阳春三月也是风雪交加,凄寒苦楚,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境遇,让纳兰对这表面华丽招摇的生涯生出了悠长的慨叹之意和深沉的倦旅疲惫之心。“更”是旧时夜间计时单位,一夜分为五更。“一更”二字反复出现,突出了塞外席地狂风、铺天暴雪,杂错交替扑打着帐篷的情况。这怎不使词人发出凄婉的怨言:“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想家的时候,更何况还是这塞上“风一更,雪一更”的苦寒天气。风雪交加夜,一家人在一起什么都不怕。可远在塞外宿营,夜深人静,风雪弥漫,心情就大不相同。路途遥远,衷肠难诉,辗转反侧,卧不成眠。“聒碎乡心梦不成”与上片“夜深千帐灯”相呼应,直接回答了深夜不寐的原因。结句的“聒”字用得很灵脱,写出了风狂雪骤的气势,表现了词人对狂风暴雪极为厌恶的情感,“聒碎乡心梦不成”的慧心妙语可谓是水到渠成。
从“夜深千帐灯”壮美意境到“故园无此声”的委婉心地,既是词人亲身生活经历的生动再现,也是他善于从生活中发现美,并以景入心的表现,满怀心事悄悄跃然纸上。天涯羁旅最易引起共鸣的是那“山一程,水一程”的身泊异乡、梦回家园的意境,信手拈来不显雕琢,王国维曾评:“容若词自然真切。”
这首词以白描手法,朴素自然的语言,表现出真切的情感,是很为前人称道的。词人在写景中寄寓了思乡的情怀。格调清淡朴素,自然雅致,直抒胸臆,毫无雕琢痕迹。
纳兰性德人生若只如初见 原文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 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 比翼连枝当日愿。
“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话出自清代著名词人纳兰性德的《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意思是说“事物的结果并不像人们最初想象的那样美好,在发展的过程中往往会变化得超出人们最初的理解,没有了刚刚认识的时候的美好、淡然。那么一切停留在初次的感觉多么美妙,当时的无所挂碍,无所牵绊,一切又是那么自然。初见时的美好,结局的超乎想象,勾绘的人生,总有那么几许淡淡的遗憾和哀伤问问。
蝶恋花纳兰性德 蝶恋花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蝶恋花
又到绿杨曾折处,不语垂鞭,踏遍清秋路。衰草连天无意绪,雁声远向萧关去。
不恨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风,吹梦成今古。明日客程还几许,沾衣况是新寒雨。
蝶恋花
眼底风光留不住,和暖和香,又上雕鞍去。欲倩烟丝遮别路,垂杨那是相思树。
惆怅玉颜成间阻,何事东风,不作繁华主。断带依然留乞句,斑骓一系无寻处。
蝶恋花 出塞
今古河山无定拒。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纳兰性德诗词 梦江南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菩萨蛮 萧萧几叶风兼雨,离人偏识长更苦。欹枕数秋天,蟾蜍下早弦。
夜寒惊被薄,泪与灯花落。无处不伤心,轻尘在玉琴。 又
催花未歇花奴鼓,酒醒已见残红舞。不忍覆余觞,临风泪数行。
粉香看又别,空剩当时月。月也异当时,凄清照鬓丝。 又
春云吹散湘帘雨,絮黏蝴蝶飞还住。人在玉楼中,楼高四面风。
柳烟丝一把,暝色笼鸳瓦。休近小阑干,夕阳无限山。 又
晶帘一片伤心白,云鬟香雾成遥隔。无语问添衣,桐阴月已西。
西风鸣络纬,不许愁人睡。只是去年秋,如何泪欲流。 临江仙
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欲眠还展旧时书。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
