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北匈奴撤退以后,屠守锷在上海游学时

中国的古代是冷兵器时代,两军打仗时武器有限,所以想要打赢一场仗要付出的代价也是很大的!而在打仗时除了能冲锋陷阵以外,还要会防守,毕竟防守有时也是另一种形式的进攻,而下面的这四位名将在防守这方面就特别的厉害,任凭你怎么攻都没用,不服不行啊!

1917年12月5日,屠守锷出生在浙江南浔一个并不富裕的小职员家庭。虽说家境不富,但屠守锷的父亲还是希望子女能受到良好的教育。少年屠守锷在家乡上了小学,后来又入浙江省立第二中学和江苏省立上海中学就读。屠守锷在上海游学时,父亲来沪接他回南浔老家过春节,走到半路,突然,天空中出现了几十架日本轰炸机,一架接一架地向地面俯冲下来。父亲意识到大事不好,拉着年纪尚小的屠守锷往轮船码头疾跑。炸弹像雨点般落下来,繁华喧闹的大上海,瞬时间房倒屋塌、血肉横飞!面对劫难后的满目疮痍,少年屠守锷立下了自己的终生志愿:一定要亲手造出我们自己的飞机,赶走侵略者,为死难的同胞报仇!

二战期间,日军的野心极度膨胀,妄图建成“大东亚共荣圈”,统治亚洲。为了实现这一计划,日本高层统治者不惜用军国主义思想给民众洗脑,把他们变成没有人性的杀人武器。军国主义思想极具蛊惑力,被洗脑的人只能乖乖服从上级的命令,没有自己的想法。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第一位:田单

屠守锷

被洗脑的日本男人被派往前线,进行侵略战争。那么,那些受军国主义思想影响的日本女人呢?她们会以怎样的方式来“报效天皇”呢?

齐国名将田单特别擅长“死守”,当年燕有一名将乐毅,一路势如破竹,连攻齐国70余座城,当打到田单所在的即墨这个城市时没招了,因为死守这座城的田单不好对付啊,愣是让乐毅打了一年都没有赢,最后乐毅只得设营筑垒,跟田单形成相持局面,总之就是外面的人攻不进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了。

在上海亲历的惨绝人寰的一幕,奠定了屠守锷一生追求的基调。抱着航空救国的决心,屠守锷发奋读书。1936年,屠守锷考取清华大学机械系。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后,学校被迫迁往长沙复课,此时清华大学增设航空系,他毫不犹豫地转到了航空系。1938年初,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三校在昆明成立西南联合大学,他随学校步行80余天,赶赴昆明就学。一路上他亲眼目睹当时中国半壁江山沦陷,激发了他科技富国强国的热忱,更加发奋学习,1940年夏毕业,获航空工程学士学位。他被分配到成都航空研究所任助理员,后又考取公费赴美留学,1941年在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系攻读研究生,屠守锷无暇欣赏美丽的异国风情,全神贯注于自己的学业。1943年完成了《横向加强筋薄板的强度》的论文,通过答辩,获科学硕士学位。

在日军向中国发动侵略战争期间,虽然绝大多数的日本女人没有亲自往前线打战,却也在日本从事支持前方侵略中国的工作。这些女人被日本人称赞为“军国之母”、“军国之妻”、“军国少女”等。

图片 4

“科学救国”是20世纪初中国无数仁人志士一种救国理想。许多人从国外学成回国,教书育人,为国家培养栋梁之才,屠守锷就是其中成绩卓著的先驱之一,患难中的祖国和亲人时时牵扯着屠守锷这位海外游子的心。1945年,抗战胜利了,历经浩劫的祖国百废待兴。屠守锷归心似箭,他辞去了工作,从东部的布法罗横穿北美大陆,历时40余天,到达西海岸的旧金山。没有客轮,他便搭乘开往青岛的运兵船,回到了祖国。

