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和杜月笙一同投入陈世昌门下的人并不在少数,文兴宇的女儿也基本天天陪伴文兴宇先生

1864年,经过多年征战,曾国藩率湘军打赢太平天国,暂时挽救了摇摇欲坠的清王朝,获得极高的封赏,此时曾国藩荣宠至极。然而,站在权力的顶端,他却有一种临深履薄的惊心。他在一首给其弟曾国荃的诗中,道出了当时的境况和心态:

个人生活

杜月笙是当时上海滩的一个传奇,他早年便到上海打拼,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人物,但却一步步成长为“青帮”的头领,他能够发迹不得不感谢一个人,那便是陈世昌。此人不务正业,所经手的生意大多为黄赌。当时他的生意大多在小东门附近,在那里可以说是无人不知。

左列钟铭右谤书,人间随处有乘除。

家庭成员

图片 1

低头一拜屠羊说,万事浮云过太虚。

文兴宇的父亲姓洪,但因肺病逝于1950年。之后母亲改嫁文姓,故改名文兴宇。

虽然他名气很大,但如果想要在小东门站住脚,必须得有一个靠山,于是陈世昌便选择加入青帮,论资排辈,他不过是一个小喽啰,但起码他做生意不会再有人给他使绊子,当时杜月笙经常去附近寻欢作乐,因而结识了对方。

无独有偶,二十年之后,他的儿子曾纪泽在万里之外的英伦,也写下了意象相似的诗文:

图片 2

图片 3

不可淹留是岁华,鬓毛斑白尚天涯。

文兴宇的妻子是演员张克镜,他们有一儿一女。他的孙子曾在少年宫学美术,文兴宇便天天接送。文兴宇在患病期间的主治医师是他的女婿,从入院后一直担任他的治疗医师,文兴宇的女儿也基本天天陪伴文兴宇先生。

陈世昌慧眼识珠,觉得杜月笙的前途无限,因而便帮他引荐,带他加入青帮。传言青帮的原身起源于民间宗教,后经过发展,发展出五大派系,当时执掌大权的人物是黄金荣,他掌握大权后,便和自己的妻子一同发展青帮,他们广收门徒,经营赌场妓院,此外还贩卖毒品,绑架勒索的事情也有所涉及,然后再用这些不义之财继续投资别的产业,当时抗日期间,一部分青帮便被日军所利用。

深知恋栈空余豆,颇欲安炉去炼砂。

生活与爱好

图片 4

故国音书多懊恼,中年诗集半伤嗟。

文兴宇生活简单,很少穿太好的衣服,夏天就是一件广告衫,冬天就是一件大衣。文兴宇抽烟很凶,每天要抽两三包硬壳555牌香烟,在没出演《我爱我家》前就抽这个。

初入青帮的人必须先拜香堂,当时和杜月笙一同投入陈世昌门下的人并不在少数,足足有十几个,他们同杜月笙一样,不过也是想为自己寻觅一个靠山。当时和杜月笙关系最好的便是袁珊宝等人,特别是袁珊宝,当时他在上海经营一家水果店,杜月笙常常和对方走动,因为意气相投,因而关系一直很好,杜月笙发迹之后,两人的房子也盖在一处,方便两人走动聊天。

低头一拜陶彭泽,万事乘除问酒家。

文兴宇的胃口很大,还在中戏读书的时候,他就创下过一口气吞下5碗饭4碗菜的记录。每次外出和朋友吃饭,他肯定要点上一条鱼。文兴宇还酷爱吃兰州牛肉拉面,并且自己还学会了做牛肉拉面。同事们到文兴宇家里吃拉面要等上很久才能吃到,因为文兴宇总要把面‘醒’上大半天。文兴宇还是一个木匠,他家里的大衣柜、沙发、五斗橱都是他自己打的。文兴宇很爱生活,他在郊区有个小院子,种了很多树和蔬菜,并一直邀请同事到郊区去找他看树、看星星。文星宇老人酷爱体育,50岁还会去什刹海滑冰,而他最喜欢看的比赛是女排和乒乓球。他本人还是邓亚萍的铁杆拥趸,没看上北京奥运会的乒乓球比赛,成为他的小小遗憾。

图片 5

诗中提到的屠羊说和陶彭泽是什么样的人?有着怎样的嘉言懿行竟令声名煊赫的曾氏父子对其顶礼膜拜呢?

文兴宇把自己的声音做成电话彩铃,而且彩铃段子都是他自己写的。文兴宇说,这事挺有意思的,也不占他什么时间。文兴宇接触电脑很早,在电脑还不普及的时候,他导演了电视剧《电脑之家》,后来就成为内地第一批有家用电脑的人。平时他用电脑看看新闻,写写东西,改改剧本之类的,再就是玩点简单的小游戏。但他不敢弄太多复杂的东西,说弄不好怕染了病毒。

当时拜香堂是要给的祖师爷准备红包的,杜月笙收入有限,但却也想给祖师爷留一个好印象,他将自己的全部家当拿了出来,还向旁人讨要了洋钿,全都包入红包之中。拜香堂有着非常严格的规矩,陈世昌引他们进门,然后径直走入门内。首先第一步便是净手,他们按辈分大小先后洗手,以示尊敬。第二部则是斋戒,在大铜碗中乘放清水,然后一人一口饮尽。之后便要迎祖师,有专人吟诵诗句,然后每人取三炷香给祖师上香。

屠羊说重义轻利 备受推崇

图片 6

之后便是众人根据辈分大小,互相拜见,再奉上拜师贴。最后便是众人了解请帮规矩,熟悉手势跟暗号。这一流程才算完成。

屠羊说是《庄子》中的一个人物,故事是说春秋时楚昭王丧失了王位,屠羊说跟随昭王逃难。后来,昭王回国又夺得了王位,要赏赐跟随他一起逃亡的人,包括屠羊说。屠羊说却说:“大王丢失了王位,我失去了屠羊的职业;现在,大王恢复了王位,我也恢复了从前的职业。既然我的俸禄已经恢复了,又何必再行赏赐呢?”

人物评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昭王执意要奖赏他,屠羊说说:“大王失国,不是我的罪过,我不能接受惩罚;大王复国,也不是我的功劳,所以我也不能接受赏赐。”昭王打算接见屠羊说,屠羊说又说:“根据楚国的法令,只有建立大功的人才能觐见国王,而我的智谋不足以保存国家,勇力不足以杀死敌寇。吴军进攻郢都的时候,我是畏惧艰难而逃避,不是一定要追随大王。现在大王要违背法令来接见我,普天之下,我没有听说过这种做法的。”

作为导演的文兴宇认为对工作不负责任是一种耻辱,没有纪律什么事情也办不成的。并督促剧组人员对待工作要严谨。(文兴宇的工作态度)

昭王觉得屠羊说虽然地位卑贱,然而陈义甚高,准备让他担任三公的职位。屠羊说说:“我知道这三公的职位比在集市上屠羊地位尊贵得多,所得的俸禄也优厚得多;然而,我怎能贪图高官厚禄而使国王蒙受妄施的恶名呢!我不敢当,还是让我回到集市上继续从事屠羊的职业!”最终没有接受昭王的赏赐。

文兴宇因为是一个话剧演员出身的导演,所以他在导演话剧的时候总是很细腻地突出演员,突出表演。他是一个很有智慧的导演,和他合作得很愉快。(国家话剧院演员冯宪珍评)

作为一个重义轻利的典范,屠羊说备受后人推崇,《新唐书》里就记载了一个名叫李渤的人的事迹,展现了与屠羊说同样的精神风貌:

文兴宇是个非常口快心直的人,他敢于当着任何人的面提出中肯的批评;他是上世纪80年代的孟京辉,在话剧导演方面做了大量的创新工作(同事评)

李渤字濬之,魏横野将军、申国公发之裔。父钧,殿中侍御史,以不能养母废于世。渤耻之,不肯仕,刻志于学,与仲兄涉偕隐庐山。尝以列御寇拒粟……

我一直在想,他努力在影视上成名,是不是为了以此证明自己的才华?我是很不喜欢电视剧的,但我却愿意看文兴宇演的电视剧,他是个极有智慧的人。文兴宇打造了探索戏剧的巅峰之作,我对他无比崇拜。(孟京辉评)

元和初,户部侍郎李巽、谏议大夫韦况交章荐之,诏以右拾遗召。于是河南少尹杜兼遣吏持诏、币即山敦促,渤上书谢:“昔屠羊说言:‘位三旌,禄万钟,知贵于屠羊,然不可使吾君妄施。’彼贱贾也,犹能忘己爱君。臣虽欲盗荣以济所欲,得无愧屠羊乎?”不拜。

图片 7

图片 8

文兴宇拍过很多广告,但并非专挑价格高的广告,他会提前将产品在自己身上做实验,如果效果真的好,他才会接拍,因为他总是觉得自己有义务将一个能真的解决问题的产品推荐给同龄人。(广告商评)

