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提起柏文蔚的业绩——收购《大东舆地全图》那生龙活虎作业,陆皓东是孙黄石的乡里、幼年的同室

说起北洋时期的陆军上将,你能想到哪几位?有人可能说了,建威上将军-段祺瑞,定武上将军-张勋,宣武上将军-冯国璋,虎威上将军-曹锟,孚威上将军-吴佩孚等。这些将领,在北洋时期也都是叱咤风云,威风一方,可在一个人面前,他们却是后生晚辈,时常被换做“小子”,此人是谁呢?那就是昭武上将军-姜桂题。

说到柏文蔚的生平经历,不得不提的就是柏文蔚的功绩。帮助孙中山建立国民政府以及收购《大东舆地全图》是柏文蔚生平最大的两个功绩。如果柏文蔚没有成功收购《大东舆地全图》的话,那么中国的领土主权就不会完整。在说到柏文蔚的功绩——收购《大东舆地全图》这一事情,需要1908年开始说起。

陆皓东(1868年9月30日—1895年11月7日),本名陆中桂,字献香,号皓东,广东香山县翠亨村人(今中山市南朗镇翠亨村人)。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姜桂题这个名字,在北洋时期不是很显赫。按照派系来划分,他几乎和哪一边都沾不上,可是论资历,他可是北洋军的老前辈。

当时,经过清政府东北督办公署督办的商议,他们决定派遣二等参谋柏文蔚去朝鲜的汉城,试图了解一下朝鲜的局势。接到命令之后,柏文蔚便装扮成商人从局子街出发前往朝鲜汉城。等到柏文蔚到汉城之后,他发现由于日本的入侵,朝鲜政府内部已经分裂为两股势力,其中兵部尚书闵东镐主张抗日,而媚日的李完用主张迎合日本的入侵。结果,卖主求荣的李完用废除了国王,因此日本控制了朝鲜。

陆皓东是孙中山的同乡、幼年的同学。1883年秋,在香港与孙中山一起加入了基督教。他提取父亲的遗产作为活动经费,还积极资助在海外活动的孙中山。广州起义时陆皓东被捕。1886年,陆皓东赴上海入电报学堂学习,23岁毕业后在上海电报局任译报员。任芜湖电报局领班旋又返粤居,常与孙中山谈论倾覆朝廷情事,义甚洽,风雨同床,起居相共。1895年他协助孙中山在香港成立兴中会总部,并决定武装起义袭取广州为革命根据地。他亲手绘制青天白日旗,作为起义旗帜,为掩护革命党人不幸被捕。在狱中遭受严刑逼供,宁死不屈,当庭奋笔疾书,痛斥清政府腐败、投降卖国,“今事虽不成,此心甚慰,但一我可杀,而继我而起者,不可尽杀!”1895年11月7日英勇就义。孙中山后来称誉他是“中国有史以来,为共和革命而牺牲者之第一人”。

在袁世凯面前,姜桂题说话很随便,惯带脏字儿口头语。对段祺瑞这些后生,姜桂题开口就叫小破孩儿,有时候当着袁世凯的面儿就端起痰盂小便。袁世凯无可奈何,还时常以叔相称。

柏文蔚通过收买关系,认识了朝鲜户部尚书的儿子。柏文蔚得知户部尚书的儿子家中有一份珍贵的《大东舆地全图》,这张地图清晰地标明了东北延边一带是中国领土,看似毫不起眼的一份地图,对中国却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随后,柏文蔚托人用500元买到了这份地图。随后,日本政府得知了这件事,他们为了追回《大东舆地全图》不惜付出巨大代价。但是在柏文蔚的保护之下,《大东舆地全图》平安的来到了中国。后来,这份地图成为中国对日谈判的重要证据。

人物简介

看这样子,姜桂题无疑是大大咧咧的猛张飞无疑,而历史上,他也是以此成名的。

通过资料记载得知,柏文蔚墓位于北京海淀区香山东万安里1号。关于柏文蔚墓的形状、大小乃至规格并没有详细资料记载,只知道柏文蔚墓地位于北京万安公墓。值得一提的是,万安公墓是北京最早的现代化公墓,它是在1930年建造的。文化大革命期间,万安公墓中墓碑遭到了极大破坏。其中,柏文蔚墓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毁损。