图片 5

第二位:耿恭

然而,国民党政府根本无意兴办民族航空工业,失望至极的屠守锷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培养下一代航空人才上。1946年2月,这位年轻的学者到西南联合大学航空工程系任副教授,从事航空科学技术的教学与研究工作,1947年晋升为教授。就在这期间,他了解了中国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思想,亲身的经历和眼前的现实使他认识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领导中国走向光明;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自己的强国梦才能实现。1948年末,他毅然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历任清华大学航空系教授,北京航空学院(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系主任、院长助理等职,无论身处什么职位,他都对共和国的航空事业倾注了极大热情。

这些日本女人还成立了许多妇女组织,其中声势最为浩大的一个就是“国防妇人会”。这个组织因为一件震惊日本的妇女自杀事件而成立。

东汉名将耿恭,在汉明帝永平十八年,对阵北匈奴单于,当时耿恭先发制人,大败了北匈妈,可是北匈奴撤退以后,耿恭判断匈奴可能会不死心,还会再来,因而带着将领到了疏勒城,因为此地很利于防守,后来匈奴大军果然又卷土重来,转攻疏勒城,可是任凭匈奴人想尽了办法,还是没能让打败耿恭,最后无奈再次撤退。

图片 6

这件事的主人公叫做井上千代子。1937年,日军第37联的中尉井上清一刚刚完婚,正在家中和新婚妻子井上千代子度蜜月。突然,要他上前线作战的消息传了过来,井上清一的心理感到了很大的落差,他甚至有点拒绝出征作战,只想和美丽的妻子守在一起。

第三位:韦孝宽

屠守锷

而当时只有21岁的井上千代子却和丈夫的想法不一样,她觉得为国家“献身”是无比光荣的事情,为了鼓舞丈夫的作战决心,就在井上清一出征的前一晚,井上千代子割喉自杀了,她还给丈夫留下了一封遗书,鼓舞丈夫为天皇献身。受到千代子的影响,后来井上清一成为侵略中国最为凶残的日军之一。

韦孝宽也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有名的守城名将!公元546年,东魏权臣高欢带兵包围玉璧,玉璧这个城市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地方,所以镇守此地的就是韦孝宽。当时高欢带着20万大军来到玉璧城下,各种叫阵,但是韦孝宽十分淡定,就是不出城也不出兵,而是偷偷的准备了大量防御器械,最后高欢或是火攻或是土遁,长达50天都没有攻破韦孝宽的防御。

1957年2月,正当壮年的屠守锷应聂荣臻元帅之邀,跨进了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的大门……从此,他的命运便与中国航天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从回国之初的任教、搞研究,直到1957年,屠守锷的专业都是飞机。“为啥改行搞导弹?国家需要啊!”掷地有声的话语,至今仍回荡在后辈的耳边。1961年,在苏联撤走专家的困境下,屠守锷走马上任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副院长,参与领导一分院型号研制等科技工作。面对阻力,他只平静地说了一句:“人家能做到的,不信我们做不到。”屠守锷是一个不信邪的人。他和同事们广泛听取意见,深入科研生产一线,潜心研究,制订了“地地导弹发展规划”即“八年四弹”规划,还参与制订出其技术发展方向,主持选定了中国中程、中远程及远程导弹等重大技术方案和技术途径。这个规划经周恩来总理主持召开的中央专委会议批准实施后,对中国导弹与火箭技术的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图片 7

图片 8

1980年5月18日,屠守锷迎来了自己航天生涯中最重要的日子。这一天,作为中国第一枚远程导弹的总设计师,他在“可以发射”的鉴定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而,当导弹准确命中万里之外目标的消息传来,原本内向的屠守锷却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双手捂着眼睛孩子般地哭了,继而又孩子般地笑了!这一哭一笑,是20多年刻苦钻研、艰辛奋斗、忍辱负重后,各种情感凝聚在一起后的宣泄和释放,是多年执著追求得到报偿后的大喜悦,是少年梦想得以实现后的大欢乐。只有对屠守锷有着深刻了解的人,才能体味蕴藏在这一哭一笑之中的深刻情感……