倦眼乍低缃帙乱,重看一半模糊。幽窗冷雨一灯孤。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 又
昨夜个人曾有约,严城玉漏三更。一钩新月几疏星。夜阑犹未寝,人静鼠窥灯。
原是瞿唐风间阻,错教人恨无情。小阑干外寂无声。几回肠断处,风动护花铃。
虞美人
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夕阳何事近黄昏,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
银笺别梦当时句,密绾同心苣。为伊判作梦中人,长向画图清夜唤真真。 又
曲阑深处重相见,匀泪偎人颤。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
半生已分孤眠过,山枕檀痕涴。忆来何事最销魂,第一折技花样画罗裙。 又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秋蛩扫。采香行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又
愁痕满地无人省,露湿琅玕影。闲阶小立倍荒凉。还剩旧时月色在潇湘。
薄情转是多情累,曲曲柔肠碎。红笺向壁字模糊,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青衫湿 悼亡
近来无限伤心事,谁与话长更?从教分付,绿窗红泪,早雁初莺。
当时领略,而今断送,总负多情。忽疑君到,漆灯风飐,痴数春星。
人物评价
诗人落拓无羁的性格,以及天生超逸脱俗的秉赋,加之才华出众,功名轻取的潇洒,与他出身豪门,钟鸣鼎食,入值宫禁,金阶玉堂,平步宦海的前程,构成一种常人难以体察的矛盾感受和无形的心理压抑。加之爱妻早亡,后续难圆旧时梦,以及文学挚友的聚散,使他无法摆脱内心深处的困惑与悲观。对职业的厌倦,对富贵的轻看,对仕途的不屑,使他对凡能轻取的身外之物无心一顾,但对求之却不能长久的爱情,对心与境合的自然合谐状态,他却流连向往。纳兰性德虽然只有短短三十年生命,但他却是清代享有盛名的大词人之一。在当时词坛中兴的局面下,他与阳羡派代表陈维崧、浙西派掌门朱彝尊鼎足而立,并称“清词三大家”。

孙嘉淦字锡公、懿斋,号静轩,出生山西兴县,是清朝时期官员。他自幼家境贫寒,因中进士而出仕,担任过国子监司业、顺天府尹、刑部尚书、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等职,以敢言直谏而出名,一生历仕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孙嘉淦著有《春秋义》《南游记》《南华通》等作品,于1753年逝世,谥号为文定。人物生平
初入仕途
孙嘉淦早年家境贫寒。康熙五十二年,孙嘉淦考中进士,自此步入仕途,任庶吉士,随后担任翰林院检讨一职。
敢言直谏
雍正帝性格喜怒无常,登基之初,大臣们皆不敢直言进谏。孙嘉淦首先上疏建议他“亲近兄弟、停止纳捐、西北收兵”。孙嘉淦的上疏颇有含沙射影的嫌疑,雍正帝闻之,大怒,并斥责翰林院掌院学士。当时辅臣朱轼在旁边,委婉地说道:“孙嘉淦虽然狂妄,但我很佩服他的胆量。”雍正帝沉吟一会儿,大笑说:“朕亦佩服他的胆量。”雍正帝立即召见孙嘉淦,并升任他为国子监司业。
雍正四年,孙嘉淦担任国子监祭酒。六年正月,署理顺天府尹一职。期间孙嘉淦父亲去世,回乡守丧,期限未满便被要求回京担任工部侍郎,仍兼任顺天府尹、国子监祭酒的职务。
新帝重用
雍正十三年八月,雍正帝驾崩,新皇帝乾隆登基。九月,孙嘉淦担任吏部侍郎一职,十一月任都察院左都御史,仍兼任吏部侍郎。他再次上疏,专论君主“三习一弊”,直言告诫皇帝。乾隆帝见到他的奏折,对孙嘉淦十分赞赏,孙嘉淦因此升任刑部尚书。
在刑部尚书任上,孙嘉淦能够做到秉公断案。河南郑州有疑狱冤案,皇帝曾派遣钦差前往查办,但结果不尽人意。乾隆皇帝命令孙嘉淦前往审理此案,孙嘉淦将涉案十余人的冤情全部审理清楚,还百姓公道。