陆皓东(1868~1895,名中桂,字献香,号皓东。清广州府香山县(今中山市)翠亨村人。父亲陆晓帆一向在上海经商,家境富裕。陆皓东是独子,9岁时,父亲病逝。

出生于安徽亳州一贫寒人家,姜桂题少年时期就体格魁梧。结实到什么地步?别家小孩儿见了他就害怕打哆嗦。因为经常闯祸捅娄子,姜桂题就得了一个姜老锅的绰号。

图片 4

陆皓东是孙中山的同乡、幼年的同学。两家相距不远,两人年龄相近,性情相似,都好对世俗表示反抗,从小便成为挚友。

图片 5

等到文化大革命过后,北京市民政局才陆续修复被破坏的墓地。通过了解得知,万安公墓占地面积共有8.6万平方米,墓地共分为五个区,分别是金、木、水、火、土。墓穴也分为五种规格,分别是福、禄、寿、喜、荣。整片墓地中,大多安葬着革命烈士和昔日军政领导人,科学家以及文学家、艺术家等等。比如李大钊、柏文蔚、段祺瑞、朱自清、曹禺、冯友兰等的墓地都在此。万安公墓中除了大量名人墓地墓碑,还修建的有纪念馆。

清光绪九年(1883)秋,孙中山由美国檀香山回国返里,陆皓东从孙中山那里接受许多欧美科学文化知识和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孙中山在乡间宣传政治改革,抨击清廷政治腐败和社会风俗不良,陆皓东十分赞佩。一天,他俩为破除迷信,将村庙北极殿的一些神像砸毁,劝说人们勿靠神仙靠自己,结果为豪绅地主所不容,孙中山被迫去香港,陆皓东远走上海,入电报学堂学习,毕业后被派到芜湖电报局任译电员,后升任领班。

咸丰年间,捻军盛行,因为家里有亲戚在捻军做首领,姜桂题的父亲就因通捻罪被清军杀害了。发生这样的事儿,像姜桂题这样的莽夫应该为父报仇的,可让人诧异的是,在被母亲送到捻军后不久,姜桂题就跑到清军这边来了。之后就开启了自己的将军之路。

万安公墓坐落在香山脚下,周围都有怡人的风景和繁密的树木。其中,民国政府政要柏文蔚的墓碑也在其中,柏文蔚墓呈现中西合璧的样式,由于万安公墓是统一修建的,所以从外观来看,整个墓地整齐划一,十分具有整体感。通过了解柏文蔚生平经历得知,柏文蔚在1947年因病离世。柏文蔚离世后,柏文蔚的后人便将柏文蔚葬在万安公墓中。一到清明节,柏文蔚的后人都会来到柏文蔚墓前扫墓。

图片 6

姜桂题虽然是个老粗,可是勇猛善战,时不时还有点猛张飞粗中有细的小计策,在平捻、镇压西北回乱中立下大功,先后两次获得巴图鲁称号。前后欣赏重用姜桂题的晚清大臣有僧格林沁,毅军统帅宋庆,李鸿章等。

柏文蔚禁烟发生在1912年5月15日,当时任安徽省都督一职的柏文蔚向全国发出《条陈禁烟通电》时,这代表着柏文蔚禁烟运动拉开了序幕。柏文蔚早已看到英国向中国人民倾销鸦片带来灾难,所以在对待鸦片问题上,柏文蔚决定在安徽省内实行禁烟运动。柏文蔚为了禁烟,他安排了水上巡警进行查船。九月上旬,水上巡警在英国货船上遭到了7箱20包鸦片,通过估算,大约值160万。