井上千代子自杀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日本,所有人都在称赞这位“为国自杀”的女人。当时日本的媒体争相报道这件事情,还有人把它拍成了电影,被送往前线给日军观看。日本的皇后还亲自参加了千代子的追悼会,并对之进行大力嘉奖。千代子的死“感动”了日本全国上下,鼓舞了越来越多的日本女人加入到侵华战争的后援队中,使她们沦为日军侵略别国的工具。

第四位:王坚

图片 9

图片 10

王坚最知名的一战应该就是钓鱼城之战了,当时蒙古铁军横扫欧亚大陆,可是碰到王坚死守的钓鱼城时则束手无策,就连蒙古大汗蒙哥都命丧于此,而蒙古大汗的死,也让一直围攻钓鱼城的蒙古军全面瓦解,终止了蒙古帝国的第三次西征行动,而王坚的死守其功劳无疑是相当大的。

东风5洲际弹道导弹发射台

大阪主妇安田夫人抓住了这个契机,组织了“国防护卫会”,靠着千代子的影响,这个组织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长壮大,最终变成日军侵华战争的得力后援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在对我国远程导弹攻关的同时,屠守锷还担任了长征二号运载火箭的总设计师。他积极倡导将我国自行研制的火箭打入国际市场,并多次提出发展捆绑技术。在担任长征二号捆绑式运载火箭技术总顾问期间,亲自指挥攻克了由于捆绑带来的结构动力学难关,与广大科技人员一道,在18个月内完成了火箭研制并实现首次飞行成功,创造了世界航天史上的奇迹,为我国大推力运载火箭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看了这个故事,小编的三观被震得稀碎。日军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真是无所不用其及啊!

通过长期从事结构强度与振动研究工作的实践,他深感导弹与运载火箭全弹(箭)振动试验耗资大,而且费时费力。于是他一直致力于振动模态的分析计算工作,企求通过工程计算简化振动试验。1983年,他提出了工程计算方法,并被长征二号C飞行试验所获得的振动遥测数据所验证,计算值与遥测值相吻合。1985年,他撰写了专题科技报告《火箭横向振动的振型与频率》,其中提出的思路与方法可以大大简化运载火箭的振动试验,既能避开建立大型振动试验设施的困难,还能节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并将缩短研制周期。1984年,我国导弹与航天技术80年代前期三项重点任务完成后,面临今后如何发展的重要选择。屠守锷搜集了大量的资料,分析研究我国导弹与航天技术发展的历史、现状、差距,及其在国民经济建设、国防建设和科学技术进步中的地位、作用,提出了关于导弹与航天科技发展战略的建议。他的建议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对制定我国导弹与航天技术新的发展蓝图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图片 11

退居二线后,屠守锷先后担任了航天工业总公司和航天科技、科工两大集团公司的高级技术顾问,工作依然很多,日程依然排得很满。1980年11月,他被任命为第七机械工业部总工程师,1981年被聘任为部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1982年4月被任命为航天工业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兼第一研究院科技委主任,1988年被任命为第一研究院技术总顾问,还被任命为长征二号捆绑式运载火箭的技术总顾问;1990年被任命为航空航天部高级技术顾问;1993年被任命为航天工业总公司高级技术顾问。

2012年12月15日05时05分,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医院逝世,享年95岁。2012年12月21日上午,屠守锷院士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胡锦涛、习近平、江泽民、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等同志前往送别并与家属一一握手,表示慰问。来自国家政府机关、军队系统、航天系统企事业单位、有关社会团体代表共1800余人前来告别,队伍中拉起了多条横幅,很多人自发赶来,向这位为祖国航天事业奉献了一生的老院士做最后的告别。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