乾隆三年四月,孙嘉淦升任吏部尚书,仍兼任刑部尚书。九月,直隶总督李卫弹劾总河朱藻贪赃误工,皇帝命孙嘉淦和尚书讷亲前往审理此案,查实后依法对朱藻加以惩处。
心系百姓 乾隆三年十月,孙嘉淦任直隶总督。
清朝建立之初,为满足民众口粮的需求,曾颁布过极严格的法令以禁止民间酿酒。各地百姓以私酿获罪而犯法者甚多。孙嘉淦任直隶总督后,经过调查了解后上疏朝廷,指出酿造烧酒只用高粱、谷糠、豆皮等做原料,并不影响民生,且于民生有利。若一味地禁止百姓酿酒,则不利于民生之计。清廷接受了他的建议,解除了对民间酿酒的禁令。这对于激发民间手工业生产和改善民众生活都有很大益处。
兴修水利
乾隆四年,孙嘉淦兼管直隶地区的直隶河务工作,孙嘉淦首先提议治理永定河。提出在金门闸上下多建草坝,使河道逐渐恢复的意见。
同年,孙嘉淦、顾琮二人亲赴天津,勘察河道及众河交汇、入海之路。此后,他上疏朝廷,在奏书中他认为,“天津是南北运河与淀河汇合后入海之重地,建议在静海县独流镇开挖引水河,以防止年久淤垫,这是下游治水的关键。”
乾隆五年九月,他又上疏陈述综合治理直隶境内永定河、子牙河、南运河、北运河及东白洋两淀的具体办法,得到皇帝允许,并嘉奖孙嘉淦。奏疏呈递后,恰逢江南河道总督高斌进京,路过直隶地区,乾隆帝命令高斌会同孙嘉淦一并处理直隶河务工作。经过一阶段的修复整顿,永定河河道畅通,进而加固了保定城郊堤防,提高了抗灾能力,减轻了百姓的困苦。
人物晚年
乾隆六年八月,孙嘉淦由直隶总督调任湖广总督。乾隆八年,孙嘉淦因处理谢济世案不当,包庇属下,被革职。乾隆九年,孙嘉淦担任宗人府府丞。乾隆十年,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乾隆十二年孙嘉淦以年老乞求退休,得到批准。
两年之后,孙嘉淦回京,入值上书房。乾隆十五年正月,担任兵部侍郎一职,同年八月升任工部尚书,不久后署理翰林院掌院学士一职。乾隆十七年,孙嘉淦任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
乾隆十八年十二月,孙嘉淦去世,享年七十一岁,谥号“文定”。孙嘉淦后人
子:孙孝愉,曾任刑部主事,官至直隶按察使。
子:孙孝则,官至直隶天津府通判。
孙:孙铸,官至河南盐大使;孙銮,官至河南员外郎
;孙镛,监生。孙嘉淦的故事 不爱金钱
在国子监祭酒任上,一次引见期满教习,皇帝对教习宋镐、方从仁不满意,孙嘉淦则坚持认为二人称职可用。雍正帝责问他,孙嘉淦接着上奏说教习方从仁不称其职。雍正帝大怒,斥责孙嘉淦欺君罔上,并下令将他革职交由刑部定罪,拟斩。雍正帝对大臣们说:“孙嘉淦太憨,但他不爱钱。”将他的处罚改为罚往户部银库效力。当时兼领户部的果亲王允礼亲往勘察,得知他实心用事,并无怨言,且所经管账目不差毫厘,于是便据实奏报,孙嘉淦才重新得到任用。雍正十年,调任刑部侍郎,不久后兼任吏部侍郎。
孙嘉淦告老还乡,从京城回兴县之前,心想自己一辈子从不贪污,没有攒下几个钱,如今荣归故里,还是一副穷酸模样,遭乡绅土财耻笑的同时,也给朝廷丢脸。思谋良久,他让仆人连夜买来十几口厚重木箱,并亲自动手装满了砖头。第二天,辎重浩荡启程回家。没料到,皇帝得到举报说,孙嘉淦平常装清廉,实际也是个贪墨官,原因在于,他回乡的时候金银财宝带了好几骡车。于是,孙嘉淦行至半路遭到检查。此事一经汇报,皇上很是感动,命令沿途官府以真金实银换下了孙嘉淦箱子里的砖头,算是重重赏了他一笔。
关爱百姓
孙嘉淦在任直隶总督期间,十分关心百姓疾苦。有一个名叫焦韬的人被诬告为“邪教首领”,被官府锁拿。焦在严刑逼供之下屈打成招,不但本人被判凌迟处死,而且株连数百名无辜平民。人命重案依照法律必须经总督复审。孙嘉淦认真查阅案卷,听取口供,从中发现破绽,为焦韬澄清了冤枉,也还数百名无辜者以清白。
晋州一名叫做纪怀让的村民,吃饭时不小心把小豆汁洒在自己身上,衣服染上一片红色。正巧村里发生一桩小儿被杀人命案,捕役硬说他是杀人凶手,不由分说抓到县衙。纪怀让忍受不住酷刑,被迫招认,于是被错判极刑。等到处决的那一天,正定知府陈浩来报告冤情,孙嘉淦亲自审理之后纪怀让的沉冤才得昭雪,错案才得纠正。人物评价
雍正帝评价:“朕自从继位以来,敢于直言进谏者,只有孙嘉淦一人。”