光绪十六年,陆皓东由上海回广东与黎小卿结婚。其时,孙中山经常在香港、广州以行医为名,与陈少白、尤列、杨鹤龄等互抒救国抱负,酝酿进行革命斗争,陆皓东也参加他们的活动。光绪十九年冬,孙中山召集陆皓东、尤列、郑士良、程奎光、魏友琴等人在广州广雅书局南园抗凤轩开会,筹划创设革命组织兴中会,决定以“驱除鞑虏,恢复华夏”为宗旨,但未形成具体组织。

身为晚清出身的将领,姜桂题一直保持着极端落后、保守甚至反动的立场。后来因为镇压义和团,迎慈禧回京有功,得以赏穿黄马褂。即使到了民国,姜桂题还时常以此炫耀,可客观地说,对外御敌,姜桂题还是有功的。

图片 7

光绪二十年,陆皓东随同孙中山经上海往天津向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上书,要求学习西方,改革政治、经济、教育制度,以求国家富强。经多方奔走,未得李鸿章接见,其上书也未被理睬。两人旋即从天津到北京。这时,正值日本侵略朝鲜,中日战争一触即发,清政府却置国家安危于不顾,热衷于筹备慈禧太后的大寿60。他们深受震动,从此放弃依赖清政府改良的幻想,坚定了推翻清王朝统治、创建民主共和国的决心。

图片 8

水上巡警报告给柏文蔚之后,柏文蔚立即让第一师师长胡万泰将英国货船上的鸦片进行没收。16日,柏文蔚命令警察厅厅长销毁7箱鸦片。柏文蔚为了彻底禁烟,他取消了烟照,并下令关闭所有买卖鸦片的铺子。除此之外,柏文蔚规定,如果私人种植一百株以上的鸦片苗的话,立马实行枪毙。

上书失败归来,孙中山转赴檀香山,陆皓东则留在国内,从事革命联络工作,并利用往来于上海、汉口、广州之间的机会,考察各地形势,鼓吹革命,结纳有志之士。他提取父亲的遗产作为活动经费,还积极资助在海外活动的孙中山。

甲午战争的时候,姜桂题驻守旅顺二龙山炮台,就在友军多数不战而逃的时候,他指挥清军凭垒俯射,日军士卒死伤颇多。虽然最终寡不敌众,姜桂题最后战败被革职,可是在之后的保卫田台庄战斗中,姜桂题率部袭击血战日军,二十余天大获全胜。成为整个战争期间为数不多的几场胜利之一。

10月6日,英国驻上海总领事罗磊斯知道柏文蔚没收并且销毁英国货船上的鸦片时,立马和驻芜湖领事来到了安庆,他们要求柏文蔚赔偿英国损失。双方在谈判过程中,英国驻上海总领事罗磊斯的态度十分蛮横,罗磊斯还拿出手枪准备武力干涉。柏文蔚指出禁烟是安徽省政府内部的事情,其它国家一律无法干涉。罗磊斯见柏文蔚态度强悍,便让安庆教会人士从中商议,但柏文蔚依然不予理置。10月23日,孙中山从安庆路过,在安庆欢迎会上,孙中山称赞了柏文蔚禁烟做法,并让其他省份积极效仿。

1895年1月,陆皓东接到孙中山回国的消息,立即与其他革命志士赶赴香港同孙中山会合,商讨举义大计。2月21日,他参加了孙中山组织的香港兴中会总部,成为孙中山忠诚的战友和得力助手。3月,清政府在中日战争中战败求和,民情激愤,兴中会总部决定利用这一有利时机,发动武装起义,袭取广州作为革命根据地。陆皓东在兴中会总部召开的干部会议上指出,起义势在必行,不能再有丝毫动摇。会议决定“分道攻城”之策,约定时期,召各地民团会党,分顺德、香山、北江三路,会集广州,同时举事。陆皓东在会上还提出:为了团结同志,号召天下起而响应,一定要打出革命派自己的旗帜,以示与清朝决裂。这个建议获得孙中山和其他革命志士的热烈支持。陆皓东受孙中山委托设计革命军旗图案。他通宵达旦地思考,终于设计出了青天白日旗(即后来的国民党党旗)。这面军旗,成为发动广州起义的标志。

