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籍调任至开封府,在赛珍珠和布克三、四十年代先后离开中国之前

赛珍珠原名珀尔·布克,是美国作家、人权和女权活动家,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赛珍珠出生不久后就跟着传教士的双亲来到中国,在这里待了近40年,而镇江则是她在中国的故乡,中文也是她的“第一语言”。赛珍珠著有《大地》《桥》《东风·西风》等作品,是唯一同时获得普利策奖和诺贝尔奖的女作家;她回到美国后也积极参与女权活动,以及亚洲与西方的文化理解与交流。1973年,赛珍珠逝世,享年81岁。人物生平图片 1赛珍珠
赛珍珠于1892年6月26日出生在弗吉尼亚州西部,4个月后,随传教士父母赛兆祥和卡洛琳来到中国。先后在镇江、宿州、南京、庐山等地生活和工作了近40年,其中在镇江生活了18年,她在镇江经历了她人生的早期岁月,因此她称镇江是她的“中国故乡”。她童年的大部分时光都在那里度过,首先学会了汉语和习惯了中国风俗,然后她母亲才教她英语。1900年因中国北方发生义和团运动,赛珍珠首次回到美国故乡。1902年重返中国镇江。1917年5月13日,与美国青年农学家约翰·洛辛·布克结婚。婚后迁居安徽宿州。
1921年下半年,赛珍珠随丈夫布克来到南京,受聘于美国教会所办的金陵大学(1952年并入南京大学),并住进了校内一幢单门独院的小楼。在赛珍珠和布克三、四十年代先后离开中国之前,一直居住在这里(即今平仓巷5号,南京大学北园赛珍珠故居)。布克是一位农学家,教授农业技术和农场管理的课程,创办了金大农业经济系并任系主任,因出版《中国农家经济》等书而被视为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赛珍珠则在金陵大学外语系任教,并先后在国立中央大学等校兼职教授教育学、英文等课。她既要备课、批改作业,又要参与社会工作,会见中外各界人士,还要修剪家中花园的大片花草,忙得不亦乐乎。在举行孙中山奉安大典期间,赛珍珠即在家中腾出地方,让中国驻美大使施肇基博士和为孙中山遗体作防腐处理的泰勒博士住了进来。徐志摩、梅兰芳、胡适、林语堂、老舍等人都曾是她家的座上客。
赛珍珠于1922年在庐山牯岭开始尝试写作。1923年赛珍珠写出了处女作《也在中国》,此后便屡屡有作品发表。1925年,赛珍珠还写了短篇小说《一个中国女子的话》,讲了一对异族青年男女的罗曼故事,以“影射”她与徐志摩之间的恋情。而在另一篇短篇小说中,也有赛、徐恋情的影子,甚而小说中男主角最后死于空难的情形,竟与当年徐志摩在济南附近党家庄飞机失事的情形相吻合!赛珍珠在她的作品中,四处留“影”徐志摩,寄托着其心灵深处的难忘与不舍。
1927年春北伐军攻克南京时,社会失去了控制,对于许多外国人来说真是危机四伏,所以她沦落为“洋难民”,离开了南京。当1928年夏回到南京的家园时,尽管整座院落成了马厩和“公厕”,但她却在一个小壁橱里惊喜地翻出一个木箱。士兵和劫匪掠走了她的大半家产,却把这个木箱留了下来,箱中完好无损地放着她在母亲去世后为其写的《凯丽的传记》一书的手稿——这部手稿排成铅字时书名便改成了《异邦客》。赛珍珠继续创作,不久给美国的朋友戴维·劳埃德寄去了一篇曾经在杂志上发表的小说《一位中国女子说》,同时还附上了未曾发表的续篇,建议将两者合成一部长篇,书名定为《天国之风》。