《清史稿》评价:“嘉淦谔谔,陈善闭邪,一朝推名疏。”

欧阳贞(公元1318-1388)字元春,号贫乐,一号石户农。元朝分宜防里人。是元朝理学家、文学家。他做学问的出发点,开始同其他知识分子一样,做着“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美梦;但元朝廷祜间两次考举人落榜后,则绝意功名,不乐仕进,株守家中读书著述,或是设席课徒,传授知识。
个人简介
欧阳贞(公元1318-1388)字元春,号贫乐,一号石户农。元朝分宜防里人。生于元仁宗廷祜五年殁于明洪武二十一年,享年七十岁。
他从小就受到严格的家庭教育,淹贯经史。大些,又外出拜揭奚斯(元朝文学家、史学家,今丰城人)、夏镇(进士,宜春人,文章简古有法,学者多宗之)为师,发愤读书,以后工古文词,做了小官。元朝末年,政治腐败,正下太乱,便辞官回家。明太祖朱元璋得了天下,政局稳定后,他才出头露面。开始参加江西乡试,中第一名解元。从此又进入仕途,先后做了考城、扶沟主簿。几年后,因年将花甲,便请求回乡。
洪城十八年他六十五岁考中了进士,仅仅是取个“学历”而已,重回家乡。他在家乡里干些什么?一是“求老农学锄耨,性拙而力弱,工倍而食鲜,故益贫,虽贫亦未尝以为苦”;二是“喜游遨,每佳山林好风月,同心者邂逅,杯酒从容,即高谈郎咏,旁者无人”;三是在“自坐自行中有会悟”,则废寝忘餐,吟诗著文.所著有《周易问辨》三十卷、《史提钩》七十卷。诗文有《余学初集》、《龙江丛稿》、《东斋寓录》、《贫乐集》。
“贫乐”自己赞自己,写了篇《贫乐斋自赞》,其词曰:天能贫吾身,而不能贫吾心;吾能乐吾心,而不乐吾身。贫吾身固不乐,乐吾心斯不贫。人皆以身不贫者为乐地,吾独以心不乐者为贫民。噫,乐果何人?贫果何人?这是作者自我解剖人生观,用哲学语言,阐述自己对贫与乐的看法。作者是个甘贫穷的乐观主议者,从贫与乐说到身与心。在他看来,人的身与心(天理良心,善良的心,正确的思想、意识)这两个东西,心更重要。如果维护身子与维护有颗善良的心发生矛盾时,应尽可能维护后者。因此,“天能贫吾身”,天能够使我少吃少穿,身子受到折磨,“而不能贫吾心”,不能我的良心受到损害。乐心与乐身往往发生矛盾,这矛盾一旦发生,那就“吾能乐吾心,而不能乐吾身”。由于这样,我在任何时候都“乐吾心”。因常“乐吾心”,任何时候都感到满足,就任何时候也不感到贫乏了。然而好些人的看法与我不同,“人皆以身不贫者为乐地”,他们认为人生在世,吃得好穿得好用得好,肥了身子就是快乐,不管花的钱来得正路不正路,即使是妄取苟求,不义之财,良心受到谴责,他们也要这样干,认为能捞到钱的地方就是“乐”地。我却认为这各昧天良肥已而“心不乐者”(要蝇营妄取,贫脏贿赂,食人血汗,人家必然要骂娘,横眉冷对,甚至要同起攻之,心里那得痛快)的行为,不仅无快乐,而且是人世间真正的“贫民”。
欧阳贞的父名自强,字秀南,又字南翁。后将住宅改建为意山读书楼,揭奚斯为之书匾额,并作记,虞集(元朝学者,字伯生、世称邵庵先生,崇仁人)为之赋诗,学者称他为意山先生。
史书记载
据《袁州府志》和《分宜县志》、《防里十派欧阳氏族谱》的有关记载,似乎不是,而为肺腑之言。他从小就受到严格家庭教育,淹贯经史。大些,又外出拜揭奚斯(元朝文学家和史学家,今丰城人)、夏镇(进士、宜春人、文章简古有法、学者多宗之)为师,发愤的读书,之后工古文词,做了小官。元朝末年、政治腐败、正下太乱、便辞官回家。明太祖朱元璋得天下,政局稳定之后,其才出头露面。开始参加江西乡试,中第1名解元。从此又进入仕途,先后做了考城和扶沟主簿。几年后,因年将花甲,就请求回乡。洪城18年他六十五岁考中进士,仅仅是取个学历而已,重回家乡。他在家乡里干些什么.一是“求老农学锄耨、性拙而力弱、工倍而食鲜、故益贫、虽贫亦未尝以为苦”;二是“喜游遨、每佳山林好风月、同心者邂逅、杯酒从容、即高谈郎咏、旁者无人”;三是在“自坐自行中有会悟”,则废寝忘餐、吟诗著文.所著有《周易问辨》三十卷和、《史提钩》七十卷。诗文有《余学初集》和《龙江丛稿》、《东斋寓录》、《贫乐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