毅军第二任首领马玉昆病逝后,由姜桂题接任武卫左军总统官,成为毅军第三任统帅。武昌起义之后,在袁世凯的邀请下,姜桂题加入了北洋阵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起义方针既定,陆皓东与郑士良等随同孙中山到广州。他们在双门底的王家祠设革命总机关,以“农学会”名义作掩护,由陆皓东主持,暗中积极进行起义的筹备工作。经过半年多的准备,联络了三元里的团防,北江、西江、汕头、香山、顺德一带的会党,以及城内外防营、水师的部分官兵,一切布置就绪,孙中山决定乘全国人民对签订丧权失地的《马关条约》十分愤慨之机举行起义,日期选定10月26日(旧历九月初九),以便利用重阳节四乡群众结队到省城祭祖扫墓的风俗,乘机运械聚合。革命总机关决定由陆皓东、郑士良、陈少白协助孙中山在广州指挥调度,杨衢云在香港集合会党,于起义当日清晨直攻广州城内各重要官署,其他各路分途响应。起义的当日清晨,各路首领均往总机关领取命令口号,唯独充作主力的香港队伍未到,等了两个小时,始得港电通知,须推迟两天。起义计划被全盘打乱。

按照年纪资历来说,姜桂题比袁世凯大17岁,比段祺瑞大23岁,无疑是地地道道的老前辈,可是北洋时期,姜桂题已是迟暮之年,也就只能在声望上过把瘾了。走马灯式的政局变幻中,姜桂题基本上谁都不得罪,可也没啥实权。1912年补授陆军上将,1914年特授昭武上将军,民国十年干脆辞官回老家了。

等到起义时,情况突然发生变化。因运送枪械不慎,被海关搜获手枪600余枝。两广总督谭钟麟又先后接到密探的报告和兴中会叛徒的告密,急调兵千余回城防范,并派大批军警四出搜捕革命党人。陆皓东得悉消息,立刻安排同志们转移,自己也和孙中山避往别处。他离开机关后,忽然想起党员名册不知是否已由经管同志带走,随即决定独自一人返回察看处理。周围同志以形势危险极力劝阻,他却说:“党员名册最重要,若被搜去,清吏按着名册株连,我党岂尚有余类。我个人冒生命危险,去保全多数同志,实份内事。”言毕毅然前往。到了机关,暗探跟踪而至,大批军警立即将机关严密包围。陆皓东迅速紧闭大门,取出党员名册烧毁,待军警破门而入时,名册已成为灰烬,陆皓东则被捕。

图片 9

图片 10

虽然曾是一方统帅,可是姜桂题生活作风不同于多数北洋军阀。由于出身贫苦,姜桂题保留了作风雷厉、生活简朴的本性,同时也十分重视军队的战斗力和军容风纪。进入暮年之后,姜桂题依然是一身粗布军服、云鞋白袜,出门时坐一顶爬山虎小轿。他身材高大,年老时有些驼背,且不善言辞讲话,常带“光景、光景”的口头语,人们当面奉承他姜宫保、姜大帅,背后常叫他姜罗锅、姜光景。这样的亲民的北洋将领,在当时还真不多见。

陆皓东被捕后解至南海县受审。他大义凛然,对坐在堂上的南海知县李微庸投以轻蔑的目光。李勒令其下跪、招供,遭到拒绝。陆皓东索取纸笔,不假思索,挥笔疾书,痛述严重的民族危机,指斥清政府的腐败和专制,毫不隐讳自己推翻清廷统治的坚强决心,慷慨表示:“今事虽不成,此心甚慰。但一我可杀,而继我而起者不可尽杀……吾言尽矣,请速行刑!”清吏气急败坏,对他施以酷刑。陆皓东面对敌人的斧钺梃杖,坚贞不屈,豪气不减。他手脚被钉上竹钉,牙齿被一颗颗凿落,浑身上下被拷打得血肉模糊,多次死而复苏,始终未吐露一个同志姓名,并严厉呵斥清吏:“你们虽以严刑加我,但我肉痛而心不痛,其奈我何!”陆皓东被囚禁死牢天,又严刑审问次,终未屈服。后闻革103命党人准备聚集劫狱,李微庸大为恐慌,连忙报请谭钟麟批准即刻行刑。11月7日,陆皓东与朱贵全、邱四等一起被绑赴刑场,在敌人屠刀下毫无惧色,英勇就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人物生平