不久赛珍珠的新作《王龙》又从南京金陵大学寄到了纽约庄台公司,沃尔什又热情地答应出版,只是觉得《王龙》之名很难为人接受,而书名应“扣人心弦,富有浪漫情调”,建议改用“大地”之类的名字。1931年春,装帧精美的《大地》(theGoodEarth)出版,好评如潮,销量飙升,《大地》一下子成了1931年和1932年全美最畅销的书。并且,很快就有了德文、法文、荷兰文、瑞典文、丹麦文、挪威文等译本。庄台公司也因此从一个负责累累的出版社一跃而成为纽约著名的出版公司。沃尔什与赛珍珠双方还愉快地订下并切实履行了这样的协议:赛珍珠写什么,他就出什么。所以赛珍珠后来写成的《大地三部曲》之《儿子们》、《分家》以及其他多种文学作品,都是由沃尔什的公司出版的。
赛珍珠1934年离开了中国,由于赛珍珠对中国农民生活史诗般的描述,真切而且取材丰富,以及她传记方面的杰作1938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1939年出版长篇小说《爱国者》、剧本《光明飞到中国》、散文集《中国的小说》,1940年获西弗吉尼亚州大学文学博士学位。出版儿童读物《儿童故事集》。1941年担任《亚洲》杂志助理编辑、编辑。创办自在沟通中西方文化的“东西方协会”,担任主席职务。1942年3月,应美国之音、英国BBC电台之邀,用汉语广播向中国介绍美国人民如何理解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不久,最后一次到中国,为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收集创作素材,深入进行宣传。1943年7月,邀请中美作家、学者到她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寓所聚合,讨论中美关系。会后,就支持中国抗日等问题,向美国朝野发起声势较大的宣传。1946年辞去《亚洲》杂志编辑职务,专事写作。不久,《亚洲》杂志停刊。
1949年10月12日,“艾奇逊(DeanAche-son)国务卿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三项条件……由于中国新政府尚不符合这些标准,美国现在不能给予承认”。20世纪50年代,世界上两大阵营的对立与冷战割断了赛珍珠与新中国的联系。赛珍珠在美中对立、国共对立夹缝中异常矛盾。赛珍珠的《朋友之间》一书记载了她与菲律宾外交部长卡洛斯·P·罗慕洛的谈话,他们坦率地谈到美国人与亚洲人之间的冲突问题:美国政府想用美国式的价值观和标准来衡量和要求新中国的一举一动,这样就产生了矛盾,这些代表美国式的价值观和标准均起源于西方文化、历史背景,与中国的政治、历史、文化相距甚远。赛珍珠希望中国和美国能找到一种互相容纳的机制,但这两个国家却兵戎相见,中国进行抗美援朝战争和抗美援越战争。
1949年创办“欢迎之家”,帮助收养具有亚洲血统的美国弃儿。1964年获人类特殊贡献奖。创设赛珍珠基金会,旨在帮助美国军人在海外与亚洲妇女非婚所生弃儿。1972年尼克松总统宣布访华后,赛珍珠不顾年迈,同意主持美国国家广播公司专题节目“重新看中国”,积极准备重新访华,但是一位中国驻加拿大的外交官给她发来一份严酷的拒绝信函。1973年,她带着种种疑惑和遗憾离开了她的两个世界。赛珍珠给一位朋友信中曾写道:“我想我比其他任何人都做得多,我帮助美国人民了解和热爱中国人民。尽管我们目前和中国大陆互不往来,美国人民还是一如既往地关注着中国人民。”
1973年3月6日,赛珍珠逝世于佛蒙特州丹比城,骨灰安葬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郊区绿丘农庄,享年81岁。赛珍珠的作品图片 2赛珍珠