陶彭泽不慕荣利 忘怀得失

文兴宇让“傅明”这个角色成为时代的标杆。一想起老干部,说话做事都是“傅明”那种气派。

至于曾纪泽诗中的陶彭泽就是陶渊明,东晋浔阳柴桑(今江西九江市)人,因曾做过彭泽县令,故有此称谓。他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故事常常为人们津津乐道。他曾自况曰:“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忘怀得失”。他这种不随流俗的心境和行为在后世也深得嘉许。

文兴宇出演《我爱我家》时,关凌还是个小孩,最喜欢看的是宋丹丹和梁天,以至于很久,她都不知道家中的这个老爷子叫什么名字。他说的那些话,很多小孩也是听不出里面的气味。舞台感仍是浓了一些,声音也很大,感觉离她的生活很远。后来,才发现他就是那个时代的肖像。(关凌评)

《宋书》说他“少有高趣”。《旧唐书》赞颂他是“慢世逃名,放情肆志,逍遥泉石,无意于出处之间”。宋人洪迈在他的名作《容斋随笔》里更是称誉他“高简闲靖,为晋、宋第一辈人”。

文兴宇有深厚的导/表演理论基础和丰富的舞台经验,其表演风格幽默恢谐,收放自如,具有独特的时代感和舞台缘(摘自CCTV)。

不论是深为曾国藩推重的屠羊说,还是曾纪泽心向往之的陶彭泽,他们的共同点就是不萦怀个人的名位和待遇,这就使得那些自感人生不如意的人们对其产生了心灵感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曾国藩宦海沉浮 明哲保身

时至晚清,政象纷纭,生活于其中的人们常有朝不保夕之感。1864年的曾国藩达到他人生的最高峰,然而,所谓名既大,谤亦随之。在他享有极大极高尊崇的时候,非议之音也纷至遝来,“左列钟铭右谤书”。此情此景,他只有逃避和明哲保身,把一切都看淡看轻。

深受中国传统文化浸染的曾国藩,又经过多年宦海沉浮的历练,深知“日中则昃,月盈则亏”的道理,意识到“处兹乱世,凡高位、大名、重权,三者皆在忧危之中”、“祸咎之来,本难逆料”、“当于极盛之时,预作衰时设想;当盛时百事平顺之际,预为衰时百事拂逆地步”、“惟不贪财,不取巧,不沽名,不骄盈,四者究可弥缝一二”。这样,才能“持盈保泰”。也难怪曾国藩对屠羊说如此崇拜了!

图片 9

曾纪泽斡旋外交 交涉不利

曾纪泽(1839~1890年),湖南湘乡人,曾国藩之子。曾国藩死后,曾纪泽袭封“一等毅勇侯”,地位仍然十分尊崇。作为当时为数不多的熟悉世界政治的干才,他被遴选去从事外交事务。1878~1886年间出使英、法、俄。1879年因崇厚签订的《里瓦基亚条约》丧权太甚,举国哗然,清政府迫于舆论,拒绝批准条约,并于1880年派遣出使英、法大臣曾纪泽兼充出使俄国大臣赴俄谈判,力图挽回损失。

面对如此不利局面,曾纪泽不避艰辛,决心完成“障川流而挽既逝之波,探虎口而索已投之食”的使命(《曾惠敏公遗集》卷三)。他分析形势,认为俄国自攻克土耳其后,财力已大受损伤,且与英国等国有矛盾,不会再对中国发起一场战争,俄皇与其外部丞相都有和平了结之意。而左宗棠手握重兵,驻扎西陲,可以作为后援,因此,事情犹有可为。经过一番艰难的斗争,反复辩驳,终于于1881年重新签订了中俄《伊犁条约》,争回了部分权益和领土。这是曾氏一生中最为光彩的一件事,为其生前身后赢得了美好的声名。

但是,在不久以后的中法战争和中法交涉中,曾纪泽的良苦用心就遭到了一次极为痛心的打击。作为行走在外交第一线的使臣,他有责任和权利向政府申述自己对时局的设想,曾纪泽忠诚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他努力向最高决策者进献忠言,希望能为国家再争得一线生机。

本来,经过二十多年的洋务运动,中国的国力已经颇有些气象,而法国经过普法战争的失败之后,也并非人们想像的那样强大,清政府完全可以统筹全局,周密部署,在疆场上与之一决高下,在谈判桌上与之腾挪周旋。然而当时的清政府实在是太孱弱了,它既不能审时又昧于大势,仍是一味地妥协退让,致使曾纪泽的真知灼见在中法交涉中没有发挥积极的效用。交涉的不利结果和来自国内的训示让他懊恼,他深感自己的无力与无奈,思忖年华渐逝,鬓发已衰,他只能随缘了。此时,陶彭泽闲静、淡远的人生态度自然令他心有戚戚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