少年聪慧

陆皓东,1868年9月30日出生于广东香山(今中山)商人之家。其父陆晓帆,长期在上海经商,家产颇丰。陆皓东是独子,他与孙中山从小就在一起,堪称竹马总角之交。8岁时入私塾读书。9岁时,父亲病逝。自幼“聪明好学,真挚恳诚”,对世俗深表反感。不久后,母亲带皓东返回翠亨村入读私塾。陆皓东是独苗,从小聪慧过人,能书善画,曾因绘《三国演义》中的人物肖像在同学中传阅而被塾师责备不专心求学。他反问:“画画难道不是一种学问?”塾师无言以对。

追随孙文

陆皓东是孙中山的同乡、幼年的同学。两家相距不远,两人年龄相近,性情相似,都好对世俗表示反抗,从小便成为挚友。

清光绪九年(1883)秋,孙中山由美国檀香山回国返里,陆皓东从孙中山那里接受许多欧美科学文化知识和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孙中山在乡间宣传政治改革,抨击清廷政治腐败和社会风俗不良,陆皓东十分赞佩。一天,他俩为破除迷信,将村庙北极殿的一些神像砸毁,劝说人们勿靠神仙靠自己,结果为豪绅地主所不容,孙中山被迫去香港,陆皓东远走上海,入电报学堂学习,毕业后被派到芜湖电报局任译电员,后升任领班。

光绪十六年,陆皓东由上海回广东与黎小卿结婚。其时,孙中山经常在香港、广州以行医为名,与陈少白、尤列、杨鹤龄等互抒救国抱负,酝酿进行革命斗争,陆皓东也参加他们的活动。1892年,陆皓东与尤列合资在顺德创办兴利蚕子公司,孙中山撰联“兴创自我,利归于农”以示祝贺。光绪十九年冬,孙中山召集陆皓东、尤列、郑士良、程奎光、魏友琴等人在广州广雅书局南园抗凤轩开会,筹划创设革命组织兴中会,决定以“驱除鞑虏,恢复华夏”为宗旨,但未形成具体组织。

图片 11

光绪二十年夏,孙中山拟北上要求清廷改革,陆皓东一同前往,并带同孙中山找到曾与父亲一起经营生意的洋务派实业家郑观应,经郑引荐,赴天津上书洋务大员李鸿章,要求学习西方,改革政治、经济、教育制度,以求国家富强。经多方奔走,未得李鸿章接见,其上书也未被理睬。两人旋即从天津到北京。这时,正值日本侵略朝鲜,中日战争一触即发,清政府却置国家安危于不顾,热衷于筹备慈禧太后的60大寿。他们深受震动,从此放弃依赖清政府改良的幻想,坚定了推翻清王朝统治、创建民主共和国的决心。

上书失败归来,孙中山转赴檀香山,陆皓东则留在国内,从事革命联络工作,并利用往来于上海、汉口、广州之间的机会,考察各地形势,鼓吹革命,结纳有志之士。他提取父亲的遗产作为活动经费,还积极资助在海外活动的孙中山。

革命生涯

1883年秋,孙中山从檀香山归国回到家乡,他与孙交往更加密切,并从孙那里接受了许多欧美科学文化知识和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非常赞佩孙宣传政治革命、抨击清政府的腐败和社会风俗不良等行为。并同孙将村庙北极殿中的神像砸毁,为豪绅地主所不容。于是年11月被迫离开家乡,避往香港。在香港,与孙一起加入了基督教。