赛珍珠的作品有:《桥》《来吧,亲爱的》《命令与清晨》《东风·西风》《流亡者》《搏斗的天使》《群芳庭》《大地》《归心和其它故事》《匿花》《帝国女性》《北京来信》等。赛珍珠大地为何是禁书
《大地》是美国女作家赛珍珠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在《大地》里,作者以同情的笔触和白描的手法,塑造了一系列勤劳朴实的中国农民的形象,生动地描绘了他们的家庭生活,以饱蘸同情心的笔写出了“农民灵魂的几个侧面”。在小说出版的20世纪上半叶,这一作品,跨越了东西文化间的鸿沟,有力改变了不少西方读者眼中中国那种“历史悠久而又软弱落后的神秘国度”印象。
中国移居海外的作家拿到这种奖的作品,一般都是不被本土欢迎的例子有很多。而她这部作品不受欢迎可能是因为她本人目睹了太多中国旧社会的黑暗面,也因为外国人可以说是通过这本书才开始了解那是时代的中国的(“在赛珍珠之前从未有人在小说里描写中国”),因此对她书中的描写照单全收,于是……姨太太、迷信、腐败、昏庸、糜烂以及古怪。当然,这是外国人的评价,在我们自己看来,可能是把黑暗的一面深化,把光明的一面西化,让外国人比较容易接受——这也是必然的、正常的、生活所需的行为哪个地方的人类都能接受,但是信仰和风俗类的东西就很容易被异化进而妖魔化。赛珍珠为什么被拒签
1971年,“乒乓外交”突破性地将中美关系带进了一个新的阶段,接着亨利·基辛格秘密访华,尼克松表示美国准备与北京对话。1972年,赛珍珠曾希望能作为一名记者陪同尼克松出行,但是一位中国驻加拿大的外交官给她发来一份严酷的拒绝信函。
他这样写道:你的所有信件都及时收到了。考虑到长期以来你在作品中对新中国人民和领导人所持的歪曲、丑化和污蔑的态度,我授权通知你,我们不能接受你访问中国的申请。
在被中国拒签十个月之后,赛珍珠孤独地离开了人世。死亡也许是能够保持赛珍珠引以为自豪的那种“逆差”的唯一的方式:她在中国生活的时间长于她在美国生活的时间。人物评价图片 3赛珍珠
美国新闻名人海尔德·艾赛克斯(HAROLDISAACS)在他的杰作《我们里的烙印》一书讲到,他曾深入采访过的五十年代的美国政府、新闻、商界等要人们,都深受赛珍珠笔下刻画的中国人物的影响。尤其神奇的是,尽管经历过抗美援朝、越南战争和“文革”,美国百姓对中国人民的良好印象居然从来就没有改变过。这不得不归功于这位超前女性对中国的杰出贡献。
1932年,中译本《大地》在中国问世。《大地》受到许多人的好评。鲁迅也阅读了《大地》。1933年11月11日,《申报·自由谈》上发表了姚克《美国人心目中的中国》一文后,鲁迅致信姚克,说:“先生要作小说,我极赞成,中国的事情,总是中国人做来,才可以见真相,即如布克夫人,上海曾大欢迎,她亦自谓视中国如祖国,然而看她的作品,毕竟是一位生长中国的美国女教士的立场而已,所以她之称许《寄庐》,也无足怪,因为她所觉得的,还不过一点浮面的情形。只有我们做起来,方能留下一个真相。”
如果用艾勒克·博埃默对移民作家的分析来解释赛珍珠,“一个移民作家的杂交性确实是某种声音的解放,是打倒权威的一种手段,是把多种声音释放出来,冲断了独裁专制的枷锁。但是,这种杂交性说到底仍是一种审美手段,是各种主题之源”。赛珍珠一直处于两个世界的冲突之中,“两个世界之间隔着一堵墙”,她便萌发了让墙两边的人们能够相互沟通的愿望,她在文化上是“双焦透视”,自愿地做了打通这堵“墙”的使者,加强了中西之间的友好交流。

女歧又称九子魔母、女岐,是夏朝传说中的神女,寒豷之妻、浇之嫂。传闻女歧妖媚蛊惑,驻容有术,在丈夫死后与小叔子浇私通,生下九个儿子,故而被称作“九子魔母”。传说中的女歧性欲很强,又有出色的容貌和身材,人们对她到底与谁私通生下九子相当好奇。人物生平
女歧,又称女岐,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女名。传说为夏朝浇之嫂。
《楚辞·天问》:“ 女歧缝裳,而馆同爰止。” 王逸注:“ 女歧,浇嫂也。”
《楚辞·天问》:“ 女歧 无合,夫焉取九子?” 王逸 注:“ 女歧
,神女。无夫而生九子也。”歧,一本作“ 岐 ”。
姣丽蛊媚,驻容有方,性欲超强。因无夫而生九子被后世妇女尊为九子魔母。寒豷之妻,寡居后与夫弟浇私通,为少康误杀。女歧或称歧母。王逸《楚辞章句》中有:”女歧,神女,无夫而生九子也。”屈原《天问》对此表示不能理解,提出质疑说:”女歧无合,夫焉取九子?”屈老夫子的提问大有问题:无夫不等于无合。女歧所处的时代正是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的时期。有人将歧解释为妓。当然,这里的”妓”与管仲首创的妓含义不同,作巫女解。巫女即神女,是神权的母系女王。母系社会实行走婚制,男人处于从属地位,有时候必须以自己的劳动或物资去换取与妇女的交配权。既然是处在两种社会体系的叠合期,走婚制在相当一部分部落中又不肯轻易退出历史舞台,(在今天的泸沽湖,走婚不是还在摩梭人中间流行么?)则女歧无夫而生九子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因为女歧的生育能力很强,所以受到后世广大妇女同胞的顶礼膜拜。九子魔母是中国民间主掌生息的女神,传说就是女歧的化身。因其时新生儿成活率低,繁衍生息又是重中之重的生存法则,所以具备超强生育能力的女性皆被视作神人。
九子魔母在唐代以前的名气并不大,到唐代时,香火却忽然旺盛起来。在唐人小说中,九子魔母或为年轻娇艳的美女,或为妖媚丰腴的美妇,行走人间,或戏弄为其塑像的信众,或勾引年少俊美的行者,一时非常活跃。
作为青春少女形象出现的女歧,年龄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样子,她”薄傅粉黛,服不甚奢,艳态媚人,光华动众”,一出场往往致”百万之众,引颈骇观”。当她作为美艳少妇形象出现时,同样”姿容妖媚,韵度绰约”,”顾盼之间,辄通眉语”,她”昼则作女真装束,常服淡靓,不加新采;晚则花钿满髻,浓艳照人”,”左右见者,无不荡魂”。
如此美丽动人的美女,在走婚制盛行的年代,可以想象其门前必然是车水马龙,俊男如潮。难怪女歧会连生九子了。女歧九子与洪水
女歧没有与男性交配,怎么会生出九个儿子来呢?这真是一个秘密,一个隐私。
女歧当然不会到处宣扬她的通奸历史,但她的九个儿子确实在那里,就是尾宿的那九个星星,这九个儿子没有各自的名字,反正他们的母亲把他们一律叫做九婴,大概是因为在母亲的心里面,所有的儿子都永远是婴儿的缘故。而这是使他们很懊恼的一件事。所以他们因为这样的懊恼,就曾经合伙到人间来闹过一些事,尝到了死亡的滋味。他们的事情现
在先不去说。
有人确实很想知道女歧的奸夫究竟是谁,奸夫淫妇才生出多达九个的不肖儿子,这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最有嫌疑的就是伯强和他的兄弟们。
伯强,最为可疑。不周风的儿子,也就是西北风的儿子,他就是被叫做鸷鸟的风伯,是所有风神中的老大,人面鸟身,他用两条青蛇来做耳环,在他的耳朵上穿过来穿过去,他的双脚踩着的还是两条青蛇,当他飞动的时候,这两条青蛇就拖在他屁股后面当方向舵,使他所到之处,飓风肆虐,摧枯拉朽,又准又狠,百花凋残,万木枯败,房倒屋坏。这世上只有一种人不怕他,甚至还叫他害怕,就是穷得一无所有的人,他们常说:“老子是穷得只喝西北风了。”
伯强何苦要让这种人喝到肚子里去呢?
伯强的那些兄弟们也很可疑,比如共工,是景风即南风的儿子,比如穷奇,是广莫风即北风的儿子。此外,这风伯还有一群叔伯的小弟弟,就是叫做飞廉的一群鹿,一共十二头,却都长着鸟的脑袋,鸟脑袋上又还长着鹿角,尾巴就是一条扭动的蛇,鹿身子上布满豹子的花纹,最可怪的,是他们全都长的是八条腿,从本来的四条腿的根部全都伸出另外的一条腿,使他们奔跑起来实在是叫人眼花缭乱,一转眼就吹得你头发乱成一团糟,眼睛里全是沙子,喀嚓作响。
总之,伯强和他的兄弟们都是老干坏事的,很适合做奸夫,与女歧生出一大堆儿子来,搞得世界不安宁,反正,大洪水是跟他们有关的。

庞籍是北宋宰相,被世人“对号入座”为戏曲影视中的大反派庞太师。庞籍进士及第出身,担任过开封府司法参军、大理寺丞、殿中侍御史、枢密使、太子太保、宰相等职,曾抵御西夏、镇守边陲,很有将相之才。庞籍与范仲淹等人交好,又对司马光、狄青等人有提携之恩,于1063年去世,追赠司空、侍中,谥号“庄敏”。人物生平
步入仕途 端拱元年,庞籍出生于一个官宦家庭。
大中祥符八年,庞籍及进士第,被授黄州司理参军。庞籍莅任处事足智多谋,得心应手,很得上司的赏识。
乾兴元年,在夏竦举荐及帮忙下,庞籍调任至开封府,当开封府兵曹参军事,简称兵曹参军。知府薛奎推荐庞籍为法曹。升任大理寺丞、知襄邑县。
天圣五年,朝廷准备编修《天圣编敕》,庞籍任刑部详覆官。迁为群牧判官,于是上言说:“过去的制度规定臣下不能使用国家所养之马,这是一种重视武装装备的表现。枢密院将带甲马借给内侍杨怀敏,大臣们反复上奏,才被赏赐一匹马,
三天后,枢密院又借给杨怀敏一匹马,数日后又停止。枢密院掌机要事务,都是这样反复无常。平时,
百官上朝进事,陛下不自己亲自批阅奏章,只送给中书、枢密院。近年来朝廷诏书不断,逐渐多于过去,
这样就不能防止私自请托,
杜绝佞幸之徒。以前,王世融身为公主之子殴打府吏,按照法律应当交纳赎金,特地停官任职。近来作坊物料库主管官吏盗窃国家物资,而自己却逃避。凭借着宫亲关系,
三司就不再追究。如今皇上决断不同于过去,臣下私下觉得很迷惑。祥符年间朝廷命令有司对属下逐渐严格检查,胥吏都相继空县离职而去,县令因此而被罢免。如果这样,那么清廉的官吏就会感到丧气。”
天子御史
很久后,庞籍离开京师任秀州知州。奉召任殿中侍御史,章献太后颁布遗诏:章惠太后参议军国大事。庞籍请求下令门,
将垂帘礼仪制度全部烧掉。又上奏说:“
陛下亲自处理国家事务,使用人才应当辨明奸邪和正直,
防止朋党,提拔近亲大臣,希望听取大家的意见,
不要由宰相一人决定。”孔道辅对人说:“言事官大多看宰相的眼色。揣摸宰相的意图,唯有庞醇之,是天子的御史。”
任开封府判官时,尚美人派遣内侍声称教旨免除工人市租。庞籍说:“大宋建国以来,
还没有美人声称教旨下达州府的, 应当杖打内侍。”诏令有司:“
从今以后宫中传命, 不要接受。”多次弹劾范讽的犯罪之事, 范讽与李迪要好,
都扣留没有上报朝廷, 反而说庞籍上奏宫禁之事不实,
以祠部员外郎罢免为广东南路转运使。又说范讽没有将事情全部上奏,
范讽因此而贬官, 庞籍也降为太常博士、知临江军。不久又官复原职,
调任福建转运使。 景佑三年, 任侍御史, 改任刑部员外郎、知杂事,
判大理寺, 担任天章阁待制。
元昊建立西夏后,庞籍于宝元元年被任命为陜西体量安抚使,开始西迁,开始为防西夏而做准备。由于令开封府官吏冯士元买卖妇女而犯有过失,
被降职为汝州知州。调任同州知州,于是授予陕西都转运使。文彦博审讯黄德和一案,没有上奏,朝廷诏令庞籍与文彦博共同办案。庞籍上言说:“黄德和退却应当诛杀。刘平尽力而战,
裹尸疆场,应该抚恤其子孙。”又上言说:“ 每年发生灾异,
天旱不雨。宫中花费奢侈,支出收入不严格, 朝廷勒索繁多,
有司无法核对虚实。臣下私自认为凡是陛下出巡乘车的费用,宫中的花费,应该坚决加以裁减抑制,
仿效先帝修善德以消灭灾害的办法。如今到处驻兵,将士尽力而战,不能获得奖赏;
而内官、医官、乐官, 没有功劳,享受丰厚的赏赐,天下人都指着他们, 叫作‘
三官’。希望稍微进行裁减,
不要对宫人给予丰厚赏赐,应专门奖励战功,这样就不用担心敌寇不能平定了。”
镇守边陲 庆历元年,庞籍复职任龙图阁直学士、知延州,
不久兼任鄜延都总管、经略安抚缘边招讨使。
庆历二年,庞籍被任延州观察使,庞籍坚决辞谢,
改任左谏议大夫。自从元昊攻陷金明、承平、塞门、安远、栲栳砦,
攻破五龙川, 边境之民都被焚烧掠夺尽净,
庞籍到任后,逐渐修葺治理。戍兵十万没有坚壁完垒, 都分散驻扎在城中,
由于畏惧庞籍,没有一人犯法违禁。金明西北边有浑州川,
土地肥沃平坦。在浑州川的尽头处有叫桥子谷的地方,
这是西夏出入的狭隘通道。
庞籍派部将狄青率领万余人,在桥子谷的旁边修筑招安砦,
多次招募百姓进行耕种, 将收获的粮食来作为军需之用。周美偷袭攻取承平砦,
王信修筑龙安砦, 将所有失地全部收复,
修筑十一座城池。到开通名、平戎之道, 沟通永和、乌仁关,
将东西阵法更换为方阵,这样减少了不少兵械。
元昊派李文贵带着野利旺荣的书信说前来投诚,
庞籍说:“这是欺骗。”于是在青涧城驻扎军队。数月后,元昊果然大举进犯定川,庞籍召见李文贵进行劝导晓谕,将他遣送走。不久元昊让野利旺荣修书一封,这时仁宗正厌恶战争,
于是对元昊进行招安安抚, 派遣庞籍回报书信,
叫旺荣为太尉。庞籍说:“太尉三公,不是陪臣所能称呼的, 使旺荣为太尉,
那元昊就不是臣子了, 如今他的来信自称‘ 宁令’或‘ 谟宁令’, 都是官名,
在意义上没有什么疑忌。”朝廷听从了庞籍的建议。
当时正当西夏刚刚攻破泾原城栅栏, 正商议如何修复。使者来来往往。
庆历三年,元昊又派遣贺从勖前来, 改名字叫曩霄,
称男不称臣。庞籍认为不合礼仪, 贺从勖说:“
儿子事奉父亲,就像臣下事奉君主一样。如果能到京师,
天子不允许,再回去商议。”庞籍送使者到京师, 于是利用这个机会, 上奏说:“
羌人很长时间没有与中原往来, 国人都担忧抱怨。如今辞理渐通,
一定会有改弦事奉中原之心,
请求派遣使者申述告诉他们。”朝廷采用了他的对策。元昊臣服后,
召庞籍为枢密副使。庞籍说:“ 从陕西用兵以来,朝廷和百姓都感到负担沉重,
请求合并省份减少官员,
退掉靠近要塞的士兵让他们在内地谋生。”朝廷听从了他的意见,
这样节省了不少守边的开支。改任参知政事, 授职工部侍郎、枢密使,
升任户部, 授职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庞籍初任宰相,
而且单独一人, 立即成为昭文馆大学士, 完全是破格特殊的任职。
明于料事 皇祐年间,侬智高叛乱,
朝廷多次出师不利,宋仁宗派遣狄青为宣抚使。谏官韩绛说武人不应当专任,
仁宗以此询问庞籍。庞籍说:“狄青起自行伍,
如果用文臣来辅佐他,会造成号令不统一, 还不如不派遣。”诏令岭南诸军,
都接受狄青节度。不久战胜侬智高叛的捷报传到朝廷,宋
仁宗高兴地说:“狄青打败敌人,
是庞籍你的力量啊。”于是想以狄青为枢密使、同平章事, 庞籍为此力争,
朝廷不听。岭南平定后, 二广举人推恩者达六百九十一人, 论者认为过分。
皇佑五年,兖州学究皇甫渊由于捕捉盗贼有功, 按照法律规定应当奖赏钱,
皇甫渊多次上书请求朝廷任用。道士赵清贶与庞籍是姊妹亲家,
受欺骗替皇甫渊向庞籍求用,
于是与堂吏共同接受了皇甫渊的贿赂。小吏控告他们, 结果庞籍降职开封府,
将清贶捕捉, 发配到其他边远州县, 未到,
在路上就死了。韩绛上言说庞籍暗中吩咐府吏杖杀赵清贶来灭口供,
朝廷反覆核查没有此事。但上奏不断, 于是罢为郓州知州。居留数月,
兼观文殿大学士。授职昭德军节度使、知永兴军, 改任并州知州。
至和二年,庞籍要到永兴军任职,经汴京,当时宋仁宗问他,文彦博与富弼二人为相如何?庞籍客观地肯定了皇帝的做法,认为他们二人是不二人选,定是大宋之福。不过,庞籍还告诫了宋仁宗,说,既然用了他,就不要疑虑,不然就成了朝廷之忧了,这一点是为后世所用,既是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
晚年生活
嘉祐二年,宋仁宗染病在床,而不能朝政,且他又为继位者之忧而沈溺于后宫及丹药房中,这使得大臣们焦急如焚。此时,庞籍曾中上疏,
请求选择宗室中的贤俊之士为皇太子,
言辞十分恳切。由于擅自听任麟州在白草平修筑堡垒,
而州将武戡等被西夏打败,
因此又为观文殿大学士、户部侍郎、知青州。升任尚书左丞,
没授职。不久,庞籍又被调往定州。
嘉祐五年,庞籍被召还京。此时已七十二岁高龄的庞籍自以不堪重新为任,就上书告老。无奈之下,朝廷同意了庞籍的请求,不久以太子太保致仕,
封为颍国公。 嘉祐八年三月,庞籍去世, 终年七十六岁。这时宋仁宗身体不适,
废朝、临奠都未实现,
只派遣使者吊唁并资助其家办理丧事。同年六月追赠司空, 加侍中,
谥号庄敏。庞籍包拯
历史上并没有庞太师这个人,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型是北宋仁宗年间外戚张尧佐,是个借女之势换得个位高权重,实则无德无能、庸碌贪婪的“太师”(并不是真的太师,死了以后才被追封为太师)。“庞太师”三个字只是个作家编出来的名称代号。
庞籍只是被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对号入座”而已,错只错在小说家们不该让那太师姓个“庞”。历史上曾经有包拯多次弹劾外戚“张尧佐”,口水溅了仁宗皇帝一脸,最终使皇帝贬了张尧佐的官。
历史上的庞籍和包拯并没有什么恩怨,两人都是宋仁宗器重的臣子。
庞籍通晓律令, 擅长吏事。执法严密, 军中有人犯法,
或断肢斩首剖腹分裂肢体, 或多次抽打致死,
因此士兵们都害怕而服贴。治理百姓十分爱惜, 到他任宰相时,
其声望比在郡县任官时要低。庞籍怎么被丑化的
各种民间戏曲与影视剧中描绘成反派庞太师,包公的死对头。世人仅以同姓,便以为庞太师即庞籍。但其原型可能是仁宗温成皇后的伯父张尧佐。
北宋仁宗年间外戚张尧佐是个借女之势换得个位高权重,实则无德无能、庸碌贪婪的“太师”。他才是诸多小说中“庞太师”的原型。而“庞太师”三个字只是个作家编出来的名称代号。
庞籍只是被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对号入座”而已,错只错在小说家们不该让那太师姓个“庞”。历史上曾经有包拯多次弹劾外戚“张尧佐”,口水溅了仁宗皇帝一脸,最终使皇帝罢了张尧佐的官。
据《宋史》,庞籍是一位刚正不阿、廉政爱民、文可安邦、武能定国的忠臣、好官,"田园贫宰相,图史旧书生″对其一生的最好总结。历史评价
孔道辅:言事官多观望宰相意,独庞醇之,天子御史也。
宋仁宗:青破贼,卿之力也。
司马光:①文武从容两有余,公板将幕往来居。已安四海如三杰,欲散千金比二疏。今日监边亲跪毂,他年入殿赐乘车。武侯暂为苍生起,长忆隆中卧旧庐。②平安候火出云间,区脱无尘刁斗闲。汉相威声遥制敌,胡兵远迹夜开关。赤松雅意思轻举,黄阁群心望复还。玉帐牙旗空壮观,谢公高兴在东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