不久,前往上海电报学堂学习。毕业后,在上海电报局任译电员,后升任领班。1890年,回乡完婚时,正逢孙中山在香港、广州与陈少白、尤列、杨鹤龄等探求革命救国的途径,他遂留下与孙等“高谈造反覆满”,被时人称为“四大寇”。他积极“支持孙中山的政治见解”。他们一起确定了排满的宗旨,目的在于“警醒黄魂,光复汉族”。

1893年冬,应召与孙中山、尤列、郑士良等8人,在广州广雅书局抗风轩开会,策划创设革命组织,提议组建兴中会,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为宗旨,后因人数不多,没有形成具体组织。

1894年初,随孙回到故里,帮助孙起草上李鸿章书稿,要求学习西方,改革政治、经济、教育制度,以求国家富强。2月,陪孙经上海到天津上书李鸿章,希望李能接受革新主张。但未被接纳,他俩怀着惆怅忿懑的心情,怏怏而返。从此放弃了和平改良的幻想,一心从事推翻清王朝的革命斗争兴中会成立后。他与陈少白等人在香港从事革命联络工作。

不幸牺牲

1895年初,与陈少白等协助孙中山完成了联合杨衢云、谢缵泰等人组织的辅人文社的工作。2月21日,兴中会总部在香港中环士丹顿街13号成立,以“乾亨行”的名义作掩护。3月16日,孙中山召集会员讨论发动广州起义的计划。会上通过了他提出和精心设计的青天白日旗,作为革命军的军旗。不久,他和孙中山、郑士良等到广州,成立兴中会组织,在双门底王氏书舍设“农学会”作为掩护起义的总机关,由他主持工作。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先后建立秘密机关数十处,联络防营、水师及附城一带会党、绿林、游勇等。至8月底,起义的准备工作大体就绪,遂决定于10月26日起事。他奉命与郑士良、陈少白协助孙中山在广州指挥调度。10月26日,起义因故未能如期举行。次日,消息泄漏,两广总督谭钟麟派大批军警到处搜捕革命党人。他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安排机关的人员转移,他自己最后离开机关。走到半路,忽然想起党员名册不知是否已由经管同志带走,决定返回察看处理。同行的同志以形势危险极力劝阻。他坚决地说:“党员名册最重要,倘被搜去,清吏按名册株连,我党岂尚有余类。我个人冒生命危险去保全多数同志,实分内事。”言毕,毅然返回。到机关后,军警接踵而至,将机关严密包围。他迅速紧闭大门,取出党员名册烧毁,待军警破门而入时,名册已成灰烬。他从容被捕,被押往海南县署审讯。

图片 12

清吏严刑逼供,妄图从他口中获悉同党名单。他宁死不招;叱令使跪,坚不屈膝。县令强逼供词,他愤慨激昂,当庭直书,痛斥“异族政府之腐败专制”,“贪官污吏,劣绅腐儒,腼颜鲜耻,甘心事仇”;直认杀满兴汉不讳。复慷慨陈辞:“今事虽不成,我心甚慰。但一我可杀,而继我而起者不可尽杀!公羊既没,九世含冤异人归楚,吾说自验。吾言尽矣,请速行刑!”清吏气急败坏,以钉插其手足,凿其牙齿,极尽严刑酷法之能事。他多次死而复苏,始终不屈,并严厉痛斥清吏:“你们虽以严刑加我,但我肉痛而心不痛,其奈我何!”11月7日,英勇就义。后人将仅能找到的他的两枚遗齿及衣冠,葬于他的故乡翠亨村。其“死节之烈,浩气英风,实足为后死者之模范”。

死后哀荣

陆皓东的英年早逝让孙中山心痛万分,在其晚年回忆录中,仍提及“皓东沉勇,其节之烈,皓气英风,实足为后死者之模范。每一念及,仰止无穷……其精灵之蒙绕吾怀者,无日或间也”。

亲属将其牙齿衣冠葬于翠亨犁头山麓,国民政府为他建立陵墓。解放后,孙中山故居纪念馆将墓地辟为烈士公园,以